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18章 常委会上的火药味

第七百一十八章 常委会上的火药味

海山经济工作会议一共是两天,第一天会议结束,海山市委召开常委会总结一天会议的情况,各常委陆陆续续的进入常委会议室。

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冯卫国在门口迎头撞上了市委书记黄宏远,他正要打招呼,黄宏远伸出手来道:

“老冯,今天的会议亮点不少啊,邻角出了大风头,陈京的讲话更是雄心勃勃,看来新的一年,邻角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惊喜啊!”

冯仁国笑了笑,道:“书记,陈京在咱们海山可独此一家啊,他是有能力的干部,也是敢想敢干,雷厉风行的干部,对这样的干部,我们市里面要在鼓励的同时加强引导,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他给我们多大的惊喜都不让人意外!”

冯仁国笑得略微有些勉强,因为今天的会议出了让他意想不到的意外。

黄宏远说的所谓亮点,其实就是意外。

陈京今天在会上的讲话并没有按照市里大家的默契讲话,他今天大谈跨区域合作,而且为了引起南港方面的兴趣,陈京抛出了很多岭角的优势和特点,而且还做了很多承诺。

陈京的这些讲话引起了一批顽固派的不满,尤其是有很多和南港有矛盾的官员,对陈京的讲话反应激烈。

经济工作会议是个秀场,在这个秀场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规定动作”。

可是陈京作为一个外来者,他偏偏就不按规定动作出牌。在今天的会议上,他说出了“惊人”之语。

今天会议还没结束,冯仁国就收到了很多反馈,各方矛头都是指向陈京的。

陈京本来就遭人妒忌,有很多人是想揪陈京的辫子揪不到,现在陈京在经济工作会议上出格表现,那些人怎么能放过机会?

就在中午的时候。市政府秘书长韩凯就打电话给冯仁国,他说下面对陈京的讲话反应激烈,认为陈京此举是在损害海山的利益。

冯仁国当时就觉得头疼。

韩凯的电话。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代表清香市长的态度。

清香市长做事是从不自己出面的,她特别强调下面的人要“悟”,韩凯打电话给冯仁国。而且语气如此的严厉,这就说明清香市长对陈京很不满意,很恼火!

现在的海山,所有人眼中陈京都在向冯仁国靠拢,陈京和冯仁国现在是一个鼻孔出气。

然而实际是怎么回事,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

冯仁国需要陈京这一点毋庸置疑,陈京靠向他,让他在海山的地位稳固了很多,连带平常说话的语气都硬了。

可是,冯仁国却驾驭不了陈京。在很多问题上,冯仁国帮不了陈京,陈京自有一套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海山,大家都很排外,对陈京非常的警惕。尤其是市里的一些领导,对邻角更是有明显的偏见。

可是陈京在省里乃至更上面有了不得的关系,很多事情他走上层路线搞得很成功,陈京需要冯仁国的地方仅仅只是海山市的层面上。

这一点是两人的默契,同时也是冯仁国很尴尬,难于启齿的地方。

今天陈京在会上又再一次“出格”。清香市长很恼火,他冯仁国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几天冯仁国头疼的事情还不止是这样,陈京在活动政法系统改革,意欲把邻角的童小离给架空。

童小离市政法委廖书记的亲信,廖祖辉最近频频向冯仁国施压。

可是冯仁国根本就劝不了陈京,陈京做事情都是目的非常明确的,他决定的事情几乎就不改变。

陈京已经开始到省里活动,据说好像是讨到了尚方宝剑,在市一级层面上,陈京也在疏通关系,很有可能陈京和童小离之间的斗争马上就要见分晓。

说不定童小离就要被架空,而邻角的政法系统和公安系统肯定又会独树一帜,不知搞出多少花样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冯仁国疲于应付,可他又不得不应付。

陈京他必须要死保,不到万不得已,他不能够弃子。

今天召开常委会,冯仁国脑子里面就想着会上自己定会成为众矢之的,他万万没料到黄宏远会说陈京有“亮点”。

亮点无疑是一个褒义词。

黄宏远说陈京的讲话是亮点,这就是他表明的态度。

两个人都是老狐狸,短短的几句话,彼此就能领悟到对方的想法,黄宏远是在拉拢他冯仁国呢!

