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15章 拜访赵将军!

第七百一十五章 拜访赵将军!

和方连杰一起拜访岭南省武警总队司令员赵奇志这是一个令陈京意外的日程。

赵奇志是少将军衔,年龄近五十岁的样子,之所以要拜会他,是因为他是方老将军的干儿子。

据说赵奇志的父亲曾经是方老将军手下的兵,一直都在老将军身边工作,后来他生了赵奇志有一次老将军通知开会,赵奇志当时年龄小,就跟着父亲去了军区。

这小子趁大人们开会的机会,溜出去钻进了一辆坦克,搞得老将军后来出动全军的力量才把这小子揪出来。

当时赵奇志的父亲吓得要死,主动找老将军说明问题,承认错误。

可方老将军当时却乐呵呵的,觉得赵奇志这小屁孩有胆量,是个当兵的种,当即就看上了这孩子。

后来赵奇志经常到军区玩,一来二去他就成方老将军义子了。

赵奇志参军以后一直在南方发展,但是几乎每年他都要进京一次去看望老将军,他们的父子关系这么多年都维系着。

方路平在岭南担任省长的时候,赵奇志对他支持极大,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帮方路平解决了很多的问题,而因为这些事情,赵奇志也渐渐的赢得了西北系的好感,他自己的事业又隐隐有更上一层楼的迹象。

由于赵奇志的身份特殊,陈京结婚的事情必须要通知他,而他对陈京也是相当感兴趣,曾经还专门给方路坚打了电话。说他想见见陈京这孩子。

方路坚再打电话给方连杰,让他陪着陈京一起去拜访赵奇志。

赵奇志在省武警大院里面的家里接见陈京和方连杰两人。

方连杰叫他“赵叔”,他笑嘻嘻的握着方连杰的手使劲一用力,方连杰疼得龇牙咧嘴,他皱眉道:

“你这还不行,还要练!要想肩膀上再多一颗星,还要再加一把劲。你这么年轻,比我一老头子还不如,怎么行?”

方连杰很尴尬。道:“赵叔是咱们军里面有名的技能标兵,我自愧不如!”

赵奇志严肃的道:“我们刚才可不是比技能,咱们比的是力量。没有力量,技能就是花拳绣腿,就是华而不实!”

他转过头来眼睛盯着陈京,脸上露出笑容,道:“你就是小陈?”

陈京点头道:“赵叔好!”

他伸出手去,赵奇志却没有用刚才的那一招,两人握手很平稳。

分宾主落座,赵奇志的老婆给陈京和方连杰上茶,又免不了寒暄一通。

几人坐下喝茶,闲聊了一会儿。陈京便把自己婚礼的事情向赵奇志说了,赵奇志愣了愣,旋即笑道:

“好啊,这是大喜事,我一定参加你们的婚礼。一定,一定!老头子应该是乐坏了吧?我可知道,婉琦可是老头子最疼的孙女,孙女要结婚了,他能不高兴?”

陈京道:“赵叔能参加咱们的婚礼,我太高兴了。爷爷肯定也会非常高兴的……”

赵奇志又问陈京道:“小陈,你来岭南快一年了,各方面都适应了吧?我可是专门关注了你哦,听说你搞得很不错,这很了不起,很值得祝贺!”

他顿了顿,道:“对了,在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你可以找渠道跟我说说,我能帮得上的,一定不推辞!”

赵奇志是个很爽快直爽的人。

方老将军曾经评价他是最职业的军人,赵奇志骨子里面的军人气质是相当浓的。

他对军人也有近乎严苛的要求,现在岭南省的武警部队号称是共和国最精锐的武警,这和赵奇志喜欢练兵,善于练兵和从严治军是分不开的。

而他对军人要求的严苛,也从刚才他对方连杰的态度上可以看出来。

方连杰现在虽然肩膀上扛了两杠三星,但是在赵奇志眼中,他这个兵还不怎么的,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谢谢赵叔,在岭南这一年我能够有一些成绩,这都离不开领导和长辈们的支持。岭南是个好地方,是个拥有最好发展条件的地方。

当然,岭南也是个比较排外的地方,在这一方面我遇到了一些困难,所幸基本都解决了!”

陈京顿了顿,话锋一转,道:“赵叔,刚才您说有困难找你帮忙,我还真遇到一件棘手的事情,目前不知道怎么妥善处理!”

