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83章 微妙局面!

第六百八十三章 微妙局面!

清香市长并没有多问陈京关于项目的问题。

她戴上眼镜,挨过的看相关项目文件,然后掏出笔来一个个的签字,事情极其的顺利,顺利得让陈京都觉得惊讶。

同时,陈京对李清香也高看了一眼。

最近这段时间,他听到最多的都是关于李清香的负面消息,说清香市长为人睚眦必报,陈京得罪了他,可能会有严重的后果。

还有说清香市长可能违规违纪,而且这人极其护短,陈京以后在和市政府工作协调方面可能会遇到很多的难处。

对于这一些传言,陈京一直都保持慎重的听取。

而今天他直接奔市政府,其中也有试探的因素。

清香市长毕竟是高级干部,其心胸和气量绝对不是外界传说那般不堪。

当然,陈京也意识到,可能清香市长在海山主政这些年,她有很高的威望,下面的人抱团的情况是不可避免的。

作为领导,尤其是级别较高的领导,有时候需要花大量的精力去管住下面的人。

陈京在官场上滚得久,就见过很多下面人拿着鸡毛当令箭,代替领导乱表态,乱作为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一多,有时候领导就势必会受到牵连,如果有些领导个性再强一点,再护短一点,那情况就会更复杂。

现在海山的情况就很复杂。

陈京让温海地产的半山豪庭项目停了工,他就感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温海地产董事长关继武是地头蛇。

这个人和政界很多人都有良好的私交。这其中还有可能牵扯到利益关系。

所以陈京对他一用强,立马就有一些关继武在政坛的兄弟不满了,有些兄弟区县的负责人跑到市里闹,说邻角占了太多的资源,市里在发展问题上没有一碗水端平。

还有一些职能部门在邻角各项工作方面都开始设卡,就以这一次发改局的项目,如果不是陈京以前和夏朝南公关做到了位。恐怕很难把项目批下来。

但是市里哪里只有一个发改局?

单一这个项目论,马上经贸局、财政局都要打交道。

陈京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有市长的签字,后面的工作办起来就会畅通无阻。

现在这个社会。办事难就难在各路菩萨都要拜,一路菩萨没上好香,事儿就有可能办不成。

有时候。从市里拨款,市里分管这一块的领导要表示,到了局里面,局主要领导也得表示到,从上到下,都得打通。

就以这一次项目为例,陈京得到了市长的签字,然后发改局这边没问题通过。

但是落实项目要财政局拨款,陈京拿着签字到财政局,别人一句话就可以让陈京无功而返:“没钱!”

人家局领导又不是不执行领导的要求。可人家没这笔钱,怎么拨款?

陈京就算是再能说会道,再厉害,那也拿人家没办法。

党内的事情,真要按规矩办。事儿就不用办,因为永远都办不成。

当然,这一切的反应陈京都预料到了,这年头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儿。

陈京在温海地产身上发飙,一直就有心理准备,他要用这件事完成他对邻角局面的掌控。当然他就要接受因为这件事所带来的一些消极影响。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温海集团的关氏兄弟就是标准的地头蛇,陈京动了他们,自然就会惹一些麻烦。

但是陈京的性格,他害怕很多事情,最不怕的就是麻烦!

从政为官,不就是人与人斗,人与天斗,人与地斗吗?

这年头,要想步步平稳,什么都一碗水端平当好好先生,在官场上就不会有大作为,拿就是庸官。

要想有所作为,没有一股子气势,没有独立的个性,前怕狼、后怕虎,那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事儿。

陈京也是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的人。

在他的成长历程中,什么样的困难没遇到过?

在他的字典里,这世界上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只要有决心,铁杵磨成针,怕就怕没有决心,没有勇气!

……

一番激烈的肉搏,男人的喘气,女人的呻吟,让房间里一片旖旎。

彭朝晖用力全力冲刺,将最后的精华喷薄而出后,他整个人像被吸干了血的蛤蟆,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只露出白白的大肚皮。

最近他迷上了做|爱。

还别说,只有跟见过世面的人接触久了,还能学到新东西,才能长见识。

以前彭朝晖哪里知道男人女人之间还有这么多有趣的花样,还有那么多可以玩儿的项目,也就只有跟这几个女人玩儿了,他才真正体会到作为男人的乐趣。

这个刘晟还真是看不出来,很有一些名堂,怎么公司里面就收罗了这么多尤物呢?

