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09章 变着法送礼!

第七百零九章 变着法送礼!

柳赛贵的厂房建得很顺利,他是今年土地新政以来,黄公庙镇第一批建厂投产的企业。

镇政府为了吸引更多的企业入驻,为第一批投产的企业举行了盛大的投产仪式。

黄公庙镇镇长廖永远亲自帮柳赛贵的企业剪彩,着实让他大有面子,而和他同时投资的一帮企业,没有一个赶得上他风光,第一批投产,同时又被确定为镇里重点发展企业,享受一系列的政策优惠,柳赛贵现在在黄公庙镇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老板了。

以前柳赛贵在顺山的时候,他就以老实本分出名,因为他为人实在,做事可靠,对家具自己又熟悉业务,做的东西质量过硬,所以很多人愿意找他合作。

但是当时的那种合作,基本都是生意性质的,而柳赛贵做的也就是来料加工,利润微薄,发展有限。

这一次邻角大力发展家具产业,推出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顺山一批家具企业都被吸引了,和柳赛贵一样,同一批过邻角的企业就是数十家。

这一批企业因为都是顺山过来的,所以大家彼此之间关系就近一些,大家一起来陌生地方投资,都很抱团。

一些实力弱小的老板,为了把企业做强做大,增强企业的竞争力,很自然就想到了联合合作,柳赛贵就找了人合作,但是当时,愿意和他合作的人少之又少,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他实力弱,而且人智商又不高,做生意不精。

可是现在,柳赛贵在邻角大出风头。不管多难办的事儿。只要是他出面,就没有搞不成的。

他实力不行,投资不多。但是厂房第一个完工,而且还被明确定位了镇里重点支持的企业,让其他那些从顺山迁过来的企业大跌眼镜的同时。又是懊悔不已。

任谁也看不出来柳赛贵这种老实巴交的人背后竟然有如此厉害的背景,有个当大官的表弟,做什么事情还不畅通无阻?

本来还有人想,说柳赛贵厂房建设快又怎样?有厂房就意味着有生意?

家具行业可不比其他,到一个新地方,环境不熟悉,有多少人敢找他合作?

可是再一次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柳赛贵的新厂还没投产,像雪片票来的订单就让他提前开工。整个工厂所有的工人全部满员开工,工作都做不完。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傻瓜,大家知道柳赛贵背后的关系硬。在同等条件下订单自然都交给他做。和他能够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说不定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而且柳赛贵又不像其他的老板。柳赛贵知道自己的能力,他不想做独立品牌,一心就想搞个好的来料加工厂,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来。

他的这种理念让一些品牌企业对他比对别人更加放心,他本身老实可靠的特点又让人信服,很自然就出现了爆单的现象。

订单多得做不完,柳赛贵自然是喜出望外。

他心中清楚,自己之所以有现在这么火,都是托了陈京的福,所以对陈京他是相当的感激。

上次他和廖辉林一起过去给陈京送钱碰了钉子,现在生意一好,他又开始动脑筋。

这一次他改变了策略,先回去给母亲说自己在邻角受了陈京多少多少的恩惠,自己通过陈京挣了多少钱。

然后他又说陈京的现状,说陈京当干部收入低,现在都还在租房子住,日子过得相当紧吧。…,

他把自己给陈京送钱遭拒的事儿给母亲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

老人听过以后坐不住了,要给陈京打电话,让他一定要去家里坐坐。

陈京不明所以,开车去一趟顺山,见到了表姨白春娥,老人拉着陈京的手就是一番痛哭。

说什么陈家几代人都对她有恩惠。

陈京老爸这一代,当年困难的时候,她一个人拉扯一大堆孩子,陈京家没少接济过她家。

现在柳赛贵做生意遇到了困难,去邻角投资险些让别人骗得血本无归,最后陈京又帮了他,不仅帮他解决了问题,而且还让他现在生意火爆得一塌糊涂,这都是陈京的帮衬啊。

老人一哭,陈京就害怕,连忙苦劝。

最后白春娥发言,说陈京在这边过得清苦,一个人不容易,非得要做主给陈京搞一套房子。

老人苦口婆心的道:“京子,你有能耐姨姨知道,但是再有能耐也得吃喝拉撒,我上次给你妈打电话,他说你快结婚了。我这个姨姨没什么东西送你,就送你一套房子。

我跟赛贵说了,让赛贵帮我盯着点,他说在海山最近有一个新楼盘,环境特别好……”

