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10章 头悬利剑!

第七百一十章 头悬利剑!

半山豪庭中心别墅区,一幢幢的独立别墅坐落在白石山的山岚起伏间,虽然是深秋,但是这周围的环境依旧极其的华美靓丽。

正如楼盘宣传的那样,这半山豪庭号称凌驾尊贵、俯瞰繁华,能在这里拥有一处居所,那绝对是高端的享受……

彭朝晖驾驶着自己得意的宝马座驾,带着李国伟和嫂子舒芳绕着别墅区转了整整一圈,然后才把车停在一幢精致的小别墅门口。

他潇洒的下车,拉开车后门道:“哥,嫂子,下来呗!今天我就是带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凌驾尊贵、俯瞰繁华。”

李国伟和舒芳从车上下来,彭朝晖指着前面一览无余的海山市,道:“你们看看,从这个位置看咱们海山,就像在咱们面前摆了地图似的,旮旮旯旯可都瞧得清清楚楚啊!”

他顿了顿,笑道:“所以说,如果能在这里搞一套房子,住在这等地方,那真就是脚踏整个海山,从风水上说,是占据了整个海山的风眼呢!”

他指了指后面的小别墅,道:“这别墅不贵,三百万!虽然有点小,但是贵在精致。这房子我已经拿下来了!”

李国伟神色不变,一旁的舒芳却是惊讶的道:“行啊,朝晖,你现在真是发达了,买一套房子三百万眉头都不皱,今天你敢情是在我和你哥面前得瑟呢!”

彭朝晖忙摆手道:“嫂子,嫂子,岂敢!岂敢!这房子是我买的不错,但是我可没这个福分享用。住这样的房子,怎么着也得是哥这种身份的领导才有资格啊。

所以啊,今天我就是过来和你们商量,想让你们搬这里住!”

他大手一挥,道:“咱们进去看看!”

别墅很紧凑,并没有大别墅那样张扬。但用彭朝晖的话说。这幢别墅胜在精致。

房子的每个细节都精雕细琢,整幢建筑的用料非常的讲究,而且别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进院门就是个小花园。花园里布置很雅致,有假山有流水,有亭台,还有一个可以打羽毛球的小草坪。

小楼一共是三层居所,在第三层巧妙的设计了一个游泳池,整个房子的设计都按照欧式风格,很现代很时尚。极富有西欧风情。

住在这幢小楼里面,耳边听到的是大自然的声音,每天早上起来呼吸的是新鲜的空气,但眼中看到的却是整个海山,颇有大隐隐于市的意境。

舒芳是见过世面的人,但在这房子里面转了一圈,心都怦怦的跳。

这房子好啊,住着舒坦、生活有品位。走出去也有面子。

彭朝晖极善于察颜观色,他看这舒芳那模样,他就知道这女人心动了。连忙在一旁道:

“嫂子,您看这泳池,泳池不大,但是周围环境俱佳,在这里感觉上就像是在大自然中的水潭游泳一般,我知道嫂子喜欢游泳,以后在自家就可以享受在水中畅游的快乐,不用再去挤游泳池和水上世界了。”

他指了指错落有致的院落,道:“嫂子,这小院子也讨喜。没有按照中国传统园林的格局来建造,而是中西合璧。中西方文化一静一动,所以这个院子给人的感觉也就是动静相宜,非常的不错……”

两个人聊着房子,李国伟渐渐的落在了后面。

他自顾点上一支烟,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房子的事情他早就知道有这事。在市里有小道消息传,说燕京集团的董事长刘晟在半山豪庭有一片别墅,他这一片别墅全都是拿来送人的。

市里跟他有关系的领导,他反正一人一套的送,据说连几位市级领导在这一片都有房子。

现在倒好,送房子终于送到自己头上来了,这让李国伟心中极度的警惕。

最近一段时间,他感觉彭朝晖是越来越不对劲,打着自己的幌子倒处惹事,而且现在邻角的基建工程多,彭朝晖在其中很活跃,而不知不觉间燕京集团在邻角的市场份额就在水涨船高。

在比较过分的时候,下面的一些单位的一把手甚至会把电话直接打到李国伟的手机上了解情况。

每到这个时候,李国伟就打电话给彭朝晖,彭朝晖一番含糊其词,然后很快,李国伟就会接到刘晟的电话。

刘晟在电话中非常的客气,基本都是在诉苦说困难,说他燕京集团从南港到邻角要站稳脚跟不容易,又说邻角的人排外,让他们外来企业生存很困难云云,最后自然就把话题扯到了具体的工程上面,希望李区长能够给予适当的照顾。

