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75章 出幺蛾子!

第六百七十五章 出幺蛾子!

和往常一样驾车绕着海山转悠,陈京将车驶上了刚刚贯通的南环城高速。

南环城高速修建是以大海山为蓝本,所谓大海山,就是把整个海山市当成一座城市,所有的区最终要连起来。

这一条南环城高速建成之后,整个海山所有的区都在高速的覆盖之下。

就以邻角为例,以前邻角到临港或者到粤州,要走很长一段国道,需要走到蓝河区上高速,但是现在有了南环城,就可以直接上南环城高速,不用再走国道。

这样的改变可以让海山各区交通环境大为改观,全区也基本实现了高速网状覆盖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陈京享受着高速上快速驾车的乐趣,尤其是车行到白石镇附近,可以远远看到白石山连绵起伏,郁郁葱葱,非常的秀美多姿。

岭南岭三角地区,因为处于岭江下游,又临海,所以这一带的地貌大部分都是一马平川,很少见到山。

即使有山,也大都是丘陵状,基本没有像白石山这样连绵的山峰。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白石山不算高山,但是很有名,有很多历史事件都和这座山有关。

当初抵御倭寇,林则徐虎门硝烟,白石山都是防御的屏障,而在民国以后的战争中,白石山更是作为岭南重要的军事要塞屡屡凸显其重要价值。

欲占海山,先攻白石,白石在手,海山无忧!

白石是海山的门户,是海山的风眼,整个海山之美,观白石就可以尽得其精髓。

陈京欣赏着白石山的景色,一时心旷神怡,觉得浑身舒泰。

忽然。他瞅到了一副巨大的广告牌,广告牌巍然矗立在白石山,上面写着:“半山豪庭,凌驾尊贵俯瞰繁华!”

陈京一愣。他看车载GPS,这地方不是玉云镇地盘吗?怎么在这里开发房地产了?

陈京迅速找通道下高速,然后径直奔广告牌的方向而去。

这里虽然不是白石镇了,但是还是白石山的范围,有两座小山丘已经被推平,另外在盘山公路往上走的半山腰,那边开辟了一大块空地。面积一望无垠。

此时虽然已经到黄昏,但是整座工地上还车水马路,各种工程车,挖掘机、铲车等等设备如火如荼的忙碌着,陈京隐约可见数座工棚已经搭建起来,上面写着醒目的标语:“安全是第一责任,质量是第一指标!”

什么时候在玉云镇地面上干了这么大的事儿?自己作为邻角的书记,别人在自己地盘上搞愚公移山。自己竟然不知道?

陈京隐隐嗅到了一丝别样的味儿。

白石山范围内的开发要慎重,这么多年,白石山一直被人看好。一直被认为最有开发价值,但是一直都没开发,就是因为如何开发白石山,争议相当大!

可是现在,陈京却眼睁睁的看到有人在愚公移山,在依托白石山大兴土木,而且还是在他的地盘上,他竟然一无所知!

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中忽然觉得很激动,这是有人在搞瞒天过海啊!

难得的好兴致。被这事一搅合,陈京一下无精打采了,他驾着车回到市区的住处,关上门闷在房里抽烟。

陈京虽然年轻,但是多年的政治经历让他养成了良好的控制情绪的习惯。

遇到了一件事不管多愤怒,多么不顺心。多么想骂人,那都得先静一静,让自己的怒气消散了,彻底冷静了再想对策。

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

别人既然敢在自己眼皮底下搞鬼,而且人家这般大大方方的开工也没有人过问,这就说明人家是有备而来,是真正的有本事。

几乎是下意识的,陈京嗅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隐隐觉得这个半山豪庭开了一个极其不好的头。

而陈京也意识到自己对邻角局面掌控还远远不够,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自己竟然不知道!

如果这样的事儿屡屡发生,那自己作为区委书记,还有什么权威可言?

一直到晚上,陈京给刘曲风打电话,说晚上请他喝咖啡。

海山有家比较好的咖啡馆叫“读卖”,这个名字很古怪,但是陈京曾经到那里喝过咖啡,味道不错,更重要的是环境优美,所以今天陈京便选择了这里。

陈京到的时候,刘曲风早就已经到了。

方方面面他都安排得很妥当,陈京本来对他的一丝怒火,也因为这一切渐渐消融了。

对刘曲风陈京不能要求太多,刘曲风不是那种长袖善舞的人,他扮演的角色就是听话人的角色。

陈京不能够什么东西都指望刘曲风,这样一下,陈京心里平和了一些,他忽然意识到,玉云镇发生的事情,可能主要责任还在自己,自己都不知道,又怎么指望刘曲风能知道?

