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21章 受宠若惊!

第七百二十一章 受宠若惊!

海山年终分量最重的一个会议,市委经济工作会议落下了帷幕。

这次会议成就了邻角,让邻角从以前的默默无闻,一下成为了全市的明星区,虽然邻角的底子薄,目前经济排名还进不了三甲。

但是其风头之劲,可以说是直逼经济排名第一位的蓝河区。

本来陈京和蓝河的郑国华书记就有私人恩怨,在两人的争斗中,陈京一直处于下风,而这一次,经济工作会议上他出尽了风头,即使是郑国华和他相比,都有些相形见拙。

而这样的落差也让海山政坛看清了陈京的才华和城府,的的确确,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陈京是真有本事的人。

一次经济工作会议开完,陈京的名字传遍了整个海山市,海山社会各界都知道海山政坛出了一个政治新星,而邻角也从以前的默默无闻,现在成为了海山炙手可热的地方。

不过这些陈京都不知道了,经济工作会议开完,他便请假奔赴京城,一心一意的筹备婚礼去了。

他赶到京城,陈之栋和钟秀娟两老早已经到了。

两老思想观念比较传统,陈京要在京城结婚她们没意见,但是方婉琦是嫁到陈家是陈家的媳妇,所以嫁娶的那一套还得按照楚城的规矩来。

两老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姐姐陈婷月和妹妹陈灿的一力支持。

陈京在陈灿的公司有股份,现在京城的房价也就八千多块钱一平米。陈灿直接做主在北二环的位置给陈京置办了一套新房,一家人早早就住进了家里,把房子收拾得漂漂亮亮,喜气洋洋的。

房子传统的贴花、对联什么的,都按照楚江传统的习俗,陈京回京城后自己也有住处,不用再去住宾馆或者去方家。

而对陈京来说。到京城能够和父母住一起,自己有一套房子还真有在家的感觉,方婉琦现在早搬过来住了。陈家一家人已经热热闹闹的在筹办着陈京的婚礼。

陈家很忙,方家也没闲着,方家在京城名气极大。陈京和方婉琦需要一一拜访和方家有关系的长辈,邀请他们参加自己的婚礼。

这个过程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必须的。

西北传统都是这样的方式,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为自己增加人脉,同时也向所有的长辈证明自己已经成年,在西北结婚是人生真正开始独立的标志。

陈京在和方婉琦认识之初,他还声名不显。

但是现在,京城和方家有关系的人大都知道了他的名字,陈京在岭南虽然职务不高,但是以他现在的年龄就进入了岭南省委组织部重点培养干部名单。其前途是非常了得的。

而且陈京在下面区县干一把手,现在县域经济体系又非常受中央重视,县委书记区委书记这是非常重要的政治履历,陈京在这个位置上干得非常有成绩,方家的女婿中又会出了不起的人才。

和方婉琦一起。陈京走访了数十个长辈,这些长辈中差不多一半都是军方的领导,最低级别都是少将。出去已经离退休的长辈,大多数两人走访的长辈都正是当打之年的。

这样的走访大家彼此之间算是认识了,以后如果在工作上有交集,这也是一个拓宽人脉的伏笔。

这样的关系虽然只是见一次面。但是官场上的微妙很多时候就在毫厘之间,方家给每个后辈都提供相似的机会,但是机会均等,结果却大相径庭,这一切都需要靠后辈各自的本事了。

陈京和方婉琦本身的条件是比较不错的,方婉琦现在红地传媒已经成为了全国知名的传媒公司,过去短短的一年时间,方婉琦完成了数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拍摄了好几部国内票房前列的电影。

而在全国各大卫视热播的电视剧,红地传媒去年一年也出了十几部。

按照目前的公司发展势头,一年后公司在港上市应该就可以提上日程了,到了那时候,方婉琦就会一跃成为京城知名的女富豪。

相比方婉琦做企业,陈京现在所处的位置也非常的实惠,不是很耀眼,但是其前途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到,不得不说这样的位置是非常让人感到踏实的。

