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98章 全程采访?

第六百九十八章 全程采访?

金星宾馆,简单的会客厅,陈京和唐玉相对而坐。

唐玉笑笑道:“陈京书记,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好像有不少的人都反应你,说你生活奢侈豪华,怎么?这就是你豪华的会客厅?”

陈京道:“唐记者,你是记者,自然明白以讹传讹的道理。不过在生活上我也不算简朴,但绝对不讲究,就这样了!”

他顿了顿,道:“唐记者,你这是第三次来我们邻角了,你的实地采访和深入调研,究竟有什么收获?我是非常的欢迎你能够给我们的工作提出意见或者建议啊!”

唐玉灵动的双眸闪过一抹精芒,似笑非笑的看着陈京道:“此话当真?我可是听过太多客套话哦!”

陈京轻轻的笑笑不说话,他的性格在生活上、私人的交往中,显得颇为木讷,好像不善于言谈似的。但是只要一提到他的工作,他立马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侃侃而谈,言语变得非常的犀利!

唐玉早就发现了陈京身上的这个反差,不知为什么,她总喜欢在闲谈的时候故意提一些不好回答的问题,她喜欢看陈京有点囧的样子。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陈京身上才有同龄人的那一种熟悉的味道。

除此之外,陈京对一切都应付熟练老道,整个人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至少大十岁,那种稳重和沉着,可不是一般扮深沉的青年能够扮出来的!

“陈书记,据我的采访来看。邻角的确算得上是上下一心,团结工作搞得很好,大家都充满了斗志!但是有些实际问题还需要下大力气解决,一个是劳动力的问题,另外就是人才的问题。

现在家具企业集中以后,熟练劳动力和家具行业人才的竞争相当的激烈,目前已经出现了恶性竞争。这是个比较受关注的问题!”唐玉道。

陈京点头道:“你观察得很仔细,的确,目前这方面有问题。但是我个人看。这个问题只是暂时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步子迈得大了,劳动力和专业技工一下培养不出来这么多。

我们劳动局已经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而且我们和内地的一些技工学校。劳动力输送公司已经建立了联系,最快今年年底,明年年初,我们的工作就能见到成效!”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这不是目前重要的问题,我思考的是一个地区可持续发展,和谐发展,我们邻角还欠缺的地方!”

他顿了顿,道:“唐记者,相信你也看到了。我们邻角周边的几个区的发展模式,几乎清一色的粗犷发展,没有规划,没有原则,缺乏明确的发展目标。

经济有了一定的起色。但是环境和社会秩序全被破坏了!”

陈京指了指北边,“那边有个叫马头坪的地方,现在我们的蓝河又还准备批准重污染的化工厂落户,可以想象,将来我们的发展环境将是多么的严峻……”

唐玉眼芒一闪,作为职业记者。他对有价值的新闻有一种天然的敏感,他一听马头坪有重污染化工厂落户,她立刻双眼就放光。

陈京道:“唐记者,我可不是空口说白话,我已经掌握了足够的信息才跟你说,我那里有个采访的材料,到时候我让人给你一份……”

唐玉狡黠的眨眨眼睛,她冰雪聪明,很快就通过陈京的这个举动想到了陈京的目的,她嘿嘿一笑道:

“陈书记,我听说你们和周边的几个区县的关系不太好,怎么了?因为发展理念方面的分歧和摩擦吗?”

陈京淡淡一笑,道:“准确的说应该是我个人和周边一些区县的领导关系不太好!”他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道:

“这就是作为一个外来者的无奈!如果表现不好,水土不服,别人会质疑你的能力。但如果表现亮眼,别人又会认为你抢了风头,总有不愉快存在!”

陈京盯着唐玉道:“唐记者,你不要怀疑我给你提供材料的动机,从内心深处说,我现在承受的压力非常大,我在邻角的发展问题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了,我需要我们邻角有个健康的、和谐的外部环境。

但是我目前来说,有太多的力不从心了,借助媒体的力量,也是我现在寻求的一个解决渠道。

作为媒体来说,你们也是有这方面职责和使命的,所以你也不能认为我是利用你达到政治目的!”

唐玉愣了愣,脸微微一红,颇为尴尬。

她没料到陈京这么坦诚,把自己心中所想全都和盘托出,一时反倒显得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好了,唐记者!今天咱们就聊这么多,稍后我还有点事,我的一个亲戚要过来……”陈京道。

唐玉道:“陈书记,这可不行,今天咱们可说好了要全程采访的,我得跟着你,你现在是回家吧,我得全程跟着!”