刘曲风不知道陈京心中转了那么多念头,他还真以为陈京是晚上寂寞无聊约他出来喝咖啡打发时间。

在喝咖啡的当口,他给陈京介绍了很多海山的有名去处,其中包括夜总会、健身中心、度假村等等。

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微微笑道:“老刘啊,有时候我想想也觉得挺心酸的,诺大一个邻角区,我真正能交心的人不多啊,现在也就是你,我觉得可以推心置腹的说话!”

刘曲风愣了愣,道:“书记您是刚来,难免人脉不宽,我觉得假以时日,肯定可以改变这个局面。”

陈京笑了笑,挑眉道:“怎么?你就这么有信心?”

刘曲风肯定的点头道:“我是绝对有信心,我坚信咱们邻角发展会越来越好,邻角在您的领导之下,肯定会有好的未来!”

陈京一语不发,良久,他忽然抬头道:

“老刘,你觉得玉云镇崔道国这个干部怎么样?可不可以用?”

刘曲风瞟了陈京一眼,过了一会儿,他道:“道国人际关系很好,也很有能力!他上面的关系很通,下放邻角摆明是要提拔的,毕竟他今年才三十二岁啊!”

陈京呵呵一笑,道:“你都帮他说好话,那说明这个人人缘还真不错,不过有个事儿我想跟你先通个气,我认为这个人不再适合担任玉云镇党委书记了,想个办法吧,把他给我免了!”

刘曲风愕然说不出话来,他实在不知道崔道国是哪里惹陈京生气了,怎么陈京忽然就要免去他党委书记的位子?

“怎么了?你想不到办法吗?难不成这个崔道国就是千古完人,一点小辫子都揪不到?”陈京瓮声道,语气变得相当不善了!

刘曲风额头上已经沁出细密的汗珠了,此时他已经知道,陈京这一次是动真格的了,决不是闹着玩儿的。

自打当上了委办主任,刘曲风和下面的干部接触就频繁了,崔道国刘曲风很清楚其背景,这个人在市里面很有根基,是个不可轻易撼动的人物。

再加上,崔道国和刘曲风的关系也搞得好,刘曲风上位的时候,玉云镇可给刘曲风封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刘曲风想着这些,内心有些犹豫。

但是他只看陈京一眼,所有的犹豫都变得坚定了。

陈京此时正在看窗外,窗外有一个小花园,小花园外面是一条干道,车来车往,车水马龙。

刘曲风跟了陈京这么久,他知道陈京的态度是坚决的,刘曲风必须要快刀斩乱麻的把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给打消。

他沉吟了一下,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崔道国还是有问题的……”

刘曲风原原本本把崔道林的“问题”说了出来,陈京皱眉不做声,过了一会儿,他道:“好,有你说的这个问题足够了!明天清早通知老姜还有罗燕,我们碰个头,把崔道国给撤了!”

陈京神色中流露出一丝冷厉,看得刘曲风心头一寒。

他一颗心怦怦的跳,陈书记杀伐决断,崔道国可能触到了他的霉头了,抑或是是陈京在做更大范围内的规划。

刘曲风清楚,陈京脑子里面想的东西可多了,不是一般的人能够企及的,权谋之道陈京可以说是极其精深。

“你还要做一件事!”陈京道。

刘曲风猛然抬头。

陈京盯着他继续道:“你想办法用你的方式告诉你所熟悉的乡镇一级的干部,让他们知道崔道林是我独断专行拿下的,原因是因为‘不听话’,你是有这个能力的,对不对?”

刘曲风脸唰一红,红得像是猴屁股一样。

刘曲风混了这么多年,到现在才混到一个委办主任,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对下面的示好来者不拒,下面乡镇递的红包,他是照单全收。

说到方便,区里有什么事儿,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刘曲风便会往下透露,有时候透露的可能只是风声,可是风声对政治敏锐的人来说就是绝世机遇。

陈京打通市委秘书长周国华的关系原因在于此,下面的县镇和刘曲风走关系也是同样的原因。

官场就是这样,自有一套规则,陈京是深谙这一套规则的人!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