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70章 刘晟的阴险!

第六百七十章 刘晟的阴险

【三更完成,整整一天,月票惨不忍睹,订阅数据极差,实在是很打击积极性啊!兄弟们,多砸点票票吧!】

刘晟心中恨!

他精心炮制的一封举报信不仅没达到预期的目的,反倒帮了陈京一把,让陈京利用纪委调查李国伟的间隙,一下乘虚而入,掌控到了更多的资源!

这让他觉得很挫败。

所幸,他是个狡诈的人,这样的挫败丝毫影响不了他做事的章法,他依旧按照自己固有的目标前行。

不得不承认,刘晟是江湖跑得老的人物,以前在底层打拼的经历让他拥有一身尔虞我诈的本事,最重要的是他了解从底层爬上来的人的内心,这才是他真正可怕之处。

现在的刘晟不一样了,他燕京集团是京城注册的公司,甭管远近,燕山和京城廖家都还是能沾上关系的,而这便是他最大的资本。

燕京集团到海山打拼,刘晟有自己的一套盘算。

像海山温海地产这样的公司,他根本就没把其放在自己的眼中。

海山温海地产的关氏兄弟就是两条看门狗,给一根骨头就是可以任人拿捏的人,他刘晟的便宜哪里那么好占的?

刘晟能让出几百亩土地,心中就有了大盘算。

关氏兄弟是地头蛇,把地头蛇抓在手上,用利益给框住,捆绑在一起,海山的事儿就好办了。

刘晟谋划很清晰,他就是要用这百亩土地把关氏兄弟框在内面。让这两个冤大头把各种臭名声,坏声誉都担着,他刘晟在暗地里实现自己的目标,完成自己的图谋。

另外一方面,刘晟现在也需要在廖哲瑜面前表现。

他的表现主要不是表现有多好,而是表现有多惨。

他在邻角混得越惨越好,而且刘晟现在天天都把对陈京的仇恨都挂在嘴上。见人就说抹黑陈京,往陈京身上泼脏水。

这里面有私仇的因素,另一方面也是他的谋略。

刘晟精明得很。他知道这个世上最恨陈京的是廖哲瑜,廖哲瑜恨在心里却无法在面子上表现出来。

刘晟这张嘴就要把廖哲瑜心中的恨给说出来,要说得让人同仇敌忾。要说得让廖哲瑜大感痛快。只要能够把廖家的廖哲瑜给网络住,他刘晟在廖家的地位就会猛的往上飙,以后可以依仗的就更加实在了!

至于陈京的打击报复,刘晟一点不担心。

一来陈京目前还比较弱,他还没能力对刘晟实施打击。更重要的是刘晟现在投资邻角,是邻角最知名的企业,如果陈京打击刘晟,他就是自毁长城,刘晟很清楚这一点。

刘晟和关氏兄弟谈妥合作,立刻便筹备楼盘动工。楼盘定位是高档别墅和高档公寓,名字很响亮,叫半山豪庭,由于是强强合作,半山豪庭将规划成全海山最高档的楼盘。

刘晟将施工的日期和工期落实后。又带老弟刘健跑粤州。

刘晟最近跑粤州非常勤快,经过了他一番努力表现,廖哲瑜对他兴趣越来越大。

而他本就是打蛇顺杆上的人,廖哲瑜给他一丝好脸色,他就能做出十分的事情来,不知不觉。廖哲瑜的圈子他便开始往内渗透了。

通过这样的渗透,廖家在省城的一批中坚的官员,他开始一一接触,已经有了一定关系网。

为了把这个关系网作用最大化,他自然要把刘健带过去多走走。

他给刘健规划的仕途,现在刘健在邻角要有话语权,得在本职工作上干出成绩来。而要干出成绩,就得往上跑,搞关系跑项目。

能搞到钱,跑到项目,在班子里面就能露脸,陈京就算再打压他,也越不过政府的那条线,手伸得太长,恐怕引发的大矛盾陈京自己都很难承受。

而另一方面,刘健能够有表现,在李国伟面前也能体现价值,李国伟是个精明人,柿子越软他越捏,真是有本事的,他反倒给一定空间,他总得需要有一帮子人和他一起来扛来自陈京的压力不是?

