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27章 郑国华的结局!

第七百二十七章 郑国华的结局!

海山出事了,还不是小事。

媒体曝出海山蓝河区党委书记郑国华拥有多处豪华住宅,然后紧接着,郑国华在蓝河经济发展工程中,涉嫌受贿包庇重度污染企业,干预环保执法的事件随后被曝出来。

海山市纪委成立专门的调查组调查此案,经过短暂的调查,海山便传出郑国华被双规的消息。

郑国华被双规,海山政坛震动。

随即郑国华在执政蓝河区期间的多种劣迹被披露,其中包括郑国华关于经济发展和环境污染之间的不负责任的诸多讲话。

而邻角区记者采访他在马头坪引进化工厂他的系列讲话更是被热炒。

而因为这个原因,在海山政坛开始有小道消息流传,称郑国华的倒台和陈京有直接关系。

是陈京针对郑国华的劣迹做了详细的调查取证,然后向省纪委做了实名举报,然后又借助媒体的力量炒作,终于让郑国华东窗事发,最后被查出了问题。

不得不说,这个说法似乎比较有市场。

海山政坛都知道陈京和郑国华不和,陈京实名举报郑国华有动机。

再说,陈京现在雄心勃勃,而郑国华却频频给他下绊子,使手段,蓝河又和邻角毗邻,一直以来邻角都是蓝河附属,蓝河环境的恶化,直接影响的就是邻角,这可是陈京最为恼火的地方。

陈京现在请假了。但是这恰恰是他拉郑国华下马的一个机会,他趁自己不在海山的机会,阴郑国华一次,这不是神不知鬼不觉吗?

陈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还在巴厘岛度假。

周国华给他打了电话。

电话中周国华劈头就问他:“小陈,郑国华的事情你究竟有没有参与,是不是你搞的举报?”

陈京一惊,道:“秘书长。您何出此言?郑书记怎么回事?”

周国华在电话那头乐了,道:“你这小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郑国华已经被纪委双规,现在海山的小道消息都说是你举报的,是这么回事吗?”

陈京脸色大变,道:“秘书长。这可是绝对没有的事儿,我忙着筹备婚礼结婚。整个人忙得不可开交。哪里会去捯饬这些事儿?”

“真的不是你?那我问你,那个叫唐玉的记者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她!”周国华道。

他顿了顿,又道:“陈京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现在你是大好的发展机会,你自己也有明确的目标,只要平平稳稳过个一两年,你邻角就完全有可能在海山脱颖而出。

到了那个时候。你政绩卓著,组织会不考虑你的发展的问题?

在这个时候。你偏偏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你这个盖子揭得太凶了!”

陈京心猛然一沉。身子不自然的往后仰,仰躺在了沙发上。

周国华说这些话,让陈京大致明白事情可能比较严重。

郑国华出事很可能和唐玉有关。

唐玉这个女人,性格比较强,嫉恶如仇。

她早就要曝光她所掌握的关于郑国华的劣迹的,陈京当时知道了这个情况,跟她深谈了一次。

陈京跟他讲,水至清则无鱼,郑国华在蓝河经营了那么多年,蓝河的经济一直都是海山第一,这说明他能力还是相当强的。

至于在工作方法和发展理念上面的问题,有些可能真是他的认识问题,还有一些可能是他在虚张声势。

像马头坪建化工厂的事情,郑国华完全就是在虚张声势。

马头坪虽然只是个乱坟岗子,但是真正要搞开发,阻力可不小。

蓝河本地人老一辈很多都葬在马头坪,平常那个地方看上去无人问津,真要动起来,估计民意不可违,反对的人绝对会多。

另外,从环保来说,马头坪处在上风口,如果马头坪建化工厂,污染遍及几乎整个邻角。

就算邻角人微言轻,分量不够,可是被邻角更南的是南港特区。

堂堂的特区被一化工厂弄得乌烟瘴气,这怎么听都像是个笑话,南港千万人民岂能答应。

所以,陈京告诉唐玉,郑国华的话不可全听,更不可全信,更不能因为郑国华一个人大放厥词,就失去冷静,而应该保护自身的发展环境,少惹乱子!

唐玉听陈京这么说,此时就揭过了,可是怎么她又会突然出手?

结束和周国华的通话,陈京立刻打电话给唐玉,电话没人接听。

陈京一连拨了三四次,还是没人接听。

他有些气恼的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

方婉琦很敏感,她像一只猫一样窜到陈京的身前,道:“怎么了?工作上有什么问题?”

