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30章 是个大混蛋!

第七百三十章 是个大混蛋!

品尝一口苦咖啡,唐玉秀眉微蹙。

她偶尔抬头看对面沙发上坐着的男人。

此时的陈京微闭双目,似乎已经沉沉睡去了,以女人的细腻,唐玉能够感觉得到陈京现在面临的压力。

海山出这么大的事儿,陈京作为始作俑者的嫌疑最大,他如何在这一股风潮中摆正自己的位置,如何经历风波过后还能屹立不倒。

还有,陈京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邻角的发展环境,在如此复杂的局面下,如何保持邻角发展环境不受到破坏,想来这对陈京来说都是严峻的挑战。

细看陈京的样子,有些憔悴,虽然他极力的让自己有精神,但是闭着眼睛的模样还是能够很清晰的看到他的黑眼圈。

唐玉秀眉微蹙,心头不由得一软,不过转念一想,陈京回京城结婚,然后又去国外度假。

结婚最劳累人,度假也不是轻松的活儿,陈京八成是婚后综合症吧!

人家结婚再劳累,那也是痛并快乐着,还用得着自己去关心?

这样一想,唐玉刚刚软化的心又变得梆硬。

她盯着陈京看,心里就想。

从样貌看,陈京也就这幅模样,这年头被陈京卖相好的男人多到海里去了。

说个人才华吧!陈京倒是有一点才华,但是也不是那种才惊天下的主儿,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唐玉本身就在这个圈子中打拼,才子见得多了。也有些麻木了。

她不仅对所谓的才子不感冒,就是听别人说某某是才子这类话都让他觉得头疼,现在的社会,谁爱舞文弄墨?文青已经成贬义词了,陈京能写点文章,这恰恰是唐玉最不看重他的地方。

还有什么?

对了还有风度。

陈京大大咧咧,哪里有什么风度可言?

咖啡厅公共场合。而且还是和女士一起喝咖啡,竟然不征求对方的意见就抽烟,这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

这样的男人又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天下何处无芳草?凭自己的美貌和才华。只要眨眨眼,就不知有多少男人甘愿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唐玉啊,你说得很有道理。你做得很不错!”陈京忽然从沙发上竖起来道。

唐玉一愣,陈京将手上的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噗!”

陈京惊站起身来,道:“这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么苦?”

唐玉看陈京那手足无措,大囧的样子心中就觉得很解气,她脸上神情轻松了一些,有些乐了,道:“咖啡不苦有什么味道?怎么了?不对我问罪了?觉得我做的没错了?”

陈京抽出纸巾,擦了擦嘴。略显有些狼狈。

他定了定神道:“唐玉,谢谢你了!今天给我上了一课,我现在脑子清醒多了!”

他边说边站起身来,道:“行了,今天就这样吧!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就不久陪了,想必你也知道,现在是多事之秋,有一大揽子的事儿等着我去处理。”

从咖啡馆出来,陈京心头一阵轻松。

他起初心中有心结,觉得唐玉太鲁莽。不该捅这么大的篓子,搞得大家都很被动。

不过刚才唐玉一通犀利的言辞,让陈京如遭当头棒喝,先前的种种纠结,现在已经完全释然了。

是啊,多行不义必自毙!不管什么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真要是行得正、立得稳,又有什么好怕的?

陈京审视自己,自认为问心无愧,既然如此,自己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有问题的人被纪委调查倒振振有词,自己堂堂正正却内心发虚,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念及此,陈京出来的时候昂首阔步,腰杆挺得笔直。

他走向停车场,忽然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嗒!嗒!嗒!声音很清脆。

这是高跟鞋和地面接触才能发出的声响。

陈京猛然回头,便看见唐玉急匆匆往这边跑过来!

“陈京!陈京!你……你是个混蛋!”

唐玉一溜烟的跑过来,有些气急败坏!

陈京呆立当地,不知道唐玉怎么会这么说,终于唐玉气喘吁吁的走到他的面前,眼睛盯着陈京,脸色铁青!

陈京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唐玉道:“陈京,你耍我是不是?你专程约我出来喝咖啡,点个卯就走了,你什么意思?你当真以为我时间很空闲,你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你……你太过分了!”

陈京讪讪的笑笑,道:“唐玉,你听我说,我现在不是……”

“不听,不听!你欺负人了,今天你不能这么走!”唐玉打断他的话。

陈京摊手问道:“那要怎么办?”

