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95章 终于来了!

第六百九十五章 终于来了!

咖啡喝了一半,还有余温。

人却已经匆匆的走了,陈京这一次来粤州重头戏是到发改委解决一笔资金,最近邻角财政花钱如流水,下面要钱,上面的款项又没到,区财政光垫付的钱就上亿。

目前邻角的发展,进度很快,陈京不希望政府的低效率拖了后腿,所以他是频频到省城公关,目的就是要尽快的想办法落实项目资金。

今天他和唐玉的见面都是抽空的,他随时都等着电话。

电话一来,他也顾不得礼仪,哪怕是咖啡只刚喝一半,他也得先走。

用他的话说就是这年头有钱的都是爷,要钱的都是孙子,陈京得把爷当菩萨供着,一有召唤,就必须放掉手中的一切去伺候着。

陈京就这样匆匆的走了,唐玉却还静静的坐着。

外面的日头已经渐渐西垂了,外面本来就车水马龙的大街更显拥挤,这个时候粤州这座城市的繁华达到了顶点。

唐玉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窗外,神色一瞬不瞬。

她在这座城市中生活不知不觉已经十年了,从大学进入这座城市,整整十年唐玉这样一路走过来。

女孩的青涩和幻想在沉浮中渐渐的淡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成熟和理性,当然还有漠然!

外面的世界太浮华,太虚假,任何一个人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中都需要足够的警惕、怀疑和自我保护,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欺骗和作秀,也有太多的诡诈和不择手段。

当一个人经历太多了,一颗心会渐渐的变得疲惫,变得对一切的漠然。

唐玉都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没有感动过了,感动的滋味她是越来越难体会到,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她更多体会的是那些虚伪和伪装在她的火眼金睛之下被揭穿时,对方那一瞬间的恼羞成怒给她带来的麻木。

但是今天。唐玉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感动了!

她在一个她认为自己最不会被感动的人身上感动了,这个人赫然就是陈京。

陈京走了,他很匆匆,但是走了只有一分钟。唐玉便收到了他的一条信息,上面四个字:“我不妥协!”

后面一个重重的感叹号!

当唐玉看到这条信息,她忽然就被震撼道了。

她问这个问题,陈京一直没有回答,他抽了一支烟,喝了半杯咖啡,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显然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显然,陈京并不想用胸口碎大石的方式来搪塞唐玉,他是真的在思考唐玉这个问题。

当陈京接到电话要出去的时候,他走得如此匆匆,唐玉并不会料到这个问题陈京还放在心中。

她能够想象,陈京在车上用手机键盘敲这四个字的时候,脸上的刚毅的神色,那绝对是一种“我必须坚持。死扛到底”的决心!

这年头,像陈京这么认真的官员不多了!

也许邻角,是个真正需要关注的地方。值得关注的地方!

……

陈京回到邻角,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市委统战部长丁国师的电话,丁国师在电话中亲切的道:“小陈啊,从粤州回来了没有啊?”

陈京忙道:“回来了,刚刚到!丁部长,您有指示?”

丁国师道:“哪里有什么指示,现在邻角发展这么好,这都是你小陈有能力,我只有祝贺,没有指示!”

陈京哈哈大笑。道:“丁部长谦虚了,不过我还是感谢您的祝贺!”

陈京知道丁国师有事,官场上有些谈话是很微妙的,丁国师第一句话问陈京是否从粤州回来,这里面就有很深的意思。

他知道陈京去了粤州,那就说明他关注了陈京的行踪。

而陈京刚回来他就打电话过来。这一定是有人把消息告诉了他。

丁国师是市委常委中专门负责联系邻角的常委,平常和邻角的联系比较多,当然这种多更多的是和姜伟。姜伟和丁国师是老关系,而今天他直接打电话给陈京,这样的时候并不多。

“小陈啊,是这样,晚上啊,我想找个时间咱们坐坐。你邻角搞得风生水起,就有人找我取经了。我说我有什么功劳?我只能把小陈请过来讲讲邻角搞发展的心得体会。

所以,今天晚上有几个领导,还有几个朋友,咱们一起坐坐,吃个便饭,然后喝喝茶!”丁国师道。

他顿了顿,又道:“这是扩大咱们邻角影响力的好机会,你不要推辞,就这么定了!”

