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86章 拜访胡书记!

第六百八十六章 拜访胡书记!

省委副书记胡俊中是标准的南方人。

在整个省委班子中,仅仅只有他一个人是岭南土生土长,而这一点也让胡俊中在岭南拥有很高的威信。

他在岭南顺山市和粤州市都担任过市委书记,而且他在粤州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就已经进了省委班子。

陈京和胡俊中攀上关系,他是下了功夫,可以说是几度迂回。

作为陈京来说,他这样的身份不容易在岭南建立人脉,毕竟他是外来者,而且级别太低。

岭南的处干几乎全是在岭南参加工作的公务员,像陈京这样跨省空降的人也就他们这次公选的这一批。

二十几个人撒遍整个岭南全省,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反应,而且都是一批处级干部,一上任人人自顾不暇,别说是彼此帮衬,就是见上一面都不容易。

陈京已经通过各种途径获悉,胡俊中是非常支持干部跨区域调动的。

而上一次的全省处干公选也是他倡导,并且亲自领导,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陈京能够到岭南工作,是胡书记有识人之明,官场上的伯乐情就能够沾上边。

这还不够,另有一个原因是上一次公选的二十多名干部上任之后,多数干部表现不好,难以开展工作。有极端的情况,有些干部处处碰壁,情绪波动很大,甚至给省里打报告想回原省。

而有些市和厅的领导并不给这一次公选的面子,在他们手下工作的公选干部表现不佳的。连续几次考评不合格的,他们也是毫不手软,让这些人靠边站了。

本来,按照要求是选拔这批干部担任单位一把手的,但实际工作中,能够继续留在重要领导岗位的,仅仅半数不到。已经少之又少了。

而在这些人中,陈京目前在海山搞得风生水起,影响很大。他自然算是表现非常优秀的干部。

陈京表现优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给胡书记争面子。

最后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陈京在建立和胡俊中的人脉上面。他用足了心思。

他不仅和胡俊中保持长期的联系,而且还从胡书记身边的人做工作,蒋恒云和陈京的关系已经非常的融洽了,两人成了朋友。

有他在中间斡旋,陈京和胡俊中的关系自然是极度升温。

胡书记爱下围棋,是个标准的棋迷。

他以前在粤州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一些企业家为了迎合他的爱好,出钱出资搞了很多国内的商业围棋赛事。

另外,粤州的棋馆,围棋学校也是相当的多。文化氛围很浓,共和国围棋一号人物聂棋圣提到粤州围棋,也是赞口不绝,而他本人和胡书记也是很好的朋友。

陈京拜访胡俊中就是在一家叫岭南七君子的围棋会馆。

这家围棋会所是共和国年青一代最知名的七名职业高手共同创办的,搞这个棋馆的时候。粤州文化局相当重视,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

会所的选址在碧霞湖畔,环境优雅,又不失繁华,大隐隐于市,会所搞得颇有情调。

陈京和蒋恒云一起开车去会所。在路上蒋恒云掏出一本《围棋中盘攻杀》认真的钻研,陈京笑道:

“蒋主任,临阵磨枪可不行啊,怎么?每次陪胡书记下棋都紧张?”

蒋恒云苦着脸对陈京道:“陈书记,你是不知道,我以前哪里会这玩意儿?也是跟在胡书记身边才开始学着入门的,可是这东西易学难精,我们这些世俗之人又沉不下心去,实在是大臭棋篓子!

能够到七君子棋馆的都是高手,我们这种臭棋篓子进去被人杀得哭爹叫娘,胡书记就说我丢了他的脸呢!”

他将书收起来对陈京道:“陈书记,你是多才多艺,今天你得给我透过底,你到底是什么水平?”

陈京笑道:“蒋主任,你长期在胡书记身边耳濡目染,都觉得棋力不够。我在下面基层工作既当爹又当娘,你有能指望我多少?”

蒋恒云一听陈京这话有道理,脸色就变了,道:“那既然这样,咱去什么围棋会馆?干脆调转车头找个地方去松筋泡脚去,别去丢人现眼了!”

