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29章 当头棒喝!

第七百二十九章 当头棒喝!

夜。

粤州。

咖啡馆的灯光略微有些昏暗,虽然现在这个时节,整个北国都还是万里冰封,但是处在共和国南国的粤州却隐隐有了一丝燥热。

唐玉静静的坐在咖啡馆内,她点了一杯苦咖啡,一点糖都不放,喝在嘴中又苦又涩。

她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长裙,紧身的长裙将她凹凸的躯体凸显得淋漓精致,女性性感的魅力展露无遗。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脸色有些难看,似乎很憔悴,眼眶周围黑黑的一圈,一看就是睡眠不足,精神压力沉重。

轻轻的抿一口苦咖啡,唐玉秀眉微蹙,咖啡那种苦涩的感觉让她很难受,但是那种苦尽的回甘,却让她分外的期盼。

从小到大,孩提的时候,父亲就教导苦尽甘来的道理。

唐玉一直都信奉这句话,对事业对生活对人生,她都从严要求自己,坚信这个道理。

她一直很成功,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现在成长成为享誉岭南的知名记者,媒体权威,以她现在这个年龄就走到了这一步,附在她身上的光环太多、太多了!

她从小到大,只要她想要的东西就没有要不到的,只要她想成功的事情,她就没有做不成功的,那种无力的失败或者是挫败,她从未经历过,而她也永远想象不到,当一个人无能为力绝望的时候,内心原来是如此的痛苦!

陈京!

她微微的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就会浮现出这个人的样子。

她和陈京不打不相识,从敌人到朋友,两人一起合作,唐玉从陈京的身上找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然后她在悄无声息之间,一颗芳心就系在了陈京的身上。

她爱上陈京了!

她甚至从未想过陈京会不接受她的爱,她更为想过陈京已经和其他的女人早有婚约。

因为从小到大。这么几十年以来她从未失败过,她周围的赞誉太多了,她不仅有才华。而且容貌也超群,追她的男人足足有一个加强连。

这些男人中挑出来的青年才俊,可以在粤州打造一个顶级的豪华俱乐部。

陈京和这中间很多人比。根本不足道,如果这个世界上衡量成功的标准是金钱,陈京排不上号,如果衡量成功的标准是权利,陈京还不是最优秀的,但是唐玉就这样喜欢上了陈京。

当她听闻陈京结婚的消息的时候,她当时简直就是仓皇失措,感觉这个世界和她的人生在瞬间就那样崩溃了。

紧接着她就是愤怒,在她想来,陈京怎么就能结婚?

陈京欺骗了她。她感觉自己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她似乎要报复。

她心急火燎的想到了报复的策略,她把自己手上掌握的关于海山和邻角所有的材料全部曝了出去,有一部分还是他在基层采访的时候接到了一些人的举报材料。

她把这些材料通过媒体,有些直接寄到纪检部门。她想把海山掀个底朝天,然后看着陈京在这一场风波中彻底的完蛋。

作为一个外来者,陈京在海山的每一步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不止一次,陈京劝唐玉不要搞极端行为,陈京当时就是害怕。就是担心自己会承受不住整个海山的压力。

现在唐玉就是要让陈京承受不住,就是要让陈京难受,谁让陈京欺骗她?

当她把一切事情干完,海山翻天覆地,海山的震动甚至波及到了粤州,唐玉的工作生活也都受到了影响。

有领导找唐玉谈话,有记者试图采访她,还有人给她写恐吓信、打恐吓电话,当然还有人给她打电话求情,社会百态,凡俗世界各种人的嘴脸都显现了出来,让唐玉见到了一副又一副活生生的众生相。

但是在唐玉心中,她对这些所有的都毫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她所有的动作也阻止不了陈京拉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手步入婚姻的殿堂,两人双宿双飞,还奔赴国外蜜月度假,唐玉在陈京心中又算什么?

这样的念头让唐玉感觉要崩溃,那是一种极端难受的感觉,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感觉前路一片灰暗,内心的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是那样的难受,那种失恋的痛苦欲死,痛不欲生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的难熬。

空虚,痛苦,这是唐玉最近的状态。

陈京在京城春风得意马蹄疾,唐玉却独自一个人舔舐着自己的心伤,独自一人,如此的孤独,世界都把她排除在外了!