每当他想这个问题,心里就异常的羡慕,他彭朝晖混了这么久,也就干个咨询公司的老总,手上根本没几个人。

虽然说日子过得还算滋润,但真正跟刘晟这样的大老总比,他过得那真就叫寒碜。

他脑子里总是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和刘晟一样,搞个什么集团玩玩,那样的人生才叫精彩。

刘晟有句话说得好,彭朝晖的日子要想过得滋润,那李国伟的位置得再高一些。

一个区长终究还小了,居于一隅,而且更重要的是区长不是一把手,在区里脑袋上面还有人压着,这是最难受的。

哪一天李区长能变成李书记,他彭朝晖就不止是今天这样的日子了!

“咚,咚!”

“谁啊?”彭朝晖不耐烦的道,他冲女人使眼色,自己穿上衣服穿过客厅,走到门口。

打开门,门外赫然站着刘晟!

“刘……刘总,你……你怎么来了?你怎么?”彭朝晖颇为尴尬,毕竟他刚才还在睡人家公司的女人,这样撞见总不太好。

刘晟进门道:“老彭,你呀,悠着点吧!有时候还得办点正事,你知道吧,今天李区长又受委屈了,现在陈京在邻角得势不饶人,步步紧逼,咄咄逼人啊!”

刘晟神色颇为惋惜,连连摇头。

彭朝晖哼了哼,道:“这个陈京欺人太甚!”

“不是他欺人太甚,这年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是李区长顾虑太多,胆量太小!要不然陈京单枪匹马,哪里轮得到他耀武扬威?”刘晟冷着脸道。

他这么一说,彭朝晖神色就尴尬了。

上一次他出面请李国伟,让李国伟和刘晟见了一面,吃了一顿饭。

在饭局上,刘晟和李国伟几杯酒下肚,他就李国伟说,他们燕京集团想加大到邻角的投资,想在邻角和南港接壤的地带征一点地,希望他们的这个想法能够得到区政府的支持。

当时刘晟摆着胸脯道:“区长,我们燕京现在落户邻角,目标是瞄准市龙头企业去的。在征地方面,我们也不落人口实,一切补偿都按国家要求来,我们绝对不搞特殊化。”

李国伟当时道:“刘总,征地的事儿很好,我个人相当的支持。但是目前邻角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凡属涉及到方向战略的大事儿,必须要区委讨论决议。如果你在邻角其他地方征地,我二话不说,当即表态。

但是你要在靠南港的地方征地,区委刚刚作出规划,要搞两地合作,要依托特区搞发展,恐怕在政策方面有很多不确定性。目前要拿地的话,得区委会议决定……”

刘晟愣了愣,忙道:“那这事再斟酌斟酌,反正我们也在酝酿阶段。”

揭过了这个话头,刘晟又说支持邻角搞旅游经济,燕京集团目前也在搞多元化发展,他提出希望投资白石山,开发白石山旅游资源,他征求李国伟的意见。

李国伟拒绝了刘晟的征地,现在他又抛出了这枚炸弹,当时饭桌上的气氛就很尴尬。

白石山现在陈京是非常的重视,他为了白石山的保护,甚至不惜和温海地产交恶,现在要投资白石山旅游,这件事李国伟哪里能够表态?

吃一顿饭,人家企业有意投资,他却事事都表不了态,其窝囊尴尬可想而知。

本来一顿丰盛的晚餐,因为李国伟心情不佳,大家吃得都不尽兴。

李国伟走后,刘晟第二天见彭朝晖,就忍不住有牢骚和抱怨。

他为了搞公关,可是白白给了彭朝晖五百万的,别说五百万块钱,就是五百分钱,砸出去都不能没有反映。

他钱出了,要搞点事情,却屡屡的推三阻四,这实在是说不过去。

刘晟这么一说,彭朝晖自然是无地自容,他当即就说了李国伟的难处,说陈京在区里怎么怎么出幺蛾子。

刘晟当即就说,陈京有什么了不起,那小子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人,李国伟越软,那事就越糟糕。

在关键时候,只要李国伟能够硬得起来,敢于和陈京对着干,陈京两下就趴下去了。

在邻角这地方,李区长经营了这么多年,根基会不如陈京?关键还是胆量,有没有胆量是最重要的。

没有胆量,就只能让陈京一步步蚕食,越来越被动,最后拱手把手上的权利全都送给他……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