老人唠唠叨叨,陈京一听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不由得头大。

自己这个远房表哥还真是心眼实,上次他送自己钱自己没收,现在又变换花样要送房子了。

跟老人陈京说不清楚,一番敷衍把她的情绪安抚下来以后,他找到柳赛贵,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

柳赛贵被他骂得脸红脖子粗,却没敢回嘴。

陈京的威严他可是见识过的,有一次陈京视察新工业区厂房建设工地,有个平常牛哄哄的建设局的领导被他当场骂得恨不得钻地洞。因为那个领导平常脾气大,不讨人喜欢,陈京这一通骂,倒是帮一些企业家业主出了一口恶气,柳赛贵当时就觉得特别的过瘾。

只有在邻角待得时间久,才能慢慢的感受到陈京在那一带的威严,不知不觉,在潜移默化中,柳赛贵从心底也开始惧怕陈京了。

陈京骂了他一通,柳赛贵沉吟了很久,才红着脸道:

“京子,你要结婚了,咱们想办法给你送一份贺礼,这是天经地义的,这是我当哥哥的一番心意!”

陈京道:“赛贵哥,你这么说我不能拒绝,不过按照楚江的规矩,送礼都是礼尚往来,你送我一套房子,将来你有什么喜事,我该送你什么?我难道也要把家里的房子抵给你?”

柳赛贵脸色一变,连忙摆手道:“那个万万不行,你那样做让姨妈他们住哪里?我的礼物……”

陈京摆摆手道:“行了,多话都不说了,你这个念头必须打消!”陈京顿了顿,继续道:“还有,你自己也不能够在半山豪庭买房,不要手上有俩钱了就跟着别人盲目的赶时髦,那样会吃亏的!”

……

半山豪庭的项目工程虽然被停工了几个月,但是工程重新开工后,进展相当的迅速,几个月的时间房子就封顶,然后装修进度也非常快,陈京天天上下班开车都经过这个地段。

几乎是眼见着这座楼盘一天比一天明亮璀璨,这个楼盘格局豪华,依山傍水,条件得天独厚,当真可称得上是豪庭……

根据市里面的各种小道消息传,说半山豪庭的项目根本不预售,而且也不设售楼部。…,

任何想入住半山豪庭的业主必须自己主动到售楼方报名,然后房地产公司会逐一审核报名人的资格,凡属资格不够、达不到要求的客户,一律要被排除出业主名单之外。

不得不说,这个营销策略搞得很成功,让一些虚荣心强、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很蠢蠢欲动。

没用多少工夫,整个海山都在传半山豪庭的项目,好像能够在这里拥有一幢房子,那就是尊贵身份的象征,整个海山的有钱人竟然对这里趋之如骛……

陈京听到的消息是说,好像要进入半山豪庭看房,房地产公司要看客户的个人资产状况,要求客户必须要在银行里面拥有五十万以上的存款才可看房。

买房的价格这里是市区的两到三倍的价格,这是一个让一般的工薪阶层绝对咋舌的价格。

陈京又听说在半山豪庭开盘的当天,看房的人挤破了门,整个海山的上流社会的人都过来捧场,而一些稍微有经济实力,希望能够露脸的老板,都过来想搞一套房子,这个项目的火爆程度,简直可以上升到拉伸玉云当地经济发展的程度。

在项目开盘前一个星期,陈京也接到过关继武亲自打过来的电话,在电话中他客气的希望陈京能够以贵宾的身份到半山豪庭看看,顺便指导一下公司的工作,当时陈京婉言谢绝了。

兴许是内心的某种成见作祟,陈京对半山豪庭这个项目有一种莫名的警惕,他听到周围有人热议这个项目,他心中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因为他总觉得这个项目内面可能有问题,或者是这样的工程,不应该在自己的地盘上出现。

所以,不管这个项目现在炒得有多火,陈京一直都在冷眼旁观,陈京总觉得,一个让人疯狂,造成轰动的房地产项目,其背后并不都是能晒在阳光下的。

当然,凭陈京目前的能力,他还无法将自己的影响力渗透到这样的工程中去,但是他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也许,现在很多人在这个时候内心都是疯狂的,但是陈京心中却是极端的冷静,他冷眼旁观着海山发生的一切正常的和不正常的事情,在自己的工作上面,他坚定执着的按着自己的路往前走,决不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