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04章 留了一手!

第七百零四章 留了一手!

市政府办公大楼,位于大楼西边的市长办公室宽敞豪华,办公室里面,进门便是一幅大字上书:“廉洁奉公!”

这四个字做成一条匾状,精心装裱过,非常的有气魄。

看字迹就知道这一定是名家的手笔,但是偏偏却没有落款,就这四个字挂在那里,让每个进门的人第一眼就看到,然后便会从内心感到肃然。

清香市长戴着眼镜埋头批阅文件,虽然她已经不算年轻,但是着装得体,并没有像其他中年女人一样发福,倒是颇有成熟女人的风韵,只是她平常为人严肃,而且又身居高位,鲜少有人敢将其当等闲女人视之。

“咚,咚!”

有人敲门,清香市长微微蹙眉,道:“进来!”

她的声音洪亮有力,中气十足。

推门进来的是郑国华,郑国华在海山政坛个性非常的张扬,算是海山政坛知名人物。

据说他当初刚上任蓝河区区委书记的时候,就有胆量和黄书记顶牛,而他的成名也就是因此那一次顶牛。

整个海山都知道郑国华是个锋芒毕露的人,性格特别的犀利,眼里容不得沙子,在班子内部也是以强势闻名,在蓝河是个相当有争议的人物。

蓝河人有人拥护他,这些人便是其忠实的拥趸。

有人恨他,这些人就是典型的郑国华黑,据说在早些年。海山信访局一年接到的关于郑国华的信访,多达数百例。

市里对郑国华是多次批评教育,但是他依旧我行我素,没见丝毫收敛。

他还多次宣称,他郑国华做事的原则是无愧良心。

他不贪污,不受贿,不违法乱纪,一切都只为把工作做好。把蓝河建设好。

在处理有些争议的问题上,他的意见是方法和效率要兼顾,对有一些冥顽不灵的人,不能够一味的讲方法,得实实在在的用一些强手。

该用强的时候就要用强,不能够手软,不能够因为一只小老鼠坏一仓谷。

有人质疑他做事情过于激进。他反驳称,只要能够加快蓝河发展的进程。只要能够对蓝河的发展有利。对蓝河人民的生产生活有利,激进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他不怕得罪人,也不怕受排挤被免职。

他个人的职务没了,但是他在蓝河的工作做出了成绩,这就是最大的成绩。

他还谈到了个人追求。

他说他追求的就是这一辈子能够多做几件有价值的事情,多做几件让后人记住的事情。

有些事情的好与坏,当下是很难说清楚的。历史会给最好的答案。

不得不说,他的这一套让他个人非常的有个人魅力。尤其是这些年蓝河和古明两个镇竞争,连续多年蓝河都居于上风。这和他强势的性格不无关系。

他对竞争的理解就是斗阵。

他有个著名的论调,就是竞争不比遮遮掩掩,要向对待敌人一样对待对手,没有必要笑里藏刀,也没有必要讲求面子。

现在社会是个大合作的时代,但是大合作也并不意味着没有敌人、没有对手,任何情况,任何条件下都谈大合作,这不是大度而是好赖不分。

所以,蓝河和古明两个镇关系很紧张,郑国华也是多次对苏重望展开攻击,他一直都是以竞争优胜者的姿态出现。

但是现在,郑国华踏进了李清香的办公室,他将所有的桀骜都收敛起来了,变得异常的谨小慎微,甚至脸上都陪着笑脸,哪里还有半点性格书记的样子?

李清香没有理会郑国华,而是继续的批阅文件,郑国华有些无趣,凑到清香市长的办公桌前压低声音道:“市长……”

清香市长抬头瞅了郑国华一眼,又低下头去。

过了很久,清香市长把一份文件批阅完毕他才抬起头来道:“你哪一天真的能够把自己的惹的一切祸事都自己能够处理妥当了,你才有真正口出狂言的本钱!”

郑国华愣了愣,抬头道:“市长我知道惹祸了,我请求组织处分!”

