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23章 重回楚江

第七百二十三章 重回楚江

陈京决定回一趟楚江完全是临时的决定。

现在他是休假期间,他忽然意识到除了休假有时间有机会回楚江之外,以后可能回去的机会少之又少了。

因为工作太繁忙,陈京分身乏术,不可能有时间允许他无故回楚江,而楚江这个地方对他来说意义又是别样的重要。

撇开他在楚江工作那么多年,有很多朋友、领导、亲戚在那边外,陈京本来作为楚江人,这块土地对他就有特殊的意义。

结婚是人生大事,结婚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也意味着是他彻底的走向了成熟,在这个时候他回楚江走一走、看一看,这是他人生路上的一次自我沉淀……

陈京的决定很快得到了方婉琦的支持。

方婉琦脑子里的想法比陈京要浪漫很多,楚江对她来说意义也非同一般。

她和陈京就是在楚江相识、相知、相爱的,她自己的人生也是从楚江开始走向成熟的,楚江是她的第二故乡,现在她又是楚江的媳妇,回楚江看一看也是她很乐意做的事儿。

更何况身边有爱郎相伴,两人这是一次浪漫之旅……

范江在楚城接待了陈京两人,现在的范江已经没在廖哲瑜的公司工作了,方婉琦已经高薪外加期权股票将他给牢牢套住,现在范江已经成为了红地楚江分公司的老总,以前楚江传媒的传统业务范江全面负责。

方婉琦事业的起点在楚江。而且楚江传媒当年她也是付出了很多心血的。

虽然现在她的红地传媒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都已经鸟枪换炮了,但是在楚江这一带,楚江传媒的传统业务价值依旧很大,方婉琦也没有放弃。

另外,方婉琦考虑到上市,红地传媒还有诸多条件需要满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楚江传媒也比较重要。

范江请两人吃饭。颇为感触的道:“京子,你终于结婚了!你这一去岭南,我就感觉咱们楚城像是少了很多魅力似的,不像以前那么有意思了!不过听说你在岭南发展很好,这很了不起,咱们一帮哥们儿,还是你最牛!”

范江是陈京最好的哥们儿。陈京在楚江的时候,在很多事情上面范江都靠陈京罩着。陈京帮他摆平了不少的事情。

陈京离开楚城以后。他的工作和生活自然没有以前那么得心应手了,有感叹是肯定的。

陈京笑道:“江子,我现在可羡慕你了,一方土皇帝,工作充实有憧憬,日子又还逍遥快活。相比你,我的工作累多了。事情也忙多了,不可同日而语呢!”

范江道:“行了。你我不能比,谁都知道你将来前途无可限量。现在你还刚刚开始,我已经日暮西山了。我们再发展能有什么?还不是普通人一个?”

陈京指了指方婉琦道:“得,你这么说我不好插言了,不过你老板在这里,可不能让她认为你的消极思想啊!”

方婉琦格格一笑,道:“你们两个互相吹捧不要扯到我……”

陈京和范江都尴尬举杯,呵呵好笑。

陈京很久没这般放松的和朋友一起聚过了,官场上玩儿的东西多,但是那种灯红酒绿,推杯换盏又哪能有现在这般放松自在?

又喝了一杯酒,陈京话锋一转道:“对了,江子,我让你办的事儿怎么样了?”

范江微微愣了一下,旋即道:“哦,哦,那事儿办妥了,妥妥贴贴!”

陈京交代范江办的事儿和汪鸣风有关,汪鸣风的女儿汪灿从国外回来在楚江搞了一个叫楚国天地的广告公司,公司规模不大,但是利润一直比较可观。

其盈利的方式说到底还是打了一些擦边球,靠着汪鸣风的权利招标了很多国企广告,还有一些和汪鸣风走得近的企业家也搀和了进来,有个别业务难免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当年汪鸣风风头劲的时候,这些自然都不是问题。

他那时候作为赫赫威凛的楚江第一秘,谁会在这些琐事上面给他找不快?

