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13章 乐不思蜀!

第七百一十三章 乐不思蜀!

关于婚礼的问题,虽然陈家和方家有共识,婚礼从简。

但是陈京这边,陈之栋就一个儿子,陈京的姐姐和妹妹现在家里条件都好了,陈京结婚那是全家的大事,她们岂会马虎?

至于方家更是贵人之家,方婉琦现在是方家新一代中事业上最有起色的孩子,她的婚礼即使是从简,又哪里能够不引人关注?

这个世界上,有关注就有是非,有关注有些地方想简单就简单不了。

陈京和方婉琦两人的故事从楚江流传到京城,早就被很多人津津乐道了。

现在,他们的爱情故事马上就要修成正果,两人婚期的消息传开,京城和楚江都造成了相当的轰动。

对这样的情况陈京有点心理准备,但他明显准备不充分,现在到年底还有一个多月,但是各种关于婚礼的事情已经将他包裹住了,让他不得不从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来处理这些事务。

从楚江那边陆续有祝贺的电话打过来,通过这些电话,陈京也隐隐对楚江政坛的变化有了全新的了解。

楚江省自从路仲强上任以后,楚江各方面的工作都有变化,而这其中,人事的变化尤为明显。

伍大鸣从德高调进了省政府任副省长,级别总算上到了副部,在楚江来说,这也是个颇引人关注的人事变动。

马步平从德高调任衡水市任副书记,目前他的势头最好。极有可能再一次提拔成为正厅。

而汪鸣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沙书记离开楚江之后,他明显不适应,在市长的位子上没有作为,而且据说他处处和他们丁书记作对,两人的矛盾甚至都搬到了常委会上。

丁书记把这个情况向省委汇报,说有汪鸣风的班子。他这个班长怎么也当不好,希望省委能够另择贤人,他宁愿不干书记了。要告老卸任。

最后省委综合考虑,对汪鸣风的位子进行了调整,调整他进省委担任政研室的主任。

从下面的一方诸侯进省委干政研室主任。这明显就是犯错误了才会出现的情况,对这个结果,汪鸣风好似已经是心灰意冷,他和陈京就通过一次电话,在电话中他情绪不高,明显让人觉得他心理压力大。

然后几次陈京给他电话都没人接听,后面也不见他回电话,陈京通过其他的渠道知道他调省政研室了,估计这事对他的打击过于大了,以至于他都不愿意和陈京联系了。

以前陈京在组织部的领导。楚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高卫调任衡州担任市长接替汪鸣风的位置,他和陈京还时常都有联系。

高卫到衡州之后,在经济发展上面他主张向沿海看齐,搞工业区,大力招商引资。

他跟陈京打电话。多半都是探讨经济问题,高卫理论水平很高,是科班出身的经济干部。

缺点自然就是缺乏基层工作经验,想问题、思考问题有时候太理想化,在处理人际关系上面,处理上下级关系上面。有时候经验不足,用人的问题把握不是很准确。

陈京和高卫关系走近还是两人那一次去庸州的那次接触,自从那一次接触过后,高卫一直就喜欢和陈京交流。

他内心对陈京是非常认同的,所谓惺惺相惜,应该就是高卫对陈京的态度。

还有一个人,就是楚江省政府的副秘书长苏华平。

这个人和汪鸣风曾经有过激烈的竞争,当时两人竞争的位子就是衡州市长。

那一次竞争汪鸣风胜出,但是他却没有好结果,倒是失败者苏华平却迎来了机会,庸州计小平年龄到岗,苏华平被直接任命担任庸州市市委书记。

苏华平越过市长直接成为一方一把手,可以说是完成了连级跳,他的这种风头在楚江也算是红得发紫。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楚江政坛已经是沧海桑田了,陈京现在完全是以旁观者的姿态在看楚江的风云变幻。

对楚江打过来的电话,陈京感激的同时又思绪万千。

而最让他思绪万千的还是金璐的来电。

在电话中金璐颇为大方,格格笑道:“哎呀,咱们陈大书记今年要大喜临门了,要娶妻生子了,真是可喜可贺哦!”

陈京讪讪不知道怎么回答,支吾了半天道:“金璐,你……”

金璐在电话那头洒然一笑,道:“行了,别你你我我的了,都这把年龄了,还玩儿女情长的那一套吗?乖,过几天我来岭南,到时候一定来看你。”

她嘀咕了一句:“你也真是的,我不给你电话,就不见你给我电话,这一点可不好!”

