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的六百八十章老将军的鼓励

的六百八十章 老将军的鼓励!

八一别墅区,已经是炎炎夏日了,京城的天气有些闷热。

陈京和方路坚同坐一辆车去拜访方将军,在路上,方路坚道:“小陈啊,老头子可不常接见后辈,连老三有时候进京想见他一面都吃闭门羹,这一次他主动提出想见你,你要好好的把握机会!”

陈京道:“方叔,这可能是托婉琦的福吧,老将军一直颇为喜欢婉琦……”

方路坚打断他的话道:“不能那么说,你自己有很好的表现,自强自立才是重要的,老头子最喜欢像你这样出身普通,靠自己能力打拼得有成绩的人。我们这些人啊,他都认为没什么出息,都靠家族关系上位的嘛!”

方路坚说这话,语气有些萧瑟,显然他对老头子的某些观念比较不认同。

车停在红色小楼外面,方路坚和陈京一同下车,由于方路坚来这里勤,他也是老将军几个儿子中唯一一个可以随时到这个院子的人,他们两人便径直进到了院子中。

院子里面,花团锦簇,绿树成荫,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整个院子,足足布置了上百盆姿态各异的盆景,乍一进来,陈京感觉自己好像是进入了某大型植物园一般。

在遮阳网下,老将军穿着一套宽松的便装,一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小铲子正在给一盆小叶黄杨盆景松土,陈京第一次见老人穿这么少的衣服。

从背后看过去,老人瘦得有些吓人。尤其是双腿很细很单薄,感觉风一吹,都能将其吹倒一般。

老人的背也佝偻得不成样子了,弯着腰挥动小铲子已经是相当的吃力了。

方路坚慢慢的踱步过去,老人没有回头,却能感觉到他的到来了,他道:“等一下。让我把这个盆儿伺候完!”

他的话依旧带有浓浓的西北口音,方路坚过去道:“让我来帮您?”

“不用,不用!伺候这东西啊。我浑身觉着舒坦。”老人执拗的道。

方路坚讪讪的笑笑,在一旁站立。

老人扭头看他,道:“干杵在这里干什么?带孩子去坐啊!”

陈京趁着这个机会走到老人面前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爷爷!”

老人回头看向陈京。眼神柔和,但陈京却觉得他的眼神特别的空灵,深不见底一般。

“恩,先去坐吧!我等会就过来!”

方路坚领着陈京去客厅就坐,勤务兵过来给两人上茶,方路坚指了指门外道:“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吧!老人年纪大了,伺候这些盆儿已经很吃力了,可是这些盆儿又是他的**,有时候实在是没办法!

有时候我过来帮忙,他的压力才小一些……”

他说到此处。颇为动情的看着窗外,道:“父亲真的老了,如果是在农村的话,这样年龄的老人如何赡养,小陈这一点你应该知道吧?”

陈京愣了愣。道:“农村的孝顺之家,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一般都不单独居住,基本和子女住一起,方便子女时时侍奉!”

“住一起?”方路坚一愣,他沉吟了一会儿。拍手道:“对啊,怎么不可以住一起呢?这是个好建议啊,哎,小陈,待会儿咱们得给老爷子说说。反正就年龄来说,我也快到岗了,退下来以后,常常能在老人身边侍奉,这是好事!”

方路坚兴致一下高昂了起来,而恰在这时,老将军推门进门,他拍打拍打衣服,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有喜事也说来听听?”

方路坚忙道:“父亲,我刚才跟小陈聊天,问农村普通人家赡养老人的事儿,你知道他说什么?他告诉我说,普通人家老人上了八十岁,都不单独居住,基本都和子女同住!

我这心里就琢磨,赶明儿我也搬过来和您一起住,时常在您身边侍候着,我们这心里也踏实不是?”

老人愣了愣,皱皱眉头一语不发,他拄着拐杖慢慢的踱步进门,方路坚站起身来扶着他坐在主沙发上,坐好以后,方路坚又给他递过茶壶,老人喝了一口茶,脸上染起一丝血色,然后冲陈京道:“你们老家真有那个风俗?”

陈京点头道:“的确有,我在农村工作过,那边都是这样的。在农村人生七十古来稀,老人年过八十已经算是了不得的高龄老人了,需要有子女常常在身边侍奉。”

老将军听了陈京这话半晌没有做声,他又喝了一口水,话锋已经转了,他道:“岭南那边的气候你可适应?”

