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37章 相处之道!

第七百三十七章 相处之道!

海山市清香市长被人称为个性市长。

其性格是典型的女强人性格,很强势,很好强,在海山很有名气。

这一次海山系列贪腐案件让清香市长很被动,据说她个人被省纪委领导谈了三次话,每一次谈话过后,海山都有干部被查出问题。

纵观这一次海山的问题干部,基本都是政府这一条线的干部,这一次海山的风波,清香市长元气大伤,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这在海山已经成为了大家的共识了。

但是这个女人依旧顽强,她主持召开政府常委会,在会上强调,海山的腐败问题客观存在,省里重视,市里重视,这都是应该的。

但是海山并不都是贪官,海山这么多年的高速发展证明了海山政坛总体来说还是好的,有个别害群之马,存在一些有问题的干部,组织将他们清除掉,这对海山应该是个鼓舞。

而对她个人来说,通过这一系列的案子,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一个吸取教训的过程。

她表示,以后海山的干部选拔任用要从以前的唯才是举,向德才兼备方面转变,尤其是一把手的选拔任用,要更加的慎重,要不给害群之马有机可乘。

除此之外,清香市长还分别约谈市局委办,下级政府所有一把手,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给他们单独做指示,要求让大家尽管的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工作上来,不要因为这一次海山的风波而影响到了工作。

这么多年以来。海山政府的用人,市委都充分尊重政府的意见,清香市长点名提拔的人,基本也都得到了提拔。

这也是李清香在海山威望高,影响力大的重要原因。

经过了这一次风波之后,以后组织考察的力度要加强,干部的选拔任用需要党委加强把关。

对这一点。清香市长表示要坚决支持,从她的态度来看,似乎是在向宏远书记寻求妥协。

但实际了解海山内情的人都清楚。在海山政坛,清香市长在常委中的影响力并不比宏远书记弱。

有很多关键问题,宏远书记常常不敢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很多时候他都是通过碰头会做决定。

现在清香市长支持他在人事方面加强把控,看上去是在示弱,实际上是在叫板。

海山市委现在意图很明显,在全市搞整风运动,矛头指的就是党群人事方面的权利。

清香市长发言坚决支持,暗中就有叫板宏远书记的意思,在海山政府工作这一块,清香市长有绝对的权威,宏远书记是否有能力把手伸到这一块来?

洞悉海山政坛的人都能看到其中的微妙,所以清香市长这一退。不仅没有被动,反而亮点很多,让黄宏远似乎有些骑虎难下了。

两个大佬之间闹矛盾,真正苦的是两个秘书长。

市委秘书长周国华和政府秘书长韩凯。

两人本来是朋友,很多时候政府和党委的工作协调。都由两人负责。

周国华比韩凯的年龄大一些,同时级别也高一级,所以协调基本都是以周国华为主导。

两人配合多年,充当市委和市政府的润滑剂,工作干得都不错。

但是最近,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了。

韩凯有一件事比较纳闷。

他搞不明白为什么邻角区接二连三的出事。邻角区区委书记陈京又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清香市长顶牛,为什么以清香市长的性格,她就硬是一直都是忍了再忍?

陈京纵然是背景深厚,但是清香市长这些年得罪的人还少?

那么多敢挑战她权威的官员都被她以强硬的手段给制服了,陈京就制服不了?

怀着这样的心思,韩凯和周国华自然就保持了距离。

周国华和陈京打得火热,两人在一起是称兄道弟的哥们儿,韩凯对陈京看法又相当微妙,他的心思又岂敢让周国华琢磨清楚?

像往常一样,韩凯亲自端了一杯速溶雀巢咖啡敲开了清香市长的门。

清香市长戴着黑框眼镜,坐在办公桌前精神非常的集中,她正在批阅着文件,那种一丝不苟的认真劲儿,让韩凯不忍去打扰。

但是清香市长抬眼看见韩凯,却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韩凯将咖啡恭恭敬敬的放在清香市长的面前道:“市长,喝一杯咖啡提提神吧?”

李清香轻轻的笑了笑,道:“韩凯,你少跟我耍小心眼,今天你送咖啡早了五分钟,不是平白无故的吧?”

韩凯道:“市长您目光如炬,我还真有事情向您汇报?”

