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19章 意外的出招!

第七百一十九章 意外的出招!

?摘掉厚厚的老花镜,丁国师往上面哈了一口气,然后用力的擦拭,一直把眼镜擦得锃亮锃亮,他才重新戴上。?

丁国师生得高高大大,方面大耳,用老百姓的话说,他颇具官威。?

而他一贯也都是很沉稳、大气的,在邻角班子中,他算是形象相当好的干部。?

不过现在,他脸色有些不自然了,他擦拭眼镜,将桌上的茶杯端起来还没送到嘴边又放下了,又拿起钢笔把钢笔笔帽拉开又重新插回去。?

种种无意识的不自然的举动,显示出他心中很焦躁。?

今天的常委会开成这样丁国师很意外,直到现在他才明白有人说邻角的陈京不是省油的灯,这句话绝对不是信口开河的。?

陈京在海山政坛的形象是年轻有为,背景深不可测,做事敢打敢拼,敢想敢干,而且敢于冒险,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

丁国师一直都是这样看陈京。?

这样的年轻干部很难得,但是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稀有。?

有才华的年轻人多多少少都有傲气,陈京拥有这些素质不奇怪,只不过他比一般的年轻干部更优秀一点而已。?

但是今天,丁国师忽然发现,陈京做事并不是一个冒险的人。?

陈京是不打无把握之仗啊!?

今天的这个局面,陈京看似是在经济工作会议上大放厥词,越权讲话表态,实际上他是早有准备的。说不定这事还就是市里面某些领导的共识,陈京不过是执行者而已。?

可怜他丁国师没有看透这一点,心中还恼火陈京不把他看在眼里,想着要给陈京一个教训呢!?

现在……?

丁国师斜眼瞅了一眼清香市长。?

清香市长眉头皱得很深,手上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脸上看不出有沮丧之情。?

但是丁国师和清香市长打交道很多年,他非常清楚清香市长现在这个架势。她脑子里面在高速的运转。?

恐怕她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今天这样吧??

在海山政坛,黄宏远和清香市长两人是截然不同的性格。?

黄书记比较柔和,清香市长却是女强人。做事雷厉风行,非常的要强。?

黄书记以柔克刚,常常能够占据主动。但是在丁国师的记忆中,就从不见今天这种剑拔弩张的局面。?

现在就陈京发言的问题明显形成了两派截然不同的意见,双方意见对立,如果真要分一个胜负出来,马上就会是常委表决。?

这样的表决自然是以黄书记和清香市长为头,这是两人真正正面的交锋。?

“咳,咳!”黄宏远轻轻了咳了两声。?

会议室很安静,他的咳嗽声虽然非常轻,但是听在众人耳中却如惊雷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黄宏远笑笑道:“行了。大家都不用太严肃!我随便发表一点感慨!”?

“这一次经济工作会议说句实在话,我感慨很多啊,每年经济工作会议,我们为了激励下面都会想方设法的给他们各种排名、各种奖励,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反正排名在那里,所有人都看得到。?

不得不说,这样的刺激很有成效,能够激励他们的士气,我们的经济发展一年比一年更有成绩,这是要肯定的。”?

他顿了顿。道:“但是,我们海山市在全省范围内也是有个排名的,我们工作了一年,在省里的排名怎么样呢?我们关起门来说,我们海山在过去一年的发展缺乏亮点,我们在岭南的排名不会太好!?

今年省里的经济工作会议,我们的日子不好过,我们班子一年的努力,注定会被打上乏善可陈的标签……”?

黄宏远说到此处,他颇为激动的挥动双手道:“同志们啊,我们天天嚷嚷发展是硬道理,要下定决心、下大气力来谋发展。可为什么我们一年干下来就乏善可陈呢??

很有意思的是,我们海山一年经济发展,在省里看来唯一的亮点就是我们邻角的特色发展。这不能不说是个讽刺,因为在我们海山内部有很多人都还在用有色眼镜看邻角,都在处处挑邻角的刺,这不是大讽刺又是什么?”?

黄宏远这番话说下来,几乎所有人都低下了脑袋,很明显,今天黄书记心情不好,他为海山一年的糟糕成绩而情绪低落。在这个时候他拿邻角说事,说邻角是海山的唯一亮点,在座的又有谁敢说什么??