陈京把公安局和政法系统的那一摊子问题对赵奇志详细的说了一遍,他尤其强调自己对公安系统的掌控力太弱,没办法掌控公安系统,就引发出一系列的问题。

邻角的发展成果得不到保障,邻角的社会秩序和社会治安水平的改善难度极大。

陈京说到这个问题,便提出了一个县域经济核心竞争力的概念。

陈京对邻角的定位并不是劳动密集型工厂的定位,陈京希望邻角成为岭南三角地区发展的典范或者说是示范地区。

要做好这个典范,除了本身发展要有规划,有计划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整个邻角的形象要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的认同。

而这其中,陈京把社会治安和社会秩序水平放在了很重要的地位。

陈京下一步打算是要开展跨区域合作,准备在南港和邻角交界的地区搞悠闲娱乐、旅游等一体的服务,另外房地产开发也是发展的重点,最终的目的是吸引特区包括港澳的商人过邻角置业定居。

邻角在岭南地区条件得天独厚,尤其是白石山的存在让邻角的自然环境各方面人居条件相当的好。

而且邻角沿海,邻角这一带的海滩资源丰富,非常有开发潜力,一旦开发成功,邻角的人居环境、旅游资源各方面都将上升一个大台阶,这对陈京实现邻角的发展目标都是相当的有利的。

陈京对邻角的定位高端,就需要邻角的社会治安水平等各方面也要走在全市甚至全省的前列。

目前整个岭南的社会治安水平都备受诟病,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不能够指望公安系统内部想办法解决,他必须要把这一条系统自己掌握住,在邻角的范围内面想办法把工作做好。

陈京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赵奇志听得眼中精芒闪烁,他盯着陈京半晌,轻轻的“嘿”了一声,道:

“你这小子,野心不小啊!一个小小的县级区而已,你硬是想按照特区的标准来搞发展,这股子气势就了不起!”

他沉吟了一下道:“我早就听说你能干事,敢干事,会干事,今天我们初次接触,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的确,你很有想法,很了不起!”

他站起身来进房间打电话,陈京在客厅都能听到他寒暄大笑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赵奇志回到客厅对陈京道:“小陈,我已经给省厅章一群副厅长打电话了,在电话中我不能够把事情说详细,我只要求他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你放心吧,章副厅长跟我是老战友,绝对不会食言!

他的电话我稍后给你,你从我这里回去后就给他电话,你找机会去见见他,把你的想法向他认真汇报,他肯定会支持你干的!”

陈京大喜过望,忙站起身来道:“太谢谢了,赵叔!最近这几天,我脑子里面全是这事儿,我觉都睡不好,苦恼得很!”

赵奇志哈哈大笑,道:“你这就有些不对了,都快结婚了人了,脑子里面还尽念着工作,这可要不得啊!工作要干,生活也不能不重视,有工作有生活,工作和家庭兼顾,而且还要游刃有余,这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从赵奇志家里出来,赵奇志夫妇把陈京和方连杰两人送到门口,陈京今天有意外的收获,心情大好,晚上答应请方连杰去放松放松。

方连杰情绪却不高,道:“陈京,你倒是好,来一次占了这么多好处。我辛辛苦苦从中原过来,进门就挨了批,我就不明白赵叔凭啥牛哄哄的,他武警部队真要放在战场上,我一个团就可以灭他一个总队!”

陈京笑道:“行了,连杰,你这话刚才怎么不敢当着赵叔说啊?你跟我说,你是欺负我不懂吧?”

方连杰尴尬的咳了咳,道:“我是有感而发,陈京!我总结了,无论是当兵还是官场,大家都特别在意一个东西,就是基层经验。赵叔喜欢的兵都是从基层爬上去的,他用手捏不怂的那种。

而在你们官场上,像你这种从基层爬起来的干部,走到哪里都受追捧,现在一说起陈京,别人都翘大拇指。

我在中原带了几年兵,但终究没真正从基层开始干过,只学了一个形似,没有基层的魂儿,这个短板一遇到赵叔这种行家一下就露出来了,实在是让人烦心呢!”

陈京愣了愣,没想到方连杰忽然搬出了这个理论。

他沉吟了一会儿,仔细一想他说得还真是有道理,不就是这样吗?

党内都强调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基层工作的经验实在是很重要,这在很多时候,都决定了一个干部本身的自信和以后的发展……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