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22章 拜访古将军!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解放军总参副部长古明凡是着名的性格将军。

国际媒体对古将军的定位称他是共和国鹰派中的鹰派。

不止一次,古将军在记者会上爆出了猛料,放了大炮。

尤其是九十年代中期共和国和美国对峙的时候,那个时候古将军在南方岭南军区任司令员,他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明确表示岭南军区做好一切战斗准备,可以随时随地投入战斗。

而且他还强硬的表示,如果让他指挥对美作战,他的第一波打击就会让太平洋舰队全军覆灭。

当时他的这一番讲话在国内外引起了轩然大波,然后美国情报部门忽然发现常驻在岭南军港的两艘战略潜艇在卫星图上消失。

一时美军内部大为紧张,美国防部迫不及待的下令让其舰队后退一百海里,并要求他们随时高度的警戒共和国南方的军队。

正是由于那一次强硬的表态,古将军开始在国内外闻名。

后来古明凡到军委任职,他也是屡屡有惊人之语。

在面对祖国海洋权益受到威胁的时候,他发言说一发炮弹解决问题比谈判可能更有效。

当时他的这番话引起了好几个国家的惊惧,尤其某些见不得人的国家,希望能抱美国大腿的国家,在古将军谈话之后,气焰收敛了很多。

不仅对弱小国家,对一些霸权国家。古老也敢于说硬话。

他针对美国在军事上对共和国的挑衅,有一句名言,他说共和国和美国不会发生危机,因为美军的前辈会告诫他们的后辈要懂得敬畏,共和国和美国交过手,这段历史是那些被霸权冲昏头脑的挑衅者最好的清醒剂。

古明凡的这番讲话据说激怒了当时美国的总统,他说古明凡这是最严厉的挑衅,不过终究。这事还是不了了之,美国没敢公开对古明凡的讲话做出回应。

也就是通过这些种种,古明凡被外界认为是共和国军方绝对的鹰派。

陈京这一次要正式隆重拜访古明凡,上一次他见过古明凡一次,不过那一次是他准备仓促,这一次他是专门备了礼物的。

现在的西北系的两大头面人物,古明凡是其一。另外的一个头面人物文卓南最多还有一年任职就要告老了。文卓南退下来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古明凡就成了西北系唯一的头面人物。

目前有望代表西北系的新一代是方路平。

但是方路平在辽东遇到的困难比较多。他要突破辽东更进一步,目前可能时机还不成熟。

所幸方路平还年轻,还有机会,只是在此之前,方路平注定是成不了西北系真正的头面人物的。

古明凡的家住在八一别墅,陈京去过一次,他住的十八号楼很不起眼。这个季节楼外面的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的藤蔓,叶子枯了。藤蔓还在,这让房子看上去有些旧。更有些传统。

进到院子里面,环境如以前一样干净清幽。

古明凡家的勤务兵很有精神,陈京和方婉琦两人进到院子里面,一左一右两名勤务兵向两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左边的一个高个子道:“首长在客厅等二位!”

陈京和方婉琦对望一眼,方婉琦笑道:“陈京,咱俩今天当了也当一回首长,这感觉不错吧!古叔最喜欢的就是这一套!”

虽然陈京见过古明凡一次,但是今天他心中还是有些激动。

古明凡坐在客厅里面,诺大的客厅就他一个人。

陈京和方婉琦进去,两人几乎同时道:“古叔!”

古明凡抬头望向两人,严肃的脸渐渐的化开,道:“婉琦你们来了?坐吧!”

陈京和方婉琦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自有勤务兵给两人上茶。

古明凡眼睛盯着陈京,笑笑道:“你小子好福气,婉琦这丫头不错,你要好好待她,你可知道?”

陈京点头道:“一定!”

古明凡挪开眼睛,盯着方婉琦道:“真是很感叹啊,你这小妮子都长大了,要结婚了,你说我们怎么会不老呢?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旧人换新人,这个自然规律不可抗拒啊!”

方婉琦笑道:“古叔,您就不要感叹了!咱们今天来是请你喝喜酒的,又不是听你感叹人生的!”

古明凡愣了愣,盯着方婉琦道:“婉琦,你们来我这里之前去了方叔那边吗?”

方婉琦乖巧的道:“古叔这边我自然要第一个到,古叔您才是最疼我的!”

