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74章 一了百了!

第六百七十四章 一了百了!

房间很安静,一屋子四个人,陈京坐着吸烟,吞云吐雾,好不快活。

另外三个人李国伟、姜伟还有刘曲风,此时都呆若木鸡,陈京今天为温显兵的事情是大为光火,摆出的架势相当的了得。

可是最后,他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反倒是对温显兵表示赞赏,好像温显兵去京城大闹了一场,真就替岭南人长了脸似的,这不由得让人面面相觑。

陈京对此解释道:“温副区长的事情我们要分两个部分看,一方面,他去京城为私事,是为擅离职守,事先没有请假,而且作为领导干部,做事情不三思而行,公然在京城大打出手,这个事情内部要严肃批评,这是客观。

但另一面看,京城有些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不把下面的人放在眼里,说话尖酸刻薄,甚至是极尽辱骂,对这样的人,温区长能够有胆量出手,这说明温副区长是性情中人,这是主观。”

陈京这样一解释,似乎颇为合理了。

陈京作为区委书记,他必须要严肃纪律,所以出了这样的事儿他该发火,但是生气发火过后,同志们私下里谈话,陈京还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邻角出去的干部可以牛气一点,这是气魄也是胆量,要不然个个一往上面跑项目都猥猥琐琐,低声下气,别人一看就没有气势,这哪里能够代表邻角干部的形象?

李国伟听陈京这样一说,他差点一头栽倒。他不动声色的问陈京道:“书记,显兵区长的事儿最后怎么处理?京城那边那一方是什么意思?”

陈京摆摆手道:“还能什么意思,无条件放人!真要较真,大家就都较较真。放心吧,老温明天就能回来!”

恰在这时,李国伟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正是温显兵亲自打过来的。

他接通电话,劈头问道:“老温,现在什么情况?”

电话那头温显兵显得惊惧未定。道:“区长,我刚刚出来了,京城公安局的同志很客气。那家经纪公司的老总也过来向我诚恳道歉。这……这……这是您……”

李国伟一听温显兵说话的口气,他就判断出事情的形势了,他瓮声道:“什么你你我我的,你敢情还蒙在鼓里吧,这一次是书记保了你,不然你以为会那么容易完事?

你呀……”

李国伟做出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他咳了一声,道:“你先回来吧!一切回来再说!”

李国伟挂掉电话,内心像打翻的五味瓶,不是滋味。

陈京这一手太厉害了。京城水深不见底,他随随便便动动,就能将温显兵捅的篓子轻轻松松的摆平,单单这一手,自己怎么能跟他比?

别小看这么一件小事。通过这一件小事,别人就能看到陈京的能量,班子里的干部都不是瞎子,大家都睁大眼睛看着呢!

再说温显兵,这几天他在京城可以说是受尽了委屈,吃尽了苦头。

不到京城不知道自己官小。在京城一个地级市下面的副区长,副处级干部,那就是个屁!

他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在官场上滚了这么多年,虽然牵扯到女儿的事儿,他有些不冷静,但无缘无故打人的事他又怎么会随便做?

事情的根源还是经纪公司的人太刻薄,尤其是那个经理,说话一口酸味儿,眼睛都是望着天上了,好似是不屑正眼瞅温显兵一般。

在谈到女儿的工作的时候,那人更是张狂的道:

“一个刚入行的小艺人,你还真把她当宝啊?就按你说的讲吧,就算演艺圈是真黑,像你女儿这类要名气没名气,要长相也就那样的,脱光了衣物让人潜规则,别人要不要还是一回事呢!”

温显兵听了这话,作为一个父亲,他也是义愤填膺到了极点,抬手就给了那小子一嘴巴子。

这一下打出了大祸,警察来得很快,温显兵直接被带走。

到了警察局,温显兵说的都不起作用,人家可不买副区长的帐,故意伤人、扰乱企业经营秩序等等罪名一项项的往他脑袋上扣。他不摆明身份还好,一说出自己身份,人家便说作为领导干部,犯错误更应该严肃处理,气得温显兵差点吐血。

