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73章 打得好!

第六卷 单枪入岭南 第六百七十三章 打得好!

从临港到海山一百多公里路,虽然是全程高速,但陈京速度不快,依然花了两个小时才到。

在路上他接了两个电话。

一个电话是省委蒋恒云打过来的,蒋恒云跟陈京讲,说胡书记对陈京这一批公选干部在任上的表现很重视,最近各方面反馈到省委的信息显示,目前所有的公选干部中,陈京是比较有成绩的。

这其中,尤其是陈京在党群工作方面所作出的改变,给邻角带来了很多新的气象。

基于这个原因,近期省委组织部领导可能会到邻角考察调研,蒋恒云对陈京表示恭喜。

接到这个电话,陈京有些惊喜。

他没料到蒋恒云这档子关系这么快就能够开花结果,省委组织部到邻角考察调研,这背后肯定有胡俊中的因素,这个信号释放得太积极了。

陈京邻角任上以后,先后省市主要领导频频到邻角视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够有如此多领导视察,这本身是很体现一把手能力的事情,陈京在这一点上,无疑做得非常的好,很给力!

陈京对蒋恒云表示了诚挚的感谢,蒋恒云道:

“陈书记,你我兄弟,感谢的话就不用说太多了,没必要那么多客套!说句实在话,我很羡慕你啊,领导重视你的工作,这是个契机,希望你能牢牢把握好,争取更上一层楼!”

作为省委工作的秘书,蒋恒云说话滴水不漏,但他能打这个电话来,就是向陈京表明他在其中是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的,其他多余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结束和蒋恒云的通话,陈京便挂电话给组织部罗燕,让她做好各方面准备,省委组织部有领导要下来视察,具体日期不定,所以近段时间,工作一定要抓好,要时刻准备迎接领导视察。

叮嘱完罗燕,市委秘书长周国华又来电话了,周国华电话来得很直接,他直接批评陈京公关工作做得不好,兄弟单位、兄弟部门缺乏沟通,这方面工作要引起重视,必须想办法整改。

周国华这么一说,陈京心中多多少少明白了。

海山市十几个区县,现在邻角忽然之间出头了,领导往邻角跑得勤、邻角得到的发展资源多,政策方面从省到市里都表示要倾斜,这势必引起其他区县的不满。

周国华也不瞒陈京,最近市领导听到的牢骚多,都是下面区县的。

有些地方一把手还明确要求市里给他们一个说法,让他们知道邻角究竟比他们区县好在哪里,海山可不止一个邻角,邻角发展起来了,其他的地区发展不起来,海山不依旧还是没整体进步?

周国华语重心长的道:“小陈啊,你呀,不要得了便宜翘尾巴,特别要注意和兄弟单位搞好团结,多走动走动,多打打电话,加强沟通联系,增进相互了解嘛!

你是新人,海山地方大,你遇到的生面孔多,要想方设法把生面孔变成熟面孔,这也是书记能力的体现!”

陈京听周国华这么说,他心中也明白,肯定有人揪住邻角的辫子了。

全市十几个区县竞争,同质多嫉妒,肯定是最近邻角的势头良好,引起一些人的红眼病犯了。

邻角这么大一个区,哪里事事都附和规范的?别人成心揪辫子太容易了,周国华打这个电话过来,想来也是有所指的。

从高速下来,陈京开车直奔区委办公楼。

到办公室,他把姜伟叫过来劈头就问他,政府温显兵副区长哪里去了,姜伟被他问得头发懵,一时根本反应不过来,只好尴尬的当着陈京的面给府办主任于文硕打电话。

于文硕在电话中道:“温副区长去京城跑项目去了,是关于信息化试点的项目!”

姜伟捂着电话把于文硕的话向陈京重复了一遍,陈京铁青着脸把姜伟的电话拿在手中,道:

“是文硕吧?你能不能为你说的话负责任?信口开河,乱弹琴!”

陈京语气极其严厉,说完他便将电话挂断,于文硕在电话那头呆若木鸡,怔怔说不出话来。

半晌,他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可能说错话了,而且很有可能出了什么事儿了,他一颗心怦怦的跳了起来。

他立马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直奔李国伟办公室,李国伟正在案头批阅文件,于文硕进去低声道:“区长,温副区长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

正在批阅文件的李国伟猛然抬起头来,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盯着于文硕道:

“你是哪里听到的消息?”

