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16章 困难重重!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每来一次省城,陈京的日程一般都排得很满。

省城乔正清副省长,胡俊中副书记,还有周景、佟氏企业的董事长佟其为,还有像蒋恒云等等,陈京和他们联系都是相当紧密的。

乔正清那边,陈京现在马上就是方家的女婿,乔正清又是地地道道三叔方路平的嫡系,有这一层关系,陈京在乔正清面前就是地地道道的晚辈,保持和乔正清的联系,这不仅是个态度问题,而且还是个礼节。

至于胡俊中副书记,他是岭南有重要影响的官员,他非常支持岭南从外省引进年轻干部,所谓举国人才为我所用,这就是胡俊中的政治理念。

可惜,他的这个政治理念并没有得到岭南省内的广泛认同,他在很努力的情况下,而且在中央组织部的干预下,岭南也才有第一次的所谓引进人才的公选。

胡俊中对这一批公选干部是寄予了相当大的期望的,这其中尤其是陈京,他寄予的希望更大。

陈京是这一批干部中目前表现最优秀的干部,陈京执政邻角一年时间,邻角从默默无闻到现在知名度越来越高,而且最近舆论更将邻角说成是南港和海山两市展开合作的破冰之地。

有媒体表示,海山和南港因为发展理念分歧问题,这么多年一直关系不好,两地交往很少,无论是政界和是经济界,彼此缺乏沟通和信任。这样尴尬的关系导致两地的关系发展一直停滞不前。

现在经济发展跨区域合作已经成为了大趋势,在这样的大趋势的推动下,海山和南港两地优势互补,合作发展的呼声越来越高。

省里面现在也在研究这个课题,希望这两个经济大市能够找到一个合作共赢的发展方式,在这样的框架下展开两地大范围,多层次的合作。

不过这个工作的进展一直很缓慢,理由就是两地的合作基础薄弱。历史上两地就存在严重的区域矛盾。

在这样的背景下,陈京的邻角区自然就引起了诸多的关注。

首先从地域上来说,邻角毗邻南港,另外,陈京在邻角发展问题上的思路是非常开放、非常前卫的,在陈京的经济发展报告中,把邻角和南港的合作的蓝图描述得相当的美好。这说明陈京对开展两地合作态度是很积极的。

另外,陈京并不是传统的海山干部。他对南港不像其他海山人那样有成见。而南港社会各界接受陈京比接受其他海山干部也更容易,他的这个身份有利于做两地合作的开路先锋。

媒体正是分析了这些种种,得出海山和南港两地合作需从邻角开始的观念和建议。

无疑,陈京在邻角这一年的政绩是很突出的,撇开邻角经济高速发展不谈,单是陈京为邻角发展所勾勒的宏图,邻角的未来都是充满了希望的。

陈京对邻角的定位是共和国的家具之都。另外,陈京还致力把邻角打造成为港澳的后花园。

现在越来越多的港澳人士到内地安家。到内地置业,陈京希望把邻角打造成为整个岭南人居环境最好的地方。借此来吸引来岭南定居置业的富人投资邻角,从而让邻角真正的从默默无闻,开始渐渐的踏入全国知名区县的行业。

陈京的规划如此好,而且他的行动又如此的得力,胡俊中自然对他愈发的重视,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每一次进省城都会联系胡书记,保持胡俊中这条线,目前是陈京在岭南发展的重中之重。

这一次,陈京再一次通过蒋恒云的关系和胡俊中见了一面。

胡俊中到省委党校视察,中途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陈京就在这个时候和胡俊中见了面。

陈京向胡俊中汇报自己结婚的事儿,胡俊中哈哈大笑,道:“好!好!是该结婚了,这个时候正好。你目前工作成绩很出色,组织对你也是相当的看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个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这个问题已经成为你进步的一大阻碍了,现在你在这个时候结婚,解决个人问题,就算是成为真正的男子汉了,你在以后的工作中肯定也会是越来越成熟。”

陈京道:“谢谢书记,目前我担心的就是工作和结婚的问题有冲突,结婚的时候恰恰又是年底最忙碌的时候……”

