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92章 小聚会!

第六百九十二章 小聚会!

夏朝南给陈京打电话,说好久没见面,想一起聚一聚。

陈京最近酒喝得有些多,肝伤得厉害,最怕吃喝的事儿,便道:“夏局,反正这样,聚聚我没意见,具体什么活动你安排,但是最好是不要喝酒,我就最怕酒!”

“不喝酒,不喝酒!”夏朝南忙道,“这样,我们搞个牌局,我们把市委周秘书长叫上,另外还找一个人,咱们四个人玩玩牌怎么样?”

陈京道:“那没问题,说句实在话,我们干基层工作的压力太大,有时候打牌放松放松还真有必要,你随时联系我,我乐意奉陪!”

夏朝南组织活动的速度很快,下午就给陈京打电话,说晚上在十字街酒店集中。

陈京到快下班的时候,才猛然想起自己一个人这么过去有些不合适。

夏朝南他们几个过去肯定身边都带秘书,自己单枪匹马过去,是不是有些不合群?

而且有时候可能有事情,没人在身边也不方便,难不成自己还使唤别人的秘书做事,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他便打电话给刘曲风,道:“曲风,是这样,晚上发改局的领导安排了一个活动,你看看咱们秘书科哪个机灵一点,晚上给我开车?”

刘曲风是老机关,他一听陈京这么说就明白活动的性质。

他反应很快,道:“书记,我安排杜陵你看怎么样?”

陈京皱皱眉头道:“杜秘书平常工作繁忙,事情太多,就不要给他再加担子了。”

杜陵是邻角区委的笔杆子,年纪比较大了,接近四十岁,在这个年纪陈京带着出去总觉得不合适。

共和国礼仪之邦,长幼有序,陈京总觉得带在身边的秘书年龄太大,有些不自在。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刘曲风领着一小伙敲开陈京办公室的门,道:

“书记,这是小卓,卓峰。我刚才在秘书科问了一下,开车技术娴熟、可靠的就只有小卓,五年驾龄,驾驶里程超过四万公里。”

卓峰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他有些紧张的道:“书记好!”

陈京点点头道:“行吧,咱们走!”

卓峰刚刚参加工作一年多。平常在区里最崇拜的就是陈京,觉得陈京很了不起,那么年轻就当上了区里的一把手。

因为崇拜,只要他听陈京在区委会议上讲话,他就会激动,陈京讲话铿锵有力,言简意赅,直指问题的核心。让年轻人觉得特带劲,不像有些老干部一开口便带官腔。

不过卓峰和陈京毕竟级别差太远,今天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相当紧张。

“小卓,放松一些!咱们就是去玩儿,去陪领导解解压!”陈京道。

卓峰脸一红,点点头,开车速度就快了一些,心情也放松了!

十字街酒店的老板是发改局内部的家属,平常发改局很多接待都在这里弄的。

在十字街酒店,老板搞了一幢独立的院落,专门招待领导用的。

这里环境搞得非常好,院子里面假山亭榭。房间里面布置豪华,比之五星级酒店丝毫不差。

陈京到的时候,夏朝南等几人早就到了。

陈京一看除了周国华以外,古明区的区委书记苏重望赫然也在。

陈京和他是一次单独见面,两人握手,陈京道;“苏书记。久仰,久仰了!我早知道夏局有本事,请的客人肯定不凡,但是能请动您,还真出乎我意料!”

苏重望道:“陈书记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今天领导是周秘书长,咱们是陪周秘书长!”

周国华摆摆手道:“行了,行了!都是老伙计了,就不要互相之间谦虚吹捧了。真要有本事,待会儿咱们在牌桌上你们也这么谦让,那我和老夏准感谢你们!”

夏朝南在一旁道:“好了,两位书记,秘书长。今天咱们说好了少喝酒,但是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可不行!今天你们过我这里来了,发改局的伙食也得你们领导提意见!”

