官策

第668章 远房亲戚

第六百六十八章 远房亲戚

顺山市和海山市毗邻,其经济发展比之海山还略要好一点,但是就发展潜力而言,顺山的发展趋于饱和,显得有些后劲不足。

陈京驾车到顺山是拜访表姨去的。

老妈一再叮嘱,让陈京去拜访这门自家在岭南唯一的亲戚,老人的思想,一个好汉需三个帮,远亲不如近邻。

陈京到岭南是单枪匹马,一个帮手都没有,能够找到一门亲戚,这也是个帮衬,至少心理上面不至于那么孤独。

照着事先问好的地址,陈京驾车一直走到顺山市中心。

白老太太知道陈京今天要来,急得不行,很早就在小区门口守着。

陈京本已经忘记她老人家长得模样了,但是车一到小区门口,看着老人看自己的眼神,他马上就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他停好车就过去问是不是白家表姨。

老太太盯着陈京看,颇为激动的道:“你就是京子?秀娟福气好哦,生得娃这般好,真是……”

老太太拉着陈京的手,眼泪就往下流了。

她后面是她的儿媳,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

从穿着上看比较朴素,脸上挂着笑,陈京便叫估摸着叫她嫂子。

本来陈京把这次拜访当做很平淡一次礼节性拜访,但是老人这么一闹,让他心中有些酸酸的。

他乡遇亲人,这种感觉还真觉得特亲切哦。

老太太把陈京迎进家里,陈京赶过来的这个点儿就是晚饭时间,三房一厅的房子很宽敞,房子里面早摆好了一桌子菜。

老人的儿子柳赛贵在家,柳赛贵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上高中了,小儿子小学三年级,两小伙说一口地道的楚城话,陈京大感亲切。

由于来之前。陈京只想着给老人准备礼物,现在多了两个后辈,陈京也只好临时找了两个红包,一个红包封两百元。两后辈一人一个。

看得出来,柳赛贵家里过得很殷实,自己买了房子还买了车,据说还有一家百来人的工厂,作为一个外来务工者,现在能到这一步,算是相当了不起了。

柳赛贵很好客。也很憨厚,他拎出两瓶楚城老窖酒笑呵呵的道:“老弟,咱们兄弟一场,好多年才见一面,以前小时候咱见过,那时候你太小,估计没什么印象了,我对你印象也很淡了。今天能够重逢,是缘分。

今儿咱哥俩可得喝几杯!”

两兄弟喝酒,柳赛贵自然就聊得了自己出来打拼的事儿上。一个劲儿的抱怨书读得太少,语气中难掩对陈京的羡慕。

他问陈京干什么事儿,陈京说自己是公务员,他皱皱眉头道:

“可惜了,老弟!公务员日子清苦着呢,你如果愿意,你跟老哥我干,我保你一年二十万!”

陈京道:“贵儿哥,那可不行,你姨姨和姨父可不会允许。”

他憨憨一笑。点点头道:“说得也是,说得也是,你们家是书香门第,姨姨姨父都是文化人,他们自然是希望后人有个体面工作哦!”

陈京和柳赛贵聊了一会儿天,渐渐对这个很多年没见过的远房表哥颇具好感了!

在外面。生意人像这般质朴的已经很少、很难得了,说话不遮遮掩掩,心中怎么想就怎么说。

也没坏心眼儿,内心实在得很,这种感觉陈京有些久违了!

一顿酒喝完,柳赛贵给了陈京一张名片。

上面写着:“楚霸王家具厂总经理 柳赛贵。”

陈京愣了愣,差点没呛住,这个柳赛贵,还真是个角儿,来自楚江省,过来岭南就当霸王?

陈京终究没忍住哈哈笑起来,柳赛贵在一旁憨憨的笑,咧嘴道:“老弟,我没读多少书,不会取名字,我看楚汉争霸不是有西楚霸王吗?我就用了楚霸王这个名字。

要不赶明儿你给我起个名字?”

陈京点头应允,摆手道:“下次吧!下次!”

一顿酒喝完,差不多晚上了,因为喝了酒,陈京不便驾车,再加上老太太含着眼泪留哦,拉着陈京死活不让他走,陈京只好在顺山住了一晚。

晚上他和柳赛贵两兄弟聊了大半夜,倒也不觉得无聊……

……

回到海山住处,刚开门,殷婷婷从房间里伸出一个脑袋来瓮声道:

“哎,陈京,你昨天去哪里了?怎么一晚没回来?”