胡俊中摆摆手道:“工作永远都做不完,邻角的班子搭建是否成功,这一次你结婚就是一次考验。”

陈京道:“我认为我们班子是没问题的,只是我这心理上总有很多事情放不下,我们刚刚走过的一年,最大的成绩是我们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往前走,解决了方向问题。

接下来几年,我们要坚定不移的按照现在的路子走下去,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出成绩的。”

陈京沉吟了一下,又把自己想整肃政法和公安系统的想法向胡俊中做了汇报。

陈京提出邻角的治安水平、法制水平等等全方位的工作都要走到岭南其他地方的前面,这决定了邻角的政法工作要领先于其他地方。

胡俊中眼睛盯着陈京,眉头微蹙,没有马上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盯着陈京道:“你……是否有把握?”

陈京愣了愣,认真的点头道:“我认为没有问题,我有信心处理好各种矛盾!”

胡俊中点点头道:“那你就放开手脚去干吧,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大局。任何时候都要善于保护自己,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一点你要有足够的认识。”

陈京心中一凛,胡俊中的话传达了一个很明确的意思,那就是政法工作这一块很敏感,很不容易随便动,陈京需要相当的谨慎才行。

这样谨慎的话从胡俊中的口中说出来,警告的意思就相当的明显了……

而能够让胡俊中都觉得很敏感的事情,其难度可想而知,陈京心中不由得有些打鼓。

不过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陈京也必须一条路走到黑了!

省公安厅副厅长章一群位高权重,实际上公安厅的具体事务都是他主持的,在岭南公安战线,他威望很高。

他军人出身,是正团级从武警部队转业到地方,转业直接就转到了公安战线。

这些年来,岭南经济高速发展,社会人员流动大、社会状况复杂,章一群在岭南公安系统主持了一系列的改革,可以说是卓有成效。

而且,他还专门去美国等发达国家学习过治安管理、处理突发性群体事件,大城市和大型活动安全保卫等知识,回来后被省公安厅重用担任副厅长。

担任副厅长两年之后,省里决定让他主持公安厅全面工作,到现在已经有了几个年头了。

陈京拜访章一群,他对陈京提出的要整肃政法和公安系统的想法有些抵触。

他告诫陈京道:“小陈,岭南有岭南的特殊性,岭南的公安战线我们是以市为重点建设,各区县公安系统我们高度集中管理,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迎合岭南社会人员高流动性,人员构成极其复杂的环境。

我们在办案、处理突发事件、维护社会治安方面,我们全省联网,这样的方式高效便捷,这样的方式有利于我们整个公安系统的工作。”

陈京听章一群这样一说,他心中暗暗摇头。

他有些明白为什么章一群会反对自己的提议了,原因就在于现在整个岭南公安系统的架构改革都是章一群推动的,章一群的要求是全省公安系统加强纵向联系。

因为纵向联系加强,横向的主管自然的削弱,这也就造成了在邻角政法一系完全成了尾大不掉,从而成为了陈京的心腹大患。

万事有利必有弊,但是在陈京看来,对目前政法架构的这个弊端他无法接受。

而且他也认为,这样的公安系统架构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如果长期都按照这个架构做事,迟早会暴露出大问题。

陈京当即就驳斥了章一群的观念,他强调任何一级党委政府都必须要有绝对的权威,任何一级政法和公安都必须要在本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之下,这是原则问题,是不容有质疑的问题。

陈京脾气这么硬,章一群一下愣了,连他一旁的工作人员都被陈京激烈的反应弄得非常吃惊,他们心中都在犯嘀咕呢。

心想这小子是谁,竟然敢在章厅长面前以这样的态度说话?

章一群军人出身,身上有一股子赫赫虎威,他眯眼瞅着陈京,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变淡。

陈京一看对方这架势是要翻脸,他忙道:

“章厅长,我今天是就事论事,我们因工作各抒己见,不牵扯我们个人对彼此的看法。”

他顿了顿,道:“我知道,我现在提的问题相对比较敏感,因为事情牵扯到大局。但是我能够提出这个问题,敢于提出这个问题,我内心是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的。

我说的都是现实问题,都是我们面临的有待解决的问题,我希望您能慎重考虑我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