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03章 公开表态!

第七百零三章 公开表态!

海山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因为最近的公关危机而蒙上了一层阴霾。

今年经济工作会议在市里召开,参会代表被要求各单位自己安排住宿,而吃方面,则统一在市食堂用餐。

这样的做法明显比以前很多年收敛了,以前的类似会议,一般是市委在酒店安排食宿,吃住都在酒店,搞得非常的铺张,这一次低调了很多。

各区县参加经济工作会议的代表除了区委书记和区长外,下面各乡镇书记也要求参加,邻角代表团这一次更有二十多个人参会,陈京作为邻角的一把手,自然成为了邻角的头。

在会议开始之前,市里先召开书记会议,各区县十几个书记第一次聚齐。

市委秘书长周国华把陈京叫过去,挨个的领着他和各位书记打招呼。

轮到了蓝何区区委书记郑国华的时候,郑国华手上拿着电话佯装接电话,陈京便绕过去,直接将手伸向了苏重望,两人双手紧握在一起,陈京笑道:

“苏总,最近我们海山的发展被人刮起了一股质疑之风,你们古明影响不大吧!”

苏重望苦笑道:“不瞒你老弟,的确受到了相当的影响,我们在发展方面存在的问题实在是不少啊,很值得反省!”

陈京哈哈笑道:“还是苏总诚恳实在,敢于直面问题,很让人佩服呢!”

陈京和苏重望相谈甚欢,这一幕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大家都侧目看着两人。陈京和郑国华的不和在海山不是秘密,郑国华在海山颇有影响,经常都有抨击邻角的言论。

在海山本地干部看来,陈京和郑国华的矛盾,无疑是陈京处在了完全的下风,无论从年龄、资历还是本身的人脉,陈京都不如郑国华。这两人相碰,结果还用问?

实际上,相比郑国华的嚣张。陈京一直都显得比较低调,他一心一意只关注自己的发展,根本就不去对其他地方指手画脚。

面对郑国华的咄咄逼人。他更多的也是隐忍。

然而,今天陈京和苏重望这一碰,谈吐间惊鸿一瞥露出的锋芒,却是直指郑国华。

陈京说苏重望诚恳实在,言下之意就是直指最近媒体针对蓝河所提出的那一系列质疑,以及郑国华在面对这些质疑时候颇为嚣张的态度。

今天书记会议,这么多区县书记在一起,陈京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完全不给郑国华面子。又岂能不引人注目?

海山两个大区,蓝河区和古明区一直以来都存在激烈的竞争。

以前的竞争都是明争暗斗,两个区的领导表面上和睦,暗地里彼此拆台。

而到了郑国华时代,两个区的矛盾更加白热化。矛盾流于表面,苏重望和郑国华两人是老死不相往来。

现在看陈京和苏重望如此相谈甚欢,显然两人不是第一次见面,平常就是过从甚密的。

果然,苏重望又道:“陈书记,好久咱们没聚了。是不是抽个时间聚一聚?现在我们这些老头子需要换脑子,要常跟你们年轻人走一起啊!”

陈京道:“苏书记谦虚了!真要聚,得去我那边了,我做东,咱们一起聚聚?”

郑国华终于挂断电话了,他的眼神如鹰隼一般从陈京以及苏重望面上掠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而就在这时,市委黄宏远书记,清香市长还有江铸副书记推门进了会议室,大家都安静下来很有秩序的列队。

三位领导一一和一众书记握手,黄宏远在和陈京握手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陈,把你急匆匆的从京城叫回来,你不能怪我不尽人情,没办法,你肩上的担子重,你没在邻角,那边没有主心骨,不能让人放心呢!”

陈京道:“书记在关键时刻能够想到我是我的荣幸,我岂敢有情绪?”

黄宏远哈哈一笑,道:“赶明儿你得让你对象过咱们海山这小地方走走,也算是下基层,体察民情。关键是让咱们大伙儿都认识一下,别老想着等结婚的时候才给大家惊喜!”

陈京愣了愣,尴尬的咳了咳,脸有些红。

他突然想到,自己去京城所为何事,岭南只有乔正清知道。黄宏远话说得虽然很隐晦,但是显然,他是知道陈京进京的目的的。

通过只言片语,陈京就能判断出来他一定和乔副省长有一定的关系。

陈京红脸,黄宏远也不再说什么,倒是一旁的清香市长笑道:“小陈到底还没结婚,脸嫩得很,书记可不能老取笑他啊!”