古明凡哈哈大笑,甚是开怀,道:“算你丫头有良心,你小时候我也白疼你。行,不管多忙,你的婚礼我一定参加!”

陈京和方婉琦同时一愣。

这个面子给得太大了吧?

古明凡是什么身份?军委的高级领导,一天有多少事情需要处理?日程的安排又有多繁忙?

自己和方婉琦虽然是方家后辈,但是方家的第三代又有多少?

如果每个人的婚礼都能惊动古明凡参加,这对他来说绝对是非常大的压力。

陈京和方婉琦过来拜访古明凡是礼节,压根儿就没想过古明凡会参加两人的婚礼,古明凡能够派人送祝福就不错了,一般的方家三代弟子都是这个待遇。

方婉琦最先反应过来,她喜滋滋的道:“古叔,此话当真?如果当真那真就太谢谢你了,我和陈京受宠若惊哦!”

古明凡爽快一笑,道:“这还能有假?我向来说一不二!”

陈京道:“那真感谢古叔,您能参加我和婉琦的婚礼,让我们的婚礼增色很多!”

古明凡盯着陈京道:“小陈,结婚是人生大事,对你来说更是当务之急。你的岳父对你期望很高,希望你能在以后的工作中更加努力,不要辜负长辈的期望!”

陈京点头道:“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组织培养!”

古明凡点点头,忽然话锋一转道:“对了,小陈,苏北的沙明德书记你很熟悉吗?”

陈京愣了愣,他没料到古明凡会说这句话,他沉吟了一下,道:“沙书记是我的老领导,我和他接触过很多次,算是比较熟悉!”

古明凡端起茶杯没有说话,陈京在楚江的时候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

而那个时候沙明德却是省委书记,两人之间的距离相隔十万八千里,陈京能够有机会和沙明德多次接触,这唯一的解释就是陈京在楚江的时候很有名气,和沙明德有比较特殊的关系,否则没有理由。

古明凡提到沙明德也不是无的放矢。

现在古林风在苏南发展,虽然整体来说发展还不错,但是也隐隐有一些难处。

在一个市里面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的距离实在是有些大,古林风现在是市长,凭他的资历要接替市委书记的位子还有些困难。

而西北系在苏北的实力有相对薄弱,古林风没办法得到派系的直接支援,他在苏北又还有些孤立无援。

古林风一方面资历不够,另一方面又人生地不熟,综合这两方面原因,古林风在苏北的发展阻力还是相当大的。

而他现在又是西北一系重点培养的苗子,是西北系的佼佼者。

如何想办法给古林风更多支持,这是古明凡一直考虑的事情,他问陈京和沙明德关系,就是有这些考量的。

陈京对政治一向很敏锐,他很快就洞察到了古明凡的意图。

但是这个问题他没办法说什么,沙明德书记何许人也?如果是自己在苏北发展,他肯定是一大依仗。

但是古林风和自己又多大的关系?自己哪里有能力帮他引荐沙明德书记?

身份相差太远了,陈京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所以他尽管明白古明凡的意思,他却没办法表态。

古明凡也明白其中的关窍,他只是问一问然后便不再说这个话题。

陈京沉吟了很久,道:“沙书记好打球,打高尔夫,总体来说是个很有威信,很有魄力的领导,在楚江口碑很好,下面人都很信服他!”

古明凡点头道:“是啊,我也听说过他,是个好干部,明年党代会他可能还能再进一步……”

陈京心猛然一跳,沙书记还能再进一步是什么?

陈京深吸一口气,一颗心瞬间变得有些凌乱,这样的凌乱毫无道理。

照理说沙明德是否能再进一步,这跟他距离实在是有些遥远,可是古明凡提到这一点,他心一跳后就有些乱了……

他端起茶细细的品味,过了一会儿,他有些明白自己心乱的缘由了……

自己今年一年在岭南的发展,在工作上投入了太多的心思,以至于他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照拂到以前楚江的那些老关系。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是犯了一个错误!

人情人情,人情是需要经常走动的,自己的根在楚江,楚江的人和事自己永远不应该忽略,那里有自己的老师、有自己的朋友、还有自己的过往……

几乎在一瞬间,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决定趁筹办婚礼的时候,在百忙之中回一趟楚江。

哪怕是来去匆匆,哪怕是只看一看楚江那条河,对自己来说意义都太不一样了。

那里才是自己真正的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