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90章 总有挑事人!

第六百九十章 总有挑事人!

陈京从“棕榈”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了!

老邱很健谈,而且也是个雅人。

他做了大半辈子的苗木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他都去过,他最喜欢的就是亲自深入大自然中寻找好的苗子和树种。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现在“棕榈”这个院子,里面的苗木,足可以办一家植物园。甚至他所拥有的一些珍稀树种,岭南植物园都不拥有。

陈京跟着老邱,学到了很多的关于植物和盆景的知识。

陈京在岭南朋友不多,平常工作压力又大,下班以后没有太多的娱乐,能够偶尔过来找老邱谈谈、聊聊天,也是难得的放松。

晚上驾车回家,走在蓝河到望江的国道上。

这个时候车很多,很拥挤。

忽然,陈京看到马路旁边站着一个女孩,女孩狠劲的冲着过往的公交车挥手,嘴中还不断的嚷嚷。

可惜现在是人流高峰期,公交车竟然也不停,她追了很长一段路,最后还是懊恼的停住了脚步。

这女孩赫然就是殷婷婷。

的确,在岭南这样的地方生活不容易,像殷婷婷这么大的女孩,如果在内地,可能还天天偎在父母的身边撒着娇,或者是嫁了一户好人家,婆家的条件好,过着无忧无虑的悠闲生活。

可是在岭南,她只能起早贪黑,嘴上说是为了梦想,其实本质是为了生存而辛苦的工作。

殷婷婷很懊恼的站在马路边,今天她签单了,心情大好。她从“棕榈”出来,一口气又拜访的几个客户,错过了进市里的最后一趟公车。

她只能站在路口等过路车,这一站半个小时,一辆车都等不到。

就在她很无措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停在了她身边。窗户放下来,司机按了几声喇叭。

殷婷婷愣了愣,凑过来借着外面的灯光看清驾车的陈京。

她双眼一亮,笑嘻嘻的拉开了门。道:“哎哟,真巧!陈京咱们挺有缘啊,今天一天都碰见两次了!”

殷婷婷靠嘴巴吃饭的人,自然很会说话。

更何况她今天要搭陈京的顺风车回去,语气自然就更热情了!

陈京微笑不语,过了一会儿,他才道:“你今天收获不错啊。签了一张大单!”

殷婷婷嘿嘿傻笑,道:“托你的福,这个月工资有着落了!我们不像你们,我们得天天干活,一天不努力,拿不到单就得喝西北风。你知道我还供着房子呢!”

陈京道:“行了,我没说你是骗子。刚才老邱还跟我说,你到他那里都去了十几次了。还帮他卖盆景,他算是被你的诚意打动了!”

殷婷婷眨眨眼睛,道:“真的吗?”

陈京笑了笑。道:“假的!你呀,这么辛苦,天天就缠着别人卖这些概念性的东西,没想过换一份工作吗?”

殷婷婷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道:“陈京,你说得容易!像你们大学生、研究生条件好,自然可以干体面的工作。我们高中毕业,什么好工作适合?

一般进厂打工,几百块钱而已。工资太低,生活更困难。现在我们做这种业务,只要勤奋,一月收入也有三四千,我很满意了!”

陈京回头看她,道:“哦。看你这么说,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

殷婷婷脸一红,甚为尴尬。

她起初真把陈京当成是吃软饭的了,可是通过后续的观察,她又发现不对。

陈京一天好像忙得很,每天早出晚归,有时候好像还挺晚才回来。

而且,陈京进进出出也从没见有什么女人跟着,不像是那种依靠女人吃饭的男人。

这让她心里羡慕得要死。

人家过来南方才几天?马上就有车有房了,还是多读书,有知识能力的人在社会上吃得开。

她最近时常打电话给家里正在上大学的弟弟,让他一定要认真学习,她还要努力也让弟弟上研究生,将来也牛气牛气……

因为缺少话题,陈京和殷婷婷也没说太多话,大部分时候都是沉默。

殷婷婷脑子里面估计想着明天又去哪里大杀客户一通,想什么点子要搞一张单出来,从而赚点小钱什么的。

陈京脑子里却想区里的一些事情的处理,想整个邻角的规划还可能疏漏的地方。

同坐在一辆车上,两人完全身处不同的世界,脑子里面想的事情也相差十万八千里。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草根想生存,官员想政绩,看上去竟然没有任何的交叉点。

陈京把邻角搞得再好,和殷婷婷有多大的关系?

