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20章 目的达成!

第七百二十章 目的达成!

为了要在政法工作方面更有作为,陈京是多剑齐出,层层施压。

首先他直接对童小离施压,给政法系统加担子,让他承受极大的压力,而且陈京对公安局还提出了特别的要求,明确是要干预公安工作。

陈京的这一手,让冯仁国承受的压力比较大,童小离把种种不满往上反馈,反馈到市政法委廖祖辉那边,廖祖辉便向冯仁国施压。

可是另外,陈京从省里找关系努力的走上层路线,虽然他找到的省厅章一群副厅长,两人谈话话不投机,但是陈京的意思和决心已经表现出来了。

而且陈京在和章一群谈话的时候,还直接提到了基层政法公安尾大不掉的问题。

当时章一群也承认有这样的问题存在,而且他明确表示,下一阶段工作要努力做好进一步的改革,要真正的让各地方各级党委的政法系统更加高效、更加合理。

陈京和章一群打了招呼,他再找黄宏远。

和陈京在海山的大出风头相比,黄宏远在工作上成绩乏善可陈。

说到原因无非是因为他初掌海山的大权,很多工作他做起来阻力很大,他还没能完全掌控海山的局面。

另外,海山派系本来就多,以前黄宏远和清香市长之间一直实力不相伯仲,现在他当了一把手,他和清香市长之间的矛盾多余合作,这给海山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消极影响。

但是不管有多少理由,黄宏远工作没有成绩是事实。作为海山一把手,最近他也被省里好几位大佬谈话。

这样的谈话让黄宏远颇受刺激,他回过头来看海山,也就只有邻角陈京给他挣了一把脸。

而他对陈京的态度又还一直暧昧,暗地里他对陈京频频示好,表现上却又表现出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架势,现在陈京出了风头。别人也不会认为是黄宏远支持的结果。

对这样的局面他有些无奈,但是通过陈京在邻角的表现,黄宏远也领悟到。海山要发展,他要在海山贯彻意志,不能够继续不紧不慢。像温吞水一样干事情了。

他必须要想办法让效率更高一些,他必须要让自己更强硬一些。

纵观陈京在邻角一年的工作,他可以说是大开大合,使出了很多大动作,干了很多人不敢干的事情。

而且陈京善于借势,善于冒险,善于整合资源。

陈京从上到下,从内到外,方方面面的资源他都整合了起来。他借外力整肃内部矛盾,又通过内部的团结来抵抗外部的压力。借本地的资源去走上层路线。又通过走上层路线来排除本地的阻力。

陈京在省市区之间灵活游走,他长袖善舞,表现出了极高的公关才华和能力。

如果仅仅认为陈京的成绩都是靠他深厚的背景取得的,这无疑是相当的肤浅的,陈京真正厉害的是他本身的综合能力。他为了搞好邻角的发展,实在是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让人拍案叫绝的同时,又不得不让人叹为观止。

陈京有意在政法工作上有作为,这一点恰恰也是黄宏远关心的点。

再加上黄宏远现在很重视和陈京的关系,他希望能够和陈京的关系更近一些。他要借助陈京的势来开展工作,为新一年的工作做铺垫。

再加上,黄宏远想加强政法工作的干预力度,他现在本身能力又不够,唯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他先支持陈京,让陈京在邻角搞个蓝本出来,这是对廖祖辉是一个沉重的打压。

所以黄宏远在这个问题上是绝对支持陈京的。

陈京三管齐下,最后由黄宏远支持他,最终在常委会上通过决议,提拔童小离为区委副书记。

廖祖辉在会上强烈反对,认为邻角政法维稳工作非常重要,在这个时候不能够有丝毫放松,而邻角政法委书记的人选非童小离莫属。

黄宏远冷不丁一句话就把廖祖辉所有的反对都化解了。

他道:“老黄,你不要这么激动,童小离你如此看重,他能者多劳,担任区委副书记也可以兼任政法委书记嘛!这可以灵活的处理嘛!”

黄宏远这话一说,廖祖辉还怎么反对?

