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38章 女人的狠劲!

第七百三十八章 女人的狠劲!

从海山的标杆到被全面质疑,很短的时间,邻角就经历了这样的褪变。

邻角的一大批副科以上干部“造反”,成为了近期整个海山热议的事情,这件事情的讨论甚至已经悄然的波及到了省城粤州。

在粤州南方日报上面就有一篇文章,标题是《基层官员的政绩之殇,标杆被质疑的急速褪变》,文章的矛头直指海山邻角区,文章的字内行间都在质疑陈京在邻角搞的所谓新政。

无疑,这篇文章的发布,对邻角形象伤害极大。

南方日报是岭南最权威的媒体,报纸每天的政治评论文章都是受广泛关注的。

因为受关注,所以其报道的能量很大,别说是一个区,就是一个市被南方日报曝出负面新闻,都非常的麻烦,这一次海山市邻角区遭到了省级权威媒体的质疑,陈京的新政可以说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粤州的雨淅淅沥沥。

南国的春天下了雨,气候很湿润,燥热和潮湿让整个世界似乎都有些粘巴巴的,让人觉得特别的难受。

唐玉像以前一样认真的审查着稿子,她戴着大的黑框近视眼镜,遮住了大半个脸,整个外形看上去比平常显得年轻,非常卡哇伊的感觉。

这副眼镜是她新近刚换的,别的女人换一身衣服变一个形象,唐玉却选择换一副眼镜改变一个形象。

不过这几天,她的心神并不平静。

尤其是她办公桌上放着那张抹黑邻角的报纸。让她心里有些纠结。

文章不是她写的,她从去年开始频频采访海山,写了很多关于海山政坛的文章,而其中有不少是为邻角唱赞歌的文章。

现在社里忽然有一篇文章和她唱反调,而且这样的文章竟然顺利发表出来,这让她心情有些复杂。

社里的文章基本都是她审批编辑的,所有的版面都需要她过目。

一篇文章能够绕过她。这本身说明社里的高层希望这样的文章能够发布出来,从这个角度来说,唐玉微微感到有些不爽。

当然这不是主要的。

最核心的是最近她听到周围很多人议论海山。议论邻角,好像总有人有意无意的提到陈京,说陈京可能在海山待不下去了。甚至在岭南都可能待不下去,因为海山的中层干部“造反”,各种问题暴露,领导对邻角的问题也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

唐玉是真正了解邻角的人,客观来说,她不认为陈京在搞政绩工程。

陈京是个很务实的人,对发展邻角他倾注了极大心血和精力,在工作上面他表现得很执着,而且很无私。

说陈京在邻角搞政绩工程,在糊弄邻角百万干部和群众。这样的说法太过分了。

所以,这篇文章不客观,也很不负责任。

但是……

唐玉想替陈京打抱不平,但一想到自己和陈京的关系,一想到自己感情的挫折。她的心思又提不起来。

有时候她想,陈京现在处于什么状态?

陈京一直独立特行,和海山政坛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现在这样的“造反”,可能更是一种排外的反应,海山动荡。所有人把矛头指向陈京,可能在市一级层面,有很多领导都嫉恨陈京吧?

“唐总,汪副社长找您?”社办公室秘书小娜悄悄的在唐玉耳边轻声道。

唐玉一愣,猛然扭头,把小娜吓得后退了一步。

旋即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道:“汪……好,我马上过去!”

汪副社长叫汪言平,是日报社常务副社长,负责日报社的全面工作。

汪言平年龄四十多岁,生得风流倜傥,在岭南很有名气,身边的女人也不少。

以前有很多传言说他和唐玉关系匪浅,但实际上他和唐玉是对手,表面的和气掩盖不了两人暗中的矛盾。

唐玉在日报社名气太大,功高盖主,汪言平曾经想把唐玉给“收编”。

可是他对付女人的那身本事在唐玉面前起不了任何作用,有几次他放下架子向唐玉示好,反倒弄得灰头灰脸,而因此他对唐玉也彻底死心,同时也记恨上唐玉了。

唐玉到汪言平办公室,汪言平笑得很灿烂,道:

“小唐,你去年跟进了一年咱们的公选干部,收获不对啊。尤其是邻角的陈京,你是作为标杆来跟进的,但现在他身上却暴露出这么多问题,是不是……”

