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32章 姜伟的心思!

第七百三十二章 姜伟的心思!

姜伟陪同陈京视察萧山镇、黄公庙镇、玉云镇等几个镇的工业区,他内心忐忑。

最近他被陈京指派负责经济工作会议的筹备工作,这让他内心相当的不安。

现在邻角除了李国伟以外,还有两个副书记,他姜伟和童小离现在平起平坐,在邻角班子中,童小离的地位一直都比较特殊。

他负责政法工作,他一向都把这一块工作经营得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在班子中地位比较高,在邻角威望也比较高。

虽然他和陈京的关系不对付,但是现在他成了副书记,姜伟的地位受到了直接的挑战。

陈京让姜伟负责筹备经济工作会议,他以前负责的党群宣传这一块工作,现在明显感觉自己掌控起来有些力不从心了,显然,陈京对他的态度已经变得颇为微妙了。

本来,海山最近多事之秋,邻角的局面就有些乱,人心浮动得比较厉害。

姜伟把这样的状态看成了一次机会,因为他和市里的几个主要领导之间活动比较频繁。

可能在这一方面犯了陈京的忌讳,陈京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而邻角的局面因为陈京的回归,似乎人心一下就稳了。

陈京回归后和各班子成员单独谈话,又和政府的实权派有比较深入的交流。

最近陈京开始视察各个镇,不得不承认陈京现在在邻角威望很高,他走过的地方。局面稳定很快,几天的功夫,邻角又恢复到以前积极向上,欣欣向荣的氛围中了。

今天陈京视察玉云镇,玉云镇新党委书记秦岚率领镇班子全体成员列队迎接他。

秦岚以前在区政府不得志,不过陈京用他以后,他在邻角政坛的声名崛起了。

无疑。秦岚是陈京绝对的铁杆,陈京的命令到秦岚这边执行得就相当到位。

为此,秦岚得罪了不少人。而玉云镇的发展势头,目前也是整个海山最好的,用秦岚的话说。玉云党委和政府的最高追求就是要服务企业、服务人民,要真正的把投资环境搞好,要帮助老百姓办实事。

秦岚连口号叫得都是和陈京保持高度一致,不得不说,邻角的玉云目前是个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的地方。

到了玉云,无可避免的就要涉及到半山豪庭这个项目,目前海山政坛大家谈半山豪庭色变,这个地方已经成了一个高危地方。

因为这个项目落马的官员目前已经快突破二十人了。

海山最豪华的、高档的楼盘,现在成了无人敢住的鬼楼,由于豪庭的别墅区大部分都有问题。现在基本处于闲置状态。

别墅区一空,晚上黑灯瞎火,就显得死气沉沉。

连带豪庭的单元房的人气都大受影响。

再加上现在又有人造谣,说香港某堪舆大师看过半山豪庭的楼盘,说这个楼盘处在整个海山绝命位。主大凶。

又有人说海山的老人回忆,半山豪庭的位置以前在国民党时期是白石山刑场的位置所在,那里杀了不少人,是名副其实的万人坑的位置。

各种谣言一传,半山豪庭的地位一落千丈,已经成了海山最糟糕的一处所在了。

陈京在接见玉云班子的时候强调玉云的改革去年开了一个好头。新的工业区规划很科学合理,招商引资方面力度非常强,镇党委和政府在其中扮演了相当积极的角色。

同时,陈京指示,玉云镇在新的一年要继续一门心思的谋发展,不要受外界的一些流言蜚语的影响,陈京说现在海山的环境很不好,但是环境不好只是针对那些有问题的干部,他们内心害怕、担心,惶惶不可终日。

清者自清,对真正为民办实事,为民谋利的干部,是永远不用担惊受怕的,相反,应该要感到高兴。

组织在肃清海山的**分子,要把这件事当成是一个契机,也许通过这一次的整肃,海山将有更清明的政治环境,海山会迎来新一波、更大的发展。

陈京是个天生的演讲家,他没用手稿,信口讲话便说得让下面的干部激动莫名。

轻描淡写,陈京就把玉云甚至整个邻角的未来的宏图给清晰的勾勒出来了。

姜伟在一旁冷眼旁观,也不得不承认陈京是个很有魅力的干部,做事雷厉风行,御下恩威并施,手段很老道,效果很明显。

在接见班子结束后,陈京和姜伟有短暂的单独相处的时间。

姜伟便趁机会向陈京汇报关于经济工作会议的筹备情况。

汇报结束,他终究没能忍住,道:“书记,我们是不是和市里汇报一下,目前市里氛围不好,我们早汇报是不是会主动一些?”

