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12章 坦白从宽!

第六卷 单枪入岭南 第七百一十二章 坦白从宽!

有时候人内心的崩溃就在一刹那间。

在几分钟之前,李国伟心中最大的秘密就是那三百万的不义之财。

但是在几分钟之后,他竟然就因为内心承受不住压力,将这笔钱财的来源原原本本的向陈京做了说明,他几乎是一口气把这些事儿说完,然后他长吁一口气,觉得内心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这件事憋在他心中的时间太久了,他想到这事内心就高度紧张,然后就是独自的忍受痛苦的煎熬,不得不说,他实在是受够了。

尤其是最近几个月,刘晟变本加厉的对李国伟提出各种无理要求,是越来越放肆,这让李国伟内心承受极大的压力,脑子里的一根弦绷得很紧很紧!

而刚才,陈京话说得如此明白,什么悬崖勒马,亡羊补牢,在李国伟听起来,这都是陈京对他最后的敲打。

他和陈京打交道久了,陈京在他心中的形象越来越高大。

他在内心是真尊敬陈京,把陈京当领导,而且他隐隐还有些崇拜陈京。

所以,当陈京说要悬崖勒马,他就认为陈京是在说他,他几乎不犹豫,就把事情主动交代了。

对陈京来说,他乍听到李国伟还惹了这等事,他也觉得非常的意外。

三百万!

这个刘晟出手还真大方。

陈京就感觉最近区里的一些工程竞标不对劲,因为那一块工作都是政府负责,他一直没有去过问那些事,没想到这里面还真是有问题的。

他紧锁眉头,一语不发,从抽屉里面翻出成年的黑茶冲了浓浓了一杯,细细的品着。

李国伟一看这架势,他眼泪都流出来了,道:

“书记,我知道自己犯了严重错误,我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受贿!我今天实在是忍受不住煎熬了,主动向您交代问题,然后我立刻去市纪委投案自首,把事情交代清楚,我只求组织能够给予我宽大的处理!”

陈京皱眉生硬的道:“不行,坚决不行!你的做法只能让海山大乱,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陈京眼神中闪烁着犀利的精芒,顿了顿道:“刘晟的问题只是一个问题企业家的问题,因为刘晟牵扯出来的问题,就可能涉及到我们整个海山。现在无论是邻角还是海山,情况都很复杂,不能够轻举妄动……”

“那书记,我应该怎么办……”李国伟忙道,陈京的话对他来说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陈京说出话来,他就死命的揪住话头不放。

陈京点上一支烟细细的品着,他完全陷入了沉默。

陈京在斟酌李国伟的问题,从李国伟能够主动承认错误这一点来看,李国伟陷得还不深,如果没有造成大的损失,这件事……陈京有心想放李国伟一马,但是一想到金额是三百万,他心中又有些犹豫。

三百万数额太大了,李国伟敢收这三百万,当初他就是胆大妄为的。

几乎可以肯定,李国伟当初有侥幸心理,他认为这钱是彭朝晖给他的,所以不烫手。

如果不是因为刘晟这人太贪得无厌,这家伙不但用手段掌控彭朝晖,而且还直接打电话要求李国伟帮他做事,有可能李国伟还不会想到主动交代问题。

而这些钱他十有八九会自己一口吞掉。

一想到这里,陈京心中就颇沉重。

陈京的性格是很强的,从来都不是那种滥好人。

他眼里揉不进沙子,最痛恨的就是官员管不住自己的欲望,为了一己之私收别人的钱,然后搞暗箱操作。

像李国伟这样的情况,他敢收钱,就应该要有被查的觉悟,现在这个时候意识到问题严重了,就能够一概的免其罪责吗?

陈京心中颇为犹豫,从目前海山和邻角的局面来说,李国伟是很重要的人。

陈京现在和李国伟之间的搭档也走到了历史最好的时候,现在的邻角上下一心,正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时候,在这个时候李国伟真因为违纪问题被查了,这对邻角的形象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抹黑。

陈京的脸上阴晴不定,李国伟心中也开始忐忑不安,刚才他之所以敢把三百万的事儿和盘托出,也是因为一时头脑发热,内心崩溃。

现在他看陈京如此神情,现在隐隐有些后悔了,他想依着陈京的个性,今天自己肯定没法善了了,他是肯定要处理自己的。

早知这样,这事不该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或者不和陈京说,这事可能都不会这么糟糕。

陈京一支烟抽完,眼睛盯着李国伟道:“老李,你跟我说实话,你这三百万动过没有!”

