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33章 廖哲瑜的用心!

第七百三十三章 廖哲瑜的用心!

香港,维多利亚湾的夜色撩人。

东方明珠大酒店,豪华的总统套房雍容大气,松软的意大利米兰地毯,上面精美的图式融入了文艺复兴的简约和现代之风,配合着意大利原产的华丽森沙发,整个房间扑面而来的是意大利时尚文化的风情。

廖哲瑜仰躺在沙发的主位上,闭目养神,他右手旁边的几案上放着一杯顶级的大象咖啡,热气腾腾的咖啡热气盘旋升腾,让房间的气氛有一种特别的宁静。

在廖哲瑜对面的长条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四十对岁,神情有些阴翳,女的年龄差不多,服饰奢华冗繁,穿着是中式的礼服,浑身上下却没有东方女人的那种素雅和淡然,给人的感觉却只有西方女人的那种直接而豪放。

中年男人眼睛一直盯着廖哲瑜,尽管他隐藏得很好,但是眼神中还是有谄媚之色。

“三姐夫,你现在准备如何处理目前的事情?”廖哲瑜淡淡的道。

中年男子坐直身子,阴翳的脸渐渐的化开,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他不是别人,就是最近一直躲在香港的刘晟。

廖哲瑜一句三姐夫让他有些心花怒放。

刘晟的妻子廖霞只是廖家旁支,和廖哲瑜堂姐弟都算不上,关系隔得比较远。

廖家枝繁叶茂,到了廖哲瑜和廖霞这一辈的廖姓子弟有数十人之多,真正能够仰仗廖家这棵大树的其实并不多。

像廖霞之流,她和刘晟结合,出来基本都是打着廖家的旗号,刘晟长袖善舞,不明内情的人就会认为他是京城鼎鼎大名廖家的女婿,其实他离廖家的核心相当的远。

平常以刘晟的身份和廖哲瑜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他和廖哲瑜接触也是近几年的事儿。

廖哲瑜从中原转战沿海,刘晟从廖家的关系中尝到了甜头,所以他便绞尽脑汁想办法和廖哲瑜拉近关系。

廖哲瑜刚来沿海,各方面工作都不熟悉,刘晟就主动凑过去帮他。

而刘晟的老婆廖霞更是频频和廖哲瑜接触,不管以前大家亲疏怎么样,但是一个“廖”字掰不破,同时京城廖家的人,有这一层关系,两人的努力倒是收到了一些效果,廖哲瑜对他们两人观感很不错。

当然,廖哲瑜京城贵公子,他也有贵公子的矜持。

虽然他对刘晟观感不错,但刘晟身上江湖气息太浓,廖哲瑜也是刻意的和他保持距离。

就像刘晟在邻角处处针对陈京的事儿,廖哲瑜就从不过问,也从不和刘晟谈涉及这方面的事情。

廖哲瑜不过问,刘晟却善于揣摩他的心思,他详细研究过陈京和廖哲瑜之间的恩怨,知道廖哲瑜和陈京不止是情敌,两人根本就是势不两立。

陈京在楚江的时候,他自己是本乡本土的人,强龙不压地头蛇,廖哲瑜和陈京的每一次碰撞都处于下风。

屡次受挫之后,他终于选择了退出楚江转战沿海。

不是冤家不聚头,廖哲瑜转战沿海没多久,陈京竟然也跟着屁股后面来了。

两人在岭南目前虽然没有什么碰撞,但是随着两人的发展,渐渐的各自将自己的影响力渗透到岭南,两人之间迟早会有交集。

在这样的时候,刘晟能够担当对付陈京的急先锋,他相信这一点应该是廖哲瑜喜闻乐见的。

事实上,刘晟所料不错,他和廖哲瑜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今天廖哲瑜还主动叫了他一句三姐夫。

刘晟满脸笑容,但迅速敛去,脸色重新变得阴翳,道:“哲瑜,陈京这小子太年轻了,他到海山以后只知道埋头搞他的个人英雄主义,处处得罪人,海山政坛几个主要的领导他都得罪遍了。

不止是如此,陈京这一次更是捅了大篓子,因为一己私仇,搞得整个海山风声鹤唳,单单这一次海山被查处的干部就多达数十人,而且其中还涉及到海山的班子成员。

陈京这样过激的做法,把自己置身于整个海山政坛的对立面,以后他在海山政坛将寸步难行……”

刘晟越说越激动,眉飞色舞,他的眼睛不断的在廖哲瑜脸上逡巡,希望自己的情绪能够让他受到感染。

他老婆廖霞附和道:“哲瑜,今天我刚刚从海山过香港,海山的清香市长据说大为恼火,准备彻查去年邻角区大肆扩张所造成的耕地占用、非法挪用扶持资金等一系列问题。

陈京为了搞所谓的特色经济,去年一年在邻角大搞破坏性开发,一年之内把邻角的正财政变成了欠债数十亿人民币,而邻角花大价钱搞出的东西全是政绩工程,邻角现在是民怨四起,频发,陈京的处境也是岌岌可危。

这一次他是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廖哲瑜静静的听着两人说话,神情很平静,过了很久,他皱眉盯着刘晟道:“三姐夫,你有些跑题了吧?我是问你的打算呢!”

