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08章 一无所获?

第七百零八章 一无所获?

虽然已经是深秋,但是南国的深秋并不见萧瑟,依旧阳光和煦暖如春。

这个时节的白石山最美。

秋季的山林干爽清幽,山上浓郁的树木更显苍翠。

在白石山南麓,有红枫一片。

枫叶如晚霞一般染透层林,整座山岚如同一幅彩色山水画一般美轮美奂,富有诗意。

唐玉坐在陈京亲自驾驶的车上,将车的天窗打开,兴致非常的高。今天她的穿着一改平日的严肃,换了一套亮色的长裙,头发也没挽起来,而是随意的披在肩上。

汽车在高速路上风驰电掣,风儿吹乱了她的长发,却吹出了她不同平常的卓越风姿。

的的确确,今天唐玉的女人味儿很足,言谈之间让人感受不到丝毫女强人的犀利,唯有谈笑间女人的风情万种。

按照约定,陈京陪同他游白石山,在这样的时候,唐玉出现在海山是很敏感的。

但她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陈京也是硬着头皮相陪。

陈京心中清楚,这一次海山的公关危机因为唐玉而起,唐玉调研邻角,把握住了邻角的优势,然后以邻角之长比其他地方之短,这一篇文章整治出来自然会刺激到某些人敏感的神经。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所谓海山的公关危机真正的原因并不是唐玉的文章,而是海山内部那些神经敏感的人。

陈京作为一个外来者,面对别人的质疑和挑衅,他更多选择的是冷静和隐忍应对,他心中一直就憋着一股子火儿呢!

陈京需要隐忍,省里权威媒体会是陈京这样的脾性?

让那些家伙吃点苦头,陈京是喜闻乐见的。这个世界弱者是赚取不了别人同情的。陈京要改变目前的现状,不能够一直示弱,该要强的时候。一定含糊不得!

现在所有的人都认为海山的所谓危机是陈京一手策划的,面对这些质疑,陈京也没想过辟谣。

别人爱怎么说随他们去吧。自己就弄个含含糊糊,似是而非又怎么地?

陈京不得罪人,照样四面树敌,与其如此,还不如干脆四面树敌,说不定局面又不一样。

“陈书记,白石山真美,白石山是我们海山甚至是岭南宝贵的一块净土,这太难得了……”唐玉颇富感情的对陈京道。

陈京笑笑道:“是啊。物以稀为贵。在岭南岭三角地区,我们能够看到的都是钢精水泥牢笼,还有就是到处冒烟的厂房。找到这么一块一直保持原汁原味的山林太不容易了。

这样的地方放在楚江就太普通不过了……”

陈京顿了顿。又道:“但不管怎么说,既然宝贵。我们就要保护!我们区委和区政府有个计划,准备在今后的几年里面有序的将白石山部分的旅游资源利用起来。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们希望整个岭三角的人都有一个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机会,我们白石山可以成为这样的平台!”

唐玉点点头道:“很好,懂得利用本身资源优势的地方,必然能够在发展上面赢得先机,我看白石山完全可以搞一个文化森林公园!”

“文化森林公园?”陈京第一次听到别人有这个说法,他仔细斟酌一下,发现这个说法还真不错。

白石山最美的地方就是山美、树美还有水美,搞个森林公园很合适。

但是森林公园又不能够完全把白石山的特点凸显出来,在前面加上文化二字,恰恰凸显了白石山的岭南南越文化的丰富内涵。

陈京立刻给温显兵打电话,把“文化森林公园”这个提法跟他推荐了一下。

温显兵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会儿,也连连说好,他道:

“书记,我们最近正在给白石山找定位,您提的这个文化森林公园的确是能够准确定位白石山,我立刻组织开个会,我们一起商量,最好是能够尽快的拿出白石山的开发方案出来!”

陈京道:“温区长,速度很重要,质量也很重要。白石山是一块宝地,这个地方的开发容不得犯错误,犯任何错误都是犯罪,我们的子孙后代都饶不了我们!”

挂断温显兵的电话,市宣传部乔大林的电话就来了。

陈京心中苦笑,心中明白,今天的游玩只能到此为止了,下半场得换地方。

邻角区金星宾馆,陈京给乔大林介绍唐玉,乔大林早就听闻了唐玉的大名,他伸出双手热情的道:“唐记者,欢迎你来我们海山实地采访啊,我听陈书记说,你的报道对邻角起到了非常多的积极作用,我代表市委宣传部要谢谢你啊!”