陈京瞟了这女人一眼,他特不喜欢殷婷婷那眼神,这丫头看人的眼神古古怪怪,好似一眼就能把人瞧透似的。

陈京没有回答她的话,她从房中出来嘿嘿的笑道:“哎,陈京,你答应过我陪我去‘棕榈’的哦!”

陈京斜睨她一眼,道:“陪你去‘棕榈’,去那里干什么?陪同你一起组团忽悠去?”

殷婷婷愣了愣,一下变得激动起来道:“陈京你怎么能那么说?什么叫组团忽悠?现在稍微有远见的企业都非常重视信息化建设,棕榈作为咱们海山市知名的苗圃,如果通过互联网的手段营销,肯定会收获不错的效果,我们这是去帮他们,去给他们传递先进的营销理念!”

陈京白眼看向殷婷婷,摇了摇头。

这个女孩啊,走火入魔了,不过她也够执着的,为了业务几乎是付出了全部的精力。

如果干其他的事儿也有这般投入,恐怕也早走向成功了!

陈京在岭南这段时间不断的去调研接触人,也深刻的感觉到在这块地方生存的不易,因为浮躁而滋生的各种畸形的经营模式,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拒绝了殷婷婷,陈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休息了一上午。

下午的时候,白石镇齐茂林和胡胜利打电话,他们非要过来拜访陈京。

陈京不想现在住的地方受到干扰,便让他们去金星酒店,陈京现在虽然住市区来了,但是在金星酒店还是有个办公套房,陈京开车到金星酒店的时候,齐茂林和胡胜利两人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了。

两人拎的礼物不轻,一箱五粮液酒还有几条五叶神的烟,另外还加一个红包。

给领导送红包在岭南比较普遍,尤其是党政一把手,陈京帮白石镇解决了那次群体事件,本来是他分内的事儿,但是下面的人还是送红包以示感谢。

陈京当着两人把红包打开,里面装五千块钱,陈京笑了笑道:

“老齐啊,你别怪我撕你的面子,我不知道什么惯例,我只知道送钱就是违纪,就是行贿!你说你们两个送钱送到我头上来了,这是成何体统?”

陈京说得轻描淡写,脸上还挂着笑,但是齐茂林和胡胜利两人脸色就变了。

陈京把钱装回红包扔给胡胜利道:“收回去吧,拿着这点钱买点东西好生慰问困难群众比送了强!”

他扫了一眼桌上的烟酒,道:“烟酒我留下吧,也不能把你们的面子全扫光,不然以后整个邻角都说我陈京不近人情了。”

齐茂林示意胡胜利把红包收回,笑道:“书记高风亮节,我和小胡今天总算见识了。现在像您这样的干部少,我们白石镇在以您为首的区委领导之下,我看终于可以有所作为了。”

陈京淡淡的道:“老齐,花花轿子人人抬,你就少拿这一套对付我吧!我说得不好听一点吧,白石镇这些年在我们邻角成了一个老大难,成了一个灾星。

所以白石镇的发展,你们镇一级党委政府必须要有清楚的态度,必须要有明朗的立场,你们不要什么都指望上面给你们抗住,这样的思想是要不得的!”

齐茂林和胡胜利对望一眼,两人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

本来两人今天过来就想和陈京谈白石镇的问题,希望陈京能够在白石镇的问题上发挥作用,可是陈京一下就摸清了他们的意图,而且直接那话封住了他们的退路。

齐茂林和胡胜利两人的心思很清楚,白石镇要发展,但是他们又不愿担责任,不愿背骂名。

他们就只希望区里面做出规划,最好是有利于白石镇的规划,那样的话,白石镇就会有个明朗的前途。

对齐茂林来所,他和李国伟已经交恶,李国伟在白石的问题上,现在是一语不发,不闻不问。

但是,李国伟绝对一直都在对白石镇保持高度的关注,白石镇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

在这样的情况下,齐茂林感觉开展工作很困难,不发展是错,鼓励发展也是错。老百姓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实打实需要去埋头实干的。

就目前白石镇这样的情况,就是几座大山,几条马路。

引进企业难上加难,而且受到的阻力又相当大,搞其他的项目,各方又都不敢拍板,每到关键时候推诿扯皮,在这样的地方做父母官,难度实在是不小。

齐茂林也是官场上滚成了精的人,前面几招没管用,立马就换成诉苦的这招了。

他在陈京面前把这几年一肚子的苦水全倒了出来,一旁的胡胜利在旁边帮腔,两人只差掉眼泪。

陈京是吃软不吃硬的人,两人说的情况他也了解,一时也陷入了沉思,认真琢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