“现在来不及了!已经到了哦!”陈京指了指不远处的碧霞湖公园,驾车一溜烟进了公园停车场……

陈京和蒋恒云两到会所的时候,直接进了贵宾区。

在这里陈京赫然看到了共和国知名围棋名家晓春先生,他手拿折扇,风度翩翩。

房间里摆了五个棋盘,胡俊中坐在一座棋盘一端眼睛盯着棋盘,神色非常的专注认真。

另外三个棋盘的一端也坐着人,就空了一个棋盘,陈京赫然看到了熟人,佟氏企业的掌门人佟其为。

他也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一尊棋盘一端双手托腮,认真思考着,他面前的棋盘上放了几十颗字。

黑子和白子交融,交缠,看棋形就能感受到战火的激烈。

陈京看这架势就知道是晓春先生在下多面打指导棋。

晓春先生认识蒋恒云,他指了指另外空棋盘的位置,蒋恒云忙摆手,推着陈京低声道:

“陈书记,机会难得,今天是晓春先生的指导棋,你快点去……”

陈京要说话,蒋恒云已经对晓春先生道:“这位是咱们胡书记找来的业余高手,您让两子的水平!”

晓春先生脸上挂着笑,主动伸出手来,陈京伸手两人双手紧握,他道:“晓春先生好,今天太荣幸了!”

他也不再推辞,坐在棋盘上就摆了两颗黑子,然后双方棋局开始。

一对五的多面打对职业棋手来说其实很轻松。

陈京好久没摸过棋了,久疏战阵,下得很慢。

他本来就在最后开局,棋又下得慢,渐渐的其他的棋局结束,就有人过来看棋。

佟其为那盘棋由于是双方对杀,他显然不是晓春先生的对手,他最早结束,他看了一会儿胡书记的棋后,就到了陈京这边来。

胡书记也没坚持多久,便缴械投降。

他一看陈京在,便径直走了过来。

其他两人的棋局随即结束,多面打就剩下陈京一人。

陈京这盘棋走了一百多手,双方旗鼓相当,由于有让子的优势,陈京盘面还多一个先手的样子。

陈京知道,和职业高手下棋不能硬拼,所以,他尽量的求稳、求安定,一盘棋不知不觉下成了水磨功夫了!

下到一百八十手的样子,局面进入最难的官子阶段。

几手大官子失利,盘面俨然就不行了。

陈京站起身来道:“晓春先生,这棋……”

胡俊中在一旁大手一挥道:“下完!你和晓春先生还争胜负吗?有始有终的一盘棋,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

陈京无奈,只好重新坐下,双方你来我往,差不多又下了半个小时,棋局结束。

结果自然是陈京失败了,晓春先生一对五多面打,战绩全胜。

看来江湖传言晓春先生性格耿直,此言果然是真的,多面打一对五,让让胡书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他是寸土不让,给五人剃了光头。

棋局结束,佟其为哈哈一笑道:“哎呀,本来以为小陈年轻,能够顶一顶,最后还是缴械投降,今天我们被剃了光头啊!”

晓春先生指了指陈京道:“他的棋很强,如果五盘棋是同时开始,估计能赢!”

陈京连连摆手道:“晓春先生夸奖,我还是上大学的时候常下棋,现在已经很生疏了,一盘棋下来错误很多!”

胡俊中显然兴致很高,道:“今天小陈是咱们的最大发现啊,以后咱再有活动,就你来!”他指了指站在一旁的蒋恒云道:“他就被开除了,水平不行,又还不是真的热爱,敢情是当下棋为陪太子读书呢!”

蒋恒云脸一红,异常的尴尬,陈京也很尴尬!

今天这棋本来应该蒋恒云下的,自己过来横插一杠子,还害得他挨批!

佟其为过来解围道:“行了,晚上我在南国订好餐了,今天晓春先生好不容易来咱粤州,我们得尽地主之谊!”

晓春先生很爽快的道:“粤州美食,享誉全国,今天看来我有口福了!”

佟其为很够义气的把陈京叫过去给他介绍另外两人,这两人也是大名鼎鼎。

一个是岭南政协委员,岭南书画家协会的副会长,著名书画家康秦先生。

还有一人是台湾岭南商会副会长,两岸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周景。

陈京一一的和他们打招呼握手,态度非常恭敬。

他可是清楚,这两人在岭南的能量可是相当大的,虽然没佟其为那般有实力,但是他们交往的圈子都是岭南的权贵。

想想也是,能够和胡书记一起下棋的人,又岂能是一般人?

陈京这样一想,又想到自己,今天也是自己凑巧,竟然有机会认识岭南如此知名的几个人,也实在是意外收获!

晚上佟其为请客,一顿丰盛的晚餐是跑不了。

吃完饭,晓春先生又拿出扇面请康秦先生题字,大家谈棋论书法,俨然一屋子人都成了化外之人了,陈京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