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97章 事儿大了!

第六百九十七章 事儿大了!

彪哥叫沈彪,是鸡公嘴的本地人。

据说此人路子野,结交宽,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所以在鸡公嘴也算是名人!

柳赛贵的三十几亩地就是从沈彪手中拿来的,本来按照政府的政策,一亩地企业只需要五万块钱。政府给老百姓补偿十万,另外的五万由政府出钱来补偿。

但是柳赛贵却用了三百多万拿地,拿的价格是十万一亩。

这中间就有一百多万的猫腻。

现在,地拿了,施工的问题柳赛贵还不能够做主,工程还得给鸡公嘴的公司做,工程包工包料,得先付三百万块钱才动工!

柳赛贵和同伴廖辉林两人资金本来就不够,买了地,厂房的问题就想先糊弄着,把基础搞好以后,再以厂房抵押到银行贷款子再开工呢。

可现在这样一来,他俩根本没办法拿钱,一下陷入了死局!

沈彪很精明,不住的在旁边打圆场,最后他拍板道:“这样,老柳,老廖,你们先付一百万!这个数合理合法,付一百万立刻动工!今天你们双方都给我个面子,就这样定了!

我跟你们讲,谁不给我面子,我跟谁急!”

他眼睛扫了陈京一眼,陈京眯眼看着沈彪道:“彪哥是吧!据我所知,政府规定土地必须直接和企业进行协商征收,任何人都不能做中介,我就想问问,三十多亩土地政府补贴不少吧。那么大一笔政府的补偿资金哪里去了?”

沈彪愣了愣,眼睛中精芒一闪,盯着陈京道:“兄弟,你那条路上吃饭的?”

陈京神色不变道:“怎么?先问清来龙去脉再想对付之策吗?”

陈京指着工地道:“现在有两件事情,一件是征地的问题,这中间有猫腻。另外一件是工程问题,工程问题并没有任何文件规定要指定企业施工,任何强行勒索。都是违法的!”

“哎呦!你小子算是哪根葱!还跟你彪爷爷讲起大道理了?哥几个,有人跟我们叫板呢!咱们是不是该动动,舒活舒活筋骨啊!”

沈彪冷声喝道,他这一声喊,周围的人迅速围拢过来。

柳赛贵和廖辉林两人大惊失色,忙过来道:“彪哥,彪哥!您可别乱来。我这小兄弟说话……”

“现在晚了,兄弟们。咱们动……”沈彪冷哼一声。就率先冲到陈京面前。

陈京断喝一声,道:“我看今天谁敢!乱弹琴!我看现在黄公庙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不成体统!”

陈京毕竟是干过多年一把手的人,真正发怒,那股子杀气很了不得,他这一喝,周围的一众人竟然都顿住了!

沈彪停住了手机阴晴不定。

就在这时候。一辆越野警车驶过来,从上面蹦下两名警察。

两名警察都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两人一下车就道:“怎么回事?怎么闹起来了……”

沈彪冷冷的看了陈京一眼,轻轻的摆摆手。周围的人退去,他冷声道:“算便宜了你小子,他妈的,要是老子当年的脾气,今天非废了你不可!”

在说话间,两名警察就走过来了。

两人一看见沈彪,紧绷着的脸悄然化开,道:“哎呀,是彪哥哦!怎么?今天谁这么不上道,惹您生气啊?”

沈彪打了一个哈哈,道:“两位老兄,没事,大家谈点生意!”他眼睛狠狠的盯了陈京一眼,两名警察扭过头来看陈京,上下打量,陈京冷声道:

“你们两个,把这个沈彪给我铐起来!直接带你们派出所去……”

两人一愣,周围的人都傻眼了,沈彪盯着陈京,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怒极反笑。

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两名警察仔细打量陈京以后,其中一个年长的高个子附耳跟另外一人嘀咕了几句。

那小个子脸色瞬间变白,手一抖,脚一滑,差点就要摔倒。

“您……您是……您是……”他结结巴巴的道。

陈京道:“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在光天华日之下,公开有人敲诈勒索,组织诈骗,你们派出所是吃干饭的?”

“不,不……是!”

那矮个警察迅速扭头看向沈彪,嘿嘿一笑道:“怎么搞的,彪哥,今天这事对不住了!跟我走一趟吧!”

沈彪脸色一变,高个警察早以卡好位子,只要沈彪一动,立马他就一个卧虎扑食过去,可以当即将其止住!

“咔嚓!”很熟练,手铐就搭在了沈彪手上!

