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28章 定海神针

第七百二十八章 定海神针

陈京提前结束假期回归,海山政坛相当的关注。

显然,陈京提前回归和海山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目前整个海山政坛的地震,外面传的小道消息都和陈京有关,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的处境是相当被动,而他的回归理所当然受到了相当多的关注。

现在的陈京不比以前了,在海山政坛他声名鹊起,他在邻角一年的作为也被认为是屡创奇迹,作为海山政坛新崛起的新贵,他如何收拾目前的烂摊子,他该如何和市委还有市政府主要领导相处,大家都拭目以待。

陈京办公室,李国伟、刘曲风还有姜伟几个常委碰头,陈京给每人一包喜糖,笑眯眯的道:

“老李,我结婚你和老姜两人份子钱到了,人没到,说到惭愧是我心中惭愧。我知道你们本意不是这样的,只是你们肩上的担子太重,这都是我给你们压过来的,你们辛苦了!”

姜伟笑道:“书记您就不用客气了,能够吃到喜糖,咱们也蹭到了喜气,争取在新的一年,我们能够有新的、更了不起的成绩!”

李国伟情绪有些低落,闷头喝着茶不说话。

刘曲风的情绪却明显比前几天好了很多,不知为什么,前几天他还十分的焦虑,但是陈京一到邻角,他就觉得有了主心骨,心头的压力不自然就小了。

他对陈京有相当的自信,这种自信都是长期跟在陈京的身边渐渐的培养起来的。

现在海山风声鹤唳。政坛气氛死气沉沉,可是陈京却是难得的从容,似乎外面的那些传言他根本就不知道,颇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魄。

陈京给每人发了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烟,道:“好!老姜这话说得好,那这样。我们区里的经济工作会议还是按照既定日程召开,具体部署工作就交给老姜去负责。

从乡镇一直到行政村,都要重视起来。我们一个区不要搞太多的酝酿,老姜你组织开几个小范围的碰头会,把重点搞出来后。我们就立刻组织开会。

会议日程方面,我们可以延长一天嘛,有问题我们议延长一天,大家集中解决问题,现在我们是在跟时间赛跑,一切都要追求效率,可不能够拖拖拉拉!”

姜伟一愣,他瞟了陈京一眼,脸上露出惊愕之色。

海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和邻角又还有直接的关系。在这样的情况召开经济工作会议合适吗?

陈京微微蹙眉,眼睛好似不经意的瞟向姜伟,道:“怎么?老姜,你有什么顾虑?”

“没,没有!”姜伟忙道。陈京的眼神很柔和,可是姜伟却感觉十分的锐利,好似陈京平平淡淡的一眼,就要把他整个人都看透、看穿,让他浑身不自在。

“没有就按照这个办,我知道最近外面有些风声。不管怎么样,我们自己要记住自己的职责,清者自清,我们要相信组织。”陈京淡淡的道,他深吸一口烟,眼睛扫向在座的三人,“老姜、老刘你们先去忙吧,我跟老李还谈点事情……”