李国伟忙摆手道:“书记,我可以发毒誓,这钱我分文未动过,刘晟这小子狡猾得很,他把钱给彭朝晖,然后让彭朝晖把钱打到我老婆的账户上。我当时知道了这个情况,就意识到这个事情很严重。

我让老婆把卡交给了我,我从来就没敢动过……”

李国伟不敢和陈京对视,他只觉得双颊绯红,耳朵根子都发烧,实在是羞愧到了极点。

他李国伟当年也是很清高的人,这么多年来他风里来,雨里去,什么困难没经历过?什么人没见识过?

一直以来他警惕性都是相当高的,如不然他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但是这一次……陈京轻轻的咳了咳,道:“这事你不用急,我联系一个单位你把钱捐出去,我让他们给你开收据。三百万在内地可以建好几所希望小学了,有这三百万,很多孩子就可以因此受到实惠,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

陈京抓起电话给楚江王清打电话,王清刚刚被提拔到德高北三县的临河县担任副县长,分管民政救灾,陈京说有三百万要捐给临河,让王清开个收据。

王清是陈京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这这样的事儿当然很麻利,一会儿功夫事情就办妥。

李国伟卡上的钱转出去了,王清那边收据开出来也寄过来了,最多三天李国伟就能收到捐款收据。

陈京道:“老李,收据你要认真保管,这是证据!到时候纪委调查,我可以给你担保,做你的人证!你物证人证齐全,可以保平安!”

这前前后后几分钟的功夫,李国伟的三百万就一分不剩了,但是他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

没了三百万,压在他心口的石头就没了,他也就彻底的自由了,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王晟也抓不住他的把柄。

现在李国伟唯一担心的就是彭朝晖。

但是关于彭朝晖的事儿李国伟心里已经有了办法,彭朝晖在几年前就移民了澳洲,李国伟的想法就是将他往澳洲一送,王晟就算有通天的本事,又能怎么地?

“书记,太感谢您了!如果不是您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现在好了,我终于把这个事情处理了,这段时间悬在心头的石头落下了地,浑身轻松啊!”李国伟感激涕零的道。

陈京叹一口气道:“老李啊,这是一个天大的教训。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要时时的警惕一些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瞄准我们的弱点。就你说的这件事,关键弱点在嫂子那一环,以后你要在这方面特别的注意。”

李国伟点头道:“书记说得一针见血,可以说是切中了要害!”

“女人的见识太短,她们有时候比男人更加贪婪,我家的那位就是这一点让我头疼。不过这一次她吸取教训了,我回去跟她说,说组织上正在调查我,她吓得生了病。

我让她把三百万拿出来,她没有丝毫的犹豫,通过这一点可以看出,这一次的错误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因为我自己意志不坚定,如果我一直意志坚定,又怎么可能会导致今天的结局?”

陈京点点头,心中对李国伟的这个表现比较满意,他沉吟了一会儿道:

“老李,这个事儿你我两人知道就行,暂时不公开。你和刘晟那边要继续维持原来的状态,不宜过早暴露你的情况。这一次半山豪庭项目据我所知刘晟在其中扮演了很关键的角色。

你想办法摸一下情况,最好是把他们搞的那些暗箱操作的情况摸清楚,我们要做到心中有数!”

陈京顿了顿,又道:“老李,现在我们邻角处在了最好的时候,可是在外人看来,我们却是一块大肥肉,谁都想过来撕咬一口。嘿嘿,所以啊,我们要提高警惕,要想办法保护好自己。

而要保护好自己,有时候需要的是智谋,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多,手上的底牌就多,一旦情况有变,我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李国伟认真饿点头道:

“书记您放心,对刘晟这个人我现在是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刻检举他,让他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您既然交给我任务,我一定努力去搜集情况……”

“好!很好!”陈京盯着李国伟,“我再提醒你一次,刚才发生的这件事目前仅限于你我两人知道,任何人我们都不能泄露出去,甚至包括冯市,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