但是他心中清楚,自己终究还是低估陈京了。

陈京要在政法方面有作为的第一步是要把握公安,童小离作为区委副书记他兼任政法委书记,不可能还兼任公安局长吧?而这恰恰是陈京想要的,陈京在公安局长的人选上面做文章,达到先掌控公安局的目的。

至于童小离,他双拳难敌四手,陈京现在在邻角有了崇高的威望,给他一个副书记这不是提拔,而是束缚。

童小离在陈京的手下必然要被严厉的打压,凭他一个人想跟陈京斗,无疑是螳臂挡车。

这样的局面傻子都看得明白,在常委会上投票自然是支持黄宏远的提议居多,就这样童小离的命运就决定了!

陈京注定是能给人带来惊喜的人,陈京把童小离明升暗降的消息在第二天的会议上就不胫而走了。

陈京果然是个不安分的人,他为了最终彻底的把握邻角的局面,他终于把手伸进政法系统了,显然,他的做法得到了市里主要领导的支持,而他的这一做法会不会成功,会不会引起其他地方也纷纷的效仿?恐怕这一些问题暂时都不会有答案。

外面的人看热闹,作为当事人就没有看热闹的心情了。

廖祖辉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他散会后就按耐不住,就把这一情况向上面汇报,他的大意是说海山区委有主要领导要破坏政法改革和公安全省高度协同的既定规则。

这样汇报廖祖辉还嫌不够,他还专门就海山市邻角区的相关情况向省厅领导做了汇报,在汇报中他着重讲了陈京在邻角搞的一系列不利于全省公安高度协同的做法,明确提出陈京的这种做法是很危险的,是不负责任的,更是不顾全大局的。

他汇报上去,第二天没有结果他又打电话到领导那边去问情况。

最后,在第二天下午省厅那边给他电话,这个电话让廖祖辉极其惊讶,同时有感到无可思议。

省厅领导对这事的看法是邻角的情况特殊,可以酌情的尊重他们党委班子的意见。另外,省厅领导还告诫廖祖辉,在汇报问题的措辞上面以后要注意,不要有太多的意气之言,要时时刻刻的注意搞好团结,要以大局为重。

廖祖辉听到省厅领导的这个谈话,他当即差点崩溃,而一旁和他一同等电话的童小离也看出了领导脸色的异常,心中倏然紧张,心瞬间的坠入冰窖。

不知过了多久,廖祖辉才艰难的挂断电话,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情极其复杂。

到现在他明白了,陈京是把方方面面的关系都打通了,他从上到下各种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人家才动手。

人家动手了,事情就成定局了,任何的反击都是徒劳的,廖祖辉所谓的反击只能进一步证明他的无能。

凡事都需要未雨绸缪,等事情已经定局才行动那是后知后觉,这样的人在官场上是不被领导喜欢的,而廖祖辉显然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叮,叮!”

桌上的电话再一次响起,廖祖辉眉头一拧,抓起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冯仁国在电话那头打着哈哈道:“廖书记,昨天常委会实在是出人意料,你也看到了,事情跟我没有什么关系,要调整邻角的班子是书记的意思。”

廖祖辉一听是冯仁国的声音,他当即就想把电话给挂断。

他轻轻的哼了一声,冯仁国又道:“廖书记,你别生气嘛!邻角的事情可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可以继续商量嘛!陈京刚刚就给我打电话了,在人事上征求我的意见,你说我这……”

廖祖辉一愣,眼中精芒猛然一闪,他掀动嘴唇刚要开口说话,猛然醒悟,迅速将嘴又闭上了。

冯仁国说什么商量云云,这明显是在调戏自己呢!

陈京到手的鸭子怎么可能会再放飞?所谓人事问题征求冯仁国的意见,恐怕更多只是象征性的,冯仁国可能还没有能力左右到邻角的人事格局。

陈京是何许人也?

他能够在邻角干出那么大的事儿出来,如果冯仁国都能掌控他,他可能也就只是李国伟之流,哪里能惹出这么多让人烦心的事儿?

“老廖,你就消消气,不要什么都往心里去。邻角还指着你给物色一个好的公安局长呢!”冯仁国语不惊人死不休!

可他说这句话,廖祖辉却如遭电击,当场愣住了。

冯仁国这话警告的意思很浓啊,在邻角公安局长人选的问题上廖祖辉最好是不要设置障碍,廖祖辉能制造障碍吗?

他忽然发现自己还真不敢那样做,现在他和陈京斗得太厉害于他很不利,一个陈京不可怕,可怕的是海山有十几个区县,如果人人都效仿陈京,他廖祖辉能否招架得住?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