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11章 当头棒喝!

第六卷 单枪入岭南 第七百一十一章 当头棒喝!

坐在整个海山最繁华的广场的最顶端,关继武从窗外俯瞰下面。

下面的芸芸众生像蚂蚁一般渺小!

从这个视角看人,关继武从来就很有优越感,那种居于人之上的优越感!

半山豪庭的项目搞得很成功,项目策划成功,开发成功,营销也成功,这样的成功一下让半山豪庭项目成为了整个海山最顶尖的品牌。

这么多年来,他温海地产一直都被那些大地产公司认为是暴发户,认为是只能拘于海山一隅,成不了什么大气候的土鳖公司,这一次,半山豪庭项目让关继武狠狠的露了一把脸。

现在整个海山最顶尖的楼盘是哪里,毫无疑问就是半山豪庭。

虽然这个项目从开发到营销,刘晟给予了很多关键性的建议,但是决策一直都是关继武做的,他自我感觉非常的好,唯一的遗憾就是这个项目太小了。

整个项目才几百亩地,根本就挥洒不开,项目中的别墅区只能建小别墅,而且还不能建太多,这大大的影响力半山豪庭的规模和拓展性。

按照关继武的想法,如果能够依托半山豪庭的成功,再在白石山区域拿到地,再搞一个更大的楼盘,绝对会更加火爆。

“关总,恭喜恭喜!咱们这个项目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连我都感到很荣幸啊!”刘晟坐在沙发上桀桀怪笑,他和关继武的合作,他有土地有工程队,关继武负责资金、开发以及营销。

具体分成刘晟只要房子,他在半山豪庭一下有几十幢别墅,还有上百幢单元房。

这一批房子他一部分卖掉了,留下的那些高档一点的房子全通通的送人了!

刘晟给自己的定位很清晰,他燕京集团是个搞工程的公司,房地产不是本行。

这一次开发了一个成功的楼盘,拿的这些房子全拿去搞关系,他坚信用不了一年的时间,他获得的将会是十倍的利润,整个海山,他燕京集团将举足轻重!

更重要的是,他凭借这一些手段,在海山编织成一张庞大的网来,有了这张网,他什么事儿办不成?

刘晟现在是借关继武的幌子办事。

现在外面到处传说很多官员在半山豪庭有房子,这些房子都是刘晟送的,但是关继武却连带着脱不了干系,而这一点恰恰是刘晟想要的。

刘晟不需要虚名,他需要的是安全和实惠。

在他看来,只要能够在安全的情况下挣到钱,付出一些代价都是可以接受的。

关继武哥俩好大喜功,就让这俩好小子去得瑟吧,名让他们捞的同时,责任也等于是让这俩冤大头担了。

以后除非不出事,一旦出事那么多房子都是他关继武送出去的,不干他刘晟啥事儿!

“刘总,这一次我们合作愉快,很好,很好!”关继武道,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说到半山豪庭的项目成功,关键问题还是这一块地好,条件得天独厚!还是刘总有办法,能够拿到地。

这样吧,刘总再出面到邻角活动活动,只要能拿到地,你一分钱不用出,我们项目五五分成,怎么样?够不够意思?”

刘晟脸色变了变,道:“关总,白石山的地不好拿啊,您是海山的名企,你都没办法拿到地,我能有啥办法?”

关继武嘿嘿一笑,道:“老刘,话不能这么说。邻角的刘副区长是你的亲弟弟,区长李国伟又是你哥们儿,你们关系这么近,拿块地就那么难?”

刘晟脸色的笑容渐渐的变淡,关继武这话带有机锋,自己和李国伟的关系是很秘密的事情,他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

一念及此,他心中一凛,心下清楚关氏兄弟原来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哈哈!”刘晟干笑一声,道:“关总,说到邻角的地其实也没什么难的,难就难在邻角有个陈京。这小子是个拦路虎,只要把这小子踢走,关总就绝对财路广阔。

关总在海山根子这么深,稍微活动一下,难道还搞不定陈京这小子?”

他顿了顿,拍胸脯道:“关总,只要你能收拾陈京这小子,拿地的事儿全交给我,你要多少地,我拿多少地,绝对没问题!”

刘晟对陈京恨之入骨,可现在陈京越来越强大,他根本不敢再正面和陈京交锋。

可是他也绝对是不会放过任何打压陈京的机会的,关继武兄弟不是很牛吗?其背后不是有厉害的人物帮衬吗?

