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25章 相拥无言……

第七百二十五章 相拥无言……

伍大鸣现在是楚江省政府副省长,集体分工为分管民族宗教、民政、环境保护、楚江水污染防治、人口和计划生育、妇女儿童、信访方面工作。

分管省民委(宗教局)、民政厅、环保厅、人口计生委、太湖办、信访局。

联系驻楚江部队,联系省档案局、团省委、省妇联、省残联;联系统战方面工作。

应该说伍大鸣在几个副省长中,排名是比较靠后的,但是到了副部级领导,在他分管的工作方面,他还是挺有说话权的,说到实惠可能比不上他在德高当一把手的时候,不过好处是现在位置站得高,考虑到全省的全局,位置不同,水平就不同了!

由于不是正职领导,伍大鸣的工作还比不上他在德高时候那么忙,虽然一天日程排得满,但是朝九晚五,鲜少需要晚上加班的情况,空闲的时间相对比较多。

伍大鸣在德高经营得深,他靠着当年在省委后来又在德高担任几年省委书记,手上抓住了一大批的亲信嫡系。

伍大鸣用人在精不在多,他给人的印象不是拉帮结派,而是志同道合,这也是他功力很深的地方。

当官当到了伍大鸣这一级别,下面有自己的人,工作就得心应手,高层博弈手上也才有牌,不得不说,现在他处在这个位置是比较合适的。

在沙明德走后,沙派受到了打压。而且派系内部又还有些矛盾,分化得厉害。

现在的楚江,伍大鸣就算是沙明德一系的头面人物了,不得不说,这样的情形有些尴尬。

实力不行,伍大鸣就懂得隐忍,他的心态比之汪鸣风要好很多。

他现在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踏踏实实把自己手头的工作干好、干出色,耐心的等待机会。

更何况他现在和马步平之间的同盟牢不可破,这两个人都是厉害人物。即使进攻有些吃力,但是防守却还是没有问题的。

陈京这一次过来,把和自己关系近的一批干部也和伍大鸣这边搭上了线。

目前对伍大鸣帮助比较大的是庸州的蒋平。

蒋平是庸州市市长。目前在庸州干得很不错,蒋平能够和伍大鸣搭上关系,这对双方来说都是很有好处的。

除了蒋平外,另外一些基本都作用不大,德高的覃杨现在提拔为德高市副市长,这是伍大鸣临走前提上去的。

覃杨比陈京大不了多少,他现在是省委重点培养的干部,这也是一个前途无量的人。

陈京和伍大鸣两人在丽都酒店见面,丽都酒店董事长洪亮知道陈京回楚江了,亲自过来给他敬酒。

陈京和洪亮握手道:“老洪。我人没在楚江了,你对我照顾还是那么周到。我谢谢你啊!”

洪亮笑嘻嘻的道:“陈处您这是什么话?咱们是兄弟,你没在楚江了,我更要替你多担待点,哪有什么照顾不照顾的说法?”

洪亮现在涉足了房地产。他手头上很多工程,在这方面他对闫名很照顾,闫名给陈京打了好多次电话都提到了洪亮,所以陈京才有感谢一说。

洪亮和陈京的关系可以追溯到澧河的时候。

他是从山里面走出来的人,能够混到今天这一步,比别人经历得多。也吃的苦多。

也正因为如此,他的眼光比常人要看得远。

陈京的前途是眼见的一片坦途,洪亮和陈京又是结交在未发迹之时,他对这一点颇为看重,这样的投资他比较坚定!

洪亮敬酒之后,便客气的离开,陈京和伍大鸣两人在包房。

伍大鸣眯眼瞅着陈京,笑道:“行啊,你小子终于开窍了,知道要结婚了?我先跟你说明,你的婚礼我参加不了,但是份子钱是少不了的,我和你嫂子商量了,她会去京城参加你的婚礼!”

陈京愣了一下,道:“书记,您太客气了!我可没这个意思,我过来就是给你报喜的!”

“应该的,应该的!”伍大鸣连连摆手,“对了,你匆匆来楚江,日程排得挺紧吧?”

陈京一笑,道:“日程再紧,也没书记您的日程紧!反正明早我们必须飞京城,来去匆匆,就是想看一看老领导,看一看楚江!”

伍大鸣点头道:“是该回来看看!俗话说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你这一走出去,再回来时候就不多了,外面的世界还是更精彩啊!”

陈京讪讪的道:“书记,说心里话,我不想离开楚江。在外面不比楚江,真是有句话说得好,外面的时间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人生地不熟,打拼不容易啊!”