常委会果然大家都把议题集中到了陈京的讲话的上面,常委副市长解俊第一个发言批评陈京的讲话出格,他表示陈京的讲话完全就是越权。

跨区域合作不是他一个区委书记能够说了算的问题,而应该由市里统一部署规划,由市里统一发言表态,在这样层面上的跨区域合作,合作才有保障,才合情合法。

解俊提议对陈京这样的乱表态,要给予严厉的警告,并且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市里严正的立场……

解俊的讲话一结束,里面就有几人响应他,甚至连联系邻角的常委,统战部部长丁国师都觉得陈京的讲话“不负责任”,没有以海山和邻角的利益为重,陈京如此的表态,是海山人民不接受的。

丁国师的表态,让会场的气氛一下紧张,清香市长摘掉眼镜道:

“丁部长,你是邻角的联系领导,邻角陈京今天的讲话你是否事先知道?”

丁国师脸色变了变,道:“市长,我虽然是联系干部,但实际上邻角党委和政府我一直都联系不上,他们干出了成绩,但是年轻的毛病还是时常的暴露。不得不说,这是把双刃剑呢!”

清香市长轻咳了一声,不再说话,很自然,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黄宏远。

常委会大家彼此都相当有默契,会上各抒己见,清香市长偶尔会提一些问题,目的是把事实表现得更清楚一些。

而最后的总结都得书记来做,这是书记的权利,黄宏远需要在很多事情上表态。

当然,这一些都是表面文章,真正的常委会的角逐都是微妙的。

黄宏远作为书记,他不能够随便表态,也不能够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表态。

按照党的议事原则,少数服从多数,常委会大多数人认可的意见,才是会议的决议。

当然,作为书记也可以独断,不过任何一个书记如果把自己凌驾于常委会之上,他的威信就会迅速扫地,他这个书记离垮台就进入倒计时了。

今天常委会的局面很显然,清香市长对陈京是相当不满了,要借今天这个机会统一一下意见,要对陈京实施一番严厉的敲打。

黄宏远会是什么态度?

黄宏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眼睛一扫,看向了冯仁国道:

“仁国,你怎么不说话啊?海山的事情可离不开你啊!”

黄宏远这么一说,会场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他把皮球踢向冯仁国,无非是希望这事在政府内部最好有共识。

而冯仁国和清香市长之间一致都是很有默契的。

两人有矛盾,同时也有共同的利益,在陈京的这个问题上,这只是小事。

陈京风头劲,现在找个由头打压一下这小子,把他的头摁一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冯仁国没有理由在这件事情上和清香市长对掐,所以事情应该是有定论了。

可就在所有人把心放肚子里的时候,冯仁国的发言却让会场一阵**。

冯仁国道:“对陈京发言的问题,我认为不算出格!现在跨区域合作是大趋势,省里已经部署了南港和我们海山的跨区域合作的大框架,所以跨区域合作不是红线,也不涉及到上纲上线的政治问题。

陈京作为邻角的区委书记,他在跨区域合作上是有很重要的发言权的,他今天的讲话我认为很中肯,同时也很和气,我认为这个态度没有错!

既然要合作,我们就不能在以对立的态度来面对我们两地的关系,我们该到了要改变思想的时候了!”

冯仁国这话一说出口,会议的气氛骤然紧张,大家才纷纷意识到,今天的会议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

清香市长皱了皱眉头,面沉如水。

而就在这个时候,市委秘书长周国华,市委宣传部长乔大林先后发言表面立场,他们的意见和冯仁国的意见基本差不多,都是支持陈京的。

这样一来,会议形成了争议,争议很明显的分为两派,两派的意见截然相反,会场的火药味一下浓了起来。

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恍然察觉,今天的会议真正的对手是黄宏远和清香市长。

今天这是一次硬碰硬的交锋,也是今年一年以来,书记和市长之间可能最激烈的一次交锋。

在前面很多次,双方暗潮汹涌,但是在暗潮中总有妥协和退让,待到最后拿到会上讨论的时候,基本都酝酿得差不多了,双方最多也就是象征性的顶几下牛,事儿就有了决断。

但是今天……

会场上所有的人都是老狐狸,所有人都嗅到了浓浓的火药味道,今天这事可能不会善了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