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69章 狼狈为奸!

第六百六十九章 狼狈为奸……

温海大厦是海山市标志性的建筑。

温海地产集团花数亿元打造的温海大厦和温海广场商业区是目前海山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同时,这里也是温海集团总部所在地。

在温海大厦的最高楼,关继武拥有一套超豪华、超大气的办公室,办公室外面不仅有空中花园,而且关继武坐在自己办公室里面,还能将整个温海商业中心尽收眼底。

这样的办公环境很有气势,关继武很享受这样的环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他身份的象征。

今天的海山风和日丽,盛春初夏时节,不算太热,但是人流中爱俏的姑娘们已经穿上了夏日的靓装,**在空气中的那一抹香肩,有的还干脆是后背,那绝对是靓丽的风景。

关继武坐在空中花园的遮阳伞下面,仰躺在躺椅上,眼睛戴着酷酷的墨镜,似是闭目养神。

唯有那轻轻的敲着躺椅扶手的手指头显示他应该是在思考问题。

在关继武的身后,站着一位三十出头的精干男人,此人穿着一套灰色的西装,笔挺笔挺,一双眼睛锐利有神,顾盼之间,露出一股阴狠之气。

熟悉温海地产的人都知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关继武的弟弟关继军。

关继军以前一直混黑道,在关继武得势之前,他在道上就有了一点小名气。

后来关继武发达了,关继军便转黑为白。开始替哥哥做事,两兄弟一红一黑,一文一武,相得益彰,海山的事情,有两兄弟出马,就没有摆不平的。

“哥!你认识了那个陈京。这小子怎么样?究竟上不上路?”

关继军瓮声问道。

关继武微微蹙眉,敲椅子扶手的手停下不动,另一只手抓住了椅子扶手。似乎要起身,过了良久,他缓缓摇了摇头道:“这个人很滑。年纪虽小,但是出世却老道,摸不清底细啊!”

关继军嘿嘿一笑,道:“他娘的,不就是个区委书记而已,现在白石镇那边从村到镇,都没多大问题了。市里面更没问题,难不成我们没有陈屠夫,就要吃连毛的猪?”

关继武哼了哼,扭头道:“继军。你就是急躁,我跟你说多少次了,说这个事不比其他,必须由上到下,大家都满意。都没问题。陈京这个人之所以关键,就因为这人我们摸不清底细。

我早说过了,这个世界上最怕的不是英雄,英雄爱美人又什么害怕的?我们也不怕小人,小人爱金钱,也不可怕。可怕的就是有一些搞不清是英雄还是狗熊的人……”

关继军道:“管他英雄狗熊,他再了不起,我们把所有人都掌握住了,他一个人独立特行,他就成了孤家寡人,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关继武呵呵一笑,从椅子上竖起身来,道:“跟你说了半天,就这句话还像一句人话!”

“走,跟我去见个人,我听说这人在南港很有能耐,现在又到海山来了,咱们会一会他!”关继武拍拍手哈哈笑道。

温海集团会客厅,会客厅的豪华堪比最顶级的五星级酒店的会客厅,灯光、沙发、鲜花布置既时尚又有活力,云纹图案的地毯,配合天花板上璀璨如星空一般的射灯,整个会客厅有空中楼阁一般的空灵感,让人深处其中,分外的舒适。

关继武要见的客人赫然是刘晟,刘晟的燕京集团也涉及房地产的业务,和温海集团的业务之间颇有交集,今天是两位企业巨头的一次正式的碰头。

这样级别的碰头,关注的不止是两家公司的高管和员工,甚至本地媒体的记者都被吸引过来,在经过了一番冠冕堂皇的作秀之后,两人进了会客室,其他闲杂人等纷纷退去,诺大的房间就剩下三个人。

关继武冲关继军道:“继军,这是燕京集团刘总……”

刘晟笑嘻嘻的道:“关总两兄弟我早就听闻过了,一文一武,相得益彰!继军老弟如此年轻,我还真没料到哦!”

刘晟和关继武都是商场上的老油条,双方一番客套,表面上和和气气,东一榔头,西一棒,其实彼此都在试探着对方。

很快,两人无可避免的就提到了邻角,关继武呵呵笑道:

“刘总,咱们还真有意思!我们俩在这里煮酒论英雄,搞得真像邻角是你我二人共分的一般,说句不怕你见笑的话,海山其他的地方,我关继武都有把握托大,唯独邻角这个地方,我一直以来都没涉足,摸不准深浅啊……”

关继武捧着茶杯喝了一口,神情颇为惭愧。

他这话半真半假,的确他一直都没有到邻角投过资,没有到邻角搞过楼盘。

但是这不是他不敢涉足邻角,而是这么多年来,邻角一直没有多大的投资价值,即使是白石山,也是近一些年才价值凸显的,在当年道路基础建设没搞好的时候,白石山那就是个荒山野岭,谁关注那一块?