也正因为陈京和方婉琦两人都是事业有成,所以他们也得到了相应的尊重,长辈们对他们的态度都非常好,大家也都乐意参加他们的婚礼。

而同辈之间,陈京给西北系的几个佼佼者打电话,一个是唐贽还有就是古林风。

古林风一直对陈京都不错,古明凡很宠爱方婉琦,古林风和方婉琦一直关系就不错,陈京是方婉琦自己选的老公,他自然给方婉琦的面子。

而唐贽以前对陈京则比较矜持,毕竟他身份在那里,位置比陈京高很多。

不过这一次陈京给他们打电话,邀请他们参加自己的婚礼,他们都是相当的客气。

唐贽还主动跟陈京说岭南的一些事情。

他对陈京道:“陈京,岭南是共和国最先发展的地区,先行优势相当的大,我们虽然在后面奋起直追,但终究还是很吃力。最近我们正在酝酿一个计划,计划的核心就是我们扎扎实实的组织一批干部到岭南学习取经。

你现在是岭南干部了,这个问题我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认为是否可行?”

陈京微微愣了愣,他没料到唐贽会如此给自己面子,他顿了顿道:

“唐哥,你有这个想法当然可行。我是从内地到沿海工作的干部,不瞒你说,我这一年进步很大,沿海的很多理念比内地要先进。我们内地的一些干部思想还是太保守了,看问题还是太短视了,缺乏国际化的视野,缺乏战略的眼光。

派一批干部到岭南扎扎实实的搞调研,我认为效果立竿见影!”

唐贽一听陈京这么说,他喜出望外。

他担任辽东省辽河市委书记政绩很不错,辽东省现在是方路平掌控的,唐贽近水楼台先得月,为辽河的发展争取到了不少的资源,辽河这几年发展亮点很多。

方路平的意思是希望在自己的任上,唐贽能够再好好表现一下,能够拿出像样的政绩出来,那样的话他好帮助唐贽再进一步,最好在四十岁的样子跨进副部的门槛,那样的话唐贽再往上走的机会就要更大一些。

唐贽现在把目光盯在经济发展上面,脑子里天天想着怎么把辽河的经济搞起来,很自然他就想到了要下大力气提升干部素质,拓宽干部视野,改变干部思想这上面。

他想了一个派干部团到沿海学习的办法,又担心效果不好,反倒让人有把柄攻击他,把干部考察搞成了集体旅游,这样口碑太差了。

现在陈京能给予他肯定的回答,他一时信心大增。

“陈京,你这样说唐哥可跟你不客气了,你邻角我了解过,去年在岭南大放异彩,实在是搞得很了不起啊。我们组织考察团第一站就到你那里,你可不要跟我藏着掖着,得把真实的本事拿出来让咱们的干部学学,都长长见识嘛!”唐贽道。

陈京笑道:“唐哥,你太客气了。你们能去我那里,我太荣幸了,我绝对以最诚挚的态度接待你们,这一点你放心!”

唐贽明显是给陈京带高帽子,陈京去年工作成绩不错,但是邻角还不至于能在全省大放异彩。

岭南全省有八十多个区县,其中全国十强区县就有五个之多,邻角拿什么跟他们比?所以唐贽说话多少有些夸张,不过他言辞之间传递的情绪是友好的,这让陈京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至于西北另一名骄子古林风,他身处苏北省。

那个地方现在也是共和国发展的前沿地区,古林风在淮阳市担任市长搞得也不错,他毕竟是在发达地区干,比之唐贽也是不遑多让。

他比唐贽要年轻三四岁,他的目标是希望能够在这一届干完以后再进一步,能够担任淮阳市委书记他的事业就会迈一大步。

他一向和陈京说话随便,聊了几句他便道:

“陈京,很不错啊,听说你在岭南搞得风生水起。这一点我可要向你学习哦,目前我们淮阳的发展也处在瓶颈阶段,面临的竞争大,压力也很大,我们一天不努力就要落后挨打啊!”

陈京笑道:“古哥,你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说句实在话,我现在也是学你们苏北模式。我主政的那个区恰恰和苏北很像,都是发展潜力巨大的地方,有很多的潜力可以挖掘。

如何把这些潜力使用好,发挥好,这是关键。你们苏北的智慧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呢!

至于你说的竞争和压力,你总结得很到位,不进则退啊!”

古林风哈哈一笑道:“陈京,看来咱们下次见面得好好聊聊了,听你说话就感觉你是有一套的。我们在一起一定能有很多的头脑风暴,我很期待咱们的会面!”

陈京笑道:“古哥给我鼓励,我受宠若惊,我同样期待我们的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