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40章 臭骂一通!

第七百四十章 臭骂一通!

中组部副部长米潜到岭南调研的消息在岭南政坛引起了相当的关注。

米潜官声很好,在楚江省的时候,他在全国组织干部中就被誉为是最有威信,有魄力的领导。

中央调他进中央直接担任中组部副部长,这体现了中央对他的高度信任和崇高的期望。

他在中组部分管干部教育和干部监督,负责信访工作,这几方面工作都是最近几年中央抓的重点,米潜上任后在这几块工作方面实施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影响很大,下面的反响积极,中央对他的评价很高。

本来按照常规,中组部核心重要的部门是干部局,以前到下面考察干部,向中央推荐干部都是干部局的工作,下面人对中组部干部局有一种天生的敬畏。

这几年中央在选拔任用干部方面制度不断的健全,干部教育和干部信访的工作成为了下面干部脱颖而出,进入中央视线最重要的门槛,所以米潜现在也是手握重权,他的每一次下来调研,虽然对普通民众来说,可能不怎么被关注。

但是在体制内,他的出行却牵动了很多人的神经,他每到一处,那一方的政坛都有震动。

岭南省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鲁志文和米潜认识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也是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

鲁志文岭南干宣传工作一做就是二十多年,岭南省自改革开放以来,宣传工作任务重、难度大、挑战高,鲁志文从基层开始,一步步走到省委宣传部部长的位子,他的经历是丰富多彩的,他的经验也是相当丰富的。

最近中央对宣传工作很重视,拟定提拔这方面的高级干部,鲁志文特别渴望能够把握这样的机会。

他的年龄也近六十了,如果不能再进一步。他这一辈子可能就只能在副部级的位置上退休了。

为官之人,谁都希望自己能够越来越进步,因为只有不断进步,才能够延长自己的政治生命。

一般基层干部。科级这样的超过四十多岁就不再提拔,而年龄超过五十岁处级干部的晋升就基本无望了,但是再往上,政治生命便可以延续到六十岁,甚至部级干部可以到六十五岁。

再往上,政治生命更是长,中央领导八十岁才退休的都有。

官员希望自己能够升官。尤其是到一定级别的官员,自己年龄渐长,一旦超龄政治生命就结束,这样和时间赛跑的升官体制,一方面为了公平,为了让年轻人有更多的机会,另一方面也很残酷。

有人调侃,说中央七八十岁的人安排下面省市五六十岁的人研究再下面四五十岁的人的退休问题。这个调侃的话很形象的描绘出了现代官场生态。

鲁志文有一颗求上进的心,但是一直都缺乏合适的机会,再加上他京城的关系薄弱。

以前他的老上司因为年龄原因已经退下来了。中央领导一退,影响力和以前就不可同日而语,鲁志文失去了最大的依仗,让他很难受。

这一次中央有相关政策,鲁志文又通过朋友的关系结交上了米潜,米潜现在又集体负责这件事。

正因为这一点,他对米潜这次来岭南调研非常的重视。

他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米潜在岭南的行程,并且得到了人的指点,说米潜和岭南省政府乔正清副省长关系匪浅。

他专门找机会和乔正清碰了头,两人聊到了米潜。

他问乔正清米部长在岭南安排的日程。乔正清明确跟他讲说不知道,他道:“鲁部长,米部长为人特别务实,他出行最不喜欢惊动地方干部。他来岭南的事情我也才知道,日程我真不知道。”

他顿了顿,忽然道:“对了。有个地方他肯定要去,海山市邻角区他必然要去。邻角区那个年轻的区委书记陈京就是他得意高足,他在京城就点了名要去那里。”

鲁志文一听乔正清这话,他心里一惊,陈京的名字他可没听过。

虽然陈京在岭南现在已经小有名气了,但是一个处干和他的距离实在太远,他的视线还关注不到陈京身上去。

不过乔正清提到了陈京这个名字,他却记在了心中。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这事情之后三四天的功夫,下面就有人给他汇报关于海山宣传可能失误的问题,其中重点拿出了一篇专门针对海山市某个区的评论文章,此文是南方日报上刊登的。

鲁志文一看文章内容,通篇文章矛头直指那个叫陈京的年轻人,看文章的写作风格和手法,就是专业枪手炮制出的抹黑文章,明显理论水平不高,内容不深刻,主要以攻击为主。

鲁志文作为老宣传,他岂能看不出端倪?