陈京道:“岭南的气候很好,很宜人,四季如春。热的时候不会觉得太热,冷的时候也不会太凉,比楚江要好!”

老将军摇头道:“那是因人而异的,对你们南方人来说,那里气候很好,但对我们北方人而言,岭南就是噩梦。那里太潮,蚊虫太多,当年我在那边带过兵,几年下来浑身的皮肤没有一处地方完好!”

他顿了顿,又道:“所以啊,常常有人劝我去岭南疗养,说北方冬天太冷,对心脏不好,殊不知我们西北人,祖祖辈辈都在西北,真要往南走,水土不服才是最致命的!”

陈京愣了愣,没料到老人跟他说起了这一茬,他点头道:“爷爷您这么说也颇有道理,我在岭南有一次也碰到了一位西北的老人,有天天气特好,晚上天空特别的明朗,我们都赞说天空很美。当时就有一老人跟我们讲,要看没的天空,那得去西北,南方的天太低了!”

老将军愣了愣,脸上露出笑容,哈哈笑了两声,神色颇为欢愉。

陈京今天到现在为止才见老将军笑,老人能够露出笑容,陈京心中也觉得放松。

老人等了一会儿,又道:“可惜啊,现在年纪大了,西北的天高气爽我也没办法去体验了!如果再早十年,又何须整天窝在京城养着?完全可以回西北养老了!”

和老将军闲聊了一会儿天,老人又留陈京和方路坚两人吃饭。

主食是西北风味的馒头,陈京吃了一个馒头,吃了一点卤牛肉,便吃饱了。

吃饭过后,老将军的医护人员到了,下午很长时间老人都得配合医护人员治疗。

陈京和方路坚就在这个时候提出告辞,老将军冲陈京笑了笑,道:“老而不死是为贼,现在的生活其实是了无乐趣了,唯一的乐趣就是希望看到你们年轻一代能更有作为,能够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富强。

年轻人是国家未来的希望,年轻干部更是未来的希望!你要用心工作,全心投入的工作,争取能够走到更高的位置,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陈京颇为激动的道:“爷爷,您老放心,我一定努力工作,踏踏实实的把工作做好!”

老人脸上露出笑容,冲陈京摆摆手道:“行了,我知道你很忙,耽搁你这么久了,你去忙你该忙的吧!我马上也要失去人身自由了。”

他转过身去,忽然又回头道:“楚人至孝,这话果然不虚……”

陈京一怔,再看老人,他已经在医护人员的搀护下慢慢走远了。

……

为了接待五名专家及由专家和省市两级官员组成的调查组,邻角这一次是下了大力气的。

以前用于接待的金星宾馆豪华套房太少,接待单位改在了国际酒店。

由于陈京人还在京城,整个接待由李国伟来主持,考察团来邻角第一天,区里面安排考察团出海放松。

在这一方面李国伟轻车熟路,联系游轮,出海玩的具体路线安排等等他都亲自操刀。

五个专家除了孙静教授以外,其余的四人都是北方人,北方人对海的好奇心是极其强的,而除了专家外,省市的几名领导,他们平常也很少出海玩儿,所以一天的出海大家玩得兴致都相当的高。

看到这一帮贵客兴致不错,李国伟才松了一口气,说句实在话,最近他日子实在是不好过,心中承受的压力很大。

他脑子里面总是想,陈京故意在京城多待一天,把接待工作交给他负责,这是不是一种变相的考验?

或者这根本就不是考验,而是在寻找找茬的借口?

李国伟心中发虚,脑子里面想的东西自然就多,各种乌七八糟的事儿他都想到了,心里难免就紧张。

直到第二天,刘曲风给李国伟打电话,说陈书记已经到了粤州机场,专家调查组从次日开始就可以工作了,他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而在这个时候,他猛然发现省市各路媒体开始往邻角集中,而邻角下面的很多乡镇,也嗅到了气氛的变化,都打电话向他询问情况。

此时此刻,李国伟算是真服陈京,陈京做事环环相扣,一环扣着一环,非常的缜密周到。

就以这一次专家帮扶为例,从大讨论一直到现在媒体的大范围的聚焦,他是以规划搭台,其根本目的是炒作邻角,为邻角提供足够的话题从而提升知名度。

除此之外,陈京还要借这样的手段逐渐的掌控邻角的局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