关继武这样一说,刘晟叹一口气道:

“关总比我有先见知名啊,说句不怕你笑的话,邻角这个地方我也无法立足了,生活艰难啊!现在我是退不是,进也不是,尴尬得很!”

刘晟冷冷一笑道:“尤其是陈京小儿,仗着自己有几分背景,到邻角是胡作非为,乱来一气,搞得我现在狼狈得很。”

刘晟顿了顿,又气愤的道:“有人说我和陈京的矛盾是因为我老弟而起的,这是狗屁话。陈京到邻角为了掌控局面,拿我燕京集团开刀,说我给李国伟送了钱,让市纪委跑到我公司调查。

又还到外面肆意造谣,说我燕京集团在南港搞了多少烂尾工程,欠了多少债。最近我是被逼得没什么生存空间了!”

关继武愣了愣,眉头一凝,刘晟又道:

“关总,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岭南玉云镇那块地来的,不瞒你说,那块地我拿了一直想搞开发的,但现在这样的局面,我哪里有心思?你有没有兴趣,如果你有兴趣那块地,我愿意原价转让……”

刘晟说得斩钉截铁,关继武瞳孔一收,关继军脸色更是一下变色。

所谓玉云镇的地,这个位置恰出白云山南麓,以前那一块也是荒山,但是现在城市环城高速一覆盖,那几座荒山的价值一下凸显了,而其中尤其是刘晟拿到的几百亩地更是极具价值。

刘晟现在愿意把这块风水宝地白白奉送出来?

饶是关继武见过世面,此时心中也非常的惊讶,一时不知道如何应对。

刘晟道:“关总,如果你有疑虑,咱们也可以共同开发!我那里已经有了一个策划案,成本很低,利润根本不用担心!”

关继武哈哈笑起来,一下坐直身子道:“刘总啊,我早就听闻刘总豪爽,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果然是性情中人。你如此有诚意,合作我自然双手赞成!”

关继武很快就表了态,他虽然很惊讶刘晟为什么如此大方,但是他也顾不得去琢磨那么多了。

那块地他早就虎视眈眈,如果不是刘晟的底牌他搞不清楚,他已经出手收购了,现在刘晟主动把这块地送上门来,他哪里会有不要之理?

在海山,关继武是标准的地头蛇,刘晟就是再厉害,他也断然无惧,这是他作为老大的底气。

刘晟的大方也不是装出来的,关继武一表态,当即两人就谈到实质性的合作方式。

几个回合下来,两人合作的方法就基本谈妥了。

关继武拿着那块地开发,工程施工让刘晟的燕京集团承包,楼盘所得利润归关继武独享。

至于土地转让资金问题,刘晟表示可以通过房子支付,由于早就有了设计图纸,刘晟拿出图纸来用手在上面指指点点,最后刘晟得了十几幢独立别墅外加一幢楼,两人这笔买卖就敲定了!

当晚,关继武请客共同庆祝两家公司的第一次合作,在刘晟的要求下,此次合作秘密进行,所以他们没怎么张扬。

经过这一番闪电的合作,刘晟和关继武兄弟的距离自然就近了,由开始的陌生变得无话不谈。

不可避免,几人有会谈到邻角,刘晟对邻角的极端的观念就更加肆无忌惮的表达了出来。

尤其是对陈京,刘晟对陈京有专门的研究,从陈京在楚江的事儿一直到现在,他现在都搞成了一个系统。

经他添油加醋的一说,陈京就是靠女人上位,却又被女人家族抛弃的一个极其阴险、极其狠辣、六亲不认的一个人。说陈京在邻角坑了他三百万,还倒过来让人查燕京集团的问题。

刘晟编造故事的本事极其强,把陈京到邻角逐渐掌握局面的事情演绎得既险恶又顺理成章,还说陈京可能给黄宏远送了大把银子,可能是一副徐悲鸿的画,价值五百万左右。

很多事情他说得神乎其神,关继武两兄弟刚还是还不太相信,但是禁不住他轮番轰炸,渐渐的也就开始信了,尤其是方继军,他明显城府要浅了一些,对刘晟更是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