但后来沙明德离开了楚江,汪鸣风在下面工作有一直没起色,方方面面的压力非常的大。

在这个时候,终于就有人拿汪灿说事了,有好几封举报信送到了省纪委。

省纪委专门组织了调查组调查了楚国天地,虽然调查的结果很难判断汪鸣风有违纪行为,但是只要省纪委一动,很多人听风就是雨,关于楚国天地的问题就搞得风声鹤唳了。

这一来导致的结果是汪鸣风压力很大,而汪灿的公司因为被调查,很多的客户开始对其敬而远之,业绩直线下滑,经营开始遇到了困境。

汪鸣风在市长的位子上屁股都没坐热,立马被调到省政研室,其权力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以前的风光不再了,很自然就没那么多人捧他了。

陈京也是偶然听说了这事,他当即就给方婉琦打电话,问她能不能想办法。

方婉琦就让陈京给范江打电话,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范江给陈京原原本本讲关于楚国天地的事儿,现在是红地传媒把楚国天地给收购了,给了汪灿一笔现金,然后还给了她相当的期权和股票。

汪灿的身份现在是红地楚江的副总,这样一来汪灿的困境得到了解除,而且以后的事业也有了一个比较好的平台。

有了红地做后盾,别人关于楚国天地的种种攻击也就不存在了,陈京算是给汪鸣风解了一个大围。

陈京把这事儿跟伍大鸣提过,伍大鸣当时叹了一口气,道:“小陈,现实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鸣风那算什么屁事儿?就是有人要整他嘛!有时候想想,咱们为党工作一辈子,还真不如那些做企业的活得自在。

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不小心还捅出篓子,运气差的时候,躺着也能中枪!”

听得出来,伍大鸣说这话情绪很低落。

他是实实在在的沙派,他和汪鸣风是绝对一条线上的人,可是汪鸣风屡屡受压制,他却无能为力,这说明他也正面临相当的压力。

不过在陈京看来,汪鸣风的问题主要还是在他个人。

汪鸣风才华毋庸置疑,但是性格的弱点也特别明显,他书生意气重,在顺风顺水的时候,事儿干得很好,一旦遇到了挫折,一旦遭受到压力,情绪和心态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这给他的工作带来很消极的影响。

从这个角度说,陈京认为汪鸣风被压一压可能还是一件好事,塞翁之马,焉知非福,一切还是靠汪鸣风自己的心态改善。

伍大鸣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伍大鸣当年在下面和一把手搞不好关系,后来也被调到省政研室搁置起来,但是后来沙明德一用他,他就立马表现出了极强的能力,在德高搞得非常好,把德高搞成了全省的经济发展典型。

现在伍大鸣在面对难局的时候,他处理起来也相当的从容。

沙明德走后,沙派人马遭受的压力很大,伍大鸣在这个时候还能够往上走一步,这说明他在政治上远比汪鸣风要成熟。

陈京和范江吃完发,了解了范江办事的情况,当天晚上陈京和方婉琦就去拜访汪鸣风。

汪鸣风没住省委家属区了,现在搬出来在临江的一处小区住,和女儿汪灿住一起。

他的这个做法本意就是想借此向一些人证明他是清白的,他女儿也是没有问题,实际上就是想出一口恶气。

现在汪灿加盟了红地,是非曲直基本都清晰了,汪鸣风才有了这次搬家。

陈京到汪鸣风家的时候,汪鸣风精神状态还不错,他握着陈京的手道:“小陈,你在结婚之前能来看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句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路遥知马力,有些人和事需要时间的沉淀啊!”

陈京抿嘴没说话,汪鸣风这话矛头直指伍大鸣。

他一直怪伍大鸣在他危机的时候没有拉他一把,两人之间产生了相当的矛盾。

可是这个问题陈京没有发言权,也不想说什么,虽然在他内心还是比较倾向伍大鸣,但是在这个场合他岂能表露?

汪鸣风的女儿汪灿三十岁不到的样子,和陈京的年龄相差无几。

汪鸣风把她叫过来指着陈京道:“灿灿,你该叫陈叔,我和他可是兄弟相称!”

陈京一愣,忙摆手道:“汪主任,你这是要折煞我,这可万万不行,我和汪灿只能以平辈相称……”

几人寒暄客套了几句,分宾主落座。

陈京问汪鸣风:“汪主任,您和沙书记联系还紧密吧?”

汪鸣风脸色微微一变,摇头道:“书记事务繁忙,我现在很少打扰他!”

他说这话情绪明显有些低落,看得出来他现在这个状态,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他没有颜面啊!

但是陈京没有放松这个问题,他沉吟了一下,道:“汪主任,我结婚的事儿有没有必要通知一下沙书记?他是老领导……”

汪鸣风愣了愣,眼睛盯着陈京,过了很久,嘴中吐出两个字:“应该!”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