不得不说,黄宏远说的是事实,邻角在过去的一年中表现很优异,陈京是既务实又务虚,在务实这一块他狠抓经济,而在务虚那一块,他大搞眼球经济。?

搞什么专家帮扶,搞什么国际家具城,媒体公关方面也下了大力气。省里的几家主要媒体在过去的一年中都没少为邻角鼓吹。?

在这样两手都硬的情况下,省领导除了看到邻角外还能看到海山哪个地区??

黄宏远讲话完毕,一直没说话的副书记江铸道:?

“书记,我看我们市里在发展方面也可以向咱们邻角学习学习,邻角的小陈在搞发展方面有一套,他在邻角搞的很多办法我们完全可以借鉴。比如说特色经济这一块,比如说整体宏观规划这一些方面。?

还有……”?

黄宏远大手一挥道:“还有就是海港合作,海山和南港的合作是我们海山经济突破瓶颈最好的机会!什么叫一心一意谋发展?我们嘴上说的好听,但是真正到实际行动的时候,我们就有了门户之见,区域之见,这样的本位主义思想是搞不好大事的。?

我还是一句话,发展是硬道理,没有发展我们海山班子就是吃干饭的班子,我们这一任班子干到头,什么成绩都没有,我们怎么向海山人民交代?”?

黄宏远眼睛看向常委副市长解俊道:“老解,对陈京今天发言的问题,我看没必要那般上纲上线。我们现在谈合作是大趋势,既然是大趋势,我们就不能什么都碍于面子。?

我们海山和南港两市矛盾深,积怨厚,两市之间的合作如何破冰是个大难题。?

陈京今天的讲话我认为释放的信号很友善,他本人是海山今年搞发展的大明星,而他的身份又不那么敏感,由他通过某个场合释放善意的信号,这对我们的工作究竟是有利还是有弊?”?

黄宏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道:“至于说到越权的问题,我认为更是不存在的。陈京今天的讲话是我们内部的讲话,我们的经济工作会议是关着门开的,又不是在谈判桌上,我们言论自由,他哪里有越权?”?

解俊神色非常尴尬,满脸通红,而一旁的冯仁国表情却显得轻松。?

在关键时候,陈京并没有让他为难,而是早有准备,早做了打算,原来他事先早就和黄宏远是有默契的。?

这让冯仁国根本不用担心自己会夹在中间难做人,如不出意外,陈京今天的发言是真的要成“亮点”了。?

果然,清香市长表态道:“书记的讲话让人警醒,的确,我们要反思的地方很多。我们市领导集体的智慧和勇气还比不上人家小陈一个人,我们要反思啊!?

我认为今天小陈的讲话亮点很多,讲话很务实,很让人信服。?

尤其是他讲到明年邻角经济发展的最低目标是进入全市三甲,这个讲话可以说是豪气逼人啊!?

如想问问在座的各位,我们海山什么时候也能有勇气说我们要进全省的三甲?”?

清香市长这一表态,刚才的剑拔弩张就化为了无形,这一次角逐黄宏远无疑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而他也没让矛盾激化,很巧妙的给了清香市长一个体面的台阶下。?

就在大家松一口气的时候,黄宏远冷不丁又抛出了一个惊人的话题,他道:?

“还有一个事儿我想借今天的机会说一下,为了增强邻角新班子的战斗力,陈京向市委打报告,建议市委对邻角班子做一些微调。对这个报告,我们江书记还有钱部长都看过了。?

陈京的意思是想把童小离提拔为副书记,他希望市委能够给他们多配一个副书记……”?

黄宏远哈哈一笑,道:“大家可能有些同志还不知道,陈京马上要结婚,要请长假,邻角的一摊子又不能放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提出要多配一个副书记,我认为可以考虑。?

再说了,童小离这个同志是老政法,在邻角工作的时间长,工作经验丰富,政治作风过硬,他来担任副书记也是让人放心的。?

今天这样,我也不搞思想统一的那一套,我们常委都在,我们来个简单的表决,这个事情事不宜迟啊!”?

会场刚刚放松的气氛骤然又紧张。?

常委会的议程一般都是事先确定的,常委们事先都知道会议的内容,一般没有临时增加议题的情况。?

但是作为书记,总有一些特权,有些重要的事儿,突发事件来不及事先通报的,他可以在常委会上提出来让大家表决。?

一般这样的情况很少,以至于很多人都没有什么心理准备。?

提拔童小离为副书记,这仅仅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吗?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