“你陪我去喝酒,我心情不好想喝酒!”唐玉道,语气很强硬!

陈京有些无奈,他觉得唐玉今天很不正常,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一惊一乍的,让人猜不透。

今天陈京过来见唐玉,是冒了相当大的风险的。

现在邻角就在热炒陈京和唐玉之间的关系,说唐玉就是陈京指使的,在这个非常时期,陈京和唐玉碰头得十分小心。

喝酒?

陈京苦笑,恰在这时,他手机的短信提醒滴滴响起。

他掏出手机低头看了一眼短信息,脸色变了变,盯着唐玉道:“唐玉,今天无论如何不行!改天,改天我请你喝酒,我向你赔罪!”

陈京说完,不理唐玉的态度,钻进车中启动汽车,一溜烟的出了停车场,留唐玉一个人呆傻傻的站在那里。

终于,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泪水夺眶而出,大声冲着陈京消失的方向喊道:“你是个大混蛋,王八蛋,蠢蛋,你是世界上最蠢的蠢蛋……现任邻角公安局副局长的陈之中,他是起伏了好几次。

他先前被政法委书记童小离以莫须有的罪名给撤了职,下放到下面干派出所长,在干了几个月派出所长后能够得到重新提拔,这都是陈京给了他机会。

陈京让他干副局长,行使局长的权利,目前的邻角公安局全在他的控制之下。

陈京和童小离的斗争从去年持续到今年,两人争斗激烈,互有胜负,但终究还是陈京高童小离一头,公安局这块阵地童小离被迫退出。

目前邻角政坛都清楚,新任公安局局长的人选陈京的态度至关重要,从市委到市局,好像都有了某种默契,这些高层的博弈云山雾罩,下面的人不怎么能看得清楚。

但是,陈京能够决定公安局局长人选这个事情在邻角已经渐渐的明朗了。

为了能够让陈立中这个副局长上位,公安局在陈京的干预下已经有了一次洗牌,陈立中上位之后,陈京虽然没有到公安局视察,但是公安局和区委比以前的联系紧密了很多。

有一种说法,说陈京之所以没有破格提拔陈立中,主要是想看看陈立中的能力,看他是不是干局长的料,如果陈立中能行,局长的位子可能落不到别人头上去。

毕竟,陈京现在在政法系统亲信不多,陈立中跟着他起伏了一回,这份资历在现在就变得弥足珍贵了。

这次陈京过来粤州是一次秘密的动作,他让陈立中跟着来,这倒让陈立中既兴奋又紧张。

现在他被认为是陈京的嫡系、心腹。

实际上他还从来没和陈京近距离接触过,他能够攀上陈京的关系,得益于周国华的推荐。

但是陈立中刚刚和陈京接上头,童小离就给他下了套,然后他就淡出陈京的视线之外了。

现在陈京重新启用他,别人对这一次启用津津乐道,陈立中心中却是异常的忐忑,真正就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周国华给他打了电话,在电话中周国华叮嘱他,让他好好把握机会,认真踏实工作。

周国华给他透露陈京是个很务实的人,如果陈立中的能力不行,或者是没有什么作为,陈京是不会对他客气的。

陈京的性格很强,从来不用庸人,他不用的人,周国华也是没有办法的。

所以这一次陈立中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跟在陈京的身边,随时准备露一手让陈京瞧瞧,从而拉近他和陈京的距离。

陈京回到酒店,陈立中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

他立刻便过去向陈京汇报工作。

陈京刚刚回酒店陈之中便过来,他微蹙眉头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陈立中笑道:“书记您料事如神,果然有人在咖啡馆鬼鬼祟祟拍照,被我们两个兄弟逮住了,把相机胶片给拿出来了,还有身上的其他电子设备都检查了一遍……”

“人呢?”陈京皱眉道。

陈立中道:“遵照您的叮嘱,人已经放了,我们什么也没问他,就只是告诉他,不要被人利用,不要被人当枪使!”

陈京满意的点头道:“你做得很好,这样吧,我们连夜回去,邻角的工作不能放松!”

陈立中愣了愣,嘴唇掀动准备说话又闭上了嘴。

他侦察兵出身,专业技能没忘记,记者放了,但是他却搞了一套布控,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揪出其背后的人,但这件事需要跟陈京汇报吗?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