丁国师这是下命令了,看来今天晚上的饭局推辞不了。

陈京笑了笑,心想这个丁国师,平常没见他怎么关心邻角,现在倒来事了,看来也是来者不善。

晚上陈京又叫上了卓峰,一起直奔国际酒店。

到国际酒店门口,陈京就看到统战部赵林副部长在贵宾停车场那边抽烟,他看到陈京的车,忙扔掉了烟头迎了过来。

陈京下车和他握手道:“赵部长,您也忒客气了,看这架势您是专门等我啊,这可是折煞我了!”

赵林打了个哈哈道:“陈书记,这么说就太客气了!我可是听说你要打造一条邻角大发展的统一战线,这个计划让我们很鼓舞,如果你真能搞成这个战线,我就是给你当车前卒都愿意啊!”

陈京微微蹙眉,统一战线这话自己没在公共场合说过啊,也就只有唐玉……

赵林趁和陈京握手的机会道:“南方日报唐记者是我小姨子,她专访过您,对你可是赞口不绝啊!”

他凑到陈京的耳边低声道:“陈书记,今天咱们部长可是设了鸿门宴了,你单刀赴会,勇气可嘉!”

陈京瞬间明白赵林是在给自己提醒,看来他和丁国师不像是同一条心。

他笑了笑道:“谢谢赵部长,我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哦!”

陈京和赵林说说笑笑,两人直奔贵宾包房的方向。

这一路上,陈京总感觉赵林的眼睛老往自己身上瞟,他也懒得去琢磨这事。

估计是这个赵副部长也是想验验自己的成色吧!

今天吃饭的地方是三号包房,这个包房是国际酒店的大包,随便一顿饭吃下来就得上万,丁国师今天是下了血本。

陈京跟在赵林身后进去,陈京第一个看到了关继武,他眼睛一眯,关继武便站起身来了。

今天的人不少,除关继武和丁国师外,赵林算一个。

另外,市工商联主席莫红娟,市政协副主席,海山籍作家赵寿熏,市政府政研室副主任马军博,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周晓。陈京不全认识这些人,丁国师便一个个的向陈京介绍。

陈京挨个儿的和这些人握手,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和吹捧。

丁国师今天请的人都是海山的知名人士,这些人商界的、文化界、政界的都有,有些杂。

而陈京的年轻,实在是让房间里面有些小**,最近陈京的名声很显,市里消息稍微灵通一点的,或者关注海山政坛的人都知道海山出了一个三十以内的区委书记,很能干,很强硬。

今天有好几个人都是第一次近距离见陈京,他们对陈京都还几分好奇。

陈京和关继武握手的时候,关继武很谦虚,道:“陈书记,咱们又见面了,邻角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海山老百姓都说您很了不起呢!”

陈京笑了笑,道:“这都得益于大家的支持,还有领导的关怀。你没看到今天咱们丁部长就请了这么多客人,他这是在帮我搞统一战线呢!”

关继武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

今天的统一战线是不错,不过今天的统一战线是为关继武搞的。

关继武的温海地产在邻角投资的半山豪庭的工程,陈京一查封几个月,现在了成了一个三不理工程。

关继武用尽了关系,使尽了手段,把各种“不符合”要求的问题一一摆平。

可是摆平了也没有,没有哪个部门敢批准工程开工,关继武上上下下找人签字,没人敢签这个字。

不签字就开不了工,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而说起来,这个事情和陈京又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这些审批都是职能部门和政府做的,关继武怎么去找陈京?

而政府部门内部的人,又没人愿意触这个霉头。

项目就这样进入了死局!

关继武即使是海山地头蛇,他神通广大,也不得不再一次拉下脸来找人把陈京请出来,当面从中斡旋!

这对关继武来说是无奈的选择。

和所有人握过手,分宾主坐下,丁国师就让人上菜,赵林副部长负责开酒,喝的是1573,要求是一人一瓶。

陈京抬手道:“哎,丁部长,酒不能搞太多!今天你可是跟我说了,是为统一战线,互相交流经验而来,一人一瓶酒灌下去,大家都醉了,今天咱们这统一战线怎么建立?”

丁国师笑笑,道:“行,也就只你小陈敢坏我酒兴!那好,酒减半,一人半斤,咱们至少得保证尽兴不是?”

他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放心,小陈,半斤对在座的各位来说只是开开胃而已,咱们交情工作两不误,我总不能让客人吃了我的饭,回去还得加餐!”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