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77章 作茧自缚!

第六百七十七章 作茧自缚!

下班,李国伟脚下轻快!

由于陈京标新立异,自己买了一辆车上下班,搞得区委区政府一众领导都不敢用公车接送,李国伟家离区政府不远,他硬是骑了近一个月自行车。

就为他骑自行车的事儿,背地里就有人说闲话,说他做作虚伪呢!

李国伟一气之下,一咬牙也买了一辆车。

他不敢买啥好车,陈京买了帕萨特,他就买了低端的宝来,十来万的价格以他的家庭也能承受,关键是这车显朴素。

以前李国伟没驾照,今年也刚刚办上,刚摸车的人都有瘾,李国伟最近也喜欢上下班开着车四处转悠。

不过李国伟今天心情不错并不是因为车的缘故,因为陈京下令让半山豪庭项目停工,激发了市里的矛盾,市里往下面施压,这一天下来,李国伟电话接得耳朵都发麻。

下面的几个局委办上面的直管单位向他们施压,他们没办法只能找李国伟解决。

李国伟对付他们就一句话,半山豪庭的停工是书记决定的,这事他无能为力!

陈京火气旺草率做决定,李国伟可没打算跟着他的步子走,他选择直接撂挑子,最近他李国伟是吃足了苦头,处处被陈京压得透不过气。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他也得让陈京尝尝得罪人的滋味。

岭南政治有极强的地域特点。陈京背景深又怎样?不知有多少背景深厚的京系官员到岭南碰一鼻子灰,最后灰溜溜的往回滚蛋了!

陈京到海山才多久?海山的各方势力他还没开始接触呢,就敢先以莫须有的罪名免去了崔道国的职,然后又对温海集团控制的半山豪庭项目开刀,他真以为自己神通广大,各方面的压力都能抗住?

李国伟走出电梯,三三两两下班的人都客气的和他打招呼,他矜持的点头。昂首阔步往外面走。

他刚出门,一眼就看到了陈京在外面抽烟,他愣了愣想往后退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往上凑过去。

陈京看见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来道:“老李,怎么样?来一支?”

李国伟连连摆手道:“不,不。书记,这两天嗓子发炎。几天没抽烟了!”

陈京指了指李国伟的停车位道:“车不错啊!颜色很有特点!”

李国伟尴尬的笑笑道:“代步用够了!书记您给我们做了表率。我也不能落后啊,以后公车使用上要更严格一些!”

陈京笑了笑,话锋一转道:“我听说关于半山豪庭停工的事儿,最近下面的反应比较激烈?”

李国伟愣了愣,心中转过几个念头,道:“也没有什么激烈的,就是有人打电话问情况。在所难免嘛!一个项目投资也是好几个亿。牵扯到的利益关系多,有人关心是正常的。真没人关心反而不正常!”

陈京不再说话,两人已经走到了停车的位置。陈京开车门进去朝李国伟挥挥手,然后发动汽车一溜烟出了大门。

李国伟可没他那么熟练,车打上火由于不是自动挡,起步的时候车身颤抖了好几下车才动,他心情就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年轻人好啊,陈京年纪轻轻就一屁股坐在了自己上面,官大一级压死人,李国伟对这一点体会非常深。

如果陈京和李国伟两人换个位置,他陈京敢在他面前这么显摆?

慢悠悠的开车回家,老婆舒芳正在做饭,这婆娘心情很不错,在厨房里边做饭还边哼曲儿。

看到李国伟进门,她含笑打招呼道:“老李,看看我跟你做什么好吃的了,你最喜欢的白切鸡呢!”

李国伟笑了笑,很舒服的躺在沙发上。

他和舒芳夫妻之间关系一向不错,工作上的事情,李国伟也不瞒妻子,所以对邻角的政局,舒芳很清楚。

最近邻角政坛有点乱,局面有些不稳,陈京执政邻角以来终于第一次表现出他的不成熟,做决定草率,不顾全大局,因为停一个项目而引起了不必要的动荡。

据说下面有单位的一把手为了表达不满,已经在做小动作反制了,下面人造反,陈京能够把他们一一都免掉?