独门独户的院子,后面有专门的餐厅。

四个人坐一桌,另外在外面搞一桌让几个秘书就餐,不得不说发改局不愧是富得流油的单位,一切都搞得相当的讲究。

一顿饭每个人二两茅台,吃过以后就进了包房打麻将。

夏朝南专门找了人做后勤工作,茶水、水果各种小吃上得非常的勤快。

其实对四人来说,打牌输赢倒是次要的,关键是找这样的机会,几人碰碰头,交流一下感情,让彼此之间的距离近一些。

陈京和夏朝南还有周国华之间的关系是比较紧密的。

而苏重望能够被夏朝南邀约,他和夏朝南的关系肯定是很紧密的。

再联系到陈京和蓝河郑国华之间的紧张关系,夏朝南又还被郑国华扫了面子,似乎苏重望的出现就有了更深一层的意思了。

几人边打麻将边聊天,陈京在四个人中年龄最轻,但是几人之间的谈话,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他。

现在的海山,陈京俨然成了一颗新崛起的政坛新星。

他在邻角迅速的掌控局面,转而又迅速的搞了一套陈京理论的经济发展新框架,从目前邻角社会各界的反应和外界的反应来看,都是非常的好。

当然,陈京的个性中干净利落,敢于冒险,敢于决断也是他迅速扬名的关键。

陈京不给大名鼎鼎温海地产的面子,不由分说将半山豪庭停工。

在面临市里很多的压力的情况下,他丝毫不惧,邻角一样很滋润,他陈京也一样过得很滋润,这也是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的重要原因。

四个人的聊天,自然离不开工作,周国华忽然对陈京道:

“小陈,我可跟你讲,你可不要把海山的人都得罪光了,最近我可是听说有很多人对你恨之入骨,想着法儿要让你好看,你平常可得悠着点,千万别不小心被人阴着了!”

陈京笑笑道:“谢谢秘书长,我现在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反正大家都把我当外人排挤,既然如此,我在原则上也没有什么客气的,得罪人了我也不怕,大不了我又滚回楚江老家去?”

夏朝南道:“陈书记说这话谦虚了,你现在是名人,咱们海山的一众书记,你现在名气最大,不信你问苏书记,苏书记的名气恐怕都不如你!”

苏重望道:“那确实,陈书记的大名很响亮!”

夏朝南道:“哎,对了!陈书记,你停的那个半山豪庭的项目,好像有好几个月了吧,你准备什么时候放行啊?”

陈京眼睛一眯,斜眼看了夏朝南一眼,道:“夏局,怎么,我听你这口气是想给人当说客?”

夏朝南一愣,神色甚为尴尬,忙摇头道:“不是,不是,我只是随口问问!”

陈京笑道:“其实项目停工,这应该是政府行为,原因是因为工程有些问题不符合要求,只要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相关部门批准开工就行了,怎么老喜欢把问题跟我挂钩?”

夏朝南道:“得,你还真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咱们不说这个话题了,换个话题说!”

陈京忽然道:“等等!夏局,不带你这么干的,刚才你打的什么子?”

夏朝南道:“三条!怎么了?你胡啊!”

陈京哈哈一笑,道:“可不是要胡吗,边三条胡了!给钱啊,两百块,两百块!”

夏朝南拿两百块放在陈京面前道:“行了,看把你激动得,不就两百块吗?”

陈京和夏朝南这么一闹,气氛渐渐的更融洽了,几人谈的问题也更深入了。有些比较敏感的话题,大家都拿到这里谈。

三个人都隐晦的劝陈京,最好是在半山豪庭的项目上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搞得太僵,那样对大局不利!

陈京对他们的劝告连连点头,心中却暗暗的吃惊。

什么叫神通广大?温海地产就是真正的神通广大,他们能够做到让这件屋子里的三个人帮他们说话,这没有本事是很难做到的。

陈京叹了一口气,心中很清楚,那就是这个停工的项目看来火候差不多了,是该到放行的时候了。

不过这事嘴上他是不会说的,他话锋一转对周国华道:“秘书长,有个事儿想找你帮忙!我们邻角现在处在高速发展的阶段,社会问题暴露很多,尤其是社会治安问题比较突出,形势严峻啊!

我现在手上可用的人实在太少,你能不能给我推荐几个能人,这一块我们准备狠抓一下!”

三个人都在看牌,一听陈京这话,都齐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他。

大家都是政治上长期打滚的老油条,陈京说这话其深层的意思是什么谁不知道?

陈京是要对邻角的政法战线动手了,他的动作很快啊。

而且听陈京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是无比的自信,俨然是他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了!

周国华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良久点点头道:“你找我推荐人是找对了,这事交给我吧!保证可靠,保证能力!”

“那就谢谢秘书长了!现在的邻角需要变化,变化也是变革的一种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