……

粤州,中组部印发的关于任命乔正清为岭南省政府副省长的文件由省委书记苗奇亲自宣读,在几个小时之内,岭南的这次人事变动便传遍了全国,尤其是在岭南,大家更为关注。

乔正清担任岭南省政府秘书长多年,很有资历,也很有能力。这一次被提拔为副省长可以说是水到渠成,有很多人都看好乔正清,认为他将是省里的实权派。

毕竟,担任政府秘书长的经历让他在政府系统有极其广泛的人脉,而这样的人脉为他展开工作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另外,乔正清背后又有西北系的依仗。他和西北系下一代的头面人物方路平关系匪浅,而这个政治资本是他最为殷实的底牌。

虽然很低调,但是乔正清家里这几天来来往往的人依旧很多。

他双喜临门,一来是五十三岁的寿辰,另外便是高升,从正厅跨进副部,这是质的飞跃,乔正清也终于成为了共和国真正的高级干部了。

陈京和夏朝南一起过粤州,而且借助陈京的关系,夏朝南也得以有机会到乔正清家里拜见他。

看到夏朝南在粤州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的模样,陈京不禁又想到此人在海山的纵横捭阖,无限风光。

他不由得感叹,基层官员的政治生命的无奈,一般的基层官员要往上爬太难,官员级别从高到低是成几何式增长的,起点太低的官员往上走,就如同逆水行舟,没走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夏朝南的诚惶诚恐是一种敬畏,更是一种表现,那种内心世界是很复杂的,无法用语言表达。

遵照陈京的意思,两人过乔正清家都没拿多少贵重的礼物,陈京给乔正清送了一尊根雕茶几,而夏朝南就买了一套宜新紫砂的茶具套装。乔正清没有拒绝这份礼物,很高兴。

看得出来,他对这次提拔很满意,兴致非常高。

他问了陈京很多关于邻角的问题,连带着问了夏朝南在海山的工作生活状况,让两人都觉得如沐春风,不虚此行!

夏朝南还大胆的邀请乔正清去海山走一走、看一看。

乔正清高兴的答应下来,他道:“致力于岭三角地区的发展是目前我们岭南不会动摇的政策,在岭三角地区,目前海山市是发展潜力最大的市之一,到海山走一走,看一看是相当必要的。

目前我还没有时间,等这段时间忙过了,消停一些了,我会过海山调研,到时候你们两人的工作我可都要检查,所以啊,你们得努力,用心的准备一份好的成绩!”

乔正清这样说,夏朝南高兴得语无伦次,相对于夏朝南的激动,陈京则要平静很多。

通过这一次粤州之行,夏朝南的短板暴露得很清楚,在省一级层面上,他没有能替他说得上话的人,而这也是他非常急切想和乔正清搭上关系的原因。

可是陈京清楚,要和副部级高官搭上关系,这样的关系要真正能利用得上,这是很不容易的。

自己和夏朝南不一样,自己从乔正清家里走出去,别人就很自然的联系到两人的关系,毕竟乔正清以前是方路平的秘书长,而陈京又是方路平的侄女婿,两人的身份决定了两人的关系。

至于夏朝南,人家会如何看?恐怕就不好说了。

通过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官场生态中亲情、师生情、老乡情、伯乐情的重要,有这些关系的关系就是嫡系关系,其余的都是杂支,由杂支到嫡系太不容易,至少夏朝南目前还没有突破口。

夏朝南肯定能够看到这一点,但是目前来说,他能够走到这一步,就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能不能再进一步,要看他的表现,还要看机缘。

但不管怎么样,他和陈京之间的关系在短时间内没有生疏的可能性,在海山两人暂时是同进退的!

拜访完乔正清,夏朝南又去省发改委拜码头,陈京思忖再三,也没有马上返回,给蒋恒云打了一个电话。

上次省委胡书记去邻角,对邻角的发展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现在陈京搞了大讨论,在大讨论之后,邻角的发展大局越来越清晰了,陈京想借这个机会看能不能搭上胡俊中这条线。

在这件事情上,陈京是有伏笔的,上次他花了重金砸蒋恒云这个关系,后来陈京每一次来粤州和蒋恒云都保持了联系,经过了几次交流,两人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陈京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这条关系可以动作了。

凭陈京在政坛摸爬滚打的经验,他深谙狡兔三窟的道理,不要把什么东西都压在一条线上,那是很危险的。

政治说到底还是讲的志同道合,遇到了自己认同的领导,就得想办法搞好公关,唯有多拓展关系、拓展人脉,路子才能越走越宽。而搞公关的本事,对从政来说也是重要的素养,陈京以前在这方面不太擅长,但是现在渐渐的开始娴熟了。

当然,有一部分也是因为他空降岭南的缘故,在岭南他举目无亲,有些事儿也是逼出来的,困境激发人的潜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