陈京冷哼一声,转身就去开自己的车,驾车直奔黄公庙镇政府。

陈京今天是气昏了头,气得浑身发抖,到黄公庙镇政府侯吉勇带人从楼上下来迎接他,他当即就没按耐住,狠狠的臭骂了他一顿。

陈京道:“侯吉勇,你知不知道为了能够真正的鼓励企业家投资,我们区财政甚至市财政背负了多大的压力?可你倒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面的钱下来了,根本就到不到企业家的手上,全被人提了篮子。

而且还强买强卖,在工地上聚众闹事,你们的工作是怎么做的?”

侯吉勇不明事情情况,被陈京一通面斥弄得面红耳赤,怔怔不知道怎么说话。

侯吉勇不敢说话,其他班子成员哪里敢说话?

就这样,一众人大家都像木棒一样干杵着,就在场面僵持,所有人都手足无措的时候。

“咔嚓!”一声,闪光灯打出一道光亮,陈京愣了愣,回头却看见右边不远处停着一辆采访车,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干练成熟,又风情万种的女记者,照片就是她拍的。

陈京的目光投向她,她丝毫无惧,还冲着陈京挥手。

唐玉?

陈京瞳孔一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一肚子的激愤压制住,冲侯吉勇摆摆手道:

“怎么?省城知名记者过来了,你们都没往上汇报?”

侯吉勇道:“唐记者刚刚到,说是跟您打过招呼,他要自由采访,我们就……”

陈京点头道:“行了!好生的招待她,她的这支笔在咱们岭南是很有威力的……”

侯吉勇连连称是,他沉吟了一下,道:“书记,您刚才说的事儿……”

“你自己去到一线了解情况,认真细致的去查一查,三天之内,我要看到你们的行动!”陈京冷声道。

他顿了顿,又道:“我就不进你那里坐了,我一来你们都不自在,再说了,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工夫闲坐?是到了必须动的时候了。我跟你交个底,如果你们处理事情的结果不能令人满意,你们黄公庙以后就别想再要区里的优惠政策!”

……

侯吉勇的动作很快,真就只有三天工夫,他就把鸡公嘴工业区牵扯到的系列征地问题案一一的给肃清了。

幸亏发现及时,及时处理,政府补偿资金滞后,大部分资金还没到提篮子的人手中,主要案犯沈彪还没有拿到太多钱。

否则,一共涉案十多起,总金额高达数千万,这么多钱一旦落入了沈彪这些人的手中,要追回恐怕就是难上加难了!但饶是如此,也导致了三百多万的资金被沈彪诈骗,而且被其挥霍一空,无法追回。

主要嫌疑犯沈彪已经被逮捕,国土站站长被立案调查,相关分管的副镇长、黄公庙的党委书记镇长都向区委做了公开的检讨。

最后陈京指示,免去黄公庙副镇长陈鹏的职务,给予黄公庙镇党委书记侯吉勇记过处分,给予黄公庙镇镇长廖永远记大过处分!陈京第一时间把处分通告全区。

除此之外,陈京还召开专门的区委工作会议,认真研究资金监管使用的问题,要求以后的资金权限收归区政府直接管理。

下面任何乡镇都不具备帮扶资金的审批权。

另外,每一笔政策资金的到位,必须要有行政村、乡镇、以及区相关单位三级的签字,要保证每一笔资金落到实处,见到实效!

邻角区委和区政府也向所有有意投资邻角的企业做了广泛而深入的宣传,鼓励他们通过正确的渠道实施投资,不要上当受骗。

于此同时,在陈京的部署和要求下,区委区政府的信访举报渠道进行了彻底的整改。

明确提出鼓励邻角社会各界勇于举报各种不法现象,一旦举报内容被查实,政府给予举报人相当的物质和精神奖励。

直到把这些所有的工作做完,陈京心里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根据目前各乡镇查实的情况,黄公庙镇不是问题最严重的镇,有些镇问题更严重,涉案金额更大。

由于区委及时发现问题并严肃纠正,可以说避免了上亿元的资产流失。

而这些钱本来是政府补偿给企业的,却被不法分子中途劫走,让企业要多花上亿元人民币,这样的损失,不止是金钱,还有企业对邻角投资环境的观感。

而后者对于正走在发展之路的邻角来说可能更加重要。

一件事,让陈京真的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同时,也让他意识到目前的邻角方方面面还存在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必须要努力的解决,要做到未雨绸缪,因为一旦问题暴露出来再想去解决,代价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