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72章 美女北来!

第六百七十二章 美女北来……

粤州机场,贵宾通道。

一身材高挑,衣饰靓丽,形象气质绝佳的美女拉着小皮箱慢悠悠的从通道出来,她的旁边,另有一位气质中年美女相伴,此女一身职业装,拉着一只大皮箱,顾盼之间,给人一种职业女人的干练和利落。

高挑美女走出通道,微微蹙眉,一双眼睛灵动的左顾右盼,忽然,她瞟见右边等待人群中那副熟悉的面孔。

她微微一笑,加快脚步跑过去。

在里那,有一名高大帅气的青年男子正含笑望着她,眼睛眯成一条缝……

“哎呀,我的老公越来越有型了!这身派头了不得,帅得差点我都认不出来了!”女孩哈哈笑道,她走到男子身边,两人轻轻相拥,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这一对男女不是别人,正是从京城过来的方婉琦和专门过来接她的陈京。

显然,方婉琦今天是特意打扮的,摒弃了平日的职业装,穿了一套亮色的长裙,一直盘着的头发今天也散开自然披在肩上,脸上化了一点淡妆,本来就颇为精致的脸颊更显晶莹白皙,当真是惊艳绝伦,连陈京都吓了一跳。

很自然,方婉琦便挽着了陈京的胳膊,脑袋狠劲的偎在了陈京的肩膀上,她冲后面摆摆手,无精打采的对陈京介绍道:

“这位是方姐,现在是我的助理,我们现在公司正式更名了,叫京城红地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刚刚改的名字,遵照了你的意见!”

陈京冲中年女人点点头,伸出手去和对方握手,道:“方姐好!”

对方很客气的回礼,方姐全名方冰,是影视传媒界非常知名的职业经理人,方婉琦花了高代价才将其请到自己身边做助理。在公司的地位相当的高。

当然,现在的红地传媒方婉琦拥有绝对的权威,她性格本就很强。平常在公司她也是一言九鼎,该做决断,该独断专行的时候。她是毫不含糊!

传媒公司从楚江迁到京城,短短几个月的功夫,业务全面升级,公司扩大了几倍,甚至连公司名字都改了,完成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改变,都是方婉琦亲自操刀,到目前为止公司搭建基本完成,慢慢的要走上正轨了!

陈京驾车到粤州南国酒店,方婉琦和陈京住一间套房。把东西放下,一切安置妥当,方婉琦终于按捺不住,脑袋埋进陈京的怀里就是一番嚎头大哭……

“老公,最近几个月累死了。想你想死了,恨你恨死了……”

方婉琦鬼哭狼嚎的叫道,一把把陈京推到沙发上,整个人跨坐上来,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陈京。

最近两人都忙,很长时间没见面了。今天一见面,两人都颇有些激动,陈京轻轻的捧起她的脸,两人慢慢靠近,开始了一番缠绵的长吻……

岭南的天气很热,方婉琦穿着贴肉长裙,两人身子贴在一起,陈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从对方身上传递过来的惊人的弹力。

而方婉琦坐在陈京的大腿上,两人肌肤相亲,一番动作下来,陈京的身体立刻敏感,下身隐隐有反应了!

方婉琦突然一愣,怔怔的盯着陈京,眼睛瞪得老大,脸上一下变得绯红。

两人刚刚拥吻过,方婉琦双唇润润的,焕发出晶莹的光芒,现在脸上染上红霞,那一抹娇羞的性感,当真是娇柔无限。

陈京只觉得小腹一股热流往上猛窜,直逼大脑,脑子里面的理智理性顷刻瓦解。

他一把抱住怀中的人儿,手很自然的就往上侵犯,嘴唇也印了上去。

方婉琦一惊,下意识的想反抗,奈何陈京用力太大,她一次反抗没凑效,后面便无力了。

两人在沙发上包成一团,渐渐的两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陈京使劲的揉捏着那柔软的两团,心中的欲|火高涨,直欲透体而出……

方婉琦平常的狠劲儿,蛮劲儿此时也全没了,她双颊通红,连带脖子都泛起红色。

她头使劲埋着,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响,似是呻吟,又像是抗拒。

“叮,叮!”

突然起来的电话铃声忽然搅乱这一幕旖旎,陈京眉头一皱,继续拥吻,方婉琦却身子一僵,豁然竖起来,她猛然推开陈京,大声道:

“臭死了,一身是汗,去洗澡!”