唐玉和乔大林握手,道:“乔部长我也听闻过您的大名,作为媒体人,我们实事求是是基准。有时候我们会给地方给予积极的报道,这是鼓励。有时候,我们也会毫不犹豫的直斥一些地方的问题,这是监督和鞭策。

无论是鼓励还是监督或者鞭策,起到的作用都应该是积极的……”

唐玉不愧是省委喉舌媒体的重量级记者,到了下面说话很有一股子气势,不仅逻辑清楚、条理清晰,而且隐隐颇有机锋,典型的绵里藏针。

今天一起陪同的还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高秀娥,邻角区区委组织部长杨丽群,这两个部长都是女性,他们和唐玉谈话倒是多了几分的融洽。

乔大林一直想谈最近关于海山负面报道的问题,但唐玉显然也是有备而来,不等乔大林开口,她就和高秀娥还有杨丽群两人主动谈到今天游玩白石山的收获。

她从白石山谈到邻角的发展思路,同时从邻角又涉及到了整个海山。

她分析很精到,观念很发人深思,尤其谈到思想观念问题的时候,她出言很犀利。

她说:“现在海山的问题是什么?我认为就是思想观念问题。海山的发展存在问题,但我们的领导层却并不想去解决问题,这是政治上的短视。然而无数事实告诉我们,任何的短视都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讳疾忌医,最后惹出来的是天大的祸端,我觉得我们海山不应该是这样一个领导人集体短视的地方。”

乔大林脸色颇为尴尬,陈京听得也是暗暗的皱眉,杨丽群经验丰富,她端起酒杯道:

“唐记者巾帼不让须眉,这一番话让我大涨见识,同时又心生共鸣!我敬你一杯!”

唐玉轻轻一笑,端起杯子和杨丽群碰了一下,杨丽群又道:

“海山地方太大,我不了解情况。但就我们邻角而言,我们一直都是非常诚恳的,面对各种质疑和指责,我们诚恳应对,真有问题,我们解决问题,绝对不遮遮掩掩!”

陈京皱眉道:“杨部长,你就不用表态了,是是非非,还用你来表态?”

他看向乔大林道:“乔部长,今天咱们的话题好像有些沉重了吧!今天咱们的初衷是大家一起吃顿饭,互相认识一下。在座的几位都是文化名人,乔部长是省作协会员,岭南著名作家。

我们高部长还是诗人,典型岭南现代诗的代表人物,杨部长是媒体出身,写得一手好文章,号称我们邻角第一笔杆子。

唐记者就不用说了,共和国知名媒体人。

这么一些人在一起,不应该有太多的俗味儿。

海山的问题,海山的发展,这是个大课题,不仅我们市领导要去琢磨,省领导甚至是中央都有人在思考,这么复杂的问题我们几个人指点江山是谈不清楚的。

既然如此,我们索性不谈如何?”

陈京说不谈工作,几位女同志立刻表态支持,乔大林内心苦笑,面上却尽是洒脱,当即也是附和。

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乔大林今天就来得不对,他那点本事把唐玉没办法,不仅没办法,反而让自己陷入了被动。

他通过今天这个饭局,唯一确信的一点,那就是海山引起的那些事端,都是和这个唐玉有绝对关系的,唐玉此人能量很大,绝对不能小觑。

还有,陈京和唐玉之间私交匪浅,陈京应该是能够改变唐玉意志的人,这一点尤为宝贵。

最后,陈京在海山的地位必须要有所改变,如不然,以后这样的危机有可能还会发生。陈京隐隐给人的就是这种感觉,今天的这个饭局,乔大林需要感谢陈京,因为陈京真给他介绍了省城权威媒体的关键人物给他。

然而实际上,今天的这个饭局却是陈京亮肌肉的举动,?陈京似乎在告诉乔大林,又似乎是在借乔大林的口告诉整个海山社会各界,他陈京可不是一味的只会忍让退缩的,在关键时候,他是有能力反击的,而且他一旦要动手,动作绝对是相当的犀利。

接下来彻底进入了文人相聚的融洽时光,陈京妙语连珠,让整个酒席气氛非常的融洽。

唐玉也一改刚才的锐利,变得特别的随和好说话,两个人好似约好了一般,一同把气氛搞得相当的好。

乔大林仔细品味,心中却不知滋味,今天基本是没什么收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