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96章 意外的电话!

第六百九十六章 意外的电话!

关继武讶然的盯着陈京,他竭力的想从陈京的脸上找出哪怕一丝的虚伪,可是他真的找不出来。

关于玉云镇半山豪庭项目停工的问题,陈京很惊讶的对他道:“怎么了?那个项目还没开工?你们既然各项要求都符合了标准,为什么还没开工?”

关继武听陈京这话,当即就是哭笑不得。

工程之所以开不了工,根本原因就是陈京没点头,可现在陈京却反过来问他工程为啥开不了工,他如何回答?

他只能哑口无言,怔怔说不说话。

陈京摆摆手道:“关总,这件事我明天问问,看看政府那边领导的意见。我们党委只决定方向性、大局性的事情,具体到某个项目,这都是政府的职责。我个人和党委其他的同志都一般不过问具体的事情。”

关继武尴尬得不知道怎么说话,一旁的丁国师才过来解围,道:

“行了,关总,你那点事陈书记说帮你问,那肯定不在话下了!放心吧,事儿不是问题了!”

关继武这才缓过劲来,连连对着陈京称谢,心中的感觉怪极了。

饭局结束,丁国师又说要安排下半场,陈京连忙婉拒,又寒暄了好一阵子,他才得以脱身。

卓峰开车送陈京回家,在路上,他忽然对陈京道:“书记,刚才我在车里面坐,看到刘副区长了……”

陈京轻轻的恩了一声,半晌扭头道:“怎么?刘副区长一个人吗?”

卓峰点头道:“好像就一个人,是从酒店出来的!”

陈京不再说话,心中明白刘绕唐肯定是在等今天饭局的消息,看来对半山豪庭项目的开工,目前来说已经是众望所归了!

第二天上班,陈京一上班就让常务副区长刘绕堂到自己的办公室。

刘绕唐手上拿着一盒台湾冻顶乌龙茶,笑嘻嘻的走进陈京的办公室道:“书记,您这一大早就让我过来。一定是有喜事吧?是不是又有什么好项目落到我们邻角了?”

陈京拿起刘绕唐送过来的冻顶乌龙,仔细的瞅着,道:“这茶不错啊!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有时候我就觉得很为难!”

他顿了顿,道:“关于玉云镇半山豪庭那个项目的问题,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刘绕唐讪讪笑笑,道:“项目的各种补偿都完成了,各种违规的问题都整改了,但目前还没开工,可能是有几个部门还在协调吧!”

陈京点点头道:“我只是随便问问!”

刘绕唐忙道:“书记。您对这个项目有什么指示?”

陈京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你们政府职责范围内的事儿,我就不干预了!你们自己斟酌处理……”

刘绕唐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本来,刘绕唐目的是希望能够得到陈京的明确指示,陈京指示他立刻让项目动工,或者立刻督促解决问题什么的。

如果是那样,他刘绕唐手上就有了尚方宝剑,立刻下去就直接执行。

可是陈京明没有跟他给任何指示。只让他按照规矩办,按照职责办。

半山豪庭这个项目将来如果好了,那政府在党委的领导下干了一件漂亮的事儿。如果一旦出问题。陈京随便就可以找到政府当初在批准工程开工方面出的疏漏。

然后把责任一股脑的扣在政府几个主要领导头上,谁都脱不了干系!

刘绕唐也是精明狡猾之人,他又岂能不懂这其中的关窍?

但是事已至此,后续的工作也只有他硬着头皮表态了,或者是由李国伟表态,因为这个事儿必须解决了。

狗急了还跳墙呢,更何况人家是一条十足的地头蛇,而且背后还有很深的背景,真要把人家逼狠了,其后果难料啊!

事儿问完。刘绕唐以为今天就这么结束了,可就在这时候,陈京冷不丁的道:

“老唐,你既然来了,有个事我干脆和你聊聊!最近我联系了一个台商考察团,他们过来是专门考察邻角投资环境的。这个事儿你们政府现在要做准备。要认真、热情的做好接待工作,要让考察团的企业家们全方位的看到我们邻角的优长和投资前景!”

刘绕唐一惊,道:“考察团?规模有多大?”

陈京道:“我跟你透个底,考察团是由岭南台商协会组织的,到时候协会周景会长会亲自过来,我和他是好朋友!”

刘绕唐愣了愣,倒抽一口凉气。

周景的大名他可是听过的,那可是台湾数得上的富豪,他会亲自带团考察邻角?

