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94章 又见唐玉!

第六百九十四章 又见唐玉!

粤州,名典咖啡馆,秋日的阳光暖暖的,透过玻璃窗照进来。

窗外的灌木盆景掩映出婆娑的暗影,平添了些许宁静和慵懒!这样的气氛很闲适……

唐玉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宽袖毛衣,下身着一件很简单的紧身牛仔裤,整个人看上去靓丽干练,极具白领丽人的气质。

陈京坐在他的对面,用咖啡勺轻轻的搅动着热气腾腾的咖啡,神情分外的专注。

唐玉优雅的品着咖啡,眯着眼仔细的打量着自己面前这个自信年轻的男人,她能够明显感觉出来,陈京比当初刚来邻角的时候多了更多的从容和潇洒,也多了更多的沉稳与风度。

这大半年的时间,唐玉一直在关注省委首批从外省公选干部的发展情况,一共二十九个干部,唐玉基本上一一都采访过,从目前反馈的情况来看,这一批干部在岭南的发展并不成功。

桔生淮南为桔,生淮北为枳!

这一批从外省优秀干部中选拔出来的精英,到了岭南明显都水土不服,大部分表现平平,没有太多的亮点。

有个别干部甚至还犯了错误,被免了职务。

而有半数的干部因为能力不足以胜任,被领导换了岗,并没有继续担当关键部门和关键地区一把手的角色了。

只有极少数人在岭南站住了脚,而且做出了成绩。

而这些人中,陈京无疑是他们的佼佼者。海山的陈京现在在当地已经颇具知名度了,海山政坛提起陈京的名字,别人很容易就联想到“新星”这个词汇。

唐玉和陈京是有“宿怨”的,但是唐玉不得不承认,陈京她看走了眼。

陈京无愧于是这批干部中最优秀的存在,像省委组织部资料中所描述的那样:“陈京基层工作经验丰富,办事能力强。面对复杂环境,善于把握机会,很务实。很干练,敢于承担责任……”

陈京用实际行动表明,他当得起这些评语。

“唐记者。今天这一杯咖啡喝了,我希望咱们昔日的恩怨就此了结吧!”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

他顿了顿,道:“你刚才说了,你花了很大的精力跟踪采访我们这一批干部,相信通过采访你也看到了,作为外来的干部,我们开展工作不容易,而当时针对你们的报道,我也不得不做出反击!”

陈京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继续道:“现在作为我个人来说。我非常希望媒体能够真正的深入到基层去,真正的能够到基层体察民情,去帮着甚至可以说是监督一级党委政府施政!”

唐玉眉宇一挑,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盯着陈京道:“哎哟,陈书记。这话可不像是你的口吻呢!你一向给人的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很强势的印象,今天怎么会忽然意识到我们媒体的作用?”

陈京微微皱眉道:“唐记者,你说这话就还真带了情绪了。我一直很重视媒体,尤其是重视媒体的监督和导向作用,现在我们改革之路面临重重的困难,大家思想的不统一。各种因为发展所引发的社会问题、社会矛盾、经济矛盾等等严重存在。

作为一级党委负责人,我个人就常常深感责任重大,说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基本上也差不多。我们需要有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是真的非常需要!”

唐玉莞尔一笑,道:“呵呵,我明白了,陈书记这话含义很丰富。看来你肚子里面的苦水也很多,果然,外来的干部多苦水,这话是没错的!”

