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36章 路子野?

第七百三十六章 路子野?

陈京见乔正清的目的为了邻角和南港两地合作的事情。

在省委最近关于加强跨区域合作的相关文件的指示之下,泛岭南三角地区跨区域合作俨然成了一个热门话题。

省政府为了落实省委相关精神,在政府内部对跨区域合作进行了责任细分。

乔正清目前负责联系和协调海山和南港的两地合作,陈京听闻这个消息,他便第一时间过来拜访乔正清。

目前邻角新的经济增长点就在跨区域合作上面,陈京希望和乔正清的见面能够实现两地合作的破冰,目前陈京这一方,他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合作计划。

按照陈京的想法,第一步是要实现两地公交直达。

南港和邻角虽然毗邻,但一直以来两地之间都没有公交,两地人员流动都需要到正式车站买票乘车,从邻角到南港市中心车票八块钱,实际上如果有公交直达,可以大幅度降低营运成本,两地人员往来只需要两块钱公交就可以完全实现互通。

从邻角到海山的望江区比邻角到南港市中心还远,所以公交线路的合理规划,增加两地之间人员流通,应该是两地合作的第一步。

第二步,邻角可以为南港的产业转移提供机会,南港作为经济特区,根据目前的发展,有许多产业需要往外转移,比如说有些企业在南港投资建厂面临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等多方面的压力。

这样的情况,邻角完全可以为这样的企业提供相关资源。让他们把部分产业往外转移,这既有利于南港经济结构的调整,又不损害南港经济发展的势头。

还有,比如房地产开发,南港作为特区消费高,普通的工薪族在城区生活感觉压力很大,住房成本很高。

如果在邻角开发楼盘。在南港工作的群体可以选择到邻角置业,这就大大的降低了他们的生活成本,这对南港地区吸引人才也是大大有利的。

陈京精心准备了这个计划。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他还没来得及向乔正清汇报这些想法,海山内部就出了问题。而且陈京现在俨然处在了风口浪尖,他被迫要暂时放弃这个计划。

攘外必先安内,陈京必须要把精力放回到内部问题上来,这也直接决定了陈京对乔正清的拜访不可能按照原计划汇报了。

乔正清知道海山的事情,他也很替陈京捏一把冷汗,不过一个偶然的事情,让他没有去提醒陈京。

最近一次乔正清进京,和当年在中央党校地市干部班的一众同学集会,在会上意外碰到了中组部米潜副部长。

在乔正清那一批同学中,米潜现在是佼佼者。虽然他级别只是副部,但是他人在中组部,可谓是身处中央心脏要害,比地方一般的副部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而且他在中组部还颇有实权,米潜的年龄也还有上行空间。他晋升正部级干部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单这一点,就不是乔正清能比的。

乔正清主动向米潜敬了一杯酒。

米潜对乔正清有印象,他道:“乔省长,岭南我很向往,一直想到岭南看一看。想了几年都没能成行,明年肯定有机会到岭南走走看看,届时你可要给我当向导啊!”

乔正清哈哈一笑道:“一定一定,别说我给你当向导,咱们岭南书记都得给你当向导。中央领导驾临,我们岂能不重视?”

米潜摆摆手道:“我到岭南,也只是路过,我的目的地是香港。在干部队伍建设、梯队干部培养这方面,我们越来越需要有国际视野了。我们的年轻干部,国际化是未来的方向。

目前中央委派我负责这方面工作,我也是想尽办法希望做得好。”

他顿了顿,道:“岭南是我们共和国最发达的地区,岭南的干部培养和干部梯队建设一直都走在全国的前面,我希望到岭南能够考察能够有收获,岭南的经验可以向全国推而广之啊!”