温显兵的女儿温林玲也慌了神,在京城动用各种关系解决这事,帮着温显兵联系律师,联系亲戚家人,可是一通忙活根本不起作用,反而越忙越乱。

温显兵此时才知道,他邻角副区长的那点权威进了京城,那真是屁都不是,自己的祸可能大了。

可就在他做好最坏打算的时候,情况忽然之间发生了截然不同的转变。

先是抓温显兵的那个派出所所长亲自把温显兵从拘留所带来出来,然后诚恳的认错。

然后很快,经纪公司的老总还有那说话刻薄,满嘴京片子的经理也过来向温显兵道歉,那个眼睛从不正眼看人的小子,几天不见从爷爷就变成了孙子。

道歉诚恳到了极点,就差给温显兵叩头。

这一闹,温显兵是张二摸不到头脑,他反复思忖,觉得这事只有可能是李国伟从中活动过,他便给李国伟联系。

李国伟告诉他的答案是陈京帮了他,他一下心中释然了……

李国伟的那点关系,温显兵都清楚,如果说李国伟帮了他,他还存疑。但是一说到陈京,他心中疑虑尽去……

因为他隐约记得,出事的当天事情就捂不住了,通报可能就要发到海山市里去。

后来通报没发,事情给拖住了,温显兵听到对方的律师嘀咕,说什么邻角是个什么鬼地方,为什么邻角的人就要缓一缓?

现在温显兵一想起,肯定是那天有人知道自己是邻角的人,一下想到了陈京是邻角的书记,这才把事儿缓下来的。

……

邻角,金星宾馆。

温显兵率领老婆女儿不顾车马劳顿,他们一到邻角就一起过陈京这里来了。

温显兵最近承受的心理压力过大,面容憔悴,他握着陈京的手,眼泪都快出来了,道:“书记,我这次犯错误了,给您惹麻烦了,给同志们惹麻烦了!我愿意接受组织处罚!”

陈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了,这里没外人,就不要说这些话了!我就你的事儿跟老李还有老姜聊过了,我的观念是你那一嘴巴子打得好,出言不逊,不敬老人,对这样的人还讲什么客气?

你老温敢在京城给那小子一嘴巴子,也就说明你是性情中人,打了就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说什么处罚云云,那都是面子上的事儿,起什么作用?”

陈京这样一说,温显兵怔怔说不出话了,这一次他是真流眼泪了,他双手颤抖,紧紧握着陈京的手不说话。

良久他回头瞪了身后大学刚毕业的女儿一眼,瓮声道:“林玲,这是陈书记,你该叫陈叔!”

温林玲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显得很文静,很有知性。

个子也生得高挑,形象气质都不错,陈京不懂演艺圈物色人才的标准,但是陈京凭自己的眼光看,觉得这丫头是个苗子。

陈京打量温林玲,这丫头早就在打量陈京了。

他这一路上就听父亲说什么陈书记,陈书记能量大,陈书记京城有背景,树大根深,如何如何了不得。

她心中就隐隐有了一个陈京的画像,可是等他真正见到陈京,她才知道根本对不上号。

首先陈京太年轻,温林玲想象的怎么也得四十多岁吧?

另外,陈京太帅了,哪有官员长得这般高大帅气,模样像明星的?温林玲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陈叔好!”温林玲客气的道,虽然不觉得这个叫法把陈京叫来了,但是父亲的命令她不敢违抗。

“好了,都坐!嫂子也坐,都坐下说!”陈京招呼客人落座。

待到几人坐下,陈京对温显兵道:“温区长啊,不是我说你,你思想方面有些太古板了!现在的年轻人追求自己的梦想,他们有他们的天空,你处处干预他们,这又是何苦?”

温显兵讪讪一笑,老脸通红,经历这次事儿,他心中也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可能思想方面出了偏差了。

但是事已至此,温显兵还来不及考虑这些。

陈京道:“行了,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一点我知道!你就是担心女儿遇到不正规的公司嘛!我也帮人帮到底,她既然叫我一声叔,工作的事儿我就帮她打个招呼,红地影视传媒怎么样?这公司正不正规?”

温显兵一愣,他还没反应过来,可是温林玲却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分外激动的冲到陈京面前道:

“陈叔?你说什么?红地?My?God,你说的可是真的?您能推荐我进红地?”

温林玲激动得语无伦次,她父母还蒙在鼓里不知道是咋回事。

温林玲内心很急,猛然蹦出一句:“就是晓刚导演新加盟的那家公司,爸妈你们不是最喜欢看晓刚导演的主旋律电影吗?”

温林玲一扫先前的文质彬彬,年轻人激动和**迸发,不分场合的跳了起来。

陈京微微一笑,不由得在内心感叹一句,年轻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