他一看文章就明白南方日报被人当枪使了,平白无故卷入到了海山的权力斗争中,不论最后胜败,作为省权威媒体没能以我为主,没能稳定住客观立场,这就是问题。

而且省权威媒体是省委的耳目喉舌,却让下面的人当枪使,这样的事情岂能容忍?

鲁志文当即就给报社周清流打电话,语气很不客气,直言不讳的批评了报社的工作。

在鲁志文看来,他虽然和陈京不熟悉。

但是陈京首先是公选干部,这批干部在岭南省内地位很特殊。

由于大批公选干部在工作上表现不佳,结果就搞得内地很多省纷纷攻击岭南政坛排外,没有包容性,这让岭南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甚至书记都在公开场合讲过话,提出要支持外地干部在岭南的发展,要让他们宾至如归,要让他们有职有权。

现在海山矛头都指向陈京,而且还利用省报当枪使搞这种煽动性极强的负面宣传,这是鲁志文很反感的事情。

更何况还有米潜的关系。

陈京是米潜的得意高足,米潜在全国都很有口碑,他提拔看中的年轻干部,岂能是沽名钓誉,华而不实的人?

再说唐玉。

她离开汪言平办公室,心情总是平静不了。

她既为陈京可能绝处逢生感到高兴,同时她又对陈京使用的那些神秘手段感到心里犯堵。

究竟要拥有什么样的能量才能惊动省宣传部鲁部长?而且能够让他亲自打电话给社长,这简直就是神通广大到不可思议。

她心想陈京八成是靠老婆那边的关系,一想到这一点,她心里就不舒服。

被调整震动的手机在桌上发出“嗡嗡”的蜂鸣,机身在桌上跳动,让唐玉从各种纷繁芜杂的思绪中拉出来。

她拿起手机一看来电,脸色变了变,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

陈京的电话!

她清了清嗓子,将电话接通一本正经的道:“喂!陈书记,给我打电话有什么指教?”

电话那头陈京劈头就道:“是唐玉吧!唐玉啊,说句实在话,如果你真有对我有什么意见,你大可跟我说,你用得着弄这些抹黑我邻角的文章搞打击报复吗?

你知不知道你们弄的这文章水平很低,很不服责任,完全就是瞎写,乱写,一点事实根据都没有。

你作为省权威媒体的代理主编,你怎么一点底线都没有……”

陈京在电话那头很气愤,一通批评让唐玉当即就怔住了。

她旋即明白,原来陈京是把那篇文章当成是她唐玉的杰作了。

她下意识的想给陈京解释,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凭啥就让陈京骂?他又是自己什么人,还用这种口吻教训自己?

再说了,既然他知道南方日报是省权威媒体,他一小区长如此出言不逊,当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存在?

一想到这里,她道:“陈书记,日报每天有很多文章,日报也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你找我骂什么骂?你要骂干脆闹到省委宣传部去!”

陈京在电话那头一愣,感受到了唐玉的强硬。

他沉吟了很久,道:“唐玉,你的回答让我很失望!你这个人也让我很失望,做人完全没有底线,你还干什么记者!完全就是胡作非为,乱弹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文章伤害的是岭南百万民众的感情!”

陈京声音再次提高八度,可以说是声色俱厉。

唐玉被他骂得面颊绯红,呼吸急促。

她站起身来,气得浑身发抖,她本就是要强的人,一向只有她对人以这样的语气说话,鲜少有人敢这样对她说话。

而且文章的事情她根本就是冤枉的,陈京说话措辞如此激烈,让她大感受委屈。

如果是其他人,她早就展开犀利的反击了。

不过不知为什么,陈京这一骂,她出了生气发火,却没说一句话,她嘴唇抿得很紧。

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诺大一个女强人,竟然像小女孩一样哭了鼻子。

“你好好想想吧,反思反思自己的做法。你对邻角是了解的,我陈京是不是真的在沽名钓誉,真的在让几百人的生产生活开玩笑你清楚!”陈京语气放缓,说了这句话后“啪”一声就将电话挂断。

唐玉只能听到耳边“嘟”“嘟”的声音,她再也忍不住,“哇!”一声,竟然哭出声来。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