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31章 女人也疯狂!

第七百三十一章 女人也疯狂!

借酒消愁愁更愁!

唐玉将一杯杯红酒喝下肚,人醉了,心情却未见有丝毫的好转。

她打的回家,一路脑袋不清醒,跌跌撞撞,她心中被失望和痛苦占据,脑子里却还想着陈京。

她一会儿怪陈京很冷漠,很现实,自己和他也算是颇有交情,可这家伙让他陪自己喝几杯酒都不肯,真是薄情寡义!

但转念她又想,陈京现在身上压力巨大,面临重重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有心思喝酒?说不定会去就要苦想对策,一夜无眠了。

她的心思在两个极端之间徘徊。

作为一个文青才女,唐玉外在表现出来的是干练利落,但是骨子里面她是个很浪漫的人。

如果一般的女人,陈京现在已经结婚,感情已经有了归宿,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都会面对现实,强迫自己斩断情丝,让岁月渐渐去消磨心中的痛苦。

这个世界又有什么东西能够经得住岁月的侵蚀?

可是唐玉不是一般人的人,她骨子里面浪漫,心中好强。

她就想看看陈京的老婆究竟是怎么一个女人,究竟又有何等了不起的魅力?

根据传闻,陈京的老婆背景深厚,是京城名媛。

但是在唐玉看来,那些靠家庭、靠父母、靠祖宗的人,又有什么值得称道的?

这个世界上富二代、官二代多了去了,可是有些富二代、官二代,无论他们外表是多么的光鲜,也终究掩盖不住他们本质的草包,这样的人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唐玉才是真正的惊世才女,才是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骄子。

她心中就没想过任何世俗的束缚,人生一世,轰轰烈烈,努力拼搏。为自己的幸福和事业竭尽全力,那些世俗让它见鬼去吧!

唐玉心中不服,而酒醉过后,不仅没有让她面对现实。反而让她胆气大壮……

车停在楼下,小区里面风景秀丽,花坛中已经有了花的香味了,高大的棕榈树在地面上投下斑驳的影子,让小区的环境更显幽静。

安静的环境让人心静,却更让人孤独。

从未有过的孤独感袭上心头,让唐玉难受更甚。

而恰在这时。她隐隐看见自己家楼下停了一辆深红色的保时捷跑车,她走过来,车灯就亮了,照亮了她面前的路。

她皱皱眉头,心中就有火气,今天怎么什么人都针对自己,自己走路回家也遇到了这么没礼貌的人。

她加快脚步走到近前。

她才看清车旁边站着一个人,对方高大的个子。西装笔挺,整个人显得帅气而有精神,他脸上挂着亲和的笑容。热情而体贴。

他的手上捧着一大束玫瑰,玫瑰妖艳而华丽。

西装是白色的,旁边的保时捷锃亮锃亮,将此人更衬托得像个白马王子。

唐玉走近,“白马王子”脸上的笑容更盛,道:“小玉,怎么了?今天喝酒了?有喜事儿吧?”

王子彬彬有礼,笑容可掬。

他很潇洒的用双手将玫瑰花递过来道:“送你的!”

唐玉猛然往后退一步,躲开了王子的玫瑰,冷冷的道:“陆涛。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我不适合,也没可能在一起,你……”

此人叫陆涛,是唐玉众多追求者之一。

在追求唐玉的所有贵公子中,陆涛算是名气比较大的。

他的父亲是粤州市公安局局长陆子山。而陆涛自己也是事业有成,现在是粤西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身价过亿。

父亲是政坛响当当的名人,儿子又是富甲一方的富豪,陆涛身上的光环很多。

他现在的身份是省人大代表,粤州十佳青年。

陆涛和唐玉的相识颇有戏剧性,也是不打不相识。

岭南在前几年整顿矿业乱象,唐玉作为省知名媒体记者配合省里的行动常常下去搞暗访,在此期间,粤西矿业的问题被她不断的曝光,在社会上引起了相当的影响。

当时陆涛还没执掌粤西矿业,公司的公关由他负责,他知悉唐玉从中捣乱之后,大为震怒,放出话来要让唐玉好看。

没想到唐玉女流之辈,脾气倔得很,不仅不收敛,而且还处处搜罗陆涛以及粤西矿业高层的腐败、铺张浪费的证据,并且大幅度曝光内幕,两人就这样掐上了。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陆涛和唐玉的一次正面交锋。