什么时候老百姓的日子才不用这么累,不用这么无奈?

这些问题都很沉重,沉重得没有答案……

……

陈京从睡梦中一觉醒来,外面已经大亮了。

昨天殷婷婷高兴,签了大单,一单挣了三千多块。

她又搭乘了陈京的顺风车,回来以后就嚷嚷请客。

请客是麻辣烫加啤酒,一顿虽然只吃三十几块,不过对殷婷婷这样精打细算的小白领来说,已经算是很大方了。

两人喝着啤酒,话题就多了起来。

殷婷婷说自己住在楚南的山区,那地方穷得很,国家级贫困县,女孩子家里一般都不送读书的。

她已经算是好的了,家里送她上了高中,在村里来说,算是高素质的女性。

说到原因,主要是因为他们家只有两姐弟,而且她和弟弟年龄有悬殊,家里条件在当地有算过得去,要不然哪里有机会上高中?

毕竟,在重男轻女的地方,家里的资源都要集中给家里的男孩子,女孩子都得放弃很多东西。

殷婷婷说到这一点,她很坦然,甚至很感恩,觉得父母尽了最大的努力供他上学,她要比同村的很多女孩子好多了。

通过和殷婷婷聊天,陈京知道。

殷婷婷现在一年努力下来,差不多能挣五万的样子。

弟弟上学要一万多,这是她负担的。她自己房子月供要两万的样子,还有一万多她每年存五千,剩下的就是生活费了。

一年花几千块钱,处在现在这样的城市中,可以想象那种拮据的状态。

陈京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离普通人的生活很遥远了。

当一个官员不再过普通人的生活,普通老百姓生活的酸甜苦辣他们尝不到了,他是不是还能够时时的想到人民的利益?

曾经陈京很有信心,觉得自己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永远不会忘记基层。

但是现在,当他生活不再是原来的状态,长期锦衣玉食,物质生活完全无虑了,他不禁会动摇自己的信心!

驾车上班,陈京发现今天差不多迟到了半个小时。

陈京到区委的时候,委办主任刘曲风和新上任的玉云镇党委书记秦岚正在他办公室门口等他。

看出陈京走过来,两人连忙迎了过来。

秦岚道:“书记,有个事情得跟您汇报!”

他顿了顿,道:“我们玉云镇准备搞一个家具企业入园落户的仪式,刘主任帮我们策划筹备,一切现在都忙妥了!”

陈京点点头道:“那好啊,玉云镇可以把这一炮打响,区委要给予大力支持啊!”

秦岚不自然的笑了笑,道:“可是现在有个问题,本来这个仪式,市里面是冯副市长答应出席的。但是眼看着日期近了,市政府办却打电话过来,说冯市日程安排不过来!

您说如果仪式上没有市领导参加,我们这个标准就太低了!”

陈京皱了皱眉头,刘曲风在一旁道:“我们联系了其他的领导,可是冯市不来,其他领导都不愿来!现在搞得我们很被动。”

“就这点事,你们两人找我,向我取经?”陈京瓮声道。

秦岚和刘曲风两人脸都红了,秦岚道:

“书记,现在市里面有个宏博科技有限公司,他们说可以帮我们请到冯副市长,但是得给十万通讯工程改造费!”

“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十万?给他十万他就一定能请在冯副市长?”陈京怒道,“还是你们的意思是冯副市长不愿来,是因为你们钱没到位的缘故?”

“你们也不用脑子想想,冯副市长作为市里重要领导,他是那么不严于律己的人?”陈京怒道。

“你们俩是糊涂,幸亏你们没乱来,要不然还不知惹出多大的事儿来!”

秦岚和刘曲风神色非常尴尬,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说话才妥当。

陈京走进办公室,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微闭双目。

几乎可以肯定,秦岚和刘曲风两人遇到的就是一个套,只要他们这十万块钱给出去,后面就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儿来。

真是树欲静,风不止,总有人挖空心思,想尽办法想阻挠邻角的正常发展。

陈京轻轻的抚摸座椅的扶手,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他觉得自己也许不能再稳如泰山了,这年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别人欺负到头上了,如果再不想点办法反击,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事呢!

一想到反击,陈京又皱眉。

现在还是人手不得力,政法委、公安局的童小离跟自己不是一条心啊!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