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42章 全都傻了眼!

今天海山市委大院里面的气氛略微有些紧张。

今天的市委常委会备受关注,常委会有个议题是讨论邻角问题的,邻角的路线和方向是否正确,邻角中层干部“造反”的事情暴露了怎样的问题,这一些都是今天会议需要做结论出来的。

陈京普遍不被外界看好。

一方面陈京和清香市长多次顶牛,而且前段时间还传出他捅了天大的篓子,搞得邻角政坛风声鹤唳,同时清香市长也陷入了被动,曾经一度甚至有谣传,说清香市长可能会被省纪委查处。

和清香市长关系搞不好,陈京有拒绝了宏远书记的好意。

宏远书记对陈京据说也有了看法。

陈京作为下一级党委一把手,和直接的主要领导关系出现裂缝,无法正常相处,他的前途岂能不岌岌可危?

纵然陈京有背景,纵然陈京才华绝伦。

但是任何体制内的官员,都必须遵守体制内的潜规则,官场有官场的规则。

陈京不遵守这些规则,没能够处理好和直接领导的关系,这是他的大失败,这样的失败后果很危险。

周国华心事重重的进市委大院,迎面不断有人跟他打招呼。

他一改平日的温文尔雅,只是轻轻的点头然后便行色匆匆的上楼。

今天常委会开会时间比平常早一点,周国华提前十分钟到会议室却发现会场已经满满的了。

宏远书记和清香市长都到了。两人还有亲切的交谈。

周国华深吸了一口气,犹豫了半晌踱步过去到宏远书记的身边压低声音把陈京请假的事儿说了。

黄宏远一愣,猛然抬头道:“什么?请假?你批准他请假了?”

周国华一惊,忙道:“我哪里批准?但是他明确跟我说今天不参会,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乱弹琴!”黄宏远涵养再好也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有什么事情比列席市常委会更重要?他这是什么行为?是没把市委和市政府瞧在眼里吗?”

黄宏远当众一记大帽子扣下来,他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

现在的情形就像是一众人磨刀霍霍。准备宰一只羊,有人操刀,有人帮忙,有些旁观,所有人都到齐了,羊却没了,所有人都被戏弄了。黄宏远怎能不恼火?

冯仁国一直没有做声。

对邻角的问题,他做过方方面面的努力。但是他的力量毕竟有限。没办法压制海山强势的保守派,所以对邻角的问题,他只能是放弃。

他寄希望想看看陈京自己怎么妥善处理目前的难局。

可是陈京一直没有什么动作,从他的表现看,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他正处在危险中。

不过今天……

冯仁国暗暗摇头,事到临头,陈京忽然缺席会议。这不是捏着鼻子哄眼睛吗?

不过他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快意。

今天的会议出现这样的局面,恐怕有人没有想到。有人会很尴尬吧?

周国华给宏远书记汇报,会场其他人马上明白是什么事儿。大家个个都傻了眼,而恰在这时候,秘书科副科长赵青林忽然推门进来。

他一看所有领导都在,他微微错愕了一下。

但是旋即他神色恢复正常,快步走到黄宏远身边附耳低语了几句。

黄宏远一听,下意识的站起身来道:“你说什么?那个秦部长,是省……”

他脸色一变,赵青林说秦部长来电话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想到秦部长是谁的时候,他已经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了。

他眼睛扫过在座的各位,道:“大家稍等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急急匆匆,黄宏远出会议室,他心中犯嘀咕,不明白省委组织部秦云松部长为什么会亲自打电话过来,他和秦云松可没有什么关系啊!

抓起电话,黄宏远把心中的疑惑全都按捺下去,脸上换做一副笑脸,道:“是秦部长吧?我宏远!”

秦部长的声音很洪亮,哈哈笑道:“黄老弟,今天我是不亲自来了,你们海山这几年建设搞得很不错,可是大变样了。”

黄宏远一惊,秦云松到了海山?

省委常委到下面视察,这是重大的事件,一般最迟早一个星期会有通知下来,然后下面安排接待,早知道秦云松今天来海山,今天市委也不会把常委会日期定在今天,这可如何是好?

“秦部长,您……您不是开玩笑吧?您怎么没打招呼就过来了,你看我这……”黄宏远有些不知道怎么说话。

秦云松丝毫不在意道:“行了,老黄,你不用给我装蒜,你直接告诉我现在米部长在什么地方吧?我直接过来跟你们会合。”

黄宏远怔怔说不出话来,米部长是哪个米部长?