饭菜很快上齐,夫妻两人相对而坐。

餐桌上的气氛很轻松,舒芳不断的给李国伟夹菜,夫妻两说笑好不快乐。

就在吃饭到中途的时候,李国伟电话响了。

他抓起手机接听,电话那头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响起,对方语气极端严厉,劈头盖脸的道:

“国伟,怎么回事?区里的几个人你都管不住吗?你作为政府一把手,几个局委办一把手都拿不住,你还干什么区长?干脆回家抱孩子去!”

李国伟一愣,道:“冯市,我……”

“什么你你我我的?你是在犯浑!你知不知道这一次半山豪庭地产项目停工的事儿,你在其中的影响多恶劣?你呀,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这么不成熟,可以说还很天真!你自己好好反思反思,认真想办法弥补,否则我跟你讲,谁也保不住你!”电话那头,对方的语气更是严厉。

李国伟呆立当场,只觉得手脚冰凉,半晌说不出话来!

……

酒,辛辣如火。

李国伟一杯酒下肚,脸上泛起一丝红色,但很快红色消散,转而脸色变白,煞白!

府办主任于文硕陪着他,情绪也是相当的低落!

“试探,试探!好一个试探,我李国伟这些年是白混了!”李国伟瓮声道,又要将一杯酒倒入喉中。

于文硕忙劝道:“区长,事儿既然这样了,我看还是迅速妥善处理,要不然……”

李国伟一愣,脸上泛起极其复杂的情绪,长叹一口气,微微的闭上眼睛。

从市里传来的消息,这几天因为邻角勒令半山豪庭停工的事儿,市里面空气也相当紧张。

有领导私下里互相之间在议论此事,而交流议论的结果,其中有主要领导表示,邻角这一次事情暴露的最大问题是邻角班子内部有问题。

陈京作为书记不知道项目的情况,这说明有人瞒报,有人不尊重书记,是不是有人搞小山头,排挤陈京这个外来的书记?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要严查此事,一定要把事情追究明白,对相关人员实施严肃处理!

李国伟收到这样的反馈,他当场差点晕过去,他实在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如此结局。

凭市里拿为领导一贯的强势,一贯的睚眦必报,陈京公开的不给他面子,公开的挑衅他,她竟然不反击?不表态?

李国伟有些想不通。

但是事已至此,想不通他也得去想。

事情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目前的局势已经很明朗了!

陈京这一次是在赌博,或者说是在试探,扔出一颗重磅炸弹试探一下各方的反应。

首先,陈京试探邻角内部的反应,他拿崔道国开刀立威,他想看看下面还有多少人敢于跳出来,敢于指着鼻子和他对干。他要试探一下,他对邻角的掌控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另外,他也是在试探市里的态度。

这么多年温海集团就耀武扬威,谁都碰不得,他陈京偏不信邪,就是要碰一碰,看看事情究竟会怎样。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陈京敢碰,肯定是有所依仗。李国伟这样一想,然后他马上又想到半山豪庭终究只是一个小项目,只是这个项目背后牵扯到的意义非同小可。

陈京拿小项目开刀,实际上不就是在试探吗?

所有的事情李国伟全部想通,他倏然发现,所有的矛头竟然都对准自己来了!

陈京为什么会发火?理由就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个项目,按照规定,他作为党委一把手,需要签字才能实施这个项目,为什么他没签字?

说这个项目是郑亦然时候的,陈京现在作为新的书记,他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瞒报?

如果是这样,那又是谁扮演了这个不光彩的角色?

答案不用人多去揣测,几乎就可以呼之欲出。

在邻角敢跟陈京顶牛,公开跟陈京顶牛的就一人,那就是李国伟。

陈京这一手漂亮,他可进可退,如果他愿意,可以通过各种博弈,最后上面终究要给他台阶下,而最好的台阶无非就是处理李国伟,以此来“维护”陈京的权威!

李国伟忽然之间发现自己竟然成了一颗棋子。

而这几天下面人调皮,李国伟还洋洋自得,尥蹶子不管,这也让上面拿他开刀的理由变得更加充分了!

一想通这一些,李国伟是魂飞魄散,心中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

自己洋洋得意的事儿,不过是愚昧无知,陈京才是真的厉害,不动声色之间就给李国伟挖了一个陷阱,李国伟竟然是高高兴兴的就往下跳。

此时的李国伟,内心的感受无法形容。

他忽然觉得自己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陈京这个后浪来势太猛了,这小子人年轻,但是诡计多端,所用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李国伟是接二连三的中招,苦不堪言,狼狈不堪!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