他顿了顿,道:“我刚刚收到下面的消息,据说海山的中层干部有一大批现在都造反了,他们联名写举报信,联名上访,据说都访到中央去了。陈京的工作去年做得太过激了,顺风顺水的时候大家都不觉得啥。

现在一出现问题,环境一变化,其根基不稳的毛病就暴露出来了。

说句实在话,出现这样的事情很难处理,不容易啊……”

李清香眉头微皱,用眼睛瞟了韩凯一眼。

仅仅只是一瞟,韩凯便收住了话头。

在韩凯的眼中,市长是深不可测的,作为一个女流之辈,作为一个女强人,清香市长生得并没有女强人的样子。

相反,清香市长很端庄秀气,个子也比较娇小。

如果不是长期和她打交道,如果不是见识过这个女人强力的手腕和要强的个性,一般人初次和她见面,是很难相信她娇小的身躯中竟然会蕴含如此强大的能量的。

韩凯在内心深处很敬服清香市长,也很怕她。

清香市长不用说话,只要一个眼神常常就可以让他噤若寒蝉。

“你打听的消息不少嘛!什么都知道?按你这样说,邻角的局面已经无可挽回了?”李清香瓮声道。

韩凯一愣,怔怔不知道如何回话。

他心里急,因为现在的局面很被动,如果清香市长再不果断,以后的局面她是否能够掌控住?

不过这一些他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按捺在心中,憋在实在不是滋味。

李清香又道:“作为市政府的秘书长,你不能够跟外面的人那样,一味的只能那些谣言,一味的只知道跟着别人起哄,你要动脑子想问题……”

“是,市长!”韩凯恭敬的回答道,脑子里却是一团浆糊,他根本就摸不清李清香的意图。

看着韩凯灰溜溜的出去,李清香眉头皱得更深了。

对陈京这个人,李清香不止一次的想好好拿捏一番,想办法给这小子一点苦头尝尝。

而是让李清香感到恼火的事儿,每一次他有这样的想法,接下来都马上回遇到问题,这些问题让她权衡利弊,最后不得不把初衷改变。

最早李清香对陈京的印象是这小子背景很深。

因为她打电话给省里的领导,那个时候那位领导就给了李清香比较严厉的说明,如无必要,不要在陈京的问题上钻牛角尖。

李清香在那个时候清楚,陈京不仅是省委确立的公选干部的标杆,而且他本身背景很深,不可轻易和其对手。

就这样李清香忍耐了好几次了。

而这一次,按照李清香的性格,她是下定决心要给陈京一点颜色看看。

可是,让她更没想到的是省里来了通知,说中央组织部有领导过岭南视察,那位领导会到海山走走看看,希望海山能够有一个好的面貌。

李清香心中都纳闷,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中组部的领导会在这个当口到海山,她私下打听,吓了一跳。

原来这个领导以前是楚江出去的干部。

当初这位领导是陈京的顶头上司,对陈京相当器重,这一次他借调研岭南的机会,过来海山看看,看的应该是陈京。

这样一个念头让李清香想好的对策不得不再次放弃。

此时的她比韩凯更加恼火,只是他不能够轻易的表露。

最近这几天,李清香都在思考他和陈京的相处之道。

她静下心来仔细琢磨,他忽然发现外面的一些传言,可能有些不准确。

陈京真是搅动海山政坛大动荡的关键人吗?

李清香对这一点一直都是怀疑的,她不相信这一点。

只是以前李清香觉得这不重要,因为陈京靠拢冯仁国,靠拢黄宏远,而且标新立异在邻角搞了一个很光鲜的政绩工程。

陈京搞的这一切,李清香看起来花里胡哨,根本就是拔苗助长。

不过现在,这些似乎都不重要的。

因为众口铄金,陈京现在不比她李清香轻松,李清香瞄准陈京,海山多少人又不是瞄准他?

这么一思索,李清香心中平和了一些,她甚至隐隐还希望陈京能够更出格一些,能够把各方面矛盾牵扯得更多一些。

李清香现在是虱子多了不怕咬,但是海山其他的领导是不是这样?

胡思乱想了一阵,李清香性子又上来了,她狠狠的将批文件的笔插好,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开始来回在房间踱步。

她的强上挂了一张海山的全景地图。

她眼睛锐利的从地图上扫过去,视线很自然就定格在了一个地方——邻角!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