陈京直接下逐客令,姜伟和刘曲风都站起身来出去,房间里就陈京和李国伟两人。

李国伟精神压力相当大,半山豪庭项目出事,他的弟弟彭朝晖受到了牵连。

刘晟狡猾得很,他手上的房产有好几套都在彭朝晖的名下,而这几幢别墅又以彭朝晖的名义分赠给了几个领导,现在东窗事发了,彭朝晖立马受到了调查。

刘晟自个儿屁颠屁颠的跑到了香港,他现在做两手准备,一方面他死绑着关氏兄弟,世人都知道半山豪庭是关氏兄弟和他联合开发的,他赠与出去的那些房子没有一幢在他的名下。

他当时用了心思,办房产证的时候直接就用了他赠予人身份证,自始至终,房产产权和他没有关系。

而他和关氏兄弟的合作的合同上写的分红都是以现金的形势,楼盘搞好以后,他的房子这都是他们私下里折价后给他的,中间的财务和合同都不明晰,这其中难以说清楚。

他始终抱有侥幸心理,他不相信这一股风会刮那么急,只要清香市长不倒台,关氏兄弟就不会倒台,至于其中怎么运作,关氏兄弟比他还要急。

但另一方面,如果万一真是事儿大了,海山政坛完全地震,出了大事,他从香港随时往外撤。

这些年他在国内投资搞燕京集团,看上去花的代价不小,但实际上他通过银行融资就有几十个亿。

事情真失控了,他拍屁股跑了,亏的还是国资,国内的银行追债也追不到国外去,他照样在国外逍遥自在。

他做了两手准备,现在又是在危难时刻,他的电话就打给了李国伟,电话中他撕掉了最后的虚伪面具,开始变得张牙舞爪。

他话说得很明确,海山出这么大的事儿,都是陈京搞出来的。

陈京作为一个外来者,这小子年轻,好沽名钓誉,是想把自己打扮成一个铁腕能臣,反腐英雄。

他的做法就是牺牲海山和邻角的形象,成就他个人的虚名,在这个时候,海山干部应该要意识到这一点,只要把陈京赶出去,让他从哪里来灰溜溜的回哪里去,海山的局面就能够稳定。

要不然大家一起玩完。

刘晟说大家一起玩完,自然就是要挟李国伟,让李国伟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手的那三百万曝光出来,他还有什么政治前途,说不定还要锒铛入狱。

刘晟的话说得掏心掏肺,李国伟混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没有必要成为陈京往上爬的垫脚石,这个世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房间安静到了极点,陈京不说话,李国伟也不说话,两人都沉默。

过了很久,陈京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来递给李国伟道:“老李,抽烟!”

李国伟抬头看了他一眼,将烟接过来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用手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只揉两下,泪水就粘在了手上。

陈京淡淡的道:“老李,宏远书记跟你谈了什么?”

李国伟一愣,怔怔说不出话来,眼睛看着陈京良久道:“书记,您怎么知道宏远书记找我谈了话?”

陈京道:“邻角我不在,你就是书记,遇到了事情他不找你谈话还能找谁谈话?”

李国伟嘴角抽了抽,面露苦笑,陈京没有说真实话,他也不好追问,他顿了顿,道:“书记跟我谈,叮嘱让我稳定邻角的大局,一定要保证邻角的发展环境不受破坏,不要受外部环境的影响。

他还叮嘱我要支持你工作,要相信你的能力……”

陈京哈哈大笑,道:“宏远书记太客气了,邻角的环境我们必须要保证,这一点不用他叮嘱。还有一点我们要明确,我们要相信组织,外面的传言仅仅只是传言,究竟真实情况怎样,我相信组织会调查清楚。”

李国伟抬头看着陈京,从陈京的脸上他看不出任何东西,但是隐隐的,他察觉到了一些微妙的东西。

政治是需要悟性的,李国伟最近精神压力大,脑子反应有些迟钝,对目前发生的一摊子事缺乏冷静的思考和客观的判断。

他脑子里想的就是彭朝晖涉案,自己可能要受牵连。

还有刘晟的逼迫,那三百万究竟怎么说清楚?虽然陈京给他指了一条明路,但是这条明路是他和陈京在一条船上才有用,一旦情况变化,陈京自身受到危机,他会不会拿李国伟的事情当挡箭牌?

不过刚才陈京给了他一支烟,两人有沉默了这么久,陈京忽然提到了黄宏远书记,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中间可能是陈京给予他的某种暗示,或者说是点拨。

忽然,他手一顿,猛然想到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矛头都是指向清香市长的。

而清香市长和黄宏远一直不和,宏远书记是不是要借这件事情做文章,整点事儿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要扮演什么角色?

一想到这里,他瞅了一眼陈京,心中有了明悟。

陈京说得很明确,最近海山发生的事情和他无关,李国伟信任陈京所说的话,他对陈京如果这点信任都没有,他也不会对陈京称臣。

既然和陈京无关,现在外面却出了这么多传言,这些传言是从哪里来的?是谁在传?

一念及此,李国伟心猛然一沉,他明白陈京的态度了。

陈京可不愿自己被别人当枪使,陈京的性格决定了他从来都是主导者,绝不会作为被动的角色。

不知为什么,李国伟忽然觉得事情可能没有自己想象的糟糕,陈京简简单单几句话,顶得上别人千句万句开解之词,李国伟觉得自己心里轻松了不少。

“好了,老李,你下去忙吧!我还是一句话,要团结,我们做任何事情,都必须要有团结的班子。反过来,只要我们拥有一个团结的集体,我们就有足够的应付风险的能力。

否则风吹草动,我们自己先乱了,我们的目标怎么实现?”陈京淡淡的道,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听在李国伟的耳中却是字字珠玉,让他内心震动剧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