陈京长吐一口气,竖起身来给李国伟打电话。

电话接通,他铁青着脸道:“老李,怎么回事?海山发生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都没打个电话?”

李国伟被陈京的火气喷得发懵,怔怔了半晌道:“书记,目前邻角一切正常,唯一有问题的可能是半山豪庭,最值得我们担心的也可能是这个地方。现在已经有媒体批我们破坏白石山生态资源,可能……”

李国伟一张口说话陈京就知道这人误会了。

李国伟还当这些事都是自己挑起来的呢!陈京心里窝火,却又不好再冲李国伟撒气,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情渐渐的平静,道:

“我会尽快赶回来,你要记住,绝对要保持班子稳定,不要惹事,不要随便乱说话,要召开会议传达我说的话,谁也不要在这个时候再火上浇油!”

李国伟在电话那头听得不对劲,道:

“书记,今天有媒体过来采访,姜书记接受了采访……”

“姜伟说了什么?”陈京急问道。

李国伟顿了顿道:“具体说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是肯定谈到了半山豪庭的问题,他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半山豪庭的项目有问题,纪委正在调查。他认为我们要主动,不能够等到查出了结果再表态,那样的话就太被动了!”

“乱弹琴!唯恐天下不乱!”陈京怒声道,他啪一下挂断电话。

半山豪庭是温海开发的项目,这个项目有问题,矛头就直指清香市长。

郑国华是清香市长的嫡系,郑国华出问题,矛头也是指向她的。

这下倒好,陈京不知不觉间就和清香市长的恩怨深了,完全到了不可调和,没有回旋余地的地步。

清香市长何许人也?她纵横海山这么多年,岂是易于之辈?

一个郑国华还有一个地产项目就能够伤到她的筋骨?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儿,现在这些事情的屎盆子都扣到了陈京脑袋上,让陈京以后如何和清香市长相处?

作为下一级党委一把手,和上面的党政一把手关系僵到不可调和,这让陈京以后怎么展开工作?

还有,上级领导会怎么看陈京?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心中一股邪火直冒。

都是一些什么狗屁事儿?怎么就消停不了,自己想安安静静、开开心心的度个蜜月都不行,真是不省心啊!

“婉琦,明天我们提前回去吧!”陈京道,神色之间尽是歉意。

按照日程安排,接下来几天两人安排出海去兜风,两人计划尽情享受一次绿色浪漫之旅,现在倒好,事儿一来,一切计划都要泡汤了。

此时的陈京担心不是自己,他担心的是邻角。

邻角的发展环境很重要,现在陈京把握邻角,完全就是跟时间赛跑,可是偏偏天不遂人愿,总会有篓子捅出来,实在是让人无奈。

方婉琦没说话,只是轻轻的将身子依偎过来,道:“单枪匹马闯岭南,我老公可是好本事啊!”

陈京苦笑摇头道:“你就别挖苦我了,真要是本事厉害,我还用如此惶惶的赶回去?你老公我现在是疲于奔命还差不多!”

陈京从巴厘岛直飞粤州。

在粤州机场他听闻了第二个很让人震撼的消息。

海山市有二十多名官员名下拥有豪宅别墅,海山市的半山豪庭的豪华别墅中,有近一半为官员所有,纪委已经介入调查此事,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海山市已经控制了八名副处以上的干部。

而这其中包括市建设局、发改局、国资局等重要科局办的领导,海山市委常委,政府副市长解俊涉案。

目前整个系列案件的调查已经惊动了省纪委。

省委常委纪委书记盛中杰亲自对此系列案子做了批示,要求省纪委调查组要严格调查,严查到底!

现在的海山已经风声鹤唳,海山市半山豪庭项目的相关责任人已经被控制,而海山政坛更是阴云密布,从上到下,很多官员惶惶不可终日,似乎天都要塌下来了。

陈京到粤州,邻角区委常委、委办主任刘曲风亲自过来接他。

刘曲风在贵宾出口神色焦躁,脸色阴郁,看上去就知道他心情很沉重。

陈京看到刘曲风的样子,心就猛然一沉,他知道事情可能比较麻烦了。

事儿闹得越大,陈京就越没法置身事外,可能前所未有的凶险局面已经悄然成型,陈京燕尔新婚,却面临了严峻的考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