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24章 沙明德书记!

第七百二十四章 沙明德书记!

在汪鸣风家里吃便饭。

吃饭过后,陈京和汪鸣风两人进了书房。

汪鸣风道:“陈京,不要急啊!先坐坐,喝喝茶,我们先谈谈文章的事情!”他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道:“今天九点半,那个时候沙书记吃宵夜,应该是有时间的!”

汪鸣风平常不怎么喜欢喝茶,但是书房里面茶具什么的一应俱全,这些东西主要是为了配合书房里古香古色的装修氛围。

陈京把东西拿出来一通好洗才能用。

而在这过程中,汪鸣风和陈京交流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汪鸣风现在被调到了政研室,虽然说这个位置有些边缘化,但毕竟是省委的部门,服务的是省委的领导,工作担子并不轻。

而政研室主任水平的高低,在某种意义上体现了省委一帮笔杆子的集体荣誉。

汪鸣风在省委工作多年,虽然他现在情绪有些低落,还没从被贬的阴影中走出来,但是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短板和弱势。

这么多年,他虽然一直担任沙书记的秘书。

但是省委书记秘书主要都只是生活秘书,真正文稿这一类的材料,汪鸣风参与得不多,秘书处和政研室的笔杆子才是沙书记真正的理论后台。

汪鸣风现在担任政研室主任,自己的笔杆子不能服众,下面的人难免就不好驾驭。

而且,他进政研室。别人很自然的把他和伍大鸣做比较,伍大鸣是真正的才子出身,从年轻的时候起他的文章在楚江就是一块招牌,伍大鸣干政研室主任的时候,更是广纳人才,破格提拔了很多年轻才俊。

那个时候省委的文件整体水平可以说相当高,楚江的政研工作在中原地区都相当的有名。

正是由于伍大鸣过人的才华。沙明德才重新启用他,他才等来政治生涯的第二春。

汪鸣风现在的形势比伍大鸣还要严峻,而且有人拿他和伍大鸣比较。他心中隐隐就有争胜之心。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水平不行,如果真要是什么大材料。他要亲力亲为肯定会力不从心。

他要把政研工作做好,得礼贤下士,在政研室内外广交才子,把整个政研的氛围搞起来。

和陈京他也不客气,道:“陈京,我和你也不藏着掖着,你是咱们楚江知名的才子,也是我们楚江的骄傲。你代表咱们楚江到岭南参加公选,笔杆子也是第一,可以说是技压全国的青年才俊。

你在我们楚江媒体界、理论界、文化界名气是相当大的。我得求你帮忙啊!”

陈京放下茶壶摆手道:“汪主任,你高帽子给我戴太高了,什么笔杆子第一?这是子虚乌有的事儿!”

汪鸣风佯怒道:“什么子虚乌有?真正实事就是如此,你的事迹我们党校教育都已经纳入进去了,用你的事迹来教育咱们的干部要增强自身的理论修养。要像你一样为楚江争光……”

陈京愣了愣,非常的汗颜。

什么楚江才子,这真就是一个吹,有人捧,有人吹,名气自然就大。陈京还真没料到自己在楚江竟然被人吹捧到了这么高的位置。

想想也好理解,陈京离开了楚江,对楚江政坛任何人都没有了威胁,在这个时候吹一吹可能很多人也愿意。

更何况楚江和中原其他几个省的竞争日趋激烈,大家都互相攀比,从经济到文化攀比涵盖各个方面。

陈京代表楚江参加岭南的干部公选,据说这事还惊动了楚江省委宣传部。

陈京在海山上任以后,还接到了楚江宣传的电话,让他接受楚江某媒体的采访,谈谈在岭南工作的感受。

陈京当时还是婉言谢绝了的。

尽管陈京不喜欢这些虚的东西,但是汪鸣风提到了这里,他也不能不说话,他沉吟了一会儿道:

“汪主任,这样吧!以前我在楚江的时候认识几个楚江厉害的笔杆子,咱们关系一直不错,赶明儿我们一起吃顿饭,您看……”

汪鸣风在楚江比陈京还要资深,陈京认识的人他基本都认识。

但是认识是一回事,关系近不近又是另外一回事,陈京和胡适等这一帮楚江的知名笔杆子关系不是汪鸣风能比的,陈京出面请吃饭,这对汪鸣风的工作绝对是有利的。

对汪鸣风来说,他现在需要和楚江主流媒体还有党校等一些笔杆子把关系走近、搞好,这样才有利于他的工作。

这对汪鸣风来说,还真是一个全新的课题。

陈京这样一说,汪鸣风自然是喜出望外,道:“那就太好了,有你出马帮我请客,我们楚江的才子将尽入我觳中!”