伍大鸣默然不语,端起茶杯细细的品茶。

在政治上他是成熟的,在人生阅历上他是丰富的。

但是不管他心性如何成熟,现在沙派人马在楚江受打压,他自己也被边缘化,这让他心里还是觉得压力很大。

他手上可用之人不少,但是比之那些大势力,他的力量又算什么?

看到陈京,他又想起自己在德高的岁月,陈京可以算是他的一员福将。

他在德高的初露锋芒就是从破格提拔陈京开始的,后来陈京抓住机会,一路高歌猛进,成为了整个楚江很知名、很耀眼的一颗政治未来之星,陈京和伍大鸣的故事也被传做了一段佳话了。

那段日子是伍大鸣到目前为止,这一生的政治巅峰,他在德高纵横捭阖,自己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德高一天一天变得不一样,而他的威望和威信也达到了惊人的高度。

陈京自己不想离开楚江,伍大鸣又哪里愿意他离开?

他和陈京之间的关系远远不止是上下级关系那般简单。

他是陈京的伯乐,陈京又是他的福将,两人既是上下级关系,又亦师亦友。

对伍大鸣来说,整个楚江他谁用得最顺手,陈京绝对是不二人选。

如果陈京不离开楚江,他会毫不犹豫的重用陈京,不惜一切大家重用他。

可惜……

伍大鸣喝了一口茶,他本是心定若磐石之人,平常鲜少有情绪波动。

今天他不过是偶有所感,旋即就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他看着陈京肯定的道:“你很不错,你在岭南干出了出色的成绩,你如果按照这样的势头继续努力,三年之内你准能再进一步。

三十出头上到厅级,而且是在沿海地区,你将名扬全国!”

伍大鸣很感叹陈京的成长,陈京就是天生从政的料,他的悟性、毅力、忍耐力都堪称让人佩服,更重要的是他有一个好的态度,他谦虚谨慎,这是最重要的品格!

……

拜访完伍大鸣,本来后面还有很多人要见。

陈京回到楚江就有见不完的人,比如陈之德是否可以见一见?陈之德现在已经入常了,成为常委副省长,分管农业农村经济、国土资源、水利、粮食、海洋、林业、扶贫等等工作,手上的权柄不小。

以前陈之德和沙明德走得很近,不过沙明德离开楚江之后,他迅速倒向了郝国民,狡兔三窟,他很成熟,权术玩得很活。

除了陈之德,还有徐自青是不是该拜访一下?徐自青是西北系中坚力量,也是方家极力拉拢的对象,自己和婉琦去拜访他没有必要吗?

除领导之外,从德高来的同事和当年的下属,组织部以前的领导、同事还有下属等等,还包括陈家的亲戚这些人,真要一一列出来,把名单写出来可能都要一天。

时间太有限了,陈京决定一个人都不见了,他就想拉着方婉琦两人沿着楚江走一走,散散步,看看楚江两岸的风景和繁华。

楚江岸边,河堤上人已经很少了,冬季的楚城很冷,在凛冽的寒风之中,鲜少有人在夜里走到河堤上散步。

恰好,陈京和方婉琦能够有更多的自由空间。

方婉琦挽着陈京的胳膊,脑袋紧紧的贴着在他的臂膀上,两个人走得很慢,昏黄的路灯将两人拉成两个长长的影子。

方婉琦平常是个很闹的人,而且性格豪爽直接,鲜少有小鸟依人的时候。

但是今晚她很安静,就那样静静的偎在陈京的身边,一句话都不说。

两人走到大堤上,除了偶尔“唰!”一辆汽车从马路上蹿过外,两人能听到的就只有潺潺的江水声。

冬季的水声潺潺,虽然没有一丝风,但是听着水声就能让人感到阵阵的寒意。

于是两人搂得更紧了!

“京,我太喜欢今天这样的环境了,尤其是这条河……”方婉琦忽然道,她猛然松开陈京的臂膀,猛然冲到河堤的栏杆边上,对着黑夜中看不清的楚江大声喊道:“啊……啊……”。

他声音嘹亮,在空旷的江面上感觉传递到好远好远……

她狠劲的叫了几声,然后声音再提高八度,喊道:“我要嫁给你了,京……”

陈京一愣,方婉琦扭头一笑,眼眶中却有泪水在打转,然后再一次回过头去道:“我是你的女人了,京……”

她喊过以后,猛然回头,一下扑到了陈京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