他们要继续在白石山发财,陈京就成了横亘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障碍,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会不会想办法活动活动,哪怕是让陈京离开邻角,这都是刘晟喜闻乐见的。

关继武听刘晟这么说,他眉头皱了起来。

陈京给关继武心中留的阴霾也是相当大的,半山豪庭的项目陈京把关继武给坑苦了,几个月的资金积压,让他几乎要崩溃,最后他不得不拉下脸面,人托人找到关系当面向陈京求情,事情才顺利解决。

通过这件事,关继武也认识到了陈京的能量,在这个时候刘晟提到陈京,无疑是刺激到了他敏感的神经,他心中隐隐就不快了!

刘晟和关继武两人表面和气,暗地里却是各有心思、各怀鬼胎。

而此时,李国伟心中却正在受着非人的煎熬。

整整好几个晚上他睡不着觉,就在想如何妥善处理那三百万。

那三百万块钱就放在家里面,这东西以前看着那么舒心,可现在看着却是让人心中犯堵,胆战心惊,不夸张的说,那东西就是颗定时炸弹。

前两天他看新闻,说某某地方搞反腐,一个副市长也是家里藏了钱,纪委趁他出差的机会上家里搞了一个搜查,立马他就露马脚了。

然后直接就将其双规,最后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判了十几年有期徒刑。

李国伟本来就是惊弓之鸟了,看到这样的新闻心里更是承受不住,几乎就是要崩溃。

这一天,他向往常一样上班,刚进办公室,府办主任于文硕过来通知他,说陈京要见他。

他连忙收敛心神往陈京办公室跑,到了陈京办公室,却见陈京正在窗口摆弄几盆盆景。

“书记,您找我?”李国伟道。

陈京笑笑,冲他招招手道:“坐,坐!今天找你没别的事儿,就是要跟你请个假,最近我可能要回一趟京城,邻角的工作你要把担子担起来。”

李国伟愣了愣,道:“怎么了?书记,是为结婚的事儿吧?”

陈京哈哈大笑,道:“可不是吗?我和我老婆恋爱已经有些年了,现在也是时候修成正果了。本来嘛,结婚我希望是从简,但是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不能事事都顺我的意呢!”

李国伟道:“书记,结婚是人生大事,马虎不得!你尽管去忙,区的工作我多担着点,硬是我没办法担的事儿,我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汇报……”

陈京道:“那我就先谢谢你了!我结婚的时间是年底,年底咱们最忙的时候,这是个大矛盾,我们要想办法妥善的解决这个矛盾!”

陈京谈笑风生,忽然话锋一转道:

“对了,老李,咱们邻角的半山豪庭最近很火啊,我听说你去过那里,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很不错?”

李国伟心猛然一跳,差点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他沉吟良久,惊魂才定。

过了一会儿,他道:“地方是不错,我们岭南很难找到那么一处好地方,半山豪庭的火也是情理之中的!”

陈京似笑非笑的盯着李国伟,道:“老李,我可是听说咱们有很多领导干部都在那里买房置业,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否可靠?”

李国伟点点头道:“这个消息我也听过,我估计有个别的情况,应该不是普遍,外面的消息十有八九是以讹传讹……”

“不是以讹传讹!”陈京朗声道,他一字一句的道:“是千真万确!我让人专门调查过此时,的的确确我们有很多领导干部在那边置业……”

陈京顿了顿,眼睛盯着李国伟脸上的神色变得异常的严肃,道:“老李,我有个态度要表明,那就是不管咱们区的领导干部怎么羡慕这个地方,任何人都不准在这个地方置业,打这个地方的主意!

我丑话说在前头,一旦我发现有这样的情况,那我是丝毫不给面子,一律将其排除出邻角的干部序列之外。”

李国伟脱口而出道:“书记,这是为什么?”

陈京冷冷一哼,道:“你别问为什么了,你只要记住,半山豪庭是颗定时炸弹,他就在那里杵着,一旦出事,我们海山政坛就会被炸得面目全非,到了那个时候……”

陈京叹了一口气,道:“有句话叫悬崖勒马,还有一句话叫亡羊补牢,犹未为晚。现在这个时候能有认识到问题,能够主动改正,机会永远都存在,有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啊!”

李国伟脸霎时苍白,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再也坐不住,从椅子上缓缓的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