陈京脸上发烫,他现在整天将精力集中到工作上,的确是鲜少打电话给金璐。

一天忙的时候陈京倒不觉得什么,可是一旦闲下来,独自一个人闲坐的时候,他不自觉就会想到自己当年在楚江的那些日子。

对陈京来说,最难忘的莫过于当初在澧河的那段日子。

而那段难忘的日子,他身边的女人就是金璐,是金璐陪他走过了人生最艰难的岁月。

也许金璐说得对,成年人不应该有太多的多愁善感。

因为现在的陈京和金璐,每天都被大量的事情包裹着,他们的人生不止是爱情和婚姻,有时候甚至还来不及多愁善感,又立刻要面对全新的场面了。

生活如此匆匆,每天应接不暇,什么时候多愁善感?

也就只有偶尔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心中会泛起各种酸酸涩涩,然后一觉睡过后又是新的一天……

和往常一样,陈京驾车回家。

乘电梯到所住的楼层,陈京刚掏出钥匙,对面的房门打开,殷婷婷的脑袋从门后面伸出来,她眯眼瞅着陈京,眨巴眨巴眼睛道:

“你行啊,最近好久不回来了哦,是不是有什么新去处了,这个小窝看不上了?”

陈京笑了笑,道:“没办法,工作实在是忙,有时候太忙就不回家了,住宿舍节省时间!”

“是吗?你工作起来会这么卖命?”殷婷婷从门后面走出来。

她穿着很慵懒,一身都是睡衣,身上散发着天然的少女沐浴后的清香,头发发梢都还是湿漉漉的,明显是刚刚洗过澡。

陈京打开自家的房门,殷婷婷大大咧咧的跟进来,一点也不见外。

几天没回家,陈京的房间依旧是异常的干净,一尘不染。

殷婷婷啧啧的道:“看不出来啊,你一个男孩子也这般讲卫生,爱整洁,实在是让人意外……”

陈京摆摆手道:“你随便坐,我烧点开水,咱们品尝一下我刚从武夷山弄过来的岩茶,滋味不错哦,非常的养生。”

殷婷婷喜滋滋的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可是大有口福了。”

她顿了顿,忽然话锋一转,道:“陈京,你交女朋友了吧?”

陈京一愣,睁大眼睛看着她道:“你这话怎么说?你怎么看出我交女朋友了?”陈京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暗暗好笑,他现在岂止是交女朋友,而是马上就要结婚的人了。

殷婷婷道:“你不用瞒我,今天有人来找你来了,站在走廊上等好久,我估摸人家八成是等你!”

她冲陈京眨眨眼睛,“那女孩不错哦,很漂亮很有气质,一看就是知性美女,我从门缝里面往外看的,可是瞧得清清楚楚哦!”

陈京皱皱眉头,心中犯嘀咕,什么时候有知性美女等自己了?这丫头是信口开河吧?

就在陈京疑惑间,“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陈京愣了愣,殷婷婷道:“哎呀,看来是你女朋友上门来了,对了,我这装束不会引起误会吧?”

陈京快步走过去开门,门一拉开,他首先嗅到的就是一抹淡淡的清香。

然后抬头,门口亭亭站着的赫然是唐玉。

唐玉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眼镜架在她那白皙高高挺直的鼻梁上,一张精致的脸因为这一副眼镜而更显风情。

她今天的头发略微修理了一下,长发自然披在肩膀上,前面留着厚厚的刘海,整个人看上去比往日更显年轻或者说是青涩,就像是一名大学生一般文静优雅。

“你……”陈京吃了一惊。

唐玉先笑起来道:“怎么?很意外吧,你上次告诉我你的住处,我今天就不请自来了!”

陈京笑了笑,抬手道:“那请进吧!”

唐玉进到客厅,一眼看到殷婷婷,身子迅速顿住,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陈京笑道:“唐记者,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姓殷,叫殷婷婷,我的邻居!职业就不说了,你们自己去聊!”

他又指了指唐玉道:“婷婷,你刚才说在我门口出现的就是这位美女吧?她姓唐,省城知名记者,很牛的那种,可不是小报娱记!”

“你好,你好!”殷婷婷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神色颇为尴尬,她和唐玉握手,然后一溜烟跑了出去,回家换衣物去了!

唐玉笑道:“陈京,你这不错嘛!小区环境好,房子的布局和结构好,另外还有小美女邻居,你这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哦,我就怕你乐不思蜀就麻烦了,咱们邻角人民可就要遭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