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34章 风云变幻!

第七百三十四章 风云变幻!

岭南省纪委就海山系列事件公布初步调查结果。

经过省纪委调查组调查,海山系列贪腐案一共涉案人员十八人,其中副处以上官员十二人,海山市市委常委、政府副市长解俊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目前准备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省委针对这一次省纪委的调查结果召开了专门的会议研究海山的问题,最后会议决定给予海山市委书记黄宏远严重警告处分,海山市政府市长李清香记过处分,连带着一并处分的副厅级官员多达八名。

省委的处理结果出来,海山市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研究内部整风反腐的相关议题,会议作出决议,要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一次干部整风运动,严查干部违规违纪行为,端正干部风气,肃清不良习气。

就这样海山市内掀起了一股整风反腐的风潮。

海山市市委书记黄宏远讲话称,海山已经处在了发展的十字路口,海山要想进一步搞好改革,搞好经济建设,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干部队伍建设问题。

而解决腐败问题又是干部队伍建设之中的重中之重,腐败问题解决不好,海山的经济发展得再好,都是失败的,因为人民无法获得因为经济发展而带来的生活质量的进步。

黄宏远的这个讲话在海山引起了热烈的反响,市纪委、市组织部由白少文书记亲自挂帅成立了整风工作组,在全市范围内展开整风运动。

本来以为一场风波就此结束了。可是在黄宏远的主导下,海山新一轮的反腐整风风波才刚刚拉开帷幕。

根据小道消息传,据说黄书记对这一次海山的系列事件感到非常的震怒。

觉得海山的形象遭到了破坏。

他私下里对身边的人说,海山可能需要破而后立了,海山政坛的不正之风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整个海山将会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不能够再犹豫、再等了!

陈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昏头昏脑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望江区的房子住了。回到家中他觉得房子有些乱,可是心中想着事又没心思去打扫,他便无精打采的坐在沙发上准备打电话叫个钟点工代劳。

恰在这时候。周国华打电话过来,他劈头就问道:

“陈京,你怎么回事?市里刚刚开完会。你溜得比怎么这么快?咱们可好久没在一起聚了啊,你这可不够意思!”

陈京笑笑,道:“秘书长,今天日子特殊,你不是忙吗?我可不敢打扰你的工作,谁都知道你肩膀上的担子重着呢!”

周国华在电话那头笑道:“陈京,就是工作再忙,你来了我也得抽时间聚一聚不是?最近我们海山刮了一股反腐风潮,现在书记又提出要搞整风,我看你们邻角是不是可以做个典型?

从你上任邻角以来。邻角在各方面工作上面都是标杆典型,这一次你们也可以争取一下嘛!”

陈京微微蹙眉。

现在他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目前海山已经有风声说陈京搅了海山的局,搞的一系列举报捅了大篓子,抹黑了海山的形象。现在市里搞的反腐整风运动邻角再成为典型,陈京可能就更处于风口浪尖了。

陈京对海山的形势判断现在很明朗,黄书记一直没能完全掌控海山的局面,他对海山的很多想法,要付诸实现距离很远。

对黄书记来说,这一次风波是一次机会。他必须要把握这次机会通过在全市范围内搞所谓的整风,增加他在海山的影响力,从而进一步掌控海山的局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邻角冲在最前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周国华打电话给陈京,可能不单单是他的意思,念及此,陈京就觉得头疼。

他沉吟了半晌道:“秘书长,典型这个话题很沉重啊,目前我们邻角重中之重是搞经济建设,我们的干部队伍建设我一直也挺重视的,我就很好奇,我们这个典型应该怎么来抓!”

周国华叹口气道:“陈京,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邻角的情况可能不如你想象的那般乐观。今天常委会我们对全市十多个区县做了一个理顺,根据纪委信访反馈的信息,去年你们邻角举报是最多的。

邻角的举报集中在干部队伍中,他们本身在体制内,了解体制内的情况,所以反应的举报材料真实性也很高。

一直以来,市里面希望能够给邻角一个宽松的环境,对待这些举报的态度也以压制为主,但是今年的情况变了,如果再不引起重视,后果可能会相当严重!”