陈京被她推开,神色颇为尴尬,脑子也倏然清醒了一些。

他嘿嘿傻笑,盯着方婉琦道:“去洗澡?你也去吗?”

方婉琦脸再次染红,斜睨了陈京一眼,嗔道:“快去,快去!我才刚下飞机你就占我便宜,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陈京心中一软,想起最近这段时间方婉琦工作的忙碌,又想起今天她从京城过来车马劳顿,自己竟然这样,实在是有些过了……

晚上吃饭,方婉琦推掉了所有的宴请,和陈京两人吃了一顿浪漫的西餐。

在南国酒店西餐厅,两人品着红酒,欣赏着粤州夜景,像普通的情侣一样,偶偶低语,一同徜徉爱河。

而这其中,方婉琦无意中提到了一件事。

邻角区的副区长温显兵在京城惹了一点事,估计是遇到麻烦了。

事情起因是温显兵有个女儿温林玲,大学毕业以后被一家经纪公司看上,经纪公司承诺为她打造演艺之路。

温林玲本身就是艺术学校毕业的,梦想就是做演员,当即就和经纪公司签了约。

可是温显兵思想有些老,觉得演艺圈子太乱,坚决不同意女儿走这条路。

他为了阻止女儿,专门飞到了京城,直接跑到人家经纪公司,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他看到她女儿和经纪公司某个经纪人走得近,误会了,反正进去大闹了一通。

后来公司的负责人过来跟他说话,温显兵平常在下面牛习惯了,自然很快两人就起来激烈的争执。

温显兵火气大旺,扇了那负责人一耳光,这一下闹大发了,公司报了警,而且人家后面还有背景,温显兵故意打人,直接被京城公安局给拘留了……

方婉琦道:“说来也巧,最近咱不是搞扩张吗?刚好和这家经纪公司谈收购的事儿,私下里几个老总聊天说到了这事,我一听是那人是海山市邻角区的,我就留了心,打了招呼让把这事压压……”

陈京听方婉琦这一通说,他脸色立刻变了,怒声道:“这么重要的事儿,你怎么才跟我说?你知道这事如果闹大了,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你活动一下,让马上放人……”

方婉琦无缘无故被陈京一通训斥,脸色一下就沉下去,嘴巴翘起来。

陈京看她这样,也知道自己一时激动,话说重了,便道:“婉琦啊,你不知道你老公现在一个人有多困难!单枪匹马的过岭南,很不容易啊。尤其是现在我那边是多事之秋,再不能出问题了,再出问题,乱子就越来越大了……”

陈京语气一软,方婉琦立刻就笑起来,白了陈京一眼,嗔道:“活该!早知如此,今天不该跟你说这事……”

她嘴巴上说得硬,手上却拿起电话来拨通了京城的电话,几个电话打完,她拍拍手道:

“行了!一切搞定,嘿嘿,一个副区长牛得不行,这下应该要涨记性了!”

她顿了顿,道:“亏得这人是我老公的手下,负责就这一次的事儿,他公职都保不住,跑到京城打人,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行了,行了,方大总裁!人家也是一时激愤,情有可原,就不要再说这事了!”陈京摆摆手道,他还真惊出一身冷汗,如果温显兵真在京城出事,说不定处分要下到市里来,区里肯定要处分。

本来他刚刚将工作理出一点头绪来,现在再背个处分,那真糟糕透顶了。

陈京陪方婉琦在粤州玩儿了一天,方婉琦这一次要去香港和台湾,陈京送她到临港,然后两人才依依惜别。

临别时候,方婉琦捏了捏陈京的脸,嘿嘿一笑,道:“陈京,这一次你表现不错!值得鼓励,下一次咱们……”她眼睛一眯,夸张的甩了一个媚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陈京脸一热,又想起那天两人在沙发上,自己双手所掌握的那两团柔软。

陈京目光所及,方婉琦便心有所感,她看了一眼自己高耸的双峰,脸一红,啐了一口:“色老公!”

然后,她使劲一拳擂在陈京的肩膀上,道:“我得走了,你回去一路开车小心一些,脑子里少装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精神就会集中一些!”

她哈哈一笑,拎着简单的行礼冲着一旁不愿当电灯泡的方冰挥挥手,道:

“方姐,走啦,一切搞定收工!”

看着方婉琦像孩子一样没正形儿的消失在边检口,陈京收回了视线,不得不承认,来岭南这么久,这两天才算真正的放松了一下。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是所有男人的梦想,可是陈京觉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现在自己掌邻角一区就觉得压力巨大了,又哪里能够拥有那般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