陈京皱皱眉头道:“老姜,我们汇报什么?现在的氛围不好原因在哪里?原因是因为纪委对海山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汇报?

如果真要汇报,我们就应该在区里发个号召,号召就是坦白从宽,有问题的干部主动向上级党委交代问题,主动和纪委联系争取从轻处理,除此之外,我还真不知道汇报什么!”

姜伟一愣,神色愕然。

陈京的话听起来很荒诞,但是细细一咀嚼,却真就是这么一回事。

现在海山政坛人心浮动,动荡不安,究其根源就是**问题东窗事发,很多人害怕受到这股反腐风潮的牵连而变得惶惶不可终日,邻角也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情况。

可是这样的情况存在区委怎么往上面汇报?汇报是不是就成了主动交待问题?

真要是坦坦荡荡,问心无愧,在这个时候心慌什么?完全没必要心慌嘛!

姜伟细细一品位陈京的话,神色便有些讪讪,觉得自己完全就是自讨没趣。

同时他也隐隐明白陈京对他不满的根源。

海山出事,姜伟没有以李国伟为中心解决问题,而是私下里和市领导接触,这样的做法让陈京怀疑,是不是市里有人在搞小动作,要把陈京当枪使?

一想到这里,他心猛然往下沉,觉得自己的处境一下十分被动了。

陈京眼睛盯着姜伟,道:“老姜,经济工作不能放松,不管外部环境有多少变换,我们要保持冷静!每逢大事需有静气,这一点非常的重要,邻角的发展系在我们这些领导干部身上。

我们思想不坚定,情绪有了波动,影响的是邻角百万人民,这一点我们要谨记!”

陈京顿了顿,又道:“外面现在有传言,说我在海山这一次的风波中扮演了什么什么角色,说我挑起了海山班子的矛盾。这些话我们姑且听之,也不要多作辩解。

对这些传言,我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苍蝇不盯无缝的鸡蛋,就算是我挑事,就算是我扮演了什么角色,那也是有人违法乱纪,有人视党纪国法不顾,要不然怎么纪委就查到了他们头上去了?

有些事真是荒谬,海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没有人去深思海山**的根源,鲜少有人去为那些违纪官员扼腕,反而把矛头指向了我,说我怎么怎么地!说句实在话,对这样的指责我很气愤,在必要的时候,我会表明我的态度的!”

陈京说话脸色铁青,姜伟听得却是心中紧张到了极点。

陈京比他年轻十多岁好远,但是真正一发怒,气势是相当的惊人,威严之甚,让姜伟内心震动。

而在他的内心,对陈京却有多了更多的看法。

海山政坛对陈京的评价,大多是说陈京背景深厚,长袖善舞,善于搞各种关系。还有说陈京精通权谋之道,在政治上很有谋略和手段,是个很精明、很能干事的人。

但是姜伟今天还发现,陈京个性很强势,极端的要强,别看他平常好似不显山露水,但一旦惹毛了他,他极有可能会施展出极其强硬的手段。

一念及此,姜伟有些相信海山发生的这些事可能不是陈京的手笔。

陈京没有必要用这样的手笔来搞打击报复。

实际上,陈京真要出狠手,可能出手比这更狠,当然前提条件是有人惹毛了陈京。

“书记,在处理有些事情方面,我可能没有深思熟虑,犯了一些错误。现在听您这样一说,我茅塞顿开,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了!”姜伟道。

姜伟野心很大。

他本来想海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陈京和市主要领导矛盾激化,他找不到和主要领导的相处方式,可能以后在海山政坛的发展之路就不会像以前那样顺利了。

最大的可能是陈京离开邻角,那样的话,邻角书记的位子空了出去,凭他姜伟的威望和资历,完全可以再进一步。

不过现在他忽然发现,陈京不是那么容易就就范的人。

即使陈京真的面临的局面很糟糕,他手上依然有牌。

真应了一句话,目前时间尚早,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在这样的时候,选择冒险是错误的,姜伟为自己的错误感到恐慌,当然他也不介意主动向陈京承认错误。

坦白从宽,这是陈京一贯的原则,陈京的心胸和手腕,这一点把握得很好。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