陈京眉头一拧,道:“秘书长,有关于我们工作的举报,我的意见是希望相关部门能够严肃调查。我欢迎相关部门来邻角调查!”

周国华哈哈一笑,听出了陈京语气中的生气,他道:“陈书记,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实事求是的说实际情况。你在邻角的成绩有目共睹,但是因为你的严格要求,却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

这些人就会想各种办法来对付你,来抹黑你。说句实在话,内面有很多关于邻角非常征地、政府干预工程建设等等的举报是很让人恼火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加强内部整风怎么行?”

陈京叹了一口气,沉吟不说话,周国华说的道理是那么一回事,但是陈京不希望邻角有过激的行为,有矫枉过正的现象,像这样树标杆,抓典型的大张旗鼓搞整风,目前不是陈京希望的。

见陈京态度比较硬,周国华也没有再说这方面的事情,两人寒暄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不过周国华这番话却给陈京提了一个醒,那就是在接下来相当长一个时间段里面,海山的局面不会平静,可能环境会更加的复杂。

这对邻角来说,将是非常大的考验。

很明显,现在海山市一级层面上,各方平衡已经打破了。

平衡打破的结局就是实力受损的一方想拼命收复失地,而实力占优的一方则想乘胜追击,直接解决问题,几方的博弈可能马上就会陷入白热化。

陈京压根儿不想在这里面当出头鸟,他在意的是邻角目前的发展环境。

邻角目前的环境究竟怎么样?

陈京在沙发上闭目眼神,脑子里面陷入了沉思。

多年的政治生涯让陈京的神经很敏锐,从市里的风云变幻,他很快就嗅到了邻角可能面临的困难和危机。

邻角去年在海山来说一枝独秀,这一枝独秀既有陈京领导邻角人民做出的实实在在的成绩,也有其他诸多因素。

如果海山的局面一直平平稳稳,发展稳步推进,邻角借这股东风慢慢夯实基础,有个几年的发展,邻角自然就会真正的脱胎换骨。

可是恰在这时候海山出现动荡的局面,邻角作为独秀肯定会成为各方的靶子。

普遍发展的规定决定了,邻角发展太快,其背后势必会有很多问题,这是任何一个快速发展的地方都不可避免的。

有问题,别人就会有攻击的地方。

而且真要上纲上线,有些问题可大可小,真要什么都往大方向靠,邻角去年一年的努力成果都有可能付诸东流。

一想到这里,陈京就开始心神不宁。

他从澧河开始这样一路走来,经历的风风雨雨多了,他很清楚官场上互相倾轧,互相争斗会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在这样的时候,邻角要如何面对难局?

陈京忽然意识到,现在的局面十分凶险,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现下手为强,不能够再等了。

陈京想到这里,马上跟夏朝南打电话。

夏朝南现在也是面临风口浪尖,发改局的干部出了问题,他们的赵副局长涉嫌严重违纪被纪委查处,夏朝南作为发改局的领导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一次省里下的处分中,夏朝南就被记过。

接到陈京的电话,夏朝南情绪很低落,他道:

“陈老弟,你说这是什么世道?我们兢兢业业,努力做事,却总是遭受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打击,我们发改局我看是树大招风,要不然怎么别人都把屎盆子往我们脑袋上扣?”

陈京在市委开会的时候,他就发现夏朝南脸色阴沉,当时他就知道夏朝南心情很不好,现在他一开口就是牢骚,陈京也大致知道了他的处境了。

陈京笑笑道:“夏局,你就别发牢骚了,要说树大招风,我邻角更是处在风口浪尖。现在的局面扑朔,急也急不好的,我看这样,我们抽个时间去省城放松一下,你看……”

陈京说了一个半截话,实际上就是调动夏朝南的胃口。

夏朝南在省里面关系薄弱,这一方面他依仗陈京的时候多,陈京现在说去省城,和他两人一起去,他精神立马就来了。

不过紧接着他有遇到了难题。

现在反腐风刮得急,他去省里带什么东西去?难不成真就空着手,这样算是什么事儿?

“怎么了?去不去给我一个会话啊!”陈京半开玩笑的道。

“去!去!怎么不去,肯定去!”夏朝南心一横道,现在的局面他再不走上层路线,以后可就真有可能被逼疯!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