唐玉一听汪言平开口,她脸色就变了,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陆涛。

汪言平以前对唐玉可不敢用这个态度。

最早他和唐玉闹矛盾的时候,他想过用手上的权利打压唐玉,可是陆涛半路杀出来给了汪言平几下狠的,据说汪言平晚上喝醉酒和女人开房,陆涛就让公安局过去把他逮个正着。

那一次陆涛险些身败名裂,后来社长出面斡旋陆涛才答应放他一马。

自此以后,汪言平就很怕陆涛,陆涛又是唐玉的追求者之一,他对唐玉的态度变得规矩客气了。

这一次……

唐玉一想到陆涛从中作梗,她心中更烦,她又想起陆涛放的狠话,说让陈京滚回楚江,看来这个人在暗中下了不少绊子。

“怎么了,小唐?你认为我的批评不对吗?”汪言平看唐玉脸色变了,他心中不由得有些得意。

他平常风流倜傥,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偏偏唐玉那么不上道,不仅对他不假辞色,反而百般羞辱,让他好几次下不了台。

而且唐玉这个女人还动不得,稍微试点手段就能跳出厉害角色帮她护驾,实在是让他心头憋火。

这一次,他终于扬眉吐气了。

陆涛那个小太子被这女人惹毛了,汪言平不用再投鼠忌器,他终于迎来了反击的机会了。

唐玉一语不发,她很看不起汪言平,看不起这人的那副小人嘴脸。

嫉恶如仇,眼睛里揉不进沙子这是唐玉的性格,被陆涛这样一刺激,她勃然道:

“汪社长,果然是你搞的鬼,你私自篡改版面,你要负全部责任!”

“这篇文章你知道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吗?我告诉你,导致的后果可能不是你能想象到的!因为不实的报道,我们整个报社都会因此蒙羞抹黑!”

汪言平一听唐玉这么说,他乐了,道:

“小唐,你是威胁我吗?嘿嘿,我实话跟你讲,你找的那个姘头这次把人得罪狠了,一个外来者到岭南指手画脚,他活该!”

他嘿嘿一笑,眼神中露出邪邪的神情,道:

“我说小唐,你啥眼光?怎么千挑万选,找了一个有妇之夫?你要找也得找陆公子这样年轻才俊啊?怎么?那男人有不同寻常的功夫?”

唐玉一听汪言平说得不成体统,她猛然一拍桌子站起身来道:

“汪言平,你算什么东西?你跟我闭嘴!你不要以为你了不起,真要惹毛了我,我让你胜败名裂,也算是给社里清除一只害群之马!”

唐玉发起火来的样子和她平时判若两人。

她的两条眉毛很浓,横眉冷目的样子很吓人。

汪言平被唐玉骂得面红耳赤,竟然一下气势弱了。

但他转念一想,自己是副社长,地位比唐玉高,权利被唐玉大,怎么就能让这个女人这般辱骂?

一想到这里,他浑身便气得发抖。

这年头他还没有遇到一个他驾驭不了的女人,也就是这个唐玉桀骜不驯,让他灰头灰脸。

一念及此,他猛然站起身来。

他鬼迷心窍,伸出手来就拉唐玉,唐玉嘿嘿一笑,身形不退反进,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汪言平的脸上。

汪言平怪叫一声,捂着自己的脸就蹲在了地上。

此时他才想起来,唐玉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这女人身上的刺足以让敢轻易觊觎他的男人敬而远之。

人家是正儿八经练过的人。

脸上的疼痛让他清醒,同时又让他感到面子大受损伤。

他伸出一只手指着唐玉,道:“你……你……”

唐玉哈哈一笑,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道:“你这样的男人,真就是典型的小白脸,沽名钓誉,自我感觉良好,你就是典型!”

唐玉说着,把自己肩膀上的衣服猛然一扯,扯皮一条口子,露出内面雪白的肌肤。

然后她抓起电话迅速拨了一个号码:

“社长吗?我小唐,我在汪副社长办公室,您能不能过来……”

汪言平一听唐玉跟社长打电话,他下意识就想阻挠。

可他刚一站起身来,没防备唐玉冷不丁的就是一脚,一脚踢在他的腿上,高跟鞋的威力惊人。

汪言平腿一软又重新瘫软到了地上。

而这时唐玉电话已经打完了,她轻轻的将电话挂断。

然后自顾静静的坐在了沙发上,还好整以暇的给自己冲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

汪言平想说几句狠话,但是一开口又怕唐玉反击,他站起身来,刚才的气焰已经完全没了。

唐玉盯着他,脸上挂着冷笑,那种轻蔑的味儿让他觉得无地自容,他也倏然意识到,这个女人真是自己驾驭不了的,今天自己不是自讨苦吃吗?(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