陈京愣了愣,无奈的摊摊手,道:“今天不回家,我在酒店有住处!”

他沉吟了一下,道:“行,你要你有功夫,你愿意跟着就跟着吧,晚上我请你吃楚江腊肉!”

……

陈京说的亲戚就是柳赛贵,陈京到房间的时候,柳赛贵和他的伙伴廖辉林两人就在门口。

他们一看陈京回来,几乎是同时迎了上来,陈京忙摆摆手道:“进去坐,进去坐!”

陈京亲自开门将他们请进去落座,可以明显感觉到柳赛贵和廖辉林两人都相当的拘谨。

柳赛贵这一次投资邻角,如果不是陈京,他可能会欠一屁股债,不知要多少年才能够把那冤枉钱挣回来。

可是因为陈京的缘故,在土地上面他就少花了一百多万的冤枉钱,另外,工程这边施工完全由他自主招标,这要省下一笔钱。

还有,因为现在不少人知道了他和陈京的亲戚关系,他办起事来也是一路绿灯,谁也不敢为难他,而且到处都是主动向他伸橄榄枝的人,他的事儿办起来非常的顺利。

本来一直以来柳赛贵都以为陈京就一小公务员,直到现在才知道陈京原来是大官,这邻角一方,都是他的天下。就连邻角搞家具行业大招商,集中优势打造家具产业的决策,都是陈京做出来的。

他比较自己在之前和现在面临局面的冰火两重天,对陈京的能量他总算是见识了。

表姨娘的儿子有出息啊,到岭南都能当这么大的官儿,自己这一次不靠他,估计得被那些混混把这么多年的积蓄全都吸干。

招呼两人坐下后,陈京亲自给他和廖辉林两人冲了一杯茶,道:

“赛贵哥,到我这里你随便些,晚上咱吃顿便饭。我这里还有几瓶老窖,这还是上次表姨硬给我塞的,咱哥儿几个,今天把这几个给解决掉。”

柳赛贵连连点头,忽然冷不丁的抬头看向坐在不远处饶有兴致正打量这边的唐玉道:“京子,这……这……是俺弟妹吧?”

陈京一愣,怔怔说不出话来,唐玉也是脸“唰!”一下变红。

显然,无论是陈京还是唐玉,谁都没料到柳赛贵会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这哥们实在啊!

“咳!咳!”陈京清清嗓子道:“不是你弟妹,但是是我一个朋友,今天一起吃饭!”

“哦,哦!”柳赛贵连连点头,心头却想自己这个小表弟找个媳妇还遮遮掩掩,看这女人白白嫩嫩,那模样像明星似的,和京子还真的郎才女貌。

“赛贵哥,你们的厂建得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够投产?”陈京迅速转移了这个尴尬的话题。

柳赛贵道:“快了,快了!厂房的框架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两个月之内能完成,包括设备最多三个月。我们定在年底开工,这比我们的原计划早早的加快了半年了!”

他顿了顿,道:“这都是在你的面子照应之下,我们事儿才干这么顺利,和我们一起投资动工的几个老板,他们进度还不足我们一半呢!”

他咽了一口唾沫又道:“而且啊,黄公庙镇长已经给我交底了,我们鸡公嘴的厂子我第一个开业,到时候他给我剪彩!”

陈京眯眼瞅向一旁的廖辉林道:“廖总,是这样吗?”

“是的,是的!咱们规模还比以前大了,到时候全厂估计会上千工人干活,我们现在都充满了信心呢!”廖辉林道。

他说的话就像是事先编好了一样,让人觉得有些别扭。

看得出来,廖辉林比柳赛贵要略微狡猾一些,但是这些小聪明都很有限,基本都还是属于没多少文化的那一类老板,用殷婷婷的话说,就是“土老板”。

陈京笑笑,道:“赛贵哥,廖总,你们现在一切进展顺利就好了。我倒是希望所有投资我们邻角的企业,都能够像你们一样顺利!家具产业是一个大产业,需要有众多的、有实力的企业互相竞争学习,一起努力开拓,才能够形成规模效应……”

陈京顿了顿,用更通俗的语言道:“也就是说,大家要抱团才能挣到钱!”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