两人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汪鸣风颇为羡慕的道:

“陈京,当年我们读书的时候,老师经常讲一句话,叫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话说得很妙啊,我现在感触很深,像你这样的功底扎实的才子,很多事情做起来就游刃有余。

而像我们这些书没读通,本身功力不行的半吊子,有些事情做起来就是吃力!”

汪鸣风今天表现比较异常,几乎是从头到尾,一直在给陈京戴高帽子。

陈京刚开始还连连推辞,但到了后来,他根本就推辞不了,也只有保持沉默。

这样的情况让陈京很感慨,他记得自己当年在楚江的时候,汪鸣风是绝对的领导,每一次他和陈京谈话,言语之中都是教诲和勉励。

陈京工作有弱点,有问题,他也是不厌其烦的给陈京指出来。

有时候,在面临一些他认为不对的问题的时候,他还会提出批评,哪里会有今天这般?

陈京感受得出来,汪鸣风的心态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

可能是这一次打击的确比较大,让他的自信受损严重,抑或是陈京不在楚江,走出了楚江,两人之间的关系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也可能两者兼而有之吧?

就在这样让陈京不自在的谈话过后,差不多九点半的样子。

汪鸣风恭恭敬敬的走到自己办公桌前抓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了一会儿,电话接通。

汪鸣风压低声音道:“是沈主任?我是楚江的鸣风,书记这时候在忙?”

他说了这句话,过了很久没说话。

陈京就站在他的旁边,过了好大一会,汪鸣风似乎要挂电话了,这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而低沉的声音:

“你倒会掐时候,刚刚吃点宵夜电话就到了,你是看着表打的电话吧?”

是沙明德的声音。

沙明德在电话那头顿了一下,道:“又有什么事情打电话?我都跟你说了很多次,要把心思放到工作上,少打一些问候电话。所谓问候电话,还不是内心不平衡,思想不独立,想找人……”

汪鸣风忙道:“不是的书记,今天是小陈让我给您打电话的,他马上结婚了,想跟您打电话报喜!”

“小陈?”沙明德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旋即便反应了过来,道:“是陈京吗?他人在楚江吗?我怎么听说他是在京城结婚?”

汪鸣风心中一惊,道:“原来您已经听说了这事,看来小陈的个人问题,关心的人挺多啊!”

由于房间很安静,陈京在一旁站着能够清晰的听到沙明德的话,他心中也很诧异,更是受宠若惊。

“小陈给我打电话报喜,你搀和啥?让他接电话!”沙明德在电话那头朗声道。

汪鸣风讪讪一笑,把电话递给了陈京,陈京道:“书记,冒昧给您电话,没打扰您休息吧?”

沙明德一笑道:“别尽说那些客气的话,那样显得很假。你结婚我很高兴,你这个年龄是该到解决个人问题的时候了!”

“你能主动给我打电话,我更高兴,说明你心中还念着我这个领导……”

他顿了顿,继续道:“你以后打电话给我可以直接拨给小沈,我跟小沈交代,我们可以直接通话。你在岭南,和在苏北,我们两个地方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的工作也就有共通的地方。

常常打电话,可以互相交流嘛!”

陈京忙道:“书记,您这么说可真就折煞我了。您领导苏北省,把苏北经济搞得如此火爆,直逼岭南。形象一点说,您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我是冲在最前面的马前卒……”

“别妄自菲薄,我在你这个年龄和你现在也差不了多少,还没干出你这么大的名堂来。”沙明德打断陈京的话道,“听说你在岭南干得不错,你就应该放胆去干,年轻人不怕犯错误,就怕没胆量。

你放心,万一在岭南捅了篓子,你干脆就来苏北,苏北不比岭南的条件差半点。

相反在很多地方还更有优势,你来苏北也许比岭南发展更好!”

陈京玩笑道:“书记,您这么说就给我吃了定心丸了!不管怎样,我是您带出的兵,哪怕是单枪匹马在岭南,那也不能辜负了您的教诲,在岭南我一定能干出成绩,一定能干出名堂来!”

沙明德表现得很有自信,陈京也不能表现太弱,陈京说完这些话,一时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静……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