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05章 不可限量!

第七百零五章 不可限量!

邻角金星宾馆。

宾馆今天迎来了贵客。

海山市委秘书长周国华,市发改委主任夏朝南受陈京的邀请过来打牌,另外,古明镇党委书记苏重望作陪。

三位领导都带了秘书过来,陈京也给卓峰打电话,让他来酒店。

陈京最近有事都将卓峰带在身边,现在他俨然已经成了陈京的专职秘书了。

县处级不设专职秘书,但是大部分实职领导都有秘书,陈京现在也属于了后者,入乡随俗嘛!

由于跟在陈京身边出去的次数多,卓峰现在渐渐的比以前自信了很多。

领导在包房里面打牌,那边有服务员小心的伺候着,顶多只需要卓峰偶尔过去照照面,除此没有什么事儿。

他便大手一挥,让酒店在领导隔壁拿了一间房,他招呼几个秘书和司机也打起了牌。

他到底是年轻人,学习能力强,虽然跟在陈京身边的时间不长,但是待人接物方面隐隐已经相当成熟了。

他是陈书记身边的人,一言一行都代表陈书记,陈书记是个洒脱大方的人,在交际方面,他待人很诚恳,出去玩的时候他也大气,从不拘小节。

所以卓峰给秘书们发的烟,叫的吃喝档次都不低,倒是唬得周国华等几人的秘书面面相觑,同时又心生羡慕。

他们和领导的年龄差距终归有些大了,沟通起来有代沟。虽然到了下面他们一个个都很有面子,但实际上,他们能做的工作有限。

现在看卓峰俨然就是老板的派头,在接待方面很有魄力,单是表现出的那种自信,都比得上一个接待办主任了,他们心中哪能不心生羡慕。

周国华的秘书梅松在几个秘书中级别最高。年龄也最大。

他冲卓峰道:“小卓,你可不要乱表态哦,咱们都是陪领导出来玩儿的。你跟我们比照领导一样的条件服务,陈书记那边能通过吧?”

卓峰笑道:“梅哥,您这是什么话。我还会越权不成?说句实在话,咱们邻角地方小,我现在是一人身兼多职,既是书记的秘书又是司机,又还管一点接待。

你们是不了解咱们陈书记,他是干大事的人,脑子里面想的都是咱们邻角发展的大计,吃喝拉撒接待这些鸡毛蒜皮,他根本都不过问,都得我们下面人帮他处理的妥妥当当呢!”

卓峰嘴上是抱怨。但这种抱怨几个秘书听得都很羡慕。

在机关比较重要的权利,自然就是签字权。

有些事情表了态、签个字能够起作用,这就是权利的体现。

现在卓峰在接待方面有明显的签字权,虽然权利范围可能有限,但是有这点权利。也足够让在座的几个年轻小伙羡慕了。

现在年轻人都好攀比,在官场上这股风刮得更劲。

今天几个领导的秘书除了梅松以外,其他三个级别都差不多,跟的领导也都是处干。

前几次几人碰一块儿的时候,卓峰明显还有些不自信,因为那个时候他刚刚跟在陈京身边没多久。

再说。秘书地位由领导决定,那个时候陈京也没现在这么大的影响力。

现在的海山提起邻角陈书记,谁不认识?

陈京用实际行动向整个海山政坛证明了他卓越的才华,在这样的情况下,连带着卓峰都感觉自己自信多了。

而且,今天卓峰是主场,他表现得也就更加从容了!

再说几个领导,今天周国华说要打两百三百的麻将,苏重望准备不足,一会儿功夫身上的五千多块钱就输光了,就说要去拿钱。

周国华笑嘻嘻的道:“老苏,怎么了,古明区的经济被人压制了几年,连带着你的气量也被压制下去了?你这可不行啊,身上带这么一点钱,你这哪里是玩儿,是来钓鱼吧?”

苏重望脸窘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夏朝南道:

“秘书长你就别说咱苏书记了,苏书记是家里的嫂子管得严,出来打牌身上的钱是有定额的,估计最近私房钱紧张,攒的私房钱不够用了吧?”

陈京一看这看这副场景,当即给张显丽打电话让他送一万块钱过来给苏重望,道:

“苏书记,钱来了,咱俩是输家,得想办法翻本哦!我们一鼓作气,打个翻身仗,看秘书长和老夏还是不是口出狂言!”