陆涛身为公安局长之子,黑白两道根子都相当的深,当时他亲自带人去见唐玉,准备震慑一下这女人。

没想到唐玉根本对这些视而不见,在酒店以犀利的口舌对陆涛破口大骂,而且还暗藏手段,威胁陆涛如果今天他敢做什么过激的事儿,明天所有的真相都将公布出去,大家都得玩完。

陆涛纵横岭南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等棘手的事儿,不知这小子是怎么个想法,竟然因为此时对唐玉是好感大增。

后来两人又接触了几次,陆涛立刻把唐玉当为天人,竟然开始在公司内部主导整顿和改革,打出了坚决支持省矿业整顿的口号,粤西矿业公司为此耗资上亿元搞整改。

因为此事,陆涛在岭南出了大风头,粤西矿业也被评为了明星企业。

不过对陆涛来说,他关心的是唐玉对他的态度,为了博唐玉的欢心,他又想了很多办法,甚至还想过下跪求爱的绝招,不过这些都没得逞,唐玉断然拒绝了他的追求。

陆涛何许人也,他的身份从小到大身边都是美女如云。

从小到大,只要他看上的女人,就没有一个有能力逃脱他的追求的,这次唐玉让他触了霉头,他不仅不灰心,反而更加兴奋。

接二连三,陆涛这几年可以说是下了大力气在唐玉身上,甚至连唐玉的身边有威胁的男人都被他一一剔除,可是他还是没有得逞。

而今天,陆涛又卷土重来了。

”小玉,你不是最喜欢玫瑰吗?你看这花多漂亮,像你一样漂亮!”陆涛道。

唐玉心情糟糕,平常她还有兴趣和陆涛虚与委蛇,不过今天她实在是烦心,皱皱眉头道:“你喜欢就自己放家里养着,你让开我的路,让我回去!”

陆涛上前一步,将花塞在唐玉的手上,双手捏住了唐玉的双肩,道:“小玉,你的事儿我知道,我知道你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不过那个人好像是个有妇之夫,你太傻了……”

他顿了顿又道:“小玉,我的心思你不知道吗?只要你跟我,你要什么都可以,你要天上的星星我都给你想办法摘下来。”

唐玉愣了愣,脸色大变,道:“陆涛,你监视我?”

陆涛脸色讪讪,正要说话,唐玉道:“你放开手!我跟你讲陆涛,从此以后你我再不要见面,我还是那句话,你我不合适!”

“为什么?”陆涛双眉一凝,他骨子里那股骄傲让他变得恼怒,在这个女儿身上,他已经花了太多的代价了,可是任他怎么耍花招,都不起作用。

今天他本以为是个好机会,趁唐玉向别人示爱遭拒,他可以趁虚而入,没想到还是没有任何作用。

“小玉,你告诉我,我哪一点比那个男人差了?那算个什么东西,我……”

陆涛话说一半,双手用力,就要把唐玉拥入自己怀中,然后强行亲吻。

他情绪很激动,唐玉尖叫一声,使劲浑身力气却挣脱不开,她大叫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在了陆涛的脸上。

由于是含愤出手,这一耳光力道奇大,把陆涛打得脑袋发懵,手自然就松开了。

唐玉迅速后退几步,她练过女子防身术,平常又勤于锻炼,身手并不弱。

陆涛牛高马大是不错,但真要两人动手,唐玉拉开距离倒也心中不怵。

陆涛手捂着脸,这一巴掌打掉了他所有的骄傲和尊严,也打掉了一直附在他脸上的面具。

他眼神中露出愤恨怨毒之色,盯着唐玉道:“姓唐的,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陆涛得不到的女人,别人也别想得到!”

唐玉性格倔强出名,丝毫不惧陆涛的威胁,冷冷的道:

“你给我滚!你那点三脚猫给别人提鞋都不配,你真有本事,还整天想着屁颠屁颠的跟在女人后面献殷勤?”

陆涛脸色发红,就要凑上来,唐玉推后一步喝道:“虽然好男不跟女斗,但你再动手动脚,我会让你记一个莫大的教训,你明天得让你老子过来抬你回去!”

陆涛怔怔立在当地。

他和唐玉不是初识,知道唐玉性子极端好强,为了磨砺自己的性子,她是真练过,自己可不能以身试法。

“你等着,你以为那个楚江佬有什么了不起?他不过也是个靠女人吃饭的软蛋,小白脸!这小白脸马上就的滚出岭南去!”陆涛恶狠狠的道,他拉开车门,钻进车中发动汽车一溜烟走了。

留下的只有色厉内荏的狠话,还有那让人作呕的汽车尾气味道。

唐玉刚才很紧张,遽然放松下来,她就觉得头昏欲裂,身子不自然的靠在墙上,手上的提包掉在地上她都没察觉。

陈京?陆涛?

她轻轻的哼了哼,心想以后有陈京求自己的时候……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