如果真是那样,对邻角的意义可不就不止是一次台商考察了,这还是一次重大的宣传机会!

一念及此,刘绕唐忽然觉得自己浑身来劲,兴趣上来了!

而他看向陈京的眼神也变得很不一样了,陈京执政邻角之后,是不断的给邻角带来惊喜,而这一次的惊喜对刘绕唐来说有点大。

他是负责搞招商的副区长,陈京给的压力大,担子重,最近可是愁坏了。

如果周景能带高质量的考察团过来,形势可能立马就会有很大的变化。

“书记,您放心,接待的工作我们一定认真统筹,待我们有了具体方案再报您审核!”刘绕唐道。

陈京点点头道:“那就好!老唐啊,我们邻角现在正处在大踏步发展的机遇期,这个时期我们时时刻刻要把握经济发展,但另一方面我们又不能放松警惕,尤其是我们党员干部在面对金钱、美女等糖衣炮弹攻势的时候,是不是能够稳住阵脚?

另外,我们在面对外在压力的时候,是不是能够……”

“叮,叮!”

陈京的手机响起,陈京掏出手机对刘绕唐道:“行了,老刘,你去忙!一起好好商量一下接待的问题,有了方案让我看一下!”

刘绕唐慢慢的退出陈京的办公室,陈京接听手机,电话赫然是表姨的儿子柳赛贵打过来的。

他问陈京现在接电话方不方便。

陈京道:“赛贵哥,有什么事儿但说无妨,我现在方便!”

柳赛贵道:“是这样京子,我上次不是听你说你在海山邻角当干部吗?现在邻角在大搞家具产业,我过来考察了两次,对这边的环境也挺满意的。就找人合伙,一起准备在这边征地搞个厂。”

“那好啊,现在优惠政策很多啊……”陈京道。

柳赛贵打断他的话道:“京子,我上当了!我不知道政府有那么多优惠政策,我拿地可是一分优惠都没享受到,现在我们刚刚施工,又有人阻挠我们的工地,说我们的补偿不够,还要我们拿钱。

他们开口就是三百万,我这……”

柳赛贵话说不下去了,良久叹了一口气道:“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冲动来海山,人生地不熟,受人排挤啊……”

陈京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赛贵哥,你现在在哪里?你说个准确的地址!”

柳赛贵道:“我在黄公庙鸡公嘴,现在就在工地上跟人扯皮,工也开不了!”

“行,我马上过来!”陈京大声道。

他心急火燎,他最近就听到了一些关于下面滋生敲诈勒索,治安恶化的一系列问题。还有,有人在利用政府的优惠政策做文章,搞起了土地贩子的活儿。

还有,建筑商出现黑恶势力包工头,逼着厂房和基层建设要让某些势力新建,否则便阻工。

今天这事还真让陈京撞上了。

陈京没叫人,自己驾车直奔黄公庙鸡公嘴工业区。

进到工业区他就按照柳赛贵给的地址找到了位置。

远远的他就看到两辆挖机将路死死的封住,周围有几十人,柳赛贵被一众人围着,脸色发白,明显是孤立无援!

陈京将车停好凑上前去,柳赛贵一眼看到陈京,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道:

“京子,你终于来了!这事怎么办……”

他指了指他身边不远处一个四十多岁的精瘦汉子,道:“这是鸡公嘴土建公司的马总,我们的工地已经包出去了,可他……”

“哎,你小子怎么说话呢?我们今天谈的是你们征地补偿不到位的事儿,咱们都是鸡公嘴土生土长的人,没土地了咋活啊,我们就是找点零工补贴家用……”那个叫马总的精瘦男子过来嚷嚷到,周围的一众汉子都起哄。

听口音都是本地人。

陈京笑笑,对一众人道:“找零工这是没问题的,但是用工程机械把路堵住了,这就是用强了!”陈京对柳赛贵道:

“赛贵哥,你征地是找谁操作的?是公司还是个人,他们现在人呢!”

柳赛贵苦着脸道:“就来了,就来了。我那同伴去叫去了……”

就在说话的当口,一辆别克轿车往这边驶过来,柳赛贵忙迎了过去。

车后座下来两人,两个人都是四十岁的样子,其中一个穿着花衬衫,腆着大肚子,大大咧咧,另外一个应该是柳赛贵的伙伴,也是一幅苦瓜脸,分外的沮丧!

“彪哥!彪哥!”这些周围的汉子都跟花衬衫的大肚子中年人打招呼……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