苏重望对陈京的解围大为感激,道:“还是小陈贴心,咱们继续,今天我还不信了,我号称苏半仙,不拿出点真本事,看来是不行了!”

苏重望有了钱,心中信心底气足了,连带着手气也旺起来。

一会儿功夫,他就将输的几千块钱赢了回去,又还多赢了一万多块。

陈京开始也是输了,后来慢慢的扭亏为盈,竟然能够一直保持赢五六千左右的样子,夏朝南今天拿了两万块钱过来,眼见着输得差不多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约定打牌到凌晨两点。

夏朝南输红了眼,时间到了,他却还道:

“哎,今天好不容易来陈书记这边玩一次,咱们干脆尽兴点,玩个通宵怎样?”

周国华也小输了一点,但是明显比夏朝南有风度,他道:

“行了,行了!约定要遵守。咱们都是白天有活干的人,怎么能够搞通宵?你老夏如果真是想翻本,下次活动你组织,还是咱们这几人,你能赢算你的本事!”

周国华发话了,夏朝南这只好怏怏接受这个结果。

苏重望笑道:“夏局,今天你给我贡献的这点私房钱,我就算是笑纳了啊!下次咱们再切磋!”

夏朝南先前刚刚取笑过苏重望,现在被反过来嘲讽,他还不能生气,只好道:“今天是这个地儿不对,邻角今年我尽往这边扔钱了,下一次我们再市里摆一桌,到时候老苏我看你还嚣张!”

陈京这边散了,几个秘书的牌局自然也跟着散。

陈京送三人下楼,周国华把陈京叫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小陈,市委宣传部乔部长你认识吗?”

陈京摇了摇头道:“乔部长我见过几面,但是没有说过话,没有什么私交!”

周国华笑笑道:“我知道你们没有私交,有私交的话他也不会找我了!明天在国际酒店一个饭局,你要给我一个面子,乔部长有话要跟你谈!”

陈京愣了愣,不明白周国华的意思。

周国华冲陈京点头道:“你反正不用管那么多,就当像平常那样吃饭就行了,至于谈什么话,你以什么态度谈话,那都要你自己斟酌!”

他顿了顿,又道:“咱们以后要多交流,多玩玩牌,走动走动!一个圈子嘛,大家经常走动关系就近,疏于联系关系就远,就这么简单!”

他指着陈京道:“你在这方面是弱项,你要想办法真正的融入到岭南融入到海山来,不要老把自己当成外来者。咱们先辈闹革命的时候,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建立根据地,那也是从陌生到熟悉嘛,而且时间不会太长!”

陈京认真的点点头,道:“谢谢秘书长,我一定努力!”

周国华笑道:“没必要这么严肃,你现在是咱们海山政坛的大名人,对你我是有信心的!”

他话锋一转道:“哦,对了!你让我给你挑个得力的政法干部,你们区公安局副局长陈立中不就很有才干吗?你可以多了解了解这个干部,我对他是有印象的!”

两人交谈的差不多十分钟,周国华才转身钻进车中,临了还放下车窗道:

“今天把夏朝南给输狠了,估计他心里很不服,过几天我们还得有一战!”

其缓缓的开动,周国华的汽车消失在了夜幕中……

闭目养神周国华坐在车后座上,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却全是陈京的印象。

陈京很有才干,这一点毋庸置疑。

更让周国华吃惊的是,陈京很懂得怎么保护自己。

陈京做工作从来不尽善尽美,面面俱到,有一部分人恨他,不喜欢他这就是他的保护伞。

陈京在不经意间已经靠拢了海山最弱的冯仁国这一系,这个举动让市里的形势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陈京和冯仁国近,有利于邻角内部的团结。

再说了,冯仁国在海山还是颇有力量的,有他帮陈京说话,陈京的局面也不至于走向死胡同。

保持相当程度上的不和谐,保持相当程度上的不受欢迎,陈京心中有一杆尺子,他对尺度的把握相当的精细,细细的品味陈京的政治智慧,周国华有时候都自叹弗如。

他心中清楚,像陈京这样的干部,绝对是前途无量的。

所谓结人于未发迹之时,在这种时候和陈京保持良好的关系,绝对是一笔极具潜力的人情投资。

一想到这里,周国华不禁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他很为黄书记扼腕,黄宏远有最好的时机和机会提携陈京,可是他每一次都视而不见,每一次都让大好的机会白白的溜走。

周国华实在是为黄书记的选择感到迷茫,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不到陈京此人的前途不可限量……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