于文硕被李国伟的反应吓一大跳,此时他终于明白,十有八九温副区长出事了!

他忙到:“刚……刚……书记打电话过来,我……我……我被批评了!”

李国伟瞳孔一收,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脸上渐渐的阴沉起来,过了很久,他狠狠的一拍桌子道:“这个老温真是糊涂,嘿!”

李国伟开始在房间里面踱步。

温显兵在京城出事后,第一时间就联系了李国伟,李国伟听过之后大惊失色,却没敢把这事汇报上去。

他第一反应是想着搞关系把这事摆平呢。

连续几天,李国伟都往市里跑,找以前的老上司想办法,可是京城水太深,李国伟手上的那点关系根本没办法触到问题的根本,人家牛得很,人家堂堂受法律保护的公司,被人上门闹事还打了人,这事怎么能完?

李国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得到的反馈是是不可为,温显兵一脚踢铁板上了,人家后台硬得很,非得要出口气,给人家钱人家看不上,其他私了方式别人不接受。

收到了这样的反馈,李国伟已经部署应对之策了,他脑子里面就想着这事不能够让陈京立刻知道,否则麻烦大了!

李国伟的想法是温显兵既然出事,他干脆把此人当弃子,把温显兵分管的工作调整,然后把和温显兵近的几个人拿下,不声不响,就把温显兵的痕迹抹掉,到后面即使东窗事发,对李国伟来说,损失也就最小了。

这两天,他已经找了很多人谈话了,刚才他批示的文件就是具体行动方法,由于他刻意保密,连于文硕他都没有透露。

可是他万万没料到,陈京竟然知道这事了,这下把他的计划全打乱了。

区里的重要领导出了事儿,这对一个区来说是大事,这样的大事涉及到的范围相当广,区委书记可以立刻召开常委会来处理此事,而此时一公开化,李国伟的责任就少不了。

一想到这里,李国伟心里窝火得很,他冲于文硕道:“结结巴巴什么?一句话都说不全吗?有些事不知道就不要瞎说,你能承担起责任?”

于文硕心中一寒,手心就出汗了。

李国伟和陈京说同样的话,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事儿很严重!

如果事情严重,严重到陈京和李国伟之间出现巨大的力量失衡,于文硕可能会被毫不犹豫的退出去当替罪羊,谁叫他不明情况就瞎说话的?

于文硕念及此,脸色变得苍白,手都开始发抖。

李国伟轻轻的哼了一声,冷冷的盯了于文硕一眼,踱着步子出门了,方向是区委陈书记办公室。

怀着忐忑的心情,李国伟走到陈京办公室门口,就听到内面陈京的呵斥声:

“区里重要干部外出,区委必须要掌握其动向,尤其是出省,怎么能够一问三不知?你作为分管领导,你是要负重要责任的!”

姜伟的声音响起,道:“书记,这都是我的错,是我疏忽了,我向组织请求处分!”

李国伟头发晕,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李国伟最近屡屡受挫,现在温显兵一出事,陈京揪着这事又可以大作文章了……轻轻的敲了敲门,陈京在里面应了一声,李国伟推门进去。

房间里面陈京和姜伟在,还有秘书长刘曲风。

陈京刚才批评的是刘曲风,姜伟在一旁主动担责任呢!

陈京的脸色很难看,李国伟进来他面容稍缓和,他指了指沙发道:“坐吧,老李!是于主任惊动了你?”

李国伟神色很尴尬,但是旋即他做出一副气愤的样子,道:“书记,我也是刚刚听说显兵出事了,这个同志也真是,都是老同志了,性格方面还那么火爆,这一下惹出祸事来了,不仅自己受伤了,还给我们邻角班子甚至是海山都抹了黑了!

对这件事我建议立刻召开常委会认真研究,严肃处理,必须要表明我们的态度,不能犹豫!”

李国伟来之前就想清楚了,温显兵果断要弃掉,不能够有丝毫的优柔寡断,不能够给陈京有可乘之机。

陈京哈哈一笑,道:“老李啊,你言重了,老温该出手时就出手,要我说打得好!打出了我们岭南干部的威风,京城你有些人啊,仗着自己有点背景,就无法无天,似乎处处都被人高人一等!

对付这样嘴脸的人,讲道理根本不起作用,该动武力的时候不能含糊!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他们是不知道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