陈京轻轻的咳了咳,略微有些尴尬。

唐玉很聪明,也很敏锐,而且说话犀利,直指陈京现在的心态。

陈京现在是责任越重,压力越大,内心的烦恼越多。

现在邻角高速发展,可是外部的环境却并不好。邻角和兄弟区县的关系问题,邻角和市里各部门以及和上级党委政府的关系,这都是现在陈京烦恼的事情。

陈京希望按照自己的理念来改变邻角,来让邻角真正的发展好,发展强大。

可是作为一个外来人,要走进海山政坛这个圈子,太不容易了。

海山政坛的各种利益关系,各种派系,各种光明的阴暗的东西,陈京都和它们格格不入。

以前陈京刚刚接手邻角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可以出一些奇招,出一些险招。

但是现在,邻角冒头出来了,本来就是枪打出头鸟。有些人是朝思梦想给邻角的前进之路上制造麻烦,制造事端,这让陈京觉得很警惕,同时有心生疲惫,或者说有些势单力孤。

就以蓝河郑国华为例,郑国华可以说是嚣张到了极点,根本就不把陈京和邻角放在眼里。

他四处放狠话,四处给抹黑邻角,用自己的影响力给邻角的前进之路制造困难。

到现在为止,陈京一直都选择隐忍。

这是无奈的选择,陈京现在只能隐忍。

对付郑国华,必须一击致命,否则任何不痛不痒的反击,都会导致一场彼此互相拆台的尴尬局面。

如果是那样,陈京在海山的底子薄,又哪里能够和郑国华打一场持久战?

关键是海山不止一个郑国华,郑国华只是冒出来了而已,还有很多在暗地里面使绊子的人,这些人更是可怕,更是危险。

陈京久久不说话,唐玉目光流转,轻轻的用咖啡勺搅了搅咖啡。

她很敏锐的从陈京的沉默中感觉到了一种真诚。

今天陈京是真诚的想跟她聊聊,想真诚的接受她的采访。

也许在陈京的内心也是有很多的故事的,从一个外来者到掌控一方的书记,这是个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这么一想,唐玉开始放缓语气,两人开始谈邻角这个地方。

谈到邻角,陈京便谈到了整个岭南的改革,他直接从这么多年改革所引发的各种的问题开始谈,谈到了社会治安的混乱,谈到了环境破坏的惨不忍睹,谈到了重复建设的浪费。

他还一针见血的谈到了在目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导向下,有一些政府在做工作时候的短视和不负责任。

最后,陈京甚至谈到了自己在海山遭到的各种排挤,打压,甚至是威胁。

陈京的谈话很诚恳,很真实,没有一句搪塞之言。

他从进入邻角所发生的每一件重要的事情,事情的前因后果他都和唐玉深入的交谈,这也让唐玉如同身临其境。

她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陈京所面临的局面,以及陈京运用各种不同的办法来解决困难,冲破桎梏的整个心路历程。

她忽然有一种冲动,道:“陈书记,这样,我想约几个媒体朋友实地采访一下邻角。我相信,邻角目前是正需要外界关注,正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搞发展的时候。

在这样的时候……”

陈京打断她的话,道:“唐记者,我可以明确的表态,我们邻角人民欢迎你们到邻角做客!的确,你刚才这个观念提得好,我们邻角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搞发展。

我们邻角要像当年我们党八年抗战一样,建立一个广泛的统一战线!

这个统一战线如果能有以唐记者为首的岭南媒体,那就太好了!”

唐玉嫣然一笑,风情万种的举起咖啡杯道:“好,陈书记快人快语。就凭你的诚意和这番话,我就答应一定参加你们这个统一战线!来,我们以咖啡代酒,碰一杯!”

陈京端起咖啡杯,两人轻轻一碰,同时哈哈一笑,算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沉默了一会儿,唐玉忽然抬头道:“陈书记,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从目前来看,你是有很好条件的,只要你愿意,你现在就可以走上一条在外人看来很成功的从政之路。

但是,如果你继续执着的坚持要按现在的模式发展邻角,要按照你的理念来发展邻角,有可能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我想问一下,到了最困难的时候,最危险的时候,最关键的时候,你会妥协吗?”

陈京愣了一下,怔怔说不出话来。

他沉默了良久,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支烟来,也没管周围的环境,自顾掏出打火机将烟点上。

唐玉这个问题太犀利了,等于是在问陈京在升官发财和政治理想之间,他该做和选择。

这个问题不是空穴来风,目前这个问题对陈京来说极有可能变成一个他要现实面对的问题。

作为一个根基很浅的外来者,邻角现在发展的势头已经凸显出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会不会有人想过来摘桃子?

这个问题是毋庸置疑的,陈京的坚决抗争,导致的结果极有可能是妥协,陈京在官场上高歌猛进,换来的是他努力为邻角所构筑的发展之路,为他人做嫁衣裳。

陈京可以抗争,抗争的结果怎样?

一支烟抽完,陈京神情分外的凝重,他望着窗外,他忽然觉得外面的阳光好像没刚才那么明媚了,好像灰暗了很多。

唐玉的这个问题,他心中竟然没有答案,这是不是一种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