省委哪个部的米部长?

他一时觉得自己的脑子转不过弯来。

他顿了顿,道:“秦部长,你别难为我了,啥事我都不知道啊,我全然就蒙在鼓里啊!米部长……”

“你不知道?怎么可能?今天中组部米部长点名要到海山看看,清早就从澳门过来了,你不知道这事?”秦云松语气中流露出疑惑。

黄宏远只觉得脑袋“轰”一声,饶是他是一方雄主,平常见的大场面多,但是听到秦云松这句话,他不禁还是双腿发软。

中组部米部长!

黄宏远为官这么久,中组部他也仅仅去有限几次。

其中有一次的经历让他铭记至今,当时黄宏远在京城出差,那个时候他还只是副市长,连班子成员都没进。

当时省委的某个领导也恰在京城,他为了和这位领导拉近关系,专门托了人想请领导吃饭。

这位领导在中组部办事,他便去那里接他。

没想到等到中组部大门口的时候,却恰好撞上这位领导被一才三十多岁的小年轻狠狠的批评。

那位当年在岭南很有影响的领导,平常以大胆强势著称,但是面对那位小年轻,却是唯唯诺诺,又是递烟又是赔笑,不敢有丝毫的不恭敬。

后来黄宏远知道,那位小年轻是中组部干部一局的一个副局长。

那次经历,让黄宏远对中央管组织人事的最高部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他想起那一幕还忍不住唏嘘感叹。

什么是门户?中组部那扇大门内面才是真正的门户,其深似海!

中组部米部长来了海山,自己作为海山市委书记竟然对此事一无所知,这简直就是荒谬。

挂断秦云松的电话,黄宏远哪里还顾得去开什么常委会,立刻让人去了解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等着黄宏远去开会的一帮常委有消息灵通的人也听闻了此时,大家都坐不住了,也在分头找事情的原委。

由于事情太突然,大家事先都没有什么心理准备,一时都像是无头苍蝇,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着手。

不过米潜过海山的事情终究瞒不住太久,很快就有人最先了解了情况。

米潜从澳门过了南港,到南港没有做丝毫的停留,径直到了海山邻角区,他一行非常的低调,就连南港当局知道消息的时候都晚了。

米潜进入邻角区?

这个消息迅速在海山市委传开,听到消息的周国华恍然大悟,终于明白陈京大大方方请假的原委了!

原来如此!

周国华清楚了陈京所谓的有事,竟然是如此重要的事情。

“这小子,真是深不可测啊!”周国华倚着栏杆,嘴中喃喃的道。

中组部副部长,这是多高的位置?人家到岭南第一站就直奔邻角,就去了陈京的那一亩三分地,陈京和这个米部长是什么关系?

就在周国华很感叹的时候,他的秘书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手上撍着一份南方日报,凑到周国华跟前道:“秘书长,新一期的南方日报可有点意思!”

周国华愣了愣,拿起报纸一看,在报纸显眼的位置,醒目的刊登着一封道歉申明!

道歉申明针对的是前段时间引起轰动的那篇文章《基层官员的政绩之殇,标杆被质疑的急速褪变》,申明明确了那篇文章调查不实,错误的报道了海山市邻角区的实际情况。

文章作者在写报告的时候没有认真仔细的到海山调研,只是道听途说少数不法分子的言论,然后杜撰成篇写了此文。

和道歉申明一道的还有一份处分通知。

南方日报社副社长汪言平没有执行报社纪律,私自收取他人好处,帮助他人将不实文章发表在日报的显著版面,因为不实报道给地方带来了严重的消极影响,伤害了邻角数百万人民的感情。

鉴于其认错态度好,主动向领导交代问题,并且配合相关部门积极的调查,报社党委决定给予他记大过处分,并且暂停报社副社长职务……

周国华几乎是一目十行的读完了申明和通知,当即他怔怔说不出话来。

南方日报是什么牛单位?作为省委的喉舌单位,什么时候见过他们这么低声下气的向人道歉?

是什么样的能量,能够让这么一家牛哄哄的媒体态度有如此大的变化?

一念及此,陈京在他的眼中便越发神秘起来……(……)