几天的时间,她人就瘦了一圈,几天的时间,她感觉自己品尝到的苦涩比过去几十年还要多……

……

陈京踏进咖啡厅,一眼就看到了唐玉。

他微微的皱了皱眉,他感觉到了唐玉的异常,不过他没怎么多想,慢慢踱步走向唐玉,缓缓的坐在了她对面。

唐玉抬头看见陈京,眼神有些木然,精神却是一震。

她生性好强,她喜欢陈京却从未表露,不过是单相思,女人的面子观念向来都是极强的,唐玉定了定神,她可不想在陈京面前露出自己的软弱。

她甚至已经打定主意,要让陈京看看她唐玉的魅力,追求她的人多了去了,陈京和这些人比又算什么?

她嘴唇掀动想说一句狠话,却没说出来,只是道:“你……迟到了……”

陈京抬手看表道:“没迟到吧!现在刚好八点!”

“你来很长时间了?”

唐玉脸色一变,道:“谁来很长时间了?你……你的表慢了,什么破表!”

她一开口说话,语气就很冲,她的态度让陈京愕然,不知道今天这女人又受了什么刺激,怎么变得这么不好说话了。

而唐玉察觉到自己生气,心中也觉得不对,为什么要生气?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生气干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痛苦吗?

一念及此,她正了正心神,脸上慢慢的罩了一层寒霜,变得很冷淡道:“你来干什么?找我算账吗?”

陈京皱眉道:“算账?算什么帐?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如此冲动,你知不知道你捅了天大的篓子,现在整个海山都乱了套,你做事太欠考虑了!”

唐玉心头火气,勃然道:“什么叫欠考虑?我手上的材料不真实吗?还是我的举报是诬告?既然材料真实,这些人本来就该处理,我这么做又怎么了?

作为媒体记者,我的良知让我眼里容不得沙子,海山发生的事情都是他们自己罪有应得,他们在贪污受贿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自己有被曝光、被绳之以法的一天?”

唐玉声音很大,幸亏咖啡厅人不多,不过饶是如此,邻座的人也扭头过来往这边看。

这架势像是小两口在闹矛盾,陈京甚为尴尬,不过唐玉却好似还没说够。

她顿了顿又道:“陈京,我不是政客,我不懂得权利权谋的运用,那些勾心斗角的肮脏我很厌恶。我只知道我调查出了问题,我就应该把这些东西公布出去,让大家都看到,让所有人都看清我们某些父母官的嘴脸。

我知道在你们看来我捅了篓子,领导找我谈了话,有人打了恐吓电话给我,还有人找我求情,甚至有小道消息说有人要把我弄死,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就那样干了,谁能把我怎么地?”

她盯着陈京道:“你陈京能把我怎么的?我不是为你服务的幕僚,也不是你的私人工具!”

陈京微微的蹙眉,瓮声道:“注意你的形象,这是公共场合!”

陈京的语气很严厉,脸上明显很震怒,眼睛盯着唐玉极其的锐利。

唐玉本想再反唇相讥,但是嘴唇掀动几下,两人目光对视,她竟开不了口,她的气焰一下就散了,终于闭上了嘴!

她不说话,陈京也不说话,两人就那样沉默。

服务员悄无声息的给陈京送了一杯咖啡,估摸着一看这一对男女正在火头上,一句话不说,飞也似的逃走了。

两人的沉默只是外在,其实在内心两人心中都各有心思。

陈京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来,没有征求唐玉的意见自顾点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让浓浓的烟雾呛在肺中刺激得大脑一激灵,他才将烟雾吐出来。

瞬间的缺氧让他头脑有些眩晕,他缓缓的闭上眼睛,轻轻的仰躺在了靠背上。

他不知道今天唐玉为什么会这般激动,说话生硬而且口无遮拦。

不过唐玉讲的话却是句句振聋发聩,陈京刚刚听得很恼火,但现在却很沉默。

唐玉说他不是政客,自己是政客吗?

政客这个词可能是每个从政者都很忌讳的词,陈京也不例外,他为官这么多年,一直都不喜欢这个词汇,他也竭力的让自己不向政客靠拢。

可是……

唐玉说的又有什么错?那些人本来就有问题,唐玉手上也有材料,为什么就不能把这些人的事情捅出来,让这些人绳之以法?

自己的那些所谓的顾虑,究竟是在顾全大局,还是在随波逐流?

自己心中是不是害怕,胆怯,是不是自己越来越变得像一个冷漠的政客了?以前的自己是这样吗?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