副书记江铸道:“市长,书记可不是取笑咱们小陈,他是在替小陈的个人问题担心呢!咱们岭南最年轻的区县一把手,小陈在我们海山个人问题还得不到解决,别人会说咱们不关心他呢!”

三个人取笑陈京,陈京讪笑道:“书记、市长,江书记,你们就别取笑我了,我真要是有喜事,一定第一时间向领导汇报!”

会议大家握手寒暄很轻松,但是会议一开始,气氛就变得颇为凝重了。

黄宏远首先发言批评有些区县在针对自身发展的问题上,缺乏正确的认识,不懂得虚心向别人学习,听取别人的意见。还有个别区县的领导不懂得正确和媒体处理关系,这是很值得重视的问题。

另外,海山在发展的问题上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是不是真的值得反省,如果要反省,海山以后的发展之路应该怎么走?

黄宏远讲话完毕,清香市长讲话。

她提出来,说今年一年,海山发展的大亮点是邻角特色发展获得了重大突破和空前成功,海山应该要从自身的优势着手,来动脑筋想办法开拓新的发展思路。

今天开书记会,就希望让各区县的书记们聚一起大家头脑风暴一下,认真的、深刻的了解本地区的特点,要真正的规划出一条符合自身环境的发展之路来。

清香市长道:“各位,通过邻角这大半年的实践,我相信大家都看到发展宏观规划的优势了!陈京书记不愧是年轻干部,有知识、有思想,能够一针见血的看到邻角发展的问题。

而且,能够想到搞大讨论,搞专家帮扶,最后真正的找到一条符合本地区的发展之路。

我们经常讲施政要兼听则明,要多倾听群众的意见、专家的意见以及社会的意见,在广泛听取大家意见的基础上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种办法往往是有效的……”

清香市长侃侃而谈,对邻角她是极尽溢美之词,陈京在下面都听得是大感意外。

最后,她道:“在坐的各位,我知道你们各自都有各自的心思,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神通。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邻角的发展是亮点、很有活力,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

看到别人好,不要想着去挑别人的刺,首先要想到去学习别人的优长,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清香市长讲话,下面郑国华脸色非常的难看。

其他的书记也是一声不发,谁都知道郑国华是清香市长的嫡系,清香市长一向对郑国华是十分信任,今天她如此直斥郑国华的问题,实在是很出乎人的意料。

“忠言逆耳!我的话希望同志们听进去,不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对你们是有好处的!”清香市长严肃的道。

让陈京意外的是,清香市长讲话完以后,江铸忽然点名让他讲话,让他谈一谈今年邻角发展的收获。

江铸道:“小陈,咱们市长可不常夸人,今天她点名夸奖了邻角,你也就不要藏着掖着了,也讲讲话吧。把邻角的情况给大家介绍介绍,让我们其他区县的同志也都学习学习,长长见识嘛!”

江铸挥动双手道:“怎么了?没有掌声吗?大家对我的提议又异议?”

“啪,啪!”屋子里面大家都鼓掌,连带郑国华阴沉着脸都拍了两下,眼睛却不往陈京这边瞅。

陈京被逼无奈,只好赶鸭子上架,他沉吟了很久,道:“各位领导,各位书记,江书记让我讲话,让我讲邻角,说句实在话,我非常的惭愧!”

“过去的这一年,我先说说我工作最大的失败吧!有人给我总结过,我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搞好团结,没和各兄弟区县、市里各部门各单位处好关系。我不瞒诸位,现在有人说邻角的前进之路越走越窄,这话不是危言耸听,是的确实际存在!”

陈京用力的顿了顿,眼睛扫过会场所有人,又朗声道:

“今天,我首先向在座的各位兄弟区县的书记致歉,是我年少不更事,在很多方面我礼数有缺。希望各位书记都大人不计小人过,能够原谅我在工作中的一些过失!”

陈京上来说这番话,让会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黄宏远道:

“小陈,很好,你能发现自己的问题,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相信你的诚意是能够打动人的!”

陈京道:“谢谢书记,也谢谢各位兄弟区县的书记,对我来说,我是一直都想找一个机会讲这番话的!”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