刘晟愣了愣,脸一红。

刚才他犯了一个错误,自始至终他和廖哲瑜谈的都是海山风波的事情,两人只字未提陈京。

刘晟忽然激动的谈陈京,似乎还真的跑题了。

不过刘晟反应很快,他本身就是江湖气息很浓的人,廖哲瑜让他受窘,他不仅不退缩,反而迎难直上,他道:

“哲瑜,听哥一句话。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相当关键的时候,陈京岌岌可危,如果此时我们能够想想办法把这事再往前推一把,陈京就会万劫不复。陈京这个人报复心很强,睚眦必报,而且鬼点子很多,特别擅长搞阴谋诡计。

对这样的人时时刻刻都需要小心翼翼的防着他,我们不能够再让他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他咽了一口唾沫道:“你放心,你姐夫我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在海山还是颇有人脉的。在陈京的身边我就装了定时炸弹,邻角的副书记、区长李国伟就在我的掌握之下。

这个人是一颗埋得很深的棋子,在关键时候能够发挥大作用。

还有,海山温海地产的关氏兄弟现在也被陈京逼上了绝路,他们现在唯一的生路就是和陈京死磕。如果陈京不倒,他们威胁就不会解除,所以陈京的危机绝对是空前的。”

廖哲瑜忽然道:“老刘,你既然说了这么多危机,你为什么还待在香港?”

廖哲瑜悄然之间换了称呼,刘晟没有听出来,他仔细的斟酌如何回廖哲瑜的话,可惜他却有些哑口无言。

廖哲瑜心中暗叹一口气。

他不喜欢刘晟身上的这种浓浓的江湖气息,觉得这样的人品味很低,廖哲瑜从小出生在高官之家,受到的都是良好的教育,接触的都是文明人。

像刘晟这样一开口说话就那么直接,一点都不懂得含蓄的人他很反感。

另外,廖哲瑜和陈京打过的交道比刘晟多,他比刘晟更了解陈京。

陈京做事从来都是谋定后动,而且目的性非常强,从来不干那种让自己陷入被动的事情。

目前海山出了一些问题,可是这些问题能把陈京怎么地?

陈京擅长的恰恰就是处理这样的乱局,如何在乱局中找到方向,然后为自己赢得最大的利益,这是陈京最大的特长。

当年在楚江陈京就有这样的手段,他目光很敏锐,个性非常强又不失诡计多端,他总能从别人忽略的地方发现机会,找到突破口。

所以刘晟说的话十之是在胡说八道,是在吹牛。

这样的吹牛反应出的是刘晟内心的发虚、发慌,因为海山的事情他脱不了干系,一旦查出问题来,他除了外逃别无选择。

当然,刘晟此时对想做的事情就是把陈京给整垮,只要陈京一垮,半山豪庭这个项目内面深层次的问题就有可能被遮掩,在那样的情况下,他有可能逃过一劫。

“三姐夫啊,我这个性格比较直,我可以给你一个准信,那就是我们说一千道一万,都是一家人。你有什么难处,需要帮忙的事情,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廖哲瑜话锋一转道。

他笑了笑:“你还是回岭南吧,岭南更有利于你工作,你不愿去海山,可以待在粤州嘛!粤州也是有机会的……”

“这……”刘晟有些迟疑。

廖哲瑜态度的忽然改变让他心中高兴,但是廖哲瑜让他回岭南,他心里七上八下。

他现在需要借助廖家的力量做最后一搏,他自己又不愿意深处险境。

廖哲瑜给他足够的承诺,但是和承诺相对应的是需要他冒风险,他该怎么办?

“老刘,回去就回去,在粤州待着我觉得也不错。海山的天塌不了,清香市长现在不是过得很好吗?我们和温海是同进退的,我就不相信他们一点作为都没有,任由局势这样恶化下去。

再说了,我们回去大家一起也有个商量……”廖霞在一旁撺掇道。

廖霞和刘晟性格相投,都是狡诈之徒,但是廖霞比刘晟更敢于冒险。

这一点可能和两人的出身有关系,刘晟草根出身,走到今天不容易,他更珍惜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