刘晟很聪明,同时又很阴险。

他说的话看似示弱,但是句句机锋,明显有要挟的意思,有些事李国伟是根本推不掉的。

李国伟收刘晟的那三百万成了悬在他头上的利剑了,刘晟现在已经完全把彭朝晖控制住了,对李国伟的气势也是越来越盛。

李国伟惊慌的发现,最值得自己信任的彭朝晖已经不值得自己信任了,这小子已经被刘晟彻底的控制住,刘晟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国伟收的那三百万也再无秘密可言,一旦事情曝光,他就得彻底的完蛋……

他心中想着这事,越想越是心神不宁,越想越是情绪低落。

他又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堂堂正正,那个时候自己的日子多逍遥?

那是时候不收别人的钱,自己也不缺钱花,每年下面人日常的送礼,还有一些项目的红包,节日团拜会下面的孝敬,这都是几千万把块钱的收。

收这些钱都是默契规矩,也不是什么犯错的事儿。

钱不多,但是一年算下来也有好几十万,足够他一家子日子滋润了。

再加上彭朝晖那个时候手上总能搞到几个项目,每年他再孝敬一点,孩子出国读书虽然学费昂贵,但是只要挤一挤,总都还是充满希望的。

哪像现在,家里放着几百万却一分钱不敢动。

平常上班无时无刻心里不紧张,晚上睡觉半夜里都会被吓醒,做梦都是纪委在搞搜查。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李国伟觉得自己自打收了这笔钱,整个人的尊严似乎一下就没了。

刘晟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有几个臭钱的暴发户,这小子三天两头给自己打电话,他也配?

可人家现在电话打得理直气壮,牛气得很。

甚至刘健上次被陈京撸下来了,刘晟气没地方撒,硬是给李国伟打了一通很长的电话发牢骚,硬是逼着李国伟要跟陈京叫板。

李国伟当时差点没气晕过去。

最近这段时间,李国伟跟陈京走得近,他和陈京交流多,领悟就多。

陈京做事多厉害?多牛哄哄?多有底气?

有很多事情别人不敢做,陈京敢做。

有许多事情,别人没有勇气,陈京有勇气。

他的胆量和勇气是从哪里来的?

据李国伟的观察,归根到底陈京还是自身正。

陈京做的事情都是替邻角人民和邻角的发展在考虑,都是在为大局考虑,他说的话在邻角这个层面从上到下,大家都服他,都拥护他。

他有这个资本在那里,市里尽管压力重重,他依旧是毫无所惧!

事实上,陈京一个外来者,他纵然背景再深,后台再硬,下面人真要揪他的辫子,他又能够逃得了?

可是陈京在邻角干了这么多事,树了这么多敌人,他依旧活得滋润潇洒得很,甚至连自己这个一直和他敌对的人,最后都转变思想,和他化敌为友,这根本原因是什么?

李国伟很羡慕陈京的状态,同时又担心自己的状况。

“老头子,怎么样?这房子不赖吧?就是价格有点贵,要三百万。三百万拿到市里面可以买十套房子了!”舒芳突兀的出现在李国伟面前朗声道。

她双眼放光,明显,经过了刚才的一番参观,她对这套房子已然是大感兴趣,心中有了很强的贪念了。

李国伟盯着自己的女人,皱了皱眉头道:“行了吧!这样的房子不是我们能住的。你我的那点工资,能够住得上这样的房子?”

舒芳愣了一下,猛然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她脸上的表情渐渐的凝固了。

在她最动心,兴致勃勃的时候,李国伟一盆冷水将他淋了一个透心凉。

一旁的彭朝晖忙道:“哥,您这话就不对了,你看看这周围的一些邻居,哪个不是当官的?那边a3栋,就是建设局赵局长的房子,还有D2栋,市国土局马副局长的家……”

彭朝晖一个手指头数出十几个官员的名字,最后道:“哥,现在时代变了!只要有钱,谁管你住啥房子?你的级别也不低,别人能有这房子,你就不能有?

再说了,真要有什么问题,这房子是我的,到时候把咱妈接过来一起住,就说是我买一套房子孝敬咱妈的,我看谁还乱嚼舌根子?”

彭朝晖眼巴巴的望着李国伟,李国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一语不发,转身下楼。

他的心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