“是惹大祸了!组织处分能行?开除你的公职都解决不了问题。你和张思是怎么搞的?你别告诉我不知道这事,不是你惹了祸,张副市长会牵连进去?”李清香勃然大怒道。

女人一怒,竟然也是威风凛凛,郑国华是噤若寒蝉。

“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要无谓的树敌,你哪一次把我的话听进去过?像你这样做派,以后我是不太放心让你继续待在蓝河了,你干脆到市里来干个闲职吧,这省得我伤神费力!”李清香道。

他这样一说,郑国华神色立马变了,支支吾吾半天道:

“可是市长,这一次我真的没有得罪什么媒体。您是知道的,我自从以前上了那次当以后,我对媒体一直都很小心。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人家竟然盯上我了。

看来我们蓝河这几年的高速发展引起人注意了,有人也是恨不得我们彻底的玩完呢!”

清香市长冷冷的盯着郑国华,脸上露出讥诮的笑容,看得郑国华一阵发寒。

“市长……”

清香市长打断他的话道:“邻角的小陈,你道他为什么能够干出这么多成绩出来吗?你以为这是偶然的?我跟你讲,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小陈能够把一个并不怎么有条件的邻角搞得风生水起,这里面就有很深层次的原因。

这个年轻人了不起啊,比你想象的要了不起,甚至比我知道的更了不起。

你倒好,根本就不了解人家的情况,只管舌头快活,非得要跟人家过不去,怎么样?现在尝到苦头了吧?”

“什么?”郑国华脸色倏变,“市长您是说这事是那姓陈的搞的鬼?我吊他老……”

他爆了一句粗口,却发现清香市长脸色不对,连忙住口。

清香市长勃然道:“你以为你郑国华是什么角色,连我对他的底细都摸不清楚,你以为你能行?我跟你交个底,小陈在省里关系很深,他的女朋友是京城某大家族的三代。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头脑很了不起,你的那点三脚猫的本事,别人随便动动你就吃不消了!”

郑国华怔怔说不出话来,清香市长又道:“你呀,回去好好的反省反省,要深刻的做检讨,我要亲自检查你的检讨。”

她边说边指着电脑屏幕,道:“你看看这些采访吧,都是关于你的采访,你听听你自己的言论。你想想这些言论一旦被省级以上媒体曝光,那将是什么后果!”

郑国华凑过去看电脑上的视频。

上面播放的正是郑国华在接受记者采访的镜头,那是他在大谈在马头坪建化工厂的言论。

这些言论极端的嚣张和张狂,对污染不屑一顾,而且还大放厥词,称任何发展都需要付出代价,污染也是其必须的代价!

这些采访肯定是被剪辑过的,因为几乎有很多场景郑国华自己都没印象了。

但这不影响他看这张视频的时候,浑身冒冷汗。

如果真如清香市长所说,真是把这样的采访视频公布到网上,他面对的就是死局。

他郑国华没有能力承受全社会的怒火,到那个时候可能要举国关注,而本来就蠢蠢欲动的一些不稳定,绝对会立刻爆发出来。

到了那个时候,海山市必然会把郑国华推出去以平民愤……

在这一瞬间,郑国华终于明白为什么清香市长会在书记会上狠狠的批评他,同时又大大的抬高陈京,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一手。

“这是……”郑国华脑袋轰的一声,他终于明白这些采访是从哪里来的了。

这个采访是邻角电视台的一个记者对他的采访,当时他为了向陈京施压,故意说得很强硬,有些话甚至还是气话、狠话。

现在他们将这些讲话剪辑,有些地方甚至还断章取义,这样凑成整张视频后,视频所显示出来的形象就相当的反面了……

“陈京……”

郑国华倏然站起身来,狠狠的拍了拍座位的扶手。

清香市长道:“这事我省里的一个媒体的朋友给我拷贝的一份材料。用下围棋的术语,这个材料是一个‘先手保留’,人家可以不用,只要一用,你郑国华就得玩完!

所以啊,你以为我是恨你了才骂你,殊不知骂你才是救你,你仔细斟酌一下吧,你想想你的那点三脚猫是不是人家邻角小陈的对手。

现在这年头,最可怜的不是弱者,而是不自量力的人,你恰恰就扮演了这个角色!”

郑国华脸涨得通红,身子因为激动而发抖,但是他尽管嘴唇在不住的掀动,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清香市长意兴索然的摆摆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行了,你去忙吧!不对,应该是反省,反省你个人,更要反省你蓝河的发展。一句话说得好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们蓝河如果真是搞得好,大家都拥护你们,会有媒体揪你们的辫子?

问题还是出在你们自己身上,这几年你们的确是有些急功近利了,该是时候沉下来反思反思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