米潜谈人才队伍建设这方面的问题,他不好插言,作为岭南的副省长,他的中心工作还是发展经济,搞经济建设。

他沉吟了一下便道:“米部长,咱们岭南的一切成绩都是在中央的领导下取得的,米部长到我们那边调研,肯定也能给我们岭南带来许多的指示精神,说起来现在我们岭南在干部队伍建设方面,省委也是倾注了相当多心血的。”

米潜点头道:“是啊,是啊,岭南在这方面举措很多,比如说去年岭南就尝试过大范围内公选实职年轻干部上岗。”

他说到此处,话锋一转道:“对了,我们以前楚江有个干部叫陈京,就是通过岭南的公选渠道进入岭南的,当时还是我推荐他去参加公选的,他一去就被选中,而且现在表现不错。

这对岭南是好消息,对他自己来说也是好事,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培养干部的好方法。”

乔正清听米潜这一说,当即就大吃一惊。

他一直以为陈京在京城的背景主要就是依靠方家,没想到陈京竟然和米潜还颇有关系。

虽然米潜把自己和陈京的关系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他能够推荐陈京参加岭南的干部公选,仅此一点就说明两人关系匪浅,这说明米潜是了解陈京的,而且也是器重陈京的。

上一次岭南的干部公选主要的干部集中在西北地区,陈京是作为楚江省的唯一代表参加公选,整个楚江有多少年轻才俊?

米潜为什么偏偏就推荐了陈京?这是相当值得斟酌的。

乔正清当即就道:“米部长,陈京是您的高足啊,这年轻人了不起啊,在岭南大有作为。去年上任仅一年,在海山市就搞出了大名堂,他提出搞的区域重点经济模式,现在已经成为了岭南重点研究的一个课题。

如何在制造业、劳动密集产业上面建立竞争壁垒,找到产业升级转型的办法,陈京的做法很锐利,很值得借鉴!”

米潜微微愣了一下,脸上罕见的露出笑容,道:“真是这样吗?那我去岭南得去海山走走看看,我虽然不是经济干部,但是我还是想全方位的了解一下咱们岭南。”

米潜说要来岭南,这事乔正清一直都在心里。

而最近,米潜的南方之行终于成了实施,就在几天之前,米潜给他打电话说自己过岭南看看,要吃乔正清亲自做的白切鸡。

说到白切鸡,这里面又有个故事。

当年在中央党校地厅级干部培训班,乔正清因为是南方人,乍到北方就吃不惯北方的饮食。

那个时候党校校长,是现在共和国一号,他以从严治学出名,在党校是严禁学员搞特殊化的。

别说是地厅级干部,就是省部级干部班,省委书记、省长进了党校的大门都是学员,都不能搞特殊化。

在那样的情况下,乔正清就只能让秘书从岭南给他带白切鸡,每一个星期他带几只,吃饭的时候佐着吃,那样他才能吃饱饭。

因为岭南白切鸡出名,当时在党校的一帮同学没少蹭乔正清的鸡肉吃。

在那一届培训班结束的时候,乔正清讲话就直接讲欢迎同学们有机会去岭南做客,到岭南做客他亲自做白切鸡待客。因为有那个故事,米潜才有了要吃乔正清白切鸡的说法。

对米潜的热情,乔正清自然很高兴。

官场上就是老乡情、同学情、师生情,这些关系最为重要,乔正清走到今天的位置,他手上的人脉和关系已经不少了。

但是和米潜之间能够建立一个比较紧密的关系,这是他很迫切的。

米潜身处中组部,这可是下面干部眼中中央最要害的部门,干部的升迁提拔任免,都由中组部来完成。

乔正清想再进一步,中组部就是他绕不过去的门槛。

陈京今天拜访乔正清,乔正清没有跟他藏着掖着,直接说了米潜即将来岭南调研视察的事情,而且明确了米潜可能要去海山看看的想法。

陈京一听米潜要过来,他微微有些失神。

过儿一会儿,他摇头苦笑道:“乔省长,米部长可真会挑时候,这个时候去海山,海山正是多事之秋,我担心会出问题哦!”

乔正清饶有兴致的看着陈京道:“出问题?我道想听听你说道说道,究竟会出什么问题!”

陈京顿了顿,道:“乔省,米部长这个人我最了解,他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最讨厌的就是山头主义,班子里面搞内斗的事情。现在海山的局面……”

陈京无奈的笑了笑,摇头道:“米部长的眼睛里是揉不进沙子的,他来海山视察,如果发现问题,海山的形象可能真就要一路黑下去了!”

乔正清微微蹙眉,陈京这两句话证实了乔正清的判断。

陈京在楚江组织部任职的时候,他应该非常受米潜器重。

要不然他说话的语气不会如此,而且对米潜的性格也不会掌握得如此细致。

一念及此,乔正清笑笑